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 笑死人不偿命

    更新时间:2016-12-27 20:08:39本章字数:3042字

    看来一味地用强硬的手段未必能撬开他的嘴,弄不好脑子出点毛病甚至是死了我就大大的罪过了。当然,我也有我的手段。

    “大哥,我看你也是酒精沙场的人了,这人情世故早已经烂熟于心,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哎,既然这样,那老弟我也就不客气了。”说完,我就脱掉了他一只鞋子,又褪去了袜子,一股浓郁的酸臭味散发了出来。

    我捏着鼻子问道:“大哥,你几天没洗脚了?怎么这么臭!”我嘴上说着,手上却没停,将手指褪进了衣服里开始挠他脚心。

    很多人痒痒肉的分布位置不同,甚至有的人几乎没有痒痒肉,不过根据上学时候和同学开玩笑得来的经验,这脚心和两肋是大部分人痒痒肉所在,所以我转变了手段,要用痒刑。

    人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有时候越是面对身体和精神的摧残他的意志力反而越强,不过这挠痒痒就不同了,最首先的一点就是他根本就不会想到面对这种情况,可以说是迂回战术瞬间摧毁他的精神堡垒。

    我的手一动一动,期初这个人还在控制,可是没过几秒钟就坚持不下来了,哈哈哈笑个不停。时不时的我还在他两肋部位捅一下,让他根本就来不及防备,又是蜷缩着身子又是蹬腿的。

    可惜,都没效果。

    一分钟之后,我证实了痒刑的强大,这家伙终于肯开口了。

    这个人叫张强,是山省人,进入天道会已经五年多了,以前还是个教育部门的骨干教师,自从进入了天道教会整天不着家。虽然家人发现后积极劝阻他,可他已经中毒太深,最后妻离子散。

    就在半年前,他和另外一个人得到了上面的命令,说是来北城帮着教会照看些东西,虽然不知道是什么东西,但能得到上面的委派张强非常自豪,常常在教友面前吹嘘。

    根据指令,他们潜伏在旺家村,每天都会在水源中添加一种药粉,据说可以清除人体的邪气,让他们成为天道会忠实的会员。在张强眼里这是一种至高无上的任务,每天都和同伴秘密执行。

    他惊奇地发现,旺家村的村民逐渐变得有些少言寡语,不爱交际,而且经常有人发生身体溃烂的症状,不过有一件事让他很奇怪,那就是没有一个病人去看医生。

    一个月前,已经逐渐习惯了的张强接到了任务,说是上面送来三个人让他好生看管,说是为了他们在旺家村照看的东西准备的。后来慢慢的,张强知道教会在旺家村附近炼制什么秘术,据说是天道教会的一个神物,那三个人是给神物的祭品。

    当然,这三个人就是姜琼月、王晓婉还有卢莎莎。

    “那个人就是卢莎莎?”我指了指躺在炕上的没见过的女孩问道。

    “你在阳城的事儿我也听说了,她就是卢杰的堂妹。”

    张强的话让我有些震惊,卢家不是已经销声匿迹了嘛,这怎么还冒出一个卢杰的堂妹来了。

    哦,对了。之前他说过冒充我打的假电话请她们来北城,而卢莎莎呢,则是因为家里对卢杰的事情闭口不谈,这姑娘一使小性子就自己跑到阳城找到了姜琼月和王晓婉,然后就一起被骗了过来。

    我脑洞大开飞速旋转,想到了这个最可能的推测,不过这都不重要了,得先保证她们安全再说,事情的经过只要等她们清醒之后自然会知道的。

    就在一周之前,张强两个人得到消息,说是上面派下来人组织村民集体拜神,这个神显然就是天道会所信仰的神了。在阳城那次化妆潜入她们的讲座我见过一次,看不出是个什么东西来,不过给人的感觉却是阴森森的,没有一点正能量。

    这不是说神像凶神恶煞样子不好看,而是一个看一眼便会周身冰冷丧失理性的去臣服去害怕的东西。

    张强身背重任不敢拖沓,这两天也没出门,在屋子里照顾好三个女孩。后来上面的人说村民们已经都想通了,正在附近的山上闭关享受大神的指引,听了这话张强羡慕不已。

    与此同时,他们还接到命令,要配合神宠也就是降鬼来讲外来人困在旺家村,然后等事情结束之后自然有人对他们做处理。在他的口中,天道会特意点名要防范我的到来。

    “行啊,你们还挺重视我的,不就是杀了圆觉嘛。我倒是要重视你们,连杀人的案子都能给瞒下来,简直就是手眼通天。”

    “呸!郑少鸿我告诉你,我们天道会有的是本事,不过我们重视你倒不是因为圆觉。”

    哦?他的话让我有些奇怪,莫非我有什么东西威胁到了他们?是鬼玺吗?

