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四章 又遇杜磊

    更新时间:2017-02-12 18:06:16本章字数:3079字

    阳城的火车站不大,在上学的时候我很少坐,基本都是坐早上的客车回家,这一次我则是选择了坐火车回去。

    不是因为想用这种方式宣告自己的心情有所改变,而是我有些迫不及待的回到那个属于我自己的地盘。

    姜琼月把我送到了火车站想送我上车,不过我婉拒了。不一会王晓婉打来电话劝我留下来玩几天,我同样婉拒了,不为别的就算是前世有所关联,但这辈子我注定和她没有结果,尽管我对她还有些许的情怀。

    由于不是客流高峰,火车上的人也不多,找到了自己的座位我就坐了下来。旁边是一个中年男人,在低头小憩,对面是一个大妈,拿着一大包的行礼。

    我看着窗外疾驰而退的景色,心中在盘算着回去之后需要处理的事情。

    正当我不断思考的时候,旁边一个路过的旅客不小心碰了我一下,我下意识地抬头看了一眼,顿时就是一惊,而那个碰到我的人也非常惊讶。

    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杜磊。

    “啊!你!”杜磊认出我之后转头就要跑,我伸手就抓住了他的衣服,气沉丹田稳住身子之后手臂一用力就将他拽了回来。

    杜磊重心不稳险些跌倒,幸好两只手紧紧抱住了火车的靠背才不至于当众出丑。

    “坐这!”我低吼了一句。

    因为此时的车厢比较安静,所以周围的人也都看向了我们,杜磊扫了一眼周围觉得有些尴尬,也就坐到了我旁边。

    “你怎么在这车上?”我问了一句,其实我想问的是他要去哪里。

    杜磊低头看了眼我死抓不放的手也放弃了逃跑,低声说:“去北面。”

    “天道会安排的?”

    杜磊遥遥头,说:“我已经不在那了,而且我家里也发生了些变故,我是去北方看看有什么生意好做。”

    我点点头明白了他的意思,想必现在他们家也肯定受到了国家的处罚,不然凭借他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的德行肯定会开车去的。既然选择了就代表他现在的经济能力也就是普通百姓的水平,他父亲那估计不进局子就不错了。

    “以后再敢闹事小心饶不了你。”我冷冷地说道。

    杜磊没说话,只是默默点点头。看的出来,现在的他已经没有了往日的锐气,变得和普通人一样。家庭的突然变故肯定给他带来不小的打击,他也不得不习惯普通人的生活。

    对于他现在的心情我能理解,也觉得上面的惩罚比较合适,只是不知道像他以前那样一直给天道教会卖命的人还有多少。

    估计是杜磊也比较尴尬,沉默了一会之后首先开了口,说:“你准备回北城?”

    “嗯,来阳城散散心,现在就回去。”

    杜磊又点点头,沉吟道:“卢莎莎你还有印象吧?”

    我不知道卢莎莎具体离开的时间,不过她已经留了话回去一趟,只是没想到杜磊还认识她。

    “卢莎莎估计是被家里禁足了,昨天我和我父亲去了一趟张家,把知道的事情全都告诉了他们,相信张家一定会把消息带给卢家的。之前卢家就比较谨慎,尽量避免牵涉进来,现在卢家肯定会限制卢莎莎的自由。”

    “张家?哪个张家?”关于这个张家,我知道的只是我一个道门世家姓张,至于其他的我还真的一无所知。不过让我意想不到的是杜磊怎么选择了向张家和盘托出,而不是国家。

    张家?我忽然想到了张凌普。

    “张家的实力庞大,南北各一家。不过双方联系频繁,因为是同根同族,所以很密切。”

    “张凌普是北方张家的?”我问道。

    “嗯,不过他们现在好像准备向南迁移,具体的我也不太清楚。”

    听了杜磊的话我心中有了一丝的答案,张凌普说也是世家子弟,只不过当初父母被天道教会挟持,他也被逼为邪教效力。后来他反叛之后想联合我救出他的家人,但最终他先行一步带着吴贞儒回到了族里,现在想想他的家人肯定是被人给救出来了。

    而我认识的那个张家,地处黄河以南,应该就是南方的张家。

    既然如此那么张凌普应该算是自己人。

    想到了这里我的心情好了不少,虽然和张凌普接触较少,他到底有什么本事我也不清楚,但既然他是张家的人就是一大助力。

    “对了,有一件事我想提醒你。”杜磊忽然开口,“先前天道教会准备在抓住你之后顺带除掉老田还有韩晨,虽然现在他们在北城的势力已经不复存在,但你们的名字都已经被他们高层熟知了,你要做好准备。”

