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八章 鬼使之力

    更新时间:2017-01-23 21:43:08本章字数:3032字

    清远的话就和屁一样,等于什么都没说。我目前只知道他和老成是天道教会的人,至于老田头、张凌普、卢莎莎等等都是怀疑对象。

    虽然我并没有充分的证据证明他们也是邪教中人,但也都有着各自的疑点。

    清远的样子很得意,毕竟如果换做是我的话也同样会摆出那种笑容。

    “希望我们以后会合作愉快。”清远说完就准备转身离去。

    这是一个难得的好机会,我真气在体内高速运转,正准备挣断绳子的时候清远突然转身,说:“对了,差点忘了。”

    清远走到我面前从袖子里拿出一张画满图案的黄纸。

    “这是什么东西?”我皱着眉头问道,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锁魂符。”他说完便抬手将符纸贴在了我的脑门上,由于距离太近他动作也很快,我根本来不及挣断绳子。

    符纸在贴在我脑门的瞬间,我只觉得体内的真气忽然停止了运行,每一个关节都变得麻木,如果不是有绳子捆住了我恐怕我会立刻就摔倒在地。

    看到我一副软骨的样子,清远笑吟吟地走远。

    “妈的......”我心里苦叹了一句,这锁魂符看来效果非常明显,估计也是清远早就准备好了的。他可比我以往接触的任何人都要谨慎,把一切可能性都计算了在内。

    这种人,要么能成就自己,要么就能害死别人,显然他是后者。

    我身体分毫都动不了,只能在心里干着急。

    清远走到了山洞口,对着那群信徒喊道:“去几个人,把那五个降鬼扔到洞口的铁桶内。”

    我不知道降鬼和旱魃会产生什么化学反应,但是肯定不会有好事情发生。

    就在我万分无奈又焦急异常的时候,直觉中背后悄悄来了一个人,很快这个人就在捆着我的绳子上摸索着。

    “别担心少鸿,我是老田头。”

    这个声音我是无比的熟悉,正是老田头的,我心里一暖差点就要流出眼泪。可是转念一想这个老田头没准也是天道教会安排在我身边时刻监视我的,这种喜悦立刻就暗淡了不少。

    他到底要做什么?怎么会无故放了我呢?难道是我怀疑错了,他根本就和天道教会没关系?

    我有斟酌了一下,觉得还是很可疑。天道教会的手段那么残忍,清远的思维又非常缜密,老田头是怎么逃出来的呢。假如真的逃了出来,那么清远也肯定会知道,也轮不到他现在偷偷给我弄断绳子了。

    很快,手上感觉一松,我的双臂自然而然的就垂了下来。

    老田头上来就扶住了我,小声说道:“趁现在还没人发现我带你快走。”他说着就要摘掉我头上的锁魂符,不过当他的手刚接触到符纸的时候好像被电了一下,快速地缩了回去。

    “不行啊,这符上面好像还有什么禁制,我看看还能不能有其他办法。”老田头将我放在了地上,摸着黑在地上找东西,估计是想用树枝把符纸给挑下来。

    “没用的。”我很自然地就说了一句。话音刚落,我自己立刻就大吃了一惊,我怎么能开口说话了?

    老田头看着我想说什么,我下意识地抬起了手让他先别开口。我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为什么现在我恢复如初,因为我身上除了有真气之外还是鬼使状态。

    从始至终我都处于鬼使状态之下,就连锁魂符也只是针对我体内真气,对鬼使状态也只是暂行性的压制。

    嘿嘿,这下可好了。我伸手拽下了符纸。

    “你是怎么跑出来的?”我问了一句。

    “天道教会的人都来这里了,看守我的只有一个人,随便找个借口就把他引到了屋子,听说他们抓住了你就赶紧过来看看。”老田头好像想起了什么,说:“对了,那个清远和老成都是他们的人。”

    “我已经知道了。”

    “快走,他们很快就会发现的。”老田头想拉着我快点离开这,不过我却没有离开的意思。

    起初我是身体不能动弹,现在既然没什么大碍反而对天道教会的举动有所兴趣。

    清远嘴里的那个尸圣听起来好像很厉害,要是等他出世的话这北城就绝不是变天那么简单,为了避免后患只能尽快粉碎他们的阴谋。

    “你先走,我再等等。”我说完就站了起来,把绳子抓在手里,装出一副软骨的造型,我倒是要看看是清远抽离我的魂魄植入旱魃体内,还是在他行动之前我先断了他的活路。

    为了这次再无后患,我得找个好时机一击必杀,决不能给清远逃走的机会。

    清远那边忙着把降鬼扔到了铁桶中,很快里面就传来痛苦的撕嚎声,不知道是旱魃发出来的还是降鬼发出来的。这声音在大半夜里至少能传出五里地,听得就连我都觉得毛骨悚然,后背冒出一片的鸡皮疙瘩。

