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二章 清远道长

    更新时间:2016-12-24 18:19:23本章字数:3025字

    神鬼笑?我听这名字都觉得背后冒凉风。众所周知,猫头鹰的笑声可谓是惊世骇俗的瘆人,虽然我自己没听过,但是不管从长辈那里还是一些住在农村的同学口中,都听说这笑声让人极其的不舒服。

    而老田头说的神鬼笑,想必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血渗进墙里就叫神鬼笑?”我问道。

    老田头摇摇头,说:“不是这么简单,神鬼笑是一个关于血液异象的统称,通常来说脱离人体的血液出现某种让人解释不了的现象都这么称呼,而紧接着如果听到什么飘飘忽忽的声响那就是神鬼笑了。”

    “你......听到了什么?”

    “一种边磨牙边冷笑的动静,哦对了是从墙里传出来的。”

    听他这么说,我也有点不寒而栗的感觉,从墙里传出声响倒是没听说过,如果墙上出现什么诡异的图案倒是知道一些。当初发生在香港就有这么一件事,说的是一家住户的墙上莫名出现狐狸头的图案,随着图案的出现,屋子里也经常能听到什么异动,后来听说是请了不少的大师做法,最后才将狐狸图案消除,而这间屋子也从此荒废。

    但是,要说是墙里传出声响的话,如果不是老田头听错了那就是真的有问题。

    听到声响的老田头都快站不稳了,毕竟他的手段也仅限于和阴差地府打交道,灵异事件只能算是了解,处理方法并不多。

    老田头心里打鼓,硬撑着让自己恢复冷静,任凭那墙里发出声音。经过两分多钟的煎熬,终于迎来了希望。

    屋子里的灯突然亮了起来,老田头下意识地闭上了眼,而那声音也随即停止。他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没等他分清是敌是友的时候身后传出一个人的说话声:“老田,你怎么才来?”

    这声音老田头熟悉,正是他那位朋友,一下子紧张的心情也舒缓了不少,骂骂咧咧道:“你个兔崽子,电话里也不说明白,老子刚才都遇到了神鬼笑了!”

    “神鬼笑的成因很多,不够大部分这种现象都害怕正阳之气,所以你们吃阴间饭的人容易中招,而我们到门中人则完全不用担心。”说话的不是老田头的朋友,而是一个身穿道袍的中年道士。

    “老成,这位道长是......”老田头问道。

    “这位是中国道教协会的清远道长,这一次是专门调查一件事才来的北城。”老成给老田头示意了下颜色,表示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但是也别细打听。

    老田头很客气,寒暄了几句就问旺家村的事情。

    原来在寒衣节之前清远道长就已经来到了北城,据说这里发现了一些不明身份甚至身怀异术的人,为了保证老百姓的安全,上面就拍他下来调查。结果正好碰到旺家村方向阴气旺盛,他觉得奇怪就过来看看。

    老成算是认识道教协会的人,于是清远道长就联系了他,没成想人口消失的事情没弄明白就碰到了鬼打墙。

    尽管清远道长很有手段,但是从鬼打墙里走出来也是非了不少的事,等走出来之后已经出了旺家村。他知道事情不简单,于是我让老成再找个人过来帮忙,有备无患。

    所以就发生了老田头来到旺家村没找到人的事情。

    “哎,就这事啊。”老田头一拍大腿,说:“我岁数大了,常年吃阴间饭这身子骨也有点不利索,不过我倒是可以推荐一个人,这个人不仅本事通天,更是年纪轻轻,有头脑有身手,绝对是不二的人选。”

    “你把我介绍给了清远道长?”听到这里我就知道看到是这老头子自作主张把我给介绍了出去。

    老田头还一脸的无所谓,说:“咋了,你再厉害也只能背地里做事,人家是官面的人,道教协会可不是一般协会,掌管全国到家,里面高手如云人才济济,能和他们沾上关系是难得的福分。”

    我皱了皱眉头,心里合计本来自己的事就多,现在又给我弄这么一档子的事,确实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虽说在北城地界发生了这种类似鬼魅作祟的事情,但是我也是刚刚知道,而且人家官方已经出面了,我也就没什么必要再掺和进去了吧。

    “然后呢?”我问了一句。

    “我就把你鬼使的身份和他们说了,给那道士说的一愣一愣的,他说他活了六十多年从没听过这种稀奇事,想拜访你一番,所以我们就从旺家村出来见你了。”

