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 祭祀

    更新时间:2017-01-21 22:34:42本章字数:3010字

    这两天我的日子还算不错,至少落个省心,每天都有人送饭送水的。往昔旅店那里我也不担心,到目前为止,除了一个鬼仙级别的吴贞儒还算是清白,其他任何人我都信不过,只是可惜我那鬼玺没带在身上。

    我的一切都被天道教会的人没收了,除了衣物以外什么都没留下。门口每天都有人巡视,中间的间隔也不固定。其实我如果想逃走的话也不是没有办法,只要运行真气强行在墙上敲出个洞就行。

    只不过他们也不会单纯的想不到这个问题,相信也已经早有准备,没准这房间周围就布置好了那个封魔大阵。

    封魔大阵我不是很熟悉,不过听名字倒像是道门的阵法,而且阵法的威力也弱不哪里去,不然不会在我毫不察觉的情况下就困住了我。

    我数着日子,在我被关的四天之后,吃过了晚饭不一会我就察觉到身体不太舒服,脑子还没来得及运转就晕了过去,我的意识只留下了一句——他们下药了。

    当我意识逐渐恢复的时候我只感觉浑身上下非常的寒冷,打了寒颤之后,抬头一看,我竟然在一处山洞之前。

    在我眼前站着十来个人,每个人都拿着个灯笼背对着我,而顺着他们的方向看去,只看见清远正在滔滔不绝的激情演讲。

    “我的兄弟们,今天是我们天道教会的重要日子,大家期盼已久的尸圣再生大典就要开始了。为了今天,我们付出了太多太多。”清远此时已经活脱脱的像一个传销洗脑专家,如果不是他身穿道袍我还真以为他还俗了呢。

    “为了这一刻,阳城的圆觉大师不惜毁掉了自己的法身,而凶手就是这个半人半鬼的怪物!”清远说到这里伸出手指指向了我。

    一瞬间所有人都转头看我,我瞧的清楚,他们在淡黑色邪气之下的满腔怒火让表情看上去非常狰狞,恐怕如果不是因为什么大典的话恨不得马上过来活吃了我。

    我冷哼一声,丝毫没在意清远对我的诽谤,他们也正是靠种种欺骗和故弄玄虚来蛊惑那些无辜的人的。

    此时我才知道,原来圆觉所从事的剔骨专业知识今天大典的冰山一角,他们的套路太深了,我的经验和他们相比就像是周立B和刘伯温。

    怪不得当初卢杰的魂魄对我说我查的那么深入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看来他当时已经知道他所了解的只是天道教会阴谋的冰山一角。

    哎,我心中轻叹一声,想起了卢杰忽然就想起了喝酒抽烟,我下意识地想从兜里抽出烟点上一根,可是手刚活动却发现自己已经被他们绑了起来。

    这时候我才注意到,原来我一直被捆在了一根粗壮的树干上。

    “他,叫郑少鸿,不仅是害死圆觉法师罪魁祸首,更是前几天残害李清照先生的元凶。”清远指着我又是一通义愤填膺,“兄弟们,家人们,想想李先生死前的样子吧,他全身的鲜血都被这个怪物给吸光!”

    “杀了他,替圆觉大师和李先生报仇!”人群中不知道谁喊了这么一句,其他人随即附和起来。

    应该是清远想控制下众人的情绪,穿过人群站在我身前,说:“兄弟们请冷静,以后你们都是会跟着教主登天成仙的人,怎么能像郑少鸿一样残暴呢?我们是神的使者,今天不仅是尸圣再生的大典,也是帮主郑少鸿洗去人间风尘的重要日子。”

    “洗去人间风尘”我心里叨咕了一句,一种不祥的预感顿时升起。在中国,如果说是洗去人间风尘这种话,要么是当道士,要么是做和尚,总之就是出家。不过我就不信清远会好心到想“净化”我的心灵,他们肯定另有打算。

    清远的话很有效果,人群立刻就安静了下来。

    “郑少鸿,你现在还年轻,做错事也没关系,只要你肯真心改过教主会原谅你的。”

    “清远道长,请问贵教的教主是何方神圣啊?”是随口问道,当然我也没期待他能好好告诉我。

    清远凑近了我,挑逗般地问道:“怎么,想知道吗?”

    我苦笑两声,说:“我都这样了你还不放心?至少让我知道我一直在和谁是对手吧。”

    “好,你可听好了,我们的教主就是太上大德真神!”

    清远的话刚落,他身后的众人齐声喊道:“真神永寿!真神永寿!”

