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 猜测

    更新时间:2016-12-28 19:02:06本章字数:3040字

    屋子里,两个男人和三个女人就这么干瞪眼,沉默了很久,最后还是姜琼月开了口。

    她说:“那少鸿,你有什么想法?”

    “不管我有什么想法,现在最关键的就是你们三个都回家。”我看着韩晨,说:“你到吧台里拿出六百块钱给她们分了,然后给她们买好回家的车票。”

    “我说郑少鸿,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不绅士啊,我倒还好说,是为了我哥哥的事来的。月月姐和晓婉姐都是奔着你来的,你就这么给她们送回去啊?”卢莎莎掐着腰对我一阵咆哮。

    我就纳闷了,这卢莎莎到底是不是卢杰的妹妹,怎么两个人差那么多。卢杰是考虑的比较周全,不然在玄学上也不会有所名气,而这个卢莎莎呢,不仅讲不明白道理更是看不出个事情的严重程度。

    “我说卢大小姐,你都这么大了能不能懂点事,姜琼月和王晓婉是无辜被牵连进来的,我已经很自责了。现在天道教会已经算是明面和咱们干起来了,不仅是和咱们干,就连道教协会的人他们都没放在眼里,我的朋友生死未卜,你就让我省点心吧。”我说完就让韩晨赶紧送客。

    姜琼月和王晓婉非常能理解自己的处境,虽然她们并不了解事情到底有多严重,但看我已经对一位美女咆哮的样子也能猜到很多事并不需要她们的帮忙。

    “对啊,报警,怎么不报警呢?”姜琼月似乎恢复了不少精神,忽然开口问道。

    “天道教会的势力庞大,哪个部门都有他们的人。以前咱们学校的那个富二代杜磊现在是北城的公安局副局,他就是天道教会的一条走狗,算是已经和我挑明了对立关系了。”

    想必杜磊的名字姜琼月也是听过的,我看她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情就明白了。

    “对不起了,这是我第二次让你遭受到绑架,虽然我也不想发生这种事,但既然事情发生了,我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不求能得到你的原谅,只要我以后能尽量弥补你就好了。”看着王晓婉水灵灵的眼睛,我也终于说出了对她的亏欠。

    我是真的不希望王晓婉再发生什么意外,与家里失联一个月,她家人肯定也非常的着急。

    王晓婉低下头,缓缓说道:“其实这事也不能怪你,要不是两次都是你的话,恐怕我也没办法再见到我的家人了,谢谢你。”

    我点点头,心里很欣慰,至少她没有怪我。转过头对韩晨说:“带她们去买车票吧,最好送她们上车才行。”

    韩晨重重点头,然后就去吧台下面取钱。

    这六百块钱算是公费,不过我当然也会在我自己的腰包里扣除,因为店里的各种成本开支都是要记账上报给地府的。

    “说你小肚鸡肠你还不信。”卢莎莎又开了口,我一听到她的声音就肚子疼,想拉稀。她说:“既然人家想回去了,你怎么也得送到家门口吧,现在世道儿这么乱,万一出了点什么事可怎么办?”

    “那你说该怎么办?”我喊了一句。

    卢莎莎显然是自动忽略了我的语气,得意地说:“这样吧,你就好人做到底把她们送回去,我呢正好留下来调查我哥哥的事。”

    我直直地看着她,心里合计她的话。现在老田头三个人不知道被天道会的人藏到了哪,我根本没有心情和精力去照顾姜琼月和王晓婉,可是如果天道会早有安排在车上或者在阳城截住她们我又是白忙活了一场。

    该怎么办呢?

    清远道长是道教协会的,对,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个时候了,我也没必要再瞒着什么了,最好赶紧联系道教协会那边,希望他们能再派几个人过来,这样救下老田头他们的几率也就更大了。

    “韩晨,你把她们两个送回阳城,记住一定要送到家门,然后你再回来。”我指着姜琼月和王晓婉说到,“至于这个叫卢莎莎的就让她自生自灭吧。”

    说完我就走进了吧台打开电脑,在网上开始搜道教协会的官方网站,希望能找到他们的联系方式,然后把清远道长的事情告诉他们。

    当然,我也留了个心眼,现在是网络时代,各种信息大量在网上传播,而国家也为了防止对国家和人民造成危害的行为发生,也会对网络信息进行管控。所以,天道会如果利用网络对我进行监视的话,那么他们很可能要比道教协会早一步采取措施。

    在学校的时候,我向隔壁寝室的好朋友学到了一种能够使用代理程序查看信息而不留痕迹的方法,虽然很久没用过了但印象还是有一些的。

    这时候韩晨已经准备妥当,带着姜琼月和王晓婉和我告别就走了出去。我打开电脑程序开始凭借记忆先隐藏自己的搜索动向,然后找到了我所需要的代理程序。

    经过了一个多小时的奋战我终于成功的找到了道教协会的联系电话。

    我拿出电话拨通了号码,那边先传来道教相关的语音介绍,很快一个沉稳的声音问道:“施主好,这里是中国道教协会,请问你需要咨询什么?”

