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 不是他们

    更新时间:2016-12-26 19:41:39本章字数:3013字

    这股阴风来的太过突然,我一丁点准备都没有,前滚翻之后无疑让身体暴露在光线之下,而且这样很容易让屋子里的人发现我。

    果不其然,我在盯着刮来阴风位置的同时,余光注意到屋子里的人已经往外跑了。

    院子的等突然亮起,随后冲出来两个人,紧紧地盯着我。

    “干什么的?”其中一人问道。

    “草!”我骂了一声,说:“对不住了哥们,本来想翻进来看看有没有什么能偷的东西,结果差点没摔死我。”

    我嘴里瞎掰,眼睛却一直盯着前面,因为阴风过后再墙角的暗处出现一个一米来高的东西,对着我咬牙切齿的,恨不得生吃了我,而它的身上也冒着阴气,加上它的长相如果我记得没错的话和那个寒衣节遇到的降鬼挺像。

    “妈的他是郑少鸿!”也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随即就有个人想冲过来,结果被另一个给拦住,他说:“别担心,不用咱们出手。”

    他话音刚落,立刻就对那降鬼说了一通殄文,内容是杀了我。

    我一听赶紧想往宽敞一点的地方跑,我现在处的位置对我很不利,属于院子的犄角。

    可是没等我行动那个降鬼就冲了过来,这速度快得离谱,等来到我面前的时候我已经没办法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只能一味的防守。

    降鬼扑过来之后我一脚就揣在它的面门上,有了上次的经验,这一次我下足了功夫,脚伸出去的同时调动了体内的气息来加强攻击力。

    正如我所料,这一脚下去之后降鬼“嗷”地一声被我给踹了回去,不过由于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也后退了一步,正好靠在墙上。

    我想了想,降鬼虽然长的可怕速度又快,但幸好力量上不占什么优势,一般的人恐怕看见他的样貌就已经吓得没了力气,可是我不同啊,从入了这行开始就做好了准备,又经过长时间熟悉各种恐怖长相的鬼魅,至少在心理上没办法给我造成伤害。

    俗话说软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只要不害怕面对任何东西都会有一定优势,甚至可以反败为胜。

    降鬼第一次出手就被我给踹了回去,它趴在地上酝酿了几秒钟后再次冲了过来。

    灯光之下我看的真真切切,又相继击退了它的攻击。

    不过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我得想个既能退敌又能救人的方法,于是大声喊道:“屋里的人听着,我是郑少鸿!”

    话音刚落,那两个中年人就有点慌了神,赶紧就要跑进屋。趁此机会我顺手就抓起一棒苞米,对着院子里的电灯就飞了过去。

    “啪”地一声脆响,院子里陷入了黑暗。由于从光明突然转换到了黑暗,那两个人的视觉受到了不小的影响,我只听到扑通几声接着就是一阵咒骂。

    我这么做除了有转移他们视线分散我的压力之外,还有一点就是利用自己的优势。我有什么优势?当然是能够在黑暗中视物的优势了。

    只要进入了黑暗中,他们能看到的我都能看到,而我能看到的他们不一定能看到。

    刚想到这里,那只降鬼再次袭来,只不过它好像变得聪明了一些没有直接进攻,而是在急速奔跑的过程中不断变换方向,打我个出其不意。

    嘿嘿,可惜了,这畜生就是畜生,就算经过什么邪术练成的降鬼也依旧没太多的智商。

    我的位置夹在了墙和窗户中间,可谓是只有眼前一条路能靠近我,其他方向都行不通,要是换成我在院子中间的才对我不利,因为我没办法顾忌到周围,现在我只要守住前方即可。

    降鬼窜到了墙边,扒着墙就扑了过来,由于我准备充足,这一次并没有踹飞它,而是找准机会一把就抓住了它的脖子,紧接着气息流转全部流到了手臂,在我单手较劲之下,硬生生地掐断了它的脖子,一股腥臭的黑气从它的口中喷出,差点射我一脸。

    “郑少鸿你别得意,看看这是谁?”屋子里的人朝我喊了一声,我心道还能有谁,无外乎就是清远道长、老成和老田头。

    可是,当我转过头看去的时候,立刻就是一脸懵逼,因为我玩玩没想到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两个天道会弟子的身边绑着的不是他们三个人,而是姜琼月、王晓婉和我一个不认识的女孩。

    什么情况?