    我点点头,在中国,貌似还真没谁有这个称谓,估计是自己瞎编的,清远的话完全等于放屁。

    “太上大德真神,没听过这个名字啊。”我随口说道。

    “能告诉你这些就不错了,你以往作恶多端要不是看在尸圣的面子上我是什么都不会告诉你的。”

    “尸圣?我不认识这么一号人物啊,难道是我老朋友?”我确实不知道什么尸圣,也不知道清远他们有什么损招在等着我。

    “很快你就会认识尸圣了。经过剔骨转魂和降鬼的炼制,我们终于找到召唤尸圣的办法,而你将是一个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个环节。”

    光是听到剔骨和降鬼这两个词汇我就有些背后发凉,那是多么的残忍和恶心,而我是一个中澳的环节,虽然不明白他到底是什么意思,但肯定会让我生不如死的。

    “怎么个意思?给我讲讲流程吧,我也好有个心理准备。”

    清远哈哈大笑,以前他身上的道风仙骨的气势几乎不见,虽然他身上依旧没有什么阴邪气息,但是他就分明是天道教会的一个重要领导。

    “好,我告诉你,如果按照流程小心操作的话,你将会洗心革面,成为教主手下的得力助手,怎么样,是不是非常向往?”清远的丑陋嘴脸让我有些反胃,不过他的话倒是提醒了我。

    让我成为他们的人,莫非是有什么法子给我洗脑?

    “流程是这样的。”清远转过身背对着我,声音高亢洪亮,说是讲给我,其实是让所有人都听见,“等到过后未时,我们会先把事先准备好的降鬼放到山洞中的铁桶之中。而铁桶中也有我们才找到不久的旱魃法身。”

    听到这里我算是明白了张凌普来北城时候的任务了,原来这些人早就有所预谋,恐怕在圆觉还活着的时候就已经在寻找旱魃了。

    早知道如此我还不如早早就进到那处山洞彻底除掉旱魃呢,哎,优柔寡断了。

    不顾既然如此,我也没什么好后悔的,毕竟我的路子有时候比较谨慎,在没有自保的情况下不会冒然出击,我可没有什么信徒,就算是有也不会用她们的生命开玩笑。

    “旱魃法身虽然几乎没有什么灵气,但是在吸收降鬼之后肯定会激起它的血腥,等他完全苏醒之后我再将你的魂魄植入到旱魃体中,那时候旱魃就会完全受你控制,而你也会成为水火不侵刀枪不入的尸圣。”清远说完,回头看着我,满脸的憧憬和期待,问道:“怎么样?兴奋吗?”

    “哎!”我重重地叹了口气,说:“我是由衷的敬佩你们,看来你们这盘棋至少布置了一年。”

    清远点点头,略有感叹地说:“我们已经筹备了三年了。”

    “那么怎么你们才想抓我,我可是一直都在北城,而且身边还都是你们的人。”

    清远倒毫不在意我的感受,直截了当地说:“抓你当然容易,说起来我们这两天也在想用什么办法能够活捉到你。毕竟你是鬼使,半人半鬼,这种体制的魂魄可谓是纯阴之体,纯阳之魄,是千年不遇的体制,也是植入旱魃成为尸圣的最佳选择。上苍有眼真神庇护,正巧李清照轻敌被你杀害,我们这才找到如此良机把在这里瓮中捉鳖。”

    我此时真想伸出大拇哥给他点888个赞,可惜手被捆着呢。

    “今天我才知道,我一直是你们饲养的祭品,我这么说对吗?”现在我已经意识到了自身的危机,看来今天我要是不能活着走出去那么就只能死在这,不然成为那个什么尸圣简直就是生不如死。

    于是,我悄悄运行真气,准备伺机挣断绳子先弄死这个清远。

    “也不对。”清远摇摇头说道,“祭品是用来吃的,而你只是换了一个身体罢了,圆觉的实验虽然有所瑕疵,但提供了不少的理论依据,只要魂魄完好,就算换了身体也并没有太大的影响。而我呢,通过对降头和道门法术的钻研也找到了让你完美进入到旱魃身体中的法门,不会痛苦的。”

    我努努嘴,说:“清远道长果然厉害非常,看来以后咱们就是同事关系了,怎么样,趁我现在还算清醒能不能交代个实底告诉我我身边都谁是咱们的人?”

    相比起李清照和我打起来那地方的环境相比,这里明显是占尽了天时地利人和,除非神仙来了我才有机会出去。所以情愿并没有想太久,来到我的身侧,小声说道:“如君所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