    “我是北城郑少鸿,清远道长被人抓走了,行踪不明。”说完之后我就挂断了电话,因为我知道就算是我的电话也很可能被人监控,只要超过一定时间就会追踪到电话信号,从而能剥离出我的说话内容。

    完成了这一切,我算是松了一口气,但也是一口气的时间。这时候卷帘门打开,张凌普走了进来。

    “怎么样,找到适合吴贞儒的地方了吗?”我问道。

    张凌普点点头,说:“找是找到了,闲钱为了完成天道会交给我的任务提前也做了一些准备,不过我发现在风水上似乎有人做了一些改动。”

    在阴宅之中,环山抱水则是上好的墓葬选址,而要想提高吴贞儒的修为则是选一处阴煞之地,何为阴煞?在风水上最好是百里之内只此无生气,死水环绕环环生阴。

    意思就是水是属阴的,要是用水把一处毫无生气的地方围绕起来,那么在这里埋葬的死人则是魂魄不宁,戾气丛生。换做是吴贞儒的身上就是让他脾气变得暴戾一些,用阴气不断滋养他,慢慢的修为就会增加。虽然对于吴贞儒来说这其中的过程也不好受,但是既然选择了这一方法,就没有再犹豫的可能。

    可是,张凌普则发现,但凡适合吴贞儒的地方似乎都被人改动过风水,往往那些阴煞之地都会成为“绝处逢生”的布局,绝处逢生虽然好,但是根本就没办法提高吴贞儒的修为。而想把风水改回去的话又超过了我们的能力范围。

    “似乎天道会的人已经发现吴贞儒的存在,也洞察到了他要提高修为的意图。”张凌普说到。

    我想了一想,立刻就知道了原因。天道教会都是活人,活人是不会发现吴贞儒的存在的,而知道他的都是那些过往的阴差鬼兵,这样我就断定了天道会是真正的在和地府相勾结。

    既然地府和邪教在勾结,为什么那位神秘的鬼帝选择我做他的鬼使,为什么会让我这个原本就普普通通的人知道那么多不为人知的事呢。如果说地府是在利用我,但到目前为止不但没有利用,反而我已经和天道教会成了冤家,似乎到了不死不休的地步。

    那也就是说......我想了想,得出一个大胆的假设,那就是在地府之中确实有一部分阴差在和天道教会相勾结,但也有一部分人在暗中对抗他们,而这些人的阳间代表就是我这个北城的鬼使。

    这也太可怕了!

    假设推论成立,那么这一个局是从我爷爷去世时候就开始布下了。当初爷爷为了郑家的子孙不惜摆阵丧命,为的就是不让三大鬼节出生的孩子沾染到玄学。而我正是清明出生,在十八岁的时候莫名地被刻下了鬼帝图,再到毕业我竟然被无常要求在北城开一间专门收留鬼魅阴差的旅店,这一切都已经在某些利益集团的操控下一点一滴的进行着。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我的命运已经完全的没有意义,我已经完全沦为了两大利益集团的棋子,我活着就是替他们办事,最后还要念及他们的好。

    “操!”我猛拍了一下桌子,好好的吧台被我硬生生砸出一个洞,尖刺般的棱角划破了我的手。

    “你郑少鸿怎么会这么激动?”张凌普问道。

    这时候卢莎莎也蹑手蹑脚地走过来偷看我。

    看着他们俩我有些无从张口,不知道该怎么和他们说,难道告诉他们我堂堂北城鬼使,手握军权的大职位是地府利益集团的走狗?

    我闭着眼摇摇头,说:“我上楼睡一会。”

    勉强算是平复了情绪,我走进了我的房间,打开热水好好冲了个澡。虽然身体的疲惫得到了缓解,但是精神上的痛苦却难以磨灭。我突然迷茫了起来,不知道是该继续木偶般的活着还是结束不属于我的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