    “人在哪呢?”我推开门四处张望,除了路过的车辆没见过别的人影。

    “老成带他去洗澡了,清远说你虽然是负责阴间事务的,但官职在身,他要沐浴更衣见你才显得尊重。”

    对了,我才想起来,上下看了老田头,问道:“你身上怎么这样了,跟逃荒的似的。”

    老田头说他们回来的时候路上黑黢黢的,结果就掉到了大田地里,又差点走进人家堆砌的草垛子里。

    我遥遥头,心说这仨人都老大不小了怎么办事和孩子似的,一点都不知道小心。

    “你小子也准备准备,别人家道长礼节够了你反倒冒冒失失的。”于是我被老田头推着去重新洗脸收拾一下,等我下来的时候老田头和其他两人已经在等我了。

    道士,身高约一米七,看上去虽然瘦弱,但一身的干练劲儿却银行不住,五寸长的胡子看着有点邋遢,但是总体来看也确实有点大家风范。

    另一个人四十左右岁,头发显然是焗过黑色,样貌一般,属于扔到人堆里找不到的那种。

    “少鸿啊,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老田头给我们介绍相互认识,随即清远道长也没怎么寒暄就说起了正事。

    半年前,有人举报阳城市有疑似邪教组织,道教协会的人便展开了调查,正当他们即将有所重大收获的时候,我出现了,于是乎“郑少鸿”三个字在那些调查的人里显得有些另类。

    并不是我突然插手又灭了圆觉,而是我的所作所为完全没有按照正常人思维去进行。我的举动让协会的人既担心又好笑,直到我离开慈悲寺那边邪教势力大损。

    我失忆的那段时间,一切都正常,只是我并没有印象罢了,就像是被人控制了一样,当然,这只是我自己直到而已。期间道教协会的人联合相关警力突然出手,一举拿下邪教组织。除圆觉外逃之外,其他人全部被拘。

    随即正如我能猜测到的一样,阳城领导班子频频更换,纷纷传出各种政治风波。

    国家机器是多么的庞大,只要时机一到,任你通天也能给你拽下来,于是阳城的邪教组织算是取替,而我也算是在道教协会里有了那么一点点名气。

    当清远道长知道郑少鸿就是北城鬼使的时候哈哈大笑,说我是人小鬼大,满脑子稀奇古怪的东西,也正是因为这样才让天道会的人迟到了苦头,一个经营数载的邪教组织阳城分会就这么被我给玩坏了。

    “道长您过奖了,当时我就是个愣头青,要是换成现在的话肯定会首先联系你们然后等待你们的安排。”我客气道。

    清远点点头,说:“是啊,不然总被你这么玩下去的话很危险。你自己也要注意,天道会的势力并不只有阳城,根据我们的情报显示,他们已经渗透到了很多地方,有的还和当地的官员相勾结。想必他们也不会放过你的,以后要一切小心。”

    “多谢道长关心,这次道长来北城莫非是为了调查天道后的事?”我试探性的问道,也没准备他能正面回答我,毕竟我不是他们的人,有些事不能明说。

    “这个暂且不说,不过最近你有没有发觉北城的阴气似乎不同寻常?”

    我寻思了一下,这个问题我以前还真没留意,不过把寒衣节那天遇到降鬼的事情说了出来。

    我不得不佩服清远道长的深思熟虑,把这件事和他调查那些身怀异术的人联系在了一起,得出一个惊人的结论——那些人很可能运用某些手段制造出了降鬼。

    当然我是知道实情的,估计那些人就是天道会的人,只是道教协会的人还没有查清楚而已。而我则不同,以前的教会高层张凌普就住在我这,有些话他就直接告诉我了。

    张凌普的事我并不想和清远道长提起,谁让他有不好的底子呢,官面上的套路太深,不能就这么把他给卖了,还是谨慎点好。别到时候他被上面的人带走留下我自己单兵作战,等上面弄明白事情之后兴许我就真的到地府报道了。

    随后我们又聊了一些,清远道长把他手上的一些资料讲给了我听,什么那些人行踪诡异飘忽不定,可能隐藏在旺家村等等之类的。对于这些我毫无兴趣,如果让我帮忙的话只要告诉我他们的位置就行了,因为在我地界出现鬼魅祸乱的事情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何况对方还是天道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