    没想到当初嚣张跋扈的杜家少爷现在学会关心人了,哎,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其实不是富家子弟不懂事,而是他们根本不需要懂事。

    “谢谢你的好意,没想到你知道的还不少。”

    “嗯。我以前也花了不少钱想和他们讨好关系,所以多少也知道一些。”

    “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我问了一句,其实现在我倒是有个想法,想把杜磊弄来。他毕竟是大少爷出身,他的交际圈子和面对一些社交问题看的很透彻也熟稔,如果有他在我身边的话那么深入到天道教会一些集会场所是如鱼得水手到擒来。

    不错,我的打算已经开始不局限于北城了。先是阳城,然后是北城,天道教会的根基被我一个人瓦解了两处,想必他们也不会善罢甘休,与其被动挨打还不如培养自己的势力主动出击。

    杜磊提到了老田头和韩晨,这就可以判断出两人是我这边的,想想在荒山上清远准备将我抽魂的时候,老田头还冒着危险来救我,他肯定不会站在我的对立面。

    张凌普到底是不是北方张家人还有待确认,等我回去之后再和他联系一下,等他带着修行有成的吴贞儒回来的时候我面对天道教会的信心也会大涨。

    除了我身边的核心,更需要培养官面或者是有一定地位的势力,不然天道教会动用官场力量打击我的话往昔旅店也就没什么存活的概率了。而这个人选我首先想到的是清玄,只是要慢慢确认,我可不希望他是下一个清远。

    “我能有什么打算,现在除了靠自己也没什么出路了,做做小生意能糊口就行,我也不想再涉足那些事了,整天提心吊胆的。”

    看着他有些心灰意冷的表情我调侃了一句:“你是对我提心吊胆吧?”

    杜磊笑了两声,我觉得也拉近了我们之间的关系。闲聊片刻之后我就到站了,索要他联系方式的时候他微微一愣,显然没想到我想和他保持联系,毕竟我们之间一直都是对立的。

    不过北方男人都是豪爽,杜磊很积极地给我留了电话,说他准备做装修生意,需要他的话尽管开口。

    下了车,我坐着公交从车站回到了北城市里,又打了车回到了往昔旅店,等我回去的时候已经晚上四点多了。

    我走到了门口,韩晨刚开开门,见到我非常高兴大喊着师傅就跑了过来。

    “臭小子别和小孩子似的,这两天店里忙吗?”我问道。

    “来住店的不多,不过阴差好像多了不少,虽然他们不住店但都进来坐一坐。”

    韩晨的话引起了我的注意,阴差要么是押送到地府报道的游魂,要么是在街上巡逻,现在并非鬼门大开的时候,阴差的增加很可疑。

    我点点头没说什么,招呼韩晨回到了店里,刚一进店就看到了老田头。

    “臭小子,你还知道回来!”老田头一见到我就没好话,也难怪,我走的时候是带着情绪走的,对他之前救我也没什么表示,多少也寒了他的心。

    “嘿嘿,大爷,您别见怪。”我将老田头拉进了屋,和他说了我之前对他,对韩晨对所有人的怀疑和怀疑的理由。

    老田头听完之后重重叹了口气,说:“也难怪,毕竟是和那些人做对手,不留心眼也不行,虚虚实实的和古代打仗似的。怎么,现在想明白了?”

    我点点头,说:“我想放大格局,既然我后面的人把我放到明面上对抗天道教会和那些心怀不轨的阴间势力,那我就培养自己的势力全面开战。”

    听了我的话老田头倒吸一口凉气,眯着眼说:“小子,你这想法太危险了天道教会暂且不说他是一个邪教,就算是牵涉到的官场势力就够你喝一壶的了,再加上阴间的那些个大官在背后,可不是轻易就能扳倒的啊。”

    “你说的没错,不过在我身后的势力虽然现在还没浮出水面,但至少给我画鬼帝图的鬼帝大人是一个靠山,不然也不会什么都不和我说就让我当北城鬼使,更是让我对黑白无常还有天道教会的打击独自承受,如果鬼帝大人和他们是一伙的,早就告诉我谁是友军了。”

    我喝了口水继续道:“他老人家到现在也没暴露出来,只是给我个官让我处理,那就有他的原因。虽然我不知道他老人家到底是哪位鬼帝,但有一点我能确认,那就是他位高权重,不然也没办法直接就选我做鬼使而没经过地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