• 第四十章 降鬼

    更新时间:2016-12-21 20:38:45本章字数:3026字

    没想到第一次参与地府巡视就遇到这么个怪玩意,不过也因为刚才的经历让我有点热血沸腾,甚至还期望能遇到其他需要出手的事情。可惜,这一晚还算平安。

    按照约定,在快天亮的时候我来到东门等石达开。这时候地府的亡魂也都纷纷往回走,那几个飙车党依旧飞驰从我身边掠过。很快,石达开的军车开了过来,还没等车子停稳,石达开就冲了出来到我身边,上下仔细打量了一会。

    “鬼使大人,听说北面出现一个鬼魅?”石达开问道。

    我心想虽然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的,但是我和那怪物开战的时候怎么不见什么阴兵过来支援一下呢,现在满心关怀也不知道他是真心还是客套。

    “嗯,那东西没办法解释,说是山精僵尸吧,还能化成黑气,但是他体内还有骨骼和鲜血,这就怪了。”

    石达开缓缓点头,深深地看我一眼,欲言又止,随即眼神略微一瞟,又轻轻摇摇头。

    看他这意思,似乎由于某种限制让他非常顾忌。联想起车里副驾驶位置那位爷对我的态度,好像他才是这次北城巡视的大领导。

    也许吧,我也不想多想,开玩笑说:“石营长对那个玩意怎么看,不会是科学怪人吧?哈哈。”

    “大人说笑了。”石达开莞尔说道,“现在还不至于出现这种东西,不过也不能忽视,虽然我在地府当差多年,但是也第一次听说这种情况。大人放心,我回到地府会上报的,希望能将事情的原委调查清楚,不管是异变的鬼魅还是真的科学怪人,结果出来之后我也会第一时间通知大人的,请放心。”

    我没想到石达开这么客气,不知道是故意和我套近乎还是碍于官职高低的说辞。

    “这一晚能和石营长共事真的很高兴,希望咱们有机会再次合作。”我伸出了手和他握了握,然后上了车回到旅店。

    往昔旅店还没有关门,韩晨正打着哈欠等我回来。

    下车之后和石达开告了别就钻进了屋子,对韩晨说:“吴贞儒呢?”

    “大人。”吴贞儒听到后就下了楼。

    我让韩晨把门关上,又让韩晨到楼上看看有没有什么游魂偷听。

    “吴将军见多识广,昨天我遇到了一件怪事。”我将事情告诉了他,不出意料的吴贞儒也不知道昨晚我遇到的到底是什么。不过他倒是给了我一条线索。

    “在我生前,听说过一些少数民族有养尸炼鬼的手段,据我猜测昨晚大人遇到的很可能是什么人炼制的鬼魅,虽然不太成功,但是这种半成品就能有那么高的修为确实很骇人。只是我虽有耳闻,但始终不成了解炼鬼的法子,大人还需问问别人。”

    炼鬼养尸,这个问题我也想过。按照目前市面上的教派分析,也就是道门和降头两种法门有这种记载,可是时过境迁,道门那些厉害和有些旁门的手段早已经失传了,降头的话也不会轻易就出现在北方,应该在西南和东南亚一带比较盛行。

    另外,降头法术不光是害人,有不少都是救人治病的道道儿,害人折寿的东西也没留下来多少。

    总之,在北城这个北方小县城出现这种东西我还真的不相信。

    就在这时候,卷帘门啪啪响了几声。来的肯定是生人,因为老田头有我的钥匙。

    我示意韩晨好玩吴贞儒先去上楼,自己靠近了大门,问道:“谁啊?”

    对方只说了三个字:“张凌普。”

    是他?之前连个招呼都不打,这突然到访似有事情啊。

    我打开了门,把张凌普让了进来,问道:“无事不登三宝殿,有什么事?”

    “昨晚你遇到的东西叫降鬼。”他开口直奔主题,不过我还真没料到他也知道了这件事,记得当时现场就我一个人啊,他是怎么知道的,哦对了,石达开又怎么知道的?

