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九章 线索

    更新时间:2017-01-07 21:44:08本章字数:3006字

    时光飞逝,如白驹过隙,可是对我而言这几年的时间完全是白白的活着了,而且我还乐呵呵地为我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甚至是势力卖命。

    我脑子里胡乱想着,觉得当初爷爷似乎先洞察到了郑家子孙会招来不幸,所以才会动用大局来让孩子们远离那是非之地。可是他的计划从我十八岁生日那天起就彻底的破灭了,破灭的体无完肤。

    爷爷?我忽然愣住了。这么大的事地府就算是早有预谋也不会泄露到阳间,更何况爷爷只是个阴阳先生,和阴间只是一点点业务上的往来,并不是从属关系,他是怎么会提前知道的呢?

    这里面肯定有说道。

    想到爷爷,我就很自然地想到了老田头,正准备擦干身体给他打电话,这才意识到他和清远道长还有那老成都失踪了。

    “操!”我破口大骂,擦干净身体后回到了房间,躺在床上闭目养神。如今我能做的都已经做了,剩下的就看道教协会那边什么时候派来人。

    消息我已经传达到了,相信很快会传到了解内情的人的耳中。

    由于晚上的操心费力,我很快就睡着了,迷迷糊糊的时候听到有人敲门。

    “进。”我嘟囔了一句。

    我强撑着睁开眼,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人,仔细看后才看见原来是张凌普。

    “我得到消息,上面已经派军队封锁了旺家村,没发现活人。”他淡淡地说。

    我缓缓闭上了眼,心想着看来是那边的动作。不过这张凌普的消息倒是挺灵通的。

    “在天道教会里有我的一个朋友,我刚得到一个消息。”

    我依旧没有说话,轻轻点点头示意他说下去。

    “他已经死了,不过死之前给我传来一条消息,说是马上北城就会遇到灭顶之灾。”

    “天塌了有个高的顶着。”

    也许是看我漫不经心,张凌普再次强调了一句,说:“是针对北城所有和玄学有所关联的人,包括宗教势力甚至是这里的出马弟子及其仙家。”

    听了这话,我精神了不少,坐了起来,说:“这又有不是什么大事,听着是挺吓人的,不过宗教方面有上面的人保着,出马弟子有那些仙家护着,胡黄常蟒这些歌仙家里黄家的消息最灵通,在出事之前人和仙就能安全撤出。这么判断的话北城除了我们都是安全的。”

    说完之后我就又躺下了,本来嘛,我和天道教会此时已经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他们也倒是,打着那么大的旗号来对付我,啧啧,有点小题大做了。

    感觉张凌普坐到了床边,我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看着他似乎还有话说的神情有点尴尬。

    这小子平时虽然话有点少,不过涉及到正经事的时候基本会说很多,今天怎么还吞吞吐吐了。

    我看他由于了半天,终于忍不住开口,说:“如果你对我放心的话我想把吴贞儒带到外地,那里是我宗族的地盘。”

    “你问问吴贞儒同不同意,他要是点头我也没话说,只要你能真心的想帮他,也算帮我一起对付天道教会。”

    “我已经问过了,他听你的安排。”

    他话音刚落我就睁开了眼睛,合着这小子是先斩后奏啊,既然都这样了我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如果身边的人越来越少的话有些时候我自己行动起来反倒是没有后顾之忧。

    一想到“后顾之忧”这个词,我立刻就想起了我的家人。天道教会怎么三番五次的绑架离我远的人而不是我的家人呢,那样既方便又能更好打击我的心理。

    我的手在床边摸索了一会,拿起电话就打给了老妈。在电话里她还是以前那样唠叨,听不出任何异样,这样我也算是放心了。

    “你说,天道教会的为什么不对我家人下手,反而去费劲巴力的绑架姜琼月和王晓婉呢?”我问着张凌普。

    “虽然太具体的我也想不通,但是听说姜琼月是你的姐姐,王晓婉是你的情人。”

    张凌普的话实在是搞笑,怎么可能呢?

    “我是说上辈子。”他补充了一句。

    我干笑了两声,说:“好吧,就算是上辈子是这种关系,但对这辈子没什么影响吧。”

    “影响肯定会有,只不过我也不清楚,你也没发觉,如果她们对你的影响没超过你的家人,那么他们也不会那么去做。”他说完就走了出去。

    虽然张凌普的话是废话,但是不无道理,可是费什么他们会选择这些弱女子呢?

