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二章 前世姻缘

    更新时间:2017-02-08 21:46:21本章字数:3007字

    姜琼月选的饭店虽然说不上好话,但也足够上档次。在门口有两个非常标致的美女迎宾,棚顶装修的是棱角分明的水晶装修,在吊灯的照耀下闪着熠熠的光彩,非常漂亮。

    “月月姐,这也太奢侈了吧!”我感慨道。

    “哪里,这家店的老板是我同学,关系很不错。”姜琼月说着贴到我耳边小声说:“我有优惠券。”

    我们三人进到了二楼的一间小包房,点好饭菜便开始聊天。

    最开始姜琼月问的是一些关于天道教会的事情,随着话题的深入,我将从十八岁那年被烙下鬼使图一直到现在捣毁北城的天道教会势力讲了一遍。

    说完之后姜琼月和王晓婉都陷入了沉默,我知道,这些事情对于她们这些普通人来说实在是难以理解,甚至都可以说是匪夷所思。

    “没想到你竟然有这么离奇的经历。”王晓婉说道。

    我微微一笑也没说什么。

    “那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姜琼月问了一句。

    “我想散散心,回去以后就不关往昔旅店的事情了。我受够了,不想再操那份心,更不想参与那些阴阳两界的勾心斗角。然后做个普通人,找份儿工作,然后成个家。”说完这些,我下意识地想给自己倒一杯红酒,忽然想起了卢杰,想起了我们在一起吃饭的时候。

    “服务员!”我拉开门喊了一句:“来一瓶白酒!”

    “心情不好喝酒容易醉。”姜琼月提醒道。

    “让他喝些吧。”王晓婉把桌子上的一道凉拌菜放到了我身前,说:“喝醉行,但是别喝多,不然伤身体。听说喝酒吃点凉菜比较舒服。”

    我没想到王晓婉是个这么贴心的人,之前帮她处理冥骨事情的时候也没详细了解她。

    “对了。”我顿了一下,心里想是不是应该去了解她。还记得我最初看到她的时候,心里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让我有些紧张。

    “怎么了?”王晓婉问道。

    “你和熊成明还好吧?”我问了一句,忽然心脏像是打鼓一样,跳得很快。

    “嗯,还那样吧,明年二月份就要订婚了。”

    听她这么说我忽然有种悲凉的感觉,就像是追求了一个很久的女孩突然告诉我她并不喜欢我一样。

    我轻轻点点头,这时候服务员拿来一瓶白酒。我结果之后倒了一杯,喝了一口。刺激的辛辣味瞬间就从我的嗓子眼涌进了食道,不过我并没有在意,因为我需要的就是这种感觉。

    “其实少鸿他非常优秀,他所经历的是我们常人经历不到的,他的毅力、胆识和本领都是有目共睹的。”

    我不明白为什么姜琼月会说这么一句,不过我还没猜出来她想表达的意思时她却先说了出来:“其实我觉得你和少鸿挺般配的。”

    姜琼月的话无疑让我和王晓婉陷入到无比的尴尬之中,为了掩饰这种尴尬王晓婉快速地给姜琼月夹了不少的菜,也不抬头看我。

    “般配的人很多,但并不是每一对般配的人都适合对方,这东西都是缘分。”我举起杯子,队长姜琼月和王晓婉说道:“祝愿我们都有情人终成眷属。”

    三个人干了杯,我这悲催的酒量也在究竟的检验下暴露了出来。我的话一多,饭桌上的气氛也就逐渐活络了起来。

    我们从儿时的奇闻趣事一直讲到了韩剧的套路,从中国底层百姓的生活扯到了非洲钻石矿。

    等我们吃完了饭都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要不咱们唱歌去吧?”姜琼月提议,“晓婉歌儿唱的可好了。”

    既然是想放松,想抛开以前的种种,我当然接受了她的提议,王晓婉也没反对。于是,我们驱车来到了附近的一家量贩KTV。

    进到了KTV我就想起了戏弄杜磊的事情,想起了天道教会的李清照,哎,他们真是把我都弄出了心里阴影了。如果问我此时的阴影面积有多大,我会毫不犹豫地说960万平方公里。

    姜琼月为了活跃气氛首先点了一首比较欢快的歌,我和王晓婉坐在沙发上一个劲儿地鼓掌。

    第二首是王晓婉的歌曲,比较伤情。当她走到了舞池的时候我忽然发现了一个严重的问题。

    由于我的鬼使状态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现在尽管没能让肢体鬼使化,但我却分明看到了王晓婉的前世因果。

