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 阴谋阳谋

    更新时间:2017-01-12 19:44:42本章字数:3015字

    李清照轻轻点点头,说:“我明白你的意思,可是你我现在都身不由己。天道教会的势力你也能了解一二,就算我想放过你也未必会得到上面的认可。”

    我一看,刚才说的话几乎等于放屁了,也不知道这人是死脑筋就知道执行命令,还是上面有交代无论我是什么态度就是直接干掉。

    “你咋就这么自信呢,你是自信哥啊。”我微眯着眼,开始运行真气,在配合鬼使状态的阴气,丹田之中的那股阴阳漩涡迅速旋转。

    “我郑少鸿虽然不好惹事,但从来没怕过事。今天我之所以不想和你们正面冲突是因为没有意义,既然你咄咄相逼我也没什么好顾虑的了。来吧,我已经明白你啥套路了,赶紧出招。”我说着话摆起了起手式。

    其实我没明白李清照到底是个什么路子,刚才的接触只是觉得他的功夫中有些太极或者八卦拳之类内家拳的意思,不过我不是练武的行家,对武术不是很了解。

    当然,话说回来,功夫再高也怕菜刀,不管什么功夫,能击倒对方的就是好拳法。

    似乎是李清照也看出现在的形式,大冷的天儿就这么冻着他也难受,还不如来个干脆直接开整呢。

    李清照双脚交替前行,似乎是贴着地面奔着我来的,而且他头顶的黑气比刚才旺盛了一些,想必也是开始借助了降鬼的力量了。

    说时迟那时快,李清照在我面前突然加速想打我个措手不及。

    我仔细观察之后虽然被他的速度所震惊,但也算有点心理准备。

    他一拳将至我根本没选择躲过,而是迎了上去。阴阳真气交融,玄文鬼使相叠,两种截然不同的气息几乎在我的运行之下瞬间爆发出来。

    两拳相接,我手上顿时就传来一阵骚样,虽然不确定是不是中了什么毒,但是既然拳锋挥出岂有半路收回的道理。

    “嘭”地一声响,我和李清照不约而同地都后撤一步。

    交手之后我发现我手上骚样的位置逐渐上移,几乎贯穿了我整个小臂。

    我背过手偷偷挠着止痒,可是根本没有效果。心中暗道不妙,赶紧催动真气将毒素围住然后慢慢逼出。

    相比我而言,李清照也没好到哪去。我看他呲着牙抱着那只出拳的手,而他头上的阴气竟然暗淡了一些。

    毕竟鬼使状态的阴气和他身上降鬼的阴气相比多少有些压制性的,再加上我一直修行《玄文密录》体内真阳之气也有增无减,对付阴邪妖孽简直就是克星的存在。

    “怎么样啊,胳膊没断就不错了,不过下次就没这么好的运气了。”我一边拖延时间一边想要将毒逼出来。

    “呵呵。”李清照勉强挤出了一丝微笑,看着还不如哭的好看,“我这是硬伤,修养几天就没事了。你就不同了,已经中了降鬼身上的毒素,越是运行真气毒素扩散的就越快。”

    嘶——我倒吸一口凉气,好像他说的是那么回事。听完他的话我赶紧散去了真气,毒素扩散的速度竟然真的缓和了下来。

    “啧啧,真是厉害,竟然会放毒。”我嘴上不承让心里却着急的很,难不成我今儿就真的被放倒在这地方了?

    我扫视了周围一下,这里还算不上荒凉,只是公路下道也就百米的大田地里。

    “怎么,这么不担心自己的死活?”李清照讥笑道。

    “我倒好说,至少死了也不那么害怕,只是死之前不知道道教协会的那个清远道长和老田头的下落。老田头对我有恩,他本来就是局外人,因为我牵连了进来,希望我死后你们能放过他。”我的语调低沉了不少,听上去就像是临终遗言。

    “那个老成我不熟,不过估计也是被拉来当壮丁的。清远道长我建议你们还是放了的好,哪怕给整成傻子也行啊,毕竟人家是官面上的人。”

    李清照沉吟片刻,说道:“你放心吧,那个老田头我们会放掉的,至于那个道士恐怕就不能如你所愿了。”

    “为什么?”我狐疑地问道。

    “因为我们行让他成为诱饵,然后把来救他的人给除掉,这不是更好吗?”

