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三章 失踪

    更新时间:2016-12-25 18:17:10本章字数:3047字

    这是我第一次和正宗的道门中人见面,等聊了片刻后清远道长说怕影响我休息就和老成告辞了,希望晚些时候再来。我和老田头把他们送走之后,老田头也回去睡觉了。

    都是一把年纪的人了,总这么折腾也不是个事。

    送走了他们,我又不得不想起认识卢杰的那段日子,虽然短暂,但也是非常开心,可以说是他让我对阴阳玄术的继承者们有了近距离的接触。

    中国传统文化发展至今可谓是坎坎坷坷,从炎黄时期直到秦国统一,相信在集权者的号召下,不少的东西都已经失传。后来又经过了两次少数民族进军中原重新统一,华夏文明的继承已经岌岌可危。想想前些年出土的越王勾践剑,其记忆金属的特性早已领先全世界。

    然而,不管是所谓的外族入侵还是朝代的更迭,中国文化到了现代不仅不受重视,反而让民族人民嗤之以鼻,他们所喜欢和向往的却是几百年历史而已的他国。

    科技的发展却是让我们的生活质量有所提高,可是真正的科技早已经在千年之前的中国大地上开始了没落。这是我们祖先的悲哀,还是我们的悲哀?

    “周总理说‘为中华之崛起而读书’,我则是愿意为中国文化传承而工作。”我自语了一句,心情立刻就澎湃了起来。

    想想这些日子我好想有段时间没有认真修行了,回到了卧室拿出蒲团开始了打坐。

    眼观鼻,鼻观嘴,嘴观心,心守丹田,意游气海。很快,我就发现了丹田中缓慢转动的气息,相比最开始打坐时的发现,如今气息已经壮大了不少。虽然看不见摸不着,但正是他们才给了拳脚更加强大的力气和更快的速度。

    《玄文密录》修行至今,我认为也是略有小成,加上刚才一番感慨,很快就调动气息加速旋转。慢慢的,一种螺旋力量在丹田中盘旋扩大,甚至都感觉身体里正在蕴藏着一股极为强大的力量。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股气息竟然出现了异样,我立刻守住心神仔细观察感受。那是一种冰冷的气息,淡淡的肃杀和绝情隐藏其中,当融入到温暖舒适的气海时,竟惊起了一丝波澜,就犹如平静的湖水闯进一颗石子,虽然无关大雅但引起了波动。

    很快我就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了,冰冷的气息正是我体内的阴气,可能现在外面已经日落西山,鬼使状态逐渐显现出来,所以鬼使的气息才正好出现在气海。

    这是我第一次观察到阴阳二气在气海中交融的情况,随着阳气的旋转,阴气缓缓流入,给丹田带来了一丝清凉,极为舒服。

    突然,一阵轻微的哗啦声响起,就像卷帘门打开的声音,随即我便听到微弱的对话声。面对这种奇异的事情我立刻就想到了什么,将气息放平缓后慢慢睁开了眼睛。此时屋内似乎散发着一股淡淡的蓝光,尽管光线不强,但足够我看清楚屋子里的任何角落。

    找到身边的手机一看时间,原来已经是晚上六点多了。这个季节,这个时间,天已经黑了下来,难道是我的修为无形中得到了提高?

    怀着满心的欢喜和惊奇我快速来到楼下,准备求证刚才所听到的是不是韩晨开门和与张凌普两人的对话声。

    “师傅!”没等我出去,韩晨已经跑了进来,一脸的焦急,道:“我大爷说那个道长和他朋友都失踪了!”

    “老田头人呢?”我问道。

    “马上就到这!”

    随后,我把张凌普和吴贞儒也叫了过来,我们三人一鬼共处一室,事到如今有些东西我得交代一下了。

    “张凌普,好歹你现在也是天道教会的敌人,希望你能为了我们大计扎一个能提高吴将军修为的地方以备无患。”

    令我惊讶的是他并没有像之前一样对我不理不睬,这一次很快就点点头表示同意。

    “韩晨,这两天师傅我有点事要处理,你要小心看店,有什么事和你张大哥商量一下,涉及到鬼怪的事情直接用鬼玺镇压。”