    看着她的背影我呆住了,难道这就是命运的安排?命运,是一个多磨沉重的词汇。以前我一直觉得只要肯努力就会有所收获,可是当我成为鬼使之后,成为了阴阳两界摆布的棋子,我竟然乐在了其中。

    现在回想起来那时的我是多磨的愚蠢,好在我及时醒悟决定和他们划清界限,我要创造一个属于我的人生,而不是听从所谓命运的摆布。

    那些人神鬼怪通过他们的方式创造了我的命运,而我也一定能使用自己的手段改变现状。

    “怎么发呆了?”姜琼月捅了我两下神秘兮兮地说。

    回过了神,我缓缓低下头,说:“其实在我第一次见到王晓婉的时候心里就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那种感觉很暧昧,让人期待又让人紧张。”

    “哦?”姜琼月的表情很古怪,说:“这就叫一见钟情吧。”

    不过她话锋一转,说:“可惜你要是早认识她就好了,她和熊成明认识两年多了,明年二月份就要订婚,不出意外的话就会结婚。可惜了。”

    姜琼月的轻叹并没有让我有多失落,因为我知道她不知道的事情。

    “王晓婉的上辈子是我的妻子。”

    听完我的话姜琼月没有想看神棍一样嗤之以鼻,而是非常笃信我所说的话,问道:“能给我讲讲吗?”

    “我是个将军,欠她太多,这辈子有缘无分,报答她对我的恩情。”说道这里,王晓婉已经唱罢,我和姜琼月很自然地拍手鼓掌。

    虽然我没仔细听她的歌声,但我知道全世界只有她的歌声才是最美的。上辈子我战死沙场,王晓婉则是在我的坟前唱了我们相识时的那首柳永的《凤栖梧》。

    今晚我确实有些喝多了,把一些不该说的话都说了出来,以至于姜琼月缠着我让我讲讲她的前世因果的时候差点就和盘托出了。

    前世后世这种东西都是天机,轻易不能泄露,虽然我不知道泄露这么多对我的阳寿有多大的损害,但是受到上天惩罚是肯定的了。

    回到了酒店我浑浑噩噩,洗个澡之后就睡了过去。

    第二天天刚亮,我就难受的起来,趴在马桶上一通呕吐。昨天我足足喝了八两白酒,我以前从没那么喝过,而且几乎是一口半杯的喝,吐的我嘴里都是苦味,差点就把胆给吐出来了。

    好不容易坚持到了七点多,我到酒店的餐厅喝了点粥。

    “喂郑少鸿,起床了吗?”电话接通后姜琼月首先开口。

    “起来了,我刚吃完早餐。”

    “你怎么起那么早啊,还想带你去吃早餐呢。”

    “不用了谢谢。”

    “那好,我一会过去接你,咱们到白塔寺去看看。”

    “好。”

    回到了房间整理好了衣服,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有些憔悴的样子不禁一笑,自语道:“没关系,昨天已经过去,我要迎接美好的明天!”

    不一会姜琼月过来接我,本来想带着王晓婉一起来的,结果王晓婉临时有事来不了。我也没往心里去,毕竟此生非彼世,不再续姻缘。

    “白塔寺是咱们阳城的一处文化古迹,据说是辽代建的。”姜琼月把车子停在了停车位,刚一下车就对我讲述起了白塔寺的来由。

    “咱们辽代的建筑有很多,我家里有双塔寺,也是辽代建的,还有一个美丽的传说呢。”

    姜琼月显然不知道这个美丽的传说是什么。

    “双塔寺以前是三座塔,她们是天庭的三位仙女,后来一座塔飞到了锦城,所以北城就只有了双塔,寺庙也就叫双塔寺了。而飞到锦城的那座塔现在叫古塔,锦城的古塔区就是以它来命名的。”

    “啊?”听我说完姜琼月大失所望,以为是什么牛郎织女那种甜美爱情的神话传说呢,没想到我三言两句就给她打发了,非让我讲点玄乎的。

    我本身的经历就够难以理解了,对家乡文化知道的也有限,但是为了蛮族她的求知欲只好胡编了一段爱情故事。

    其实我是不信牛郎织女这种传说的,谁家大仙女没事跑到凡人来洗澡,而且都嫁给了偷看洗澡的臭流氓呢。

    白塔寺坐落在阳城的市区,当地文化部门对这里也是进行的保护和扩建,不过毕竟不像青岩寺那种大的朝拜圣地,所以这里来游玩的人还是比较少的。

    进到了寺庙姜琼月如数家珍般给我讲了每一处建筑的历史,也不知道是她提前做了功课还是原本就如此的了解。

    就在我们走到白塔下的时候,身后一个人叫住了我。

    “阿弥陀佛,敢问施主为何如此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