    “哈哈哈,没想到吧郑少鸿,你就算再有本事也没办法照顾所有人,告诉你实话,我们不仅要当着你的面玩了她们,还要让她们当祭品,怎么样,长这么大还没见过什么现实版的春宫图吧?”

    两个人满脸的猥琐哈哈大笑。

    “你们怎么会在这?”我问了一句,心里已经开始盘算怎么能救她们出来。期初我还以为是清远道长他们,而我报上“郑少鸿”的名号时就是在告诉他们赶紧想办法脱身,我在争取时间。

    可是现在不同了,他们绑架的是三个弱女子,就算是救下了她们,她们也未必有那个精力和体力跟着我跑出旺家村。

    天道会的人并没有让她们回话,其中一个说:“当然是来见你的了,那天我们说是你的朋友向她们打听你的联系方式,而事先准备好的假电话冒充你邀请她们来北城玩。我也没想到你小子没钱没势长的也一般般怎么会有人这么惦记你。”

    我双手攥紧了拳头,恨不得把他骨头给砸碎,可是人质在他们手上,现在我还不能轻举妄动,唯一希望的就是清远道长或者老田头突然出现在屋子里给他们来一招突然袭击。呵呵,我真是妄想。

    “她们是无辜的,有什么招数对着我来,整天把毫无关系的人拉进来当人质算什么带把的爷们,我看还是回到你的出生之地回回炉。”

    奇怪,她们三个我只认识姜琼月和王晓婉,俩人看到我并没有想象中的激动,而是目光略显呆滞,时不时抬头看我一眼,就像非常疲惫一样。难道是中了什么邪术?

    我仔细一看,他们身上的阴阳气息比较正常,不像是中了什么东西,莫非是被下了药?

    “她们是怎么了,你们给吃药了?”我说着,手就随意地伸进了裤兜。

    “啧啧,你怎么不问是被我们中下了术法呢?”

    我不屑地一笑,说:“因为她们身上阴阳气息都正常,只是比普通人弱了一点,所以我推测是被下了药,而不是中了邪术。”

    “哦?你竟然有天生的阴阳眼?”

    “错了,不是天生的,也不是阴阳眼,而是......”我玩味地一笑,迅速从兜里拿出手机往屋里一扔。

    这俩个人的注意力被突然出现的手机吸引了过去,我趁此机会直接就破窗而入,落在炕头上直接飞起就是一脚,把其中一个人踹得撞在了他身后的衣柜上。

    由于力道十足,这一脚不但让他动弹不得,更是撞得衣柜倒下,将他扣在了里面。另一个人没想到我突然发难而且速度极快,尚未反应就被我迎面一拳打晕了过去。

    看了姜琼月三个人之后,我赶紧给她们解开绳子和嘴里的抹布,问道:“什么都别问,你们现在能不能跟我跑出去?”

    这三个人依旧是没什么太大的表情,眼神有些迷离,完全看不出什么心理。

    我在心理骂了一遍,捡起地上的电话看看还能不能用,电话没什么大问题,只是破了相了,但是一直显示的是无信号。这种并不是高山深水的地方信号如此之差,除了认为的干扰没有其他解释了。

    将炕打扫了一下,把三位美女一次放好盖上了被子,然后把打晕的和衣柜下面的天道会的人拽到了一起捆了起来。

    看了看手掌,对着一个人就是个大嘴巴子,那人的嘴角立马就流出了血,他人也随着疼痛醒了过来。

    “说吧,你们在这都干了什么,目的是什么,绑架那三个女孩又是想干什么,我不想再问了,你们懂的。”我的声音很冷,语气很淡。

    醒的那个人吐了一口血水,笑了两声,说:“开始听说圆觉大师死在你手上是你小子使的阴谋诡计,原来你还真有些本事。老子今天栽在了你手里,是杀是剐悉听尊便。”

    他话音刚落,我又是一个大嘴巴子,说:“我没再拍电视剧,别他妈说台词。你们天道会不是势力庞大错综复杂嘛,难道就怕我一个刚步入社会的愣头青知道些东西给你们带来麻烦?”

    那人斜了我一眼,说:“你根本不配知道,我天道会早晚会成为这世界唯一的教会,以后全世界所有的人民都要服从天道会的命令!”

    以前我只听过传销洗脑厉害,没想到这天道会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就连那种虚无缥缈的誓言都相信,好吧,就算是他们统一世界了,和他又有什么关系,还不是上面的人进行利益分配,你这当狗腿子的能安享晚年就已经不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