    我操,差点忘记了,楼下还应该有个卢莎莎的。我赶紧穿好衣服到楼下看一眼,生怕这个小公主给我惹出什么事端,尤其是在晚上,别拿着五帝铜钱在楼下施法降妖除鬼,那样的话我可就操蛋了。

    噔噔噔下了楼,感觉楼下很安静,抬头一看,一个人都没有。看了一眼时间,显示上午十点。怎么可能呢,我记得我上床的时候都快十点了,难道我就睡了这么一会?

    无意中看到了手机里显示的日期,我竟然睡了二十四个小时。

    “我的天啊!”我马上想慌了起来,要是在晚上卢莎莎真的惹出了什么事来的话我就更加乱了,阳间的事情都已经焦头烂额了,这阴间的差事就更复杂了。

    “韩晨!韩晨!”我连叫了两声,也幸亏这小子够机灵,听到我喊他立刻就迷迷糊糊地走出来,问道:“师傅,啥事?”

    “那个卢莎莎,她去哪了?”我忙问道。

    “还没起床吧,昨天晚上我回来的时候张大哥说已经安排她睡下了。”

    “哦,没事了,你回去吧。”我的心算是放下了不少。

    如果换做是以前的话,要是卢莎莎给我惹出了事我还倒无所谓,罚就罚吧,就当买经验了。不过现在不同,虽然意识到我夹在阴间的两股势力中间,但是现在还不是撕破脸的时候,如果我一旦被那一方抛弃,那我就真的没本钱和天道教会去斗了。

    妈的,我已经和那边是一条船上的了,想下船就是找死。

    重重叹了口气,想回房间洗漱然后好好梳理一下思路,正好有人敲门。

    在这种非常时期,任何的风吹草动都将关系到我甚至更多人的安危。

    “谁啊?”我问了一句。

    “请问是北城的郑少鸿吗?我是道教的清玄。”

    为了担心是天道教会的诳我,我悄悄地走到吧台,点进了监控视频,看着门外一个穿着道袍的人站在那里,只可惜现在是白天,不然鬼使状态也能看出他是真是假。

    “什么清玄?我不认识你。要饭的话就赶紧走。”我吵吵两句后继续观察他的一举一动。

    “我们已经将旺家村秘密包围,虽然没找到清远师弟和两位朋友的行踪,但是发现了一点线索。”他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张黄纸,手里比划了两下估计是在掐道门的手印,然后摇头晃脑的,突然就在镜头中消失的无影无踪。

    “贫道冒犯了,非常时期希望郑施主能够理解。”这声音是从我对面传来的,而且是屋子里发出的声音,我抬头一看楞了一下。

    这个人道风仙骨一身正气,就算没有鬼使状态也能感受他的浩然正气,绝对不是天道教会的人,那种洒脱和超然比起清远道长是有过之而无不及。最主要的是,我在视频中看到他施展的正是道门秘术“遁地术”,虽然这是第一次见到,但也能断定非道门亲传决不能学会。

    “北城郑少鸿,非常时期多有冒犯,希望道长多多见谅。”我客气了一句便让他坐下详聊。

    清玄也不客气,坐下之后立刻进入主题,说:“施主不愧为北城鬼使,就算是晌午时间身上的阴气也如此的重,倘若不知道施主的身份很容易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我嘿嘿笑了两声,问道:“不知道道长是清远道长的什么人,听名号像是他同门师兄。”

    “是的,先前清远师弟奉命来北城调查,谁知道遭遇不测生死不明,要不是施主及时通过秘密方式告知我们的话恐怕还不会这么快就得到他的消息。”

    我点点头,更加确认了他的身份。

    “道长这次来有没有什么好的计划啊,除了清远道长之外,一个过阴客还有一个我的长辈也一同失踪了,虽然还不确定他们是否还活着,但是我相信绝不会轻易就被天道教会害死的。”

    “他们是还活着。”清玄说着,拿出了一个信封递给我。

    我小心翼翼地打开,里面是一张符纸,上面画了两个符号,虽然简单但是不懂,估计是他们特别的联络方式。

    “这是‘安全’的意思。”清玄道长指着第一个符号说道,“这是‘陷阱’,‘很好’。”

    清玄道长是解释完了,但是光凭借这几个词汇怎么就明白清远道长想表达的意思呢?

    见我依旧懵逼的神情,清玄道长笑道:“意思就是说清远师弟很安全,虽然中了埋伏但是并无大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