    老田头还是比较担心,我没搭理他,他就悄悄地退了回去。

    我皱着眉仔细观察了一下铁桶,里面具体什么样子看不到,铁器隔阴阳,什么都看不出来,不过桶口上方则是飘着黑气。

    虽然飘散出来的阴气不多,但是已经浓重得和墨汁一样了,可见里面的东西确实不好对付。

    很快,桶内没有再传来什么声音,清远哈哈大笑朝我走了过来。如果按照他之前说的流程的话,接下来就准备给我抽魂离魄了。

    “哼哼,我让你有来无回。”我种暗道。

    清远走到我面前,赞赏地看着我,说:“郑少鸿啊,接下来就是你重生的时候了,能和尸圣共存,这是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事情。”

    他拿出一把剔骨刀和几枚银针,准备立刻动手,可是我根本就不可能给他任何的机会。

    我是北城鬼使,竟然被你们这些蝼蚁玩弄于掌心之中。我心中怒火升起,达到了从未有过的程度,只觉得丹田内仿佛冻冰了一般瞬间阴冷的气息蔓延全身。

    左手闪电般的伸出,一把就掐住了清远的脖子。

    由于我的速度实在是太快,就连清远都非常震惊的看着我,可惜他此刻只能疲于想搬开我的手。

    我不断将真气注入到了左手,一点点将他提了起来。

    “天道教会确实很厉害,我也承认你这个对手确实不一般,不过你碰到的是我,而我是鬼使。”说着话,我竟然有种莫名的快感。

    很快我就感到了左臂和后背传来的刺痛,脑袋也有一些模糊。这种感觉让我想起了当初在慈悲寺最后我准备给圆觉最后一击的时候发生的一幕。

    还记得那时候我眼前一花,奶奶的形象出现在了身前,然后我竟然毫无记忆的生活了半个月,而且还莫名其妙的回到了家。

    现在可是关键时刻,要是再出现这种情况我都死了八百个来回了。

    意识到了危险,我一边继续将真气运行到左手和后背企图压制住痛感,一边不断提醒自己保持清醒。

    没过几秒钟,手臂上忽然传来了剧痛,与此同时我只见到左手的皮肤在快速的变黑,而且指甲也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

    紧接着我的衣服就被什么东西刺穿,那东西就好像镰刀一样将整个右手臂的衣服割得四分五裂。

    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的左手竟然粗了两圈,而且有两厘米长的倒刺生长出来,整个手臂都是灰黑色。

    我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震惊,完全的震惊,脑子一瞬间就成了空白,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可是紧接着就好像有一个声音在脑海中响起,告诉我这是鬼使状态的一种进化,从以前气息上的变化发展到如今的肢体变化。而与此同时我还立刻就知道了这种鬼使状态下的能力。

    收回了震惊的情绪,掐住清远脖子的手一下子就松了开来。

    这货噗通一下倒在地上大喘着气,不过我可没给他时间去恢复。发生变化的左手顿时就按在了他头顶的百会穴,意念稍动之后手臂轻轻扬起,而随着我手臂的抬高,清远的一魂两魄也随着被我抽了出来。

    “看你也是活人一个,今天我就不制裁你了,留下你的狗命就当赎罪!”我左手缓缓攥紧,清远的一魂两魄随即就变成了疑虑青烟飘散到了空中。

    而此时的清远两眼一翻,不省人事。

    这一切发生的都有点突然,致使那些围着我的天道教会信徒们全都目瞪口呆地看着我,一时之间竟然忘记群起而攻之。

    看了一眼倒在地上已经成为植物人的清远,我又环顾了一下周围,冷冷地说:“本鬼使大人念在你们愚昧无知被邪教所利用暂且不追究你们的责任,识相的话就赶紧给我滚!”

    这些人还没反应出是怎么回事,其中就有一人喊道:“他是魔鬼的化身,大家一起动手替清远道长报仇!”

    我转头一看,说话的不是别人,正是化妆成农民诳我来到欣欣农家院的那个小头头。

    他要是不必说话我还真的没想起他,既然这么愿意出头那我就只好成全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