    他的话让我很是吃惊,合着这些人除了心狠手辣不走正道之外还挺有心思计谋的,那样的话清玄道长就等于是中了人家的圈套,而清远道长放出消息的事情也必然是天道教会视而不见的了。

    我赞叹地点点头,说:“那可否告诉我老田头被关押的地点呢,或者带我去见他也行。我就快死了,还一直没谢过他呢。”

    “嗯,不错。”李清照说道,“你小子还是个重情重义的人,比起如今世道那些明面友善背地里使坏的人强多了。”

    李清照又停顿了一会,估计可能是有意拖延时间让我体内毒素多蔓延一会。只是可惜......

    他的性格还算保守,但也自信,不仅在我死之前把知道的告诉了我,同时也在提防我临死反扑,这个人很不简单。

    “咳,咳咳。”我咳嗽了几声,慢慢蹲下身子,眼含乞求的说:“求求你了,告诉我吧,也许我死后变成游魂也能去看他一眼。”

    “他们被关在青岩寺下的农家院,不过你死了以后最好不要轻易去,那里可是我们在北城的据点,里面高手如云,被发现的话你就会被打得魂飞魄散。”

    李清照也许是看我命不久矣,将知道的和盘托出,这一点我也很感谢他,只是我们今天注定只有一个人能活着离开。

    就算是我不打算干掉他也不行了。

    “谢谢。”我说着就一点点站了起来,看着李清照有点惊讶,向后退了两步,强调道:“运行真气可是会加速毒素的扩散,我劝你不要反抗了。”

    我摇摇头,有点惋惜,说:“你们还是对我不了解,为什么总是以为我会用真气呢?不错,我确实一直在修行《玄文密录》,可是我又不单单只会这一种。”

    鬼使状态并不是一种真气的功法套路,而是本身就存在的一种姿态,和鬼帝图是并存的,当然是和真气一点关系都没有。

    之前我练习吐纳的时候是无意之中将鬼使的阴气引入丹田,两者合二为一发挥出了比真阳之气要玄妙的变化,比如视觉、听觉、对阴阳的感觉。

    要说鬼使状态的强弱除了天地之间阴阳变化之外,最有关联的就是我的怒气,越是生气越是强烈。自从发现鬼使状态和怒气有关系之后我也有意识地在控制自己的脾气,可是现在不同了,正是我需要爆发的时刻。

    我皱着眉不断想着过往经历对我产生的影响,怒火在心中腾腾燃起,什么杜磊,什么圆觉,什么天道教会,通通给老子滚一边去。

    不知道我在李清照的眼里是个怎么样的变化,就我自己而言,通体变得阴冷,浑身上下戾气笼罩,就连中毒的手臂也似乎舒服了不少。

    鬼使状态果然是神奇的。

    “鬼使状态是我的一种存在形式,你们还是低估了我。”我话音刚落就猛冲了上去。

    李清照站在原地直直地看着我,虽然也作出了格挡动作但是毕竟受伤在前,加之没有思想准备。我立刻就将他扑到,一口就咬住了他的脖子。

    “啊——”李清照痛苦地嘶吼着,不断扭动身躯想摆脱我,可是我死按着他的双手不放,对准颈动脉就是一口,用力扯咬之下很快就咬断了他的动脉。

    血水喷涌,呲了我一身。不过我根本就不在意,对着他的脸就是狠狠一拳。

    我骑在他的身上好一会,感受着温暖的血液带来的舒适,直到李清照的血流干。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一个问题,李清照虽然是死了,但是七窍之中却不断涌出黑气,估计就是融合的降鬼阴气。

    李清照是我杀的第二个人,也是我下手最狠的一个人,我逐渐调息恢复了理智,想想刚才将鬼使状态完全释放出来的时候,心底那种杀人嗜血的欲。望还是非常强烈的,这种感觉和以前不同,看来随着我的修行,这全部释放鬼使状态还是会有越来越大的负面影响啊。

    慎用!慎用!

    杀人了,我当然不担心,天道教会自然会处理的。这地方距离往昔旅店有一公里左右的路程,一点都不远,简单恢复体力之后又查探到体内的毒素已经尽出,这才大步流星地跑回了旅店。

    今天的生意还算不错,门口已经有游魂进进出出了,我也不顾韩晨惊诧的神色赶紧跑到屋里洗刷一番然后换了件衣服。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抓紧时间到青岩寺,天道教会的消息太灵通,我生怕他们发现李清照死亡的事情转移了老田头他们。

    拿出电话我赶紧打给了清玄道长忽然感觉身后有一道冰冷的阴气在盯着我。

    我想都没想赶紧挂断电话,回头一看原来又是那两个家伙。

    “鬼使大人这是去哪里啊?”白无常谢必安笑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