    “这天地之内有三样是不收留的,僵尸、妖魔还有有怨气的鬼。”张凌普这话我是知道的,僵尸嘛,魂魄不离体,死而尸不僵,靠的是魂魄行动,用的是天地灵气生存。妖魔好理解,虽然属于阴气修行的范围,但都是有神志的,比如白娘子,妖类有好有坏,通过修行甚至可以成为仙人,所以只有等修为最终才能判定归为神仙还是祸乱人间的畜生。而怨鬼,就是怨气没消散干净的鬼,等消散后也就能到地府然后投胎了。

    可是张凌普对我说这些干嘛,来给我普及一下相关知识?显然不是。

    “降鬼,并不属于上面的三类,或者说他应该是那三类的集合体。”

    听到这里我原来不靠谱的想法竟然猜对了,那东西就是一个科学怪人啊。

    “之前我说过,天道会的人找一个合适的地方,他们到底做什么我不清楚,不过昨晚的时候我才明白,他们是想炼出降鬼。”张凌普也不等我说话,继续道:“降鬼是个很可怕的东西,幸好时间有限,他们没能完成最终的成果,可是基本步骤已经摸索清楚了。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他们很可能利用封印旱魃的山洞炼成一个完整的降鬼。”

    我皱着眉头思考他的话,天道会可以是邪教,给普通百姓洗脑也就算了,为什么把上面官员拉下水还不够,竟会使出这么大的手笔,没事炼什么降鬼,真是活的不耐烦了,难道他们自己有办法控制他?别到时候弄不好所有人都跟着遭殃。

    “你告诉我这些想说明什么?”我问了一句。

    “很简单,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破坏他们的行动,然后我就带着家人远走高飞。”

    我仔细斟酌了一下他的话,问道:“既然已经知道封印旱魃的山洞了你怎么自己不动手,反而找我这个门外汉,其实我干着行还不到半年。”

    “因为我们都找错了地方,那里是一个陷阱,一个为了试探我故意布下的圈套,真正的地方睡都不知道。”

    这下算是被人给实实在在玩了一把,这本来是天道会内部矛盾,我误打误撞的竟然掺和了进去,而且张凌普现在可以肯定是暴露了,另外还赠送天道后一份大礼——和我合作。

    加入说之前我和天道会的矛盾比较一般,但这一次无论如何也都没办法脱开身了,要想安安生生的过日子,恐怕也只有和张凌普合作与他们死磕到底。要么就是和孙子一样给天道会赔礼道歉,以后就和哈巴狗一样在他们屁股后面坑害老百姓。

    中国有句古话,叫宁可站着死,也不跪着生。我虽然不是当英雄的料,但也不会为了自己苟活去为虎作伥的。

    何况,我爷爷他老人家一世英名,怎么能让郑家的名声在我这里给败坏呢?就算死了到下面见到爷爷奶奶我该怎么面对他们!

    我做了一次深呼吸,问道:“既然你能找我来说了这么多内幕,看来也是真心实意想和我合作,说吧,天道会怎么选择了降鬼这种妖孽一样的玩意?难道想用来对付我?没这种必要吧。”

    张凌普点点头,说:“确实没这个必要。我不知道真正高层的想法,但是有一点,那就是他们似乎不仅仅是一个邪教组织那么简单,背后的势力是无法想象的。降鬼计划的运作早就已经筹备,只是时机没到。”

    “时机?什么时机?”随着张凌普的爆料,似乎一种迫在眉睫的紧迫感就在眼前。

    看了我半天,张凌普最终只是摇头答复。

    对他我也算是服了,一到关键时刻就没了下文。

    “行了。”我无奈地说,“我得关门了,昨天忙了一晚上,得睡觉了。”我伸手做了一个请的动作,可是他站在那一动不动。

    我一愣,说:“不会像让我来硬的吧?”

    “我......我没地方去。”张凌普低下头说。

    也对,既然在天道会彻底暴露了肯定就没办法继续以前的安排,哎,好人做到底吧。我找了一个空房间让他住进去,考虑到他现在乃是一个无业纯屌丝,也就不收他的房租了。

    回到房间我也没睡,翻来覆去想着天道会的事。这个邪教组织,简直就是通了天了,似乎没有摆不平的事,哎,还是人家卢家有先见之明,为了保全血脉选择退让不和他们发生冲突。而我呢,已经深深陷入到这一滩泥沼之中,根本没办法脱身。

    想着想着,忽然困意上涌,眼前一黑,瞬间就睡了过去。几乎是刚进入梦乡,两道令我嗤之以鼻的身影出现在梦境之中——谢必安和范无救。

    这俩人,每次出现都没什么好事。

    见到他们我好想有些难受,我睡得这么快莫非是他们搞的鬼?就是想给我托梦?

    “鬼使大人。”谢必安和范无救恭敬地行了一礼,不过说话的依旧是前者。

    “两位有何贵干?竟然劳烦你们亲自给我托梦,看来不是什么小事啊。”我调侃一句没完,随口问道:“不会是因为晚上的降鬼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