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 秘密潜入

    更新时间:2016-12-25 20:39:51本章字数:3003字

    这巡查的话完全就是放屁,我赶紧制止了他,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看没看到有几个人在这里。

    他倒好,抬头看了我一眼,故作深思地说:“旺家村周围出了当地居民也没有别人了,大冷天的大人还是赶快回去吧,这里由我们处理就好。”

    如果他不这么说的话也许就放他走了,可是他的话有太多的谎言。首先旺家村的村民集体失踪,不然清远道长也不会来这里调查;还有巡查巡视是正常的事,可他却说奉了城隍的命令过来查看,显然也不对,每一片都有固定的巡查,他已经表明了是被调过来的,而正常来讲有他们处理不了的事情是需要阴兵出马的。

    他到底在隐瞒什么?

    想过之后我脾气一下子就冒了起来,一把抓过他的领子,冷冷地问道:“说实话,你们到底遇到了什么?”

    没等他回话,我身后又疾驰过来一道阴气,就在阴气距离我身后一米的时候我突然飞起一脚,正好踹中目标,紧接着一声“哎呀”的痛苦声响起。

    “大......大人。”

    我用眼睛余光一扫,后面同样是一个巡查,不过比我抓着的利索了不少。

    “有什么事,说!”

    “大人,小的是城隍下的巡查,奉城隍之命来邀请大人去品酒。”

    俗话说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我和城隍只是见过两次,还没有什么交情,就算是想和我套近乎也没必要让手下来这里找我。既然能知道我的行踪,就肯定是暗中监视,既然有了监视那么就证明不是一路人。

    “今日我有公事,多谢城隍的好意了,回去告诉他,等忙完了这两天我再去拜会。”

    我的话刚说完,手里抓着的巡查立刻开了口,说:“大人有所不知啊,自古城隍脾气大,我们这些当差的没把事情办好的话基本都会受到重罚。上次有一个兄弟就是没请到客人结果被城隍大人打散了五成的修为,您也知道,我们这些小角色修行不容易,五成的修为几乎等于三百年的绩效啊。”

    嘿嘿,我一听就乐了。这俩人肯定是穿一条裤子的啊,虽然不知道他们的目的,但是所表达的意思都是让我离开这里。他们越是这样就越代表着旺家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尤其是不能让我知道,我当然不能走了,还有仨活人没找到呢。

    “三百年的绩效和你有什么关系,来,带我去你们发现怪事的地方!”我一把就将手里的巡查扔到了地上,也不管他心里怎么想的,一脚又踹了他一下让他给我带路。

    估计这俩人见我已经下定了决心,也都没说话,一个抖了抖身上的土在前面带路,另一个也离我远去。

    “我有三个朋友在旺家村迷路了,打电话让我来接他们,结果来了之后觉得不太对劲,所以就把你给喊了过来。”我跟在他后面编了个借口,看看他有什么反应。

    果不其然,他依旧装作不知道,说:“哦?那可就怪了,这旺家村也没看到什么外人啊。大人小心了,脚下路不太好走。”

    “你多虑了,黑天也不碍事,我能看得见。”我这么说他肯定不相信,以为我是在诈他,不过我自己心里清楚,他根本没把我往村里带,而是顺着大路绕进了旁边的小树林。

    “那个谁,先停停,我有泡尿。”我找了一颗树,假装解开腰带,问道:“这村里有点怪啊,这树林不在路边反倒是种到了村里,出行多不方便啊。”

    那巡查一顿,被我看在了眼里,支吾着说:“这个......小的也不知,可能是人们祖辈传下来的吧。”

    “我觉得啊,也很可能是祖辈传的,不过这树不应该在村里,而是在旺家村边上的林子。我只是不明白你到底想隐瞒什么,竟然冒着被我揭穿的危险说谎。”我缓缓转过身,笑道:“我刚才也说了,就算在黑天我也能看到东西,和鬼一样。”

    我已经把话说到了这份儿上,那巡查依旧死不改口,尴尬笑了两声,说:“大人别吓小的了,大人是人身鬼气,就算是到了晚上也没办法摆脱活人的视力影响的。”

    “好吧。”我随手指了指远处的几处景象,什么小山包,什么坟头。随着我一一叫出,他的脸上也越来越惊讶,到最后扑通一下跪在了我面前,不停地磕头。

    “既然知道错了就赶紧说实话。”