    韩晨重重点头。

    我拿出手机拨通了老田头的电话,电话里老田头的声音有些急促,好像正着急赶路,呼哧呼哧的。

    “小子,赶快收拾东西,我已经到店门口了,咱们到旺家村一趟救人!”老田头的语气很急,我也知道事情到了一种比较严重的态势,挂断电话也没说什么直接就跑下了楼。

    一楼吧台老田头正拿一些以往备用的符纸香火,这次估计也是为了以防万一吧,虽然他也不擅长这个,但是失踪的清远道长可是个中行家。

    “走!”老田头拿起东西就招呼我出去,此时外面已经有一辆出租车在等着了。上车后,我见司机是个外人也就没开口问他。老田头说了一句旺家村道口之后,车子便开始启动。

    一路上我几次都想问他是怎么回事,可是一个普通人在这听到我们谈论这些肯定不会载我们去。我忍耐了一个多小时,终于到了地方。

    一下车,差点没把我给熏吐了,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腐烂的味道,其中还混杂着雨水和草木的味道。干呕了两下后看老田头拿着东西下了车我就问他:“到底怎么回事,人怎么还失踪了呢?”

    老田头摇摇头,说:“不知道,吃完饭的时候我合计给老成打电话到我家喝点,结果电话一直没人接,到后来竟然无法接通了。我一合计肯定是出来事,不然在这档口他是不会不接电话的。”

    我微微点头,心想两个大活人莫名失踪,虽然不知道他们到底是在哪里出的事,但这旺家村的嫌疑才是最大的。

    这旺家村地方不大,放眼望去远处弥漫着一层淡淡的黑雾,村子里寂静无声,透着一种死气。这个地方,虽然离市区不是很远,但是交通不便利,村子里还是以前的土路,只有外面才有板油公路。

    “咱们从哪开始找?”我问了一句,不过老田头没搭理我,我心中顿时荡起一丝的担忧,回头一看——一个人都没有。

    老田头就这么在我身后突然消失,一点声响都没有发出,想想我修为刚有所提升,一个大活人竟然悄无声息的消失我竟然一点都没察觉到。

    不过再转念一想,恐怕我已经算是着了道了。

    人有三盏阳火,分别位于两肩和头顶,当人在无人的夜晚突然听到有人喊他而转头的时候,肩膀的阳火就会对应的熄灭一盏,而人体的阳气也就降低一些。

    通常这种情况发生在荒郊野外和大山深处,一些小鬼山精就会用这种办法来迷惑人,从而附体到身上吸取阳气。

    可是,对方这招对我是不管用,因为我在鬼使状态之下阴气远超过阳气,可以说我是一个有着人类身体的鬼,所以所谓的阳火对现在的我来说没什么意义。

    我深吸一口气,看了眼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就八点了。收回了手机,我并没有着急去找他们,而是从兜里拿出了在车上叠好的一张符纸。

    这张符纸不同于常见的道门符箓,虽然也是朱砂描画,但完全不同。这是一张通信符,上面写着“鬼使召唤,阴差来见。各路鬼神,齐聚中间”,下面则是鬼玺的印章。写完这些叠成细长条的形状,然后用火一烧,附近的阴差鬼兵游魂野鬼基本都要过来等待我的训话。

    通信符在地上烧得很旺,只是这火焰的颜色看着有点让人不寒而栗,它不是黄光也没有红焰,而是一种幽幽的绿色。

    “咝——”我吸了口凉气,感觉五脏六腑都冰凉,这种情况没法理解啊。通信符是我根据老田头给我的笔记自己做的,私下和阴差们也够通过他们确实会受到,不过这幽绿色的火焰是个什么鬼?

    对!有鬼!

    虽然不知道这种情况下的通信符是否会有效果,但无疑是一种警示,旺家村这两天发生了那么诡异的事情,难保现在不会出什么事。

    我一边警惕着四周一边期待有阴差过来与我会合,大约过了一分多钟,附近忽然急速飞来一股阴气,我下意识地转头看去,同时也摆好了姿势准备迎敌。

    “大人且慢!”来的这个是什么鬼我也说不好,破衣破鞋非常狼狈。

    “大人!小的地府巡查叩见大人!”

    地府巡查?相当于巡逻的交警,不过一般情况遇到什么事他们都会通知地府阴兵来处理,在阳间就是个打下手的职位。看他这身狼狈样我还真不敢确定他是不是巡查。

    我眼睛向周围瞟了瞟,没发现什么异样,问道:“你是巡查?怎么这幅模样?”

    “回大人,旺家村发现了点怪事,所以我们几个巡查奉城隍之命过来查探,不巧敌手比较厉害,所以小的显得有些狼狈了。不过大人放心,敌人很快就会束手就擒。北城一向太平,在鬼使大人和城隍大人的英明带领下......”

    这货一张嘴就是一通溜须拍马,我极不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