    “你是阴差阳间的鬼使,和阴间有了关系我们当然要重视了。”

    我没想到这小子知道的这么多,不过他也已经习惯了我的问话方式,完全把心理防线放松了下来,这才说了这么多,看样子他绝不会是一个简单的狗腿子,至少也是个小头头。

    “哟,你们知道的可真多啊,看来你们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背后一丝异动引起了我的警觉。我头也没回,直觉中好像有什么东西飞了过来,我头一歪,一道冷风从耳边飞过,正中张强的喉咙。

    张强张着嘴想说什么,可是嘴巴动了两下就闭上了眼。

    看这情形想必是有人灭口,可我刚一回头却看见一个女孩半蹲在炕上,手臂依旧保持着飞出东西的姿势。

    “你他妈的疯了?”我就要问出天道会更深层的东西,可是张强却被杀了,这也好说,好在还有另外一个人呢,我生气就生气在这个出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卢杰的堂妹卢莎莎。

    “你们这些禽兽不如的畜生,我要杀了你们!”卢莎莎二话不说一下子就从炕上跳了下来,奔着我就是两脚。

    我本来就在气头上,碰上这么一个被惯坏的人更是差点被气炸。好吧,既然你不懂得审时度势那哥哥我也不客气了。

    卢莎莎的两脚我都顺利躲过,紧接着趁她脚步未稳的空当立刻反击飞起一脚就踹在了她的肚子上。

    由于我在气头上,考虑的有所欠缺,这一脚也是力道太重。卢莎莎身子一仰就飞到了炕上,差点撞到旁边的王晓婉。

    “咳咳。”卢莎莎想站起来,可是费了半天力气还是趴在那动弹不得,我估计除了这段时间被困在屋里不能活动筋骨外,再加上迷魂药之类药物的刺激,她的体力还很差。在吃了我一脚之后,根本没有反抗余力了。

    “下次动手前你最好看清楚点,我是郑少鸿。”我冷声说道。

    卢莎莎一愣,看我确实没有趁机动手的准备,看了看地上已经绑着的两个囚禁她们的人,这才相信我的话。

    我看得清楚,那一滴滴晶莹的泪光很快就连成了涓涓细落,随后抱着头哽咽着。

    “行了,别哭了,有什么事咱们出了旺家村再说。”我走过去拍拍她的头说,毕竟女孩子嘛,需要关怀嘛,需要温柔嘛,好,哥哥我看在卢杰的份儿上就不合计计较刚才杀张强的事了。

    过了几分钟,卢莎莎才算恢复了精神,问我:“你是郑少鸿?那我哥哥卢杰你也认识了?”

    我轻轻点点头,问道:“卢杰刚走的时候我去过你们卢家,不过你们的态度比较弱势,很担心那件事背后的势力,现在我才知道当初你们的顾忌是对的,天道会根本不是一般的邪教组织。只是你怎么跑了出来,是卢家改变了看法?”

    加入真的是卢家态度的转变,那么我是极其欢迎的。早在当初卢家就已经敏锐地发现602宿舍背后所牵连的势力,可见其消息网的庞大和对玄门事情研究分析的深入程度。既然现在想对付天道会的话,正好可以和我搞一个联合,加上张凌普的一些情报,肯定能打他们个措手不及。

    可惜,我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

    卢莎莎说:“我是偷偷跑出来的,我爸他们都不知道。大哥从小到大对我都很好,所以当我知道他被人害了之后就决定替他报仇了。”

    “你之前没听你家人说过不让参与到这件事来?”

    “听过一些,知道都是叫天道会的邪教干出来的坏事,所以我要为哥哥报仇,为民除害。”卢莎莎说的大义凌然铿锵有力。

    只不过她用错了地方。

    我看得出来,她现在的本事......哎,恐怕都没有韩晨厉害,而且做事不动脑子,完全感情用事。

    “你刚才差点杀了我知道吗?要不是我躲得快已经到地府见阎王了。”

    “对不起。”卢莎莎低下头承认错误,说:“这段时间被他们软禁得都快散架了,而且他们都是天道会的弟子,所以才出手的。刚才有点莽撞了,对不起。”

    我看她认错的态度还是不错的,也不想再追究下去,摆手道:“行了,我没事。只不过我正在套取情报,招供的却被你给杀了,幸好还有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