    巡查似是想了想,摇摇头。

    我也能猜出肯定是他受了什么人的指使不敢说出实情,担心以后的前途甚至是命运,既然如此那就说明旺家村的怪事、清远道长和老田头三人的失踪都和北城的城隍有所关联,往大了想,一个小小的北城城隍是没那么大胆子搞事情的,除非他后面还有人帮他撑腰。

    越想下去是越可怕,弄不好甚至牵涉到掌管一省之事的都城隍,这样的话可就难办了,因为都城隍手上有军权,可以调动手下阴兵。

    巡查这种小角色也只是奉命行事,具体的和更深的东西根本不知道,问了也白问。于是,我就说道:“这样吧,你把出事儿的地点告诉我,我就当没遇见过你,反正我这人有点面部记忆失常的毛病,得见过多次之后才能记住对方的样貌。”

    似乎是看到了希望,巡查偷偷在地上写了几个字就撒腿跑掉。我低头一看,说的是村尾猪棚。

    我对这里的地图没什么了解,不过再进村的时候留意了一番,村头就是道口,往东走就是村尾。我快速跑回了村头,贴着农户的墙根一路小跑向村尾跑去。

    也就是五分多钟的功夫,原本漆黑的旺家村似乎在不远处透着一丝灯光。我悄然靠近,发现这里正是巡查说的一个猪棚,亮灯的就是紧挨着猪棚的农户家。

    这家院子不大,我扒着门缝往里看,屋里有两个晃动的人影,还有几句嘀咕声,我仔细听了一会,断断续续的,什么培养、再等等、有办法之类的词汇。

    这些听上去没办法串联到一起,不过当结合现在的环境还是能分析出一些出来。

    首先一点就是旺家村已经不会再有人了,除了和我一起来的老田头之外,甚至清远道长和老成也未必在这里,而这间屋子竟然有人,这是可疑的一点。

    另外,“再等等”三个字显然他们是在等什么人或者是什么时机,如果他们是天道会的人,那么一切都解释的通。

    天道会的人并没有选择什么闾山封印旱魃的洞穴培养降鬼一类的邪物,而是声东击西地来到了旺家村搞起了危险物品的研究和养殖。这里面甚至还有地府的参与,一点点将黑暗带入了北城,让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城镇成为众矢之的。

    而我呢,身为北城鬼使,虽然不能处理人间事,但可过问地府人,否则北城一旦乱起来我肯定吃不了兜着走。

    既然给了我动手的机会,我当然不能这么错过。我在周围看了一下院子的围墙,一个纵身就爬上了墙头,矮着身子打量了屋内的情况。

    屋子里面是两个中年人,一个坐在炕边,一个在地上踱步,时不时向里屋看上两眼,显然里面有什么东西让他们顾忌。

    而屋子的窗户下面是苞米堆,靠近墙还有两堆的柴火,我对面的地上摆了些农具,而透过窗户散发出来的灯光不够明亮,只要我动作快一点完全可以靠近一些。

    我趁他们没有发现,扒着墙头轻轻翻过身,落地后立刻蹲下了身子,然后快步躲到了干柴的后面。

    现在我很庆幸他们把村子里的动物都弄死,不然随便一个小狗狗就会发现我然后大叫。

    渐渐地,在阴影的掩护下我来到了窗户下面,利用我的听觉,正好把他们的对话听个清楚。

    “哎,我说,这次咱们能成吗?”

    “不知道啊,听上面怎么说呗。”

    两人安静了一会,不过里屋却传来了一阵哼唧声,听上去好像是两个人的。

    两个人?会不会是老田头他们?

    “都给我老实点!告诉你们,你们也别指望那个什么郑少鸿了,他已经被地府的人请去喝茶了,就算是......”

    这个人没说完,另一个人就打断了他的话,压低声音说:“你他妈小声点。”

    “别他妈出声!”随后传出来三脚踹人的动静。

    三脚,嘿嘿,没错了,看来老田头他们都在这里,这下可好了,省的我一个个去找了,只要一锅端了这里就什么问题,另外还能从这两个人嘴里弄出点情报。

    可是,正当我想破窗而入的时候,周围突然刮起了一道旋风,冻得我一哆嗦。要是换做平常的话只当是冬日寒风习习吹过,可是现在不一样啊,鬼使状态下的我对阴气是极为敏感,这股寒风正是阴气。

    而也来不及搞清楚事情,一个就地打滚躲过了风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