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五章 地府召唤

    更新时间:2017-02-13 22:18:51本章字数:3022字

    老田头是最了解我的情况的,听了我的想法他也比较赞同,但对于我所谓的反击还是不同意。

    “不管你后面的势力是谁,有多大,现在我们对他是一无所知。相反看看人家天道教会,势力错综根深蒂固。你杀了圆觉只受到了下面的处分,警察根本就没搭理你,这是为什么,就是人家天道教会想让你输得心服口服。他们要是真动手的话你小子早就玩完了。”

    他说的我当然知道,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和天道教会之间的斗争也仅限于斗法斗智范畴的。虽然杜磊被安排来了北城给我使坏,但毕竟他也只是打压打压我,而不会真动手,不然上次就不是几个混混来找我麻烦了。

    “你看看你手上都有谁,我一把年纪,黄土都埋了半截了,韩晨刚入行也不明白其中的危险,吴贞儒倒是挺忠心的,还是将军出身,但他也不在你身边啊。”老田头叹了口气,说:“张凌普的身份还有待核实。”

    “你说清玄这个人靠谱不?”我问道。

    “一说起他我才想起来,你小子一赌气就走了,清玄昨天也回去了,临走时给你留了信。”老田头说完,走进了吧台,从里面拿出一封信递给我。

    我打开了信,里面清一色是用殄文写的,署名正是清玄。扫了一眼信的内容,大致是说我被抓的那天晚上他的联系方式突然中断,等恢复的时候已经失踪了,后来我又陷入了昏迷,所以有些话没能当面向我解释清楚。

    随后他们经过调查了解到了那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但具体情况还需要向我了解清楚,以方便以后的行动。

    从信中得知,随着北城天道教会的势力瓦解,似乎很多地区的行动都有所收敛,或者时候是变得更加隐蔽,这了清玄他们不小的困难,所以希望我能够尽快恢复,然后加入到他们的队伍之中。

    对于“加入队伍”这四个字我不太理解,是当他的手下还是合作关系呢?

    老田头见我看完了信,从吧台里拿出了一部手机,说:“这是清玄道长托人给你的,是经过卫星加密,任何信号都不会泄露。”

    “你倒是准备的挺充分。”我接过了电话打开了通讯录,里面竟然有我之前所有的联系人,除了这些意外还有一个没有存名字的电话号。

    我粗略了翻了一遍之后有仔细寻找了清玄道长的名字,可惜并没有。

    “这里面也没清玄的电话啊。”我看了眼老田头,满脸的疑问。

    “他说了有,你再找找。”

    我又仔细找了一次,结果还是没找到。忽然,我的注意力停留在了那个没写名字的电话号上,手机上竟然显示的是首都号码,当时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拨通了电话,那边很快就传来我很熟悉的声音:“你还好吧?”

    “呵呵,道长,别来无恙啊。”

    在电话里,我并没有说太多,只是把那几天的经历一直到干掉了尸魔累瘫在地。不过至于我当时的所有猜测和现在我的想法,乃至于我的鬼使状态一概而过,因为我还不能十分信任清玄这个人。

    通完电话之后,我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我这个电话的号码还不知道呢。再和老田头对过之后才知道,现在我手里这部手机和以前的号码相同,而且在电话中清玄说过我的电话费全部由他来支付。

    嗯,这年头还得是官面的人厉害。

    “行了,看你刚出门回来得歇歇了,今天我陪着大侄子。”老田头说着站起身直了直腰。

    “不用了,我之前已经躺了好几天,现在很精神,你老回去吧,我让韩晨送你。”我说完就站到了吧台翻了翻最近的台账。

    老田头也不客气,叫着韩晨就走了出去。

    看着台账上的登记我的眉头也不自觉地皱了起来,由于平时的记录都是个人的游魂和公事的阴差分开记录的,所以我很快就看到了这几天的顾客数据。

    台账上显示,最近的顾客比前段时间少了将近一半,阴差更是少的可怜。不过有一个细节我却注意到了,那就是提供给阴差的专门的香火比以往大大的增加了。

    综合这些数据来看,确实如韩晨所说,只是我不明白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是有人告诫那些游魂不要来我这,还是故意增加阴差来往数量来威吓那些游魂呢?

    此时,已经晚上八点了,别说进店的游魂少的可怜,就连路过的都屈指可数。很快,韩晨回来了,我将他叫到了身边,问道:“最近有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

    韩晨抬头看着天花板想了半天,说:“没有什么特别的,不过有一个姓张的人来找你,我说你出门了,然后他就走了。”

    姓张的。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北方的张家,假如张凌普真的是北方张家的人,那么凭借我们现在的合作关系他也是非常有可能派人和我联系的。

    “他有没有说什么时候再来,或者留没留下什么联系方式?”我急迫地问道。

    韩晨摇摇头说什么都没留,但是还会再来。

    我暗自点点头,这是一个很好了解张凌普的机会,不过我也留了心眼,这个姓张的人也没准是天道教会派来糊弄我的,因为清远狗贼就是一个例子。

    由于客人并不多,后半夜的时候我也回到了房间里,不过长时间的黑白颠倒我也没什么困意,只是躺在床上胡思乱想。

    忽然,楼下两股熟悉的气息引起了我的注意,我立刻就分辨了出来——白无常谢必安和黑无常范无救。

    俗话说无事不登三宝殿,还记得他们第一次出现的时候还是在慈悲寺,他们拉着我不让我对圆觉动手,接着就是送达地府封我为鬼使的批文和鬼玺,剩下的,除了带点消息就是与我阳奉阴违。

    我相信,今天他们来也准保没什么好事。

    “北城鬼使郑少鸿听令!”谢必安在楼下高喊了一声。

    虽说我对他们比较厌恶,甚至恨不得打他们一顿,但是官面上我还不能和他们撕破脸皮,于是穿好了衣服就来到了楼下。

    此时的楼下站了很多阴差,一个个表情严肃,腰挎三尺长刀。

    “北城鬼使郑少鸿听令。”谢必安见我下了楼又说了一遍。

    “因前些时日你无故杀害人命,妄自抽取他人魂魄,加之不久前刚警告处罚,更是私藏野鬼,现在地府特下发批文。命北城鬼使郑少鸿暂停职务和权限,令谢必安、范无救两名鬼将将其带回地府审查。”

    谢必安说完将条令递给了我,微笑着说:“大人受了委屈在下自然知道,可是这是地府的命令,希望大人能够配合。”

    兴许是韩晨看出了事情有些严重,连忙问道:“师傅,地府是啥意思啊,凭什么把你带下去。那地方可是死人去的啊,你千万别去!”

    韩晨的话刚落,长在一旁的范无救上前就是一嘴巴。

    我见了之后二话没说,抢在范无救下手之前抓住了他的手腕,同时暗自运行真气死死钳住他。

    “命令刚下,鬼玺还在我手,职务还没卸下,你竟然这么造次。”我等着眼看着范无救,任凭他想抽回手却丝毫挣脱不得。

    “韩晨,师傅到地府去评评理,你暂时看好店,有什么不明白的就问大爷。等完事之后我再回来,如果期间有人做出什么举动,你尽管动手。”我说完,松开了抓住范无救的手。

    “师傅,地府......”

    韩晨的话没说完就被我打断:“听见没有?”

    “是师傅,韩晨等你回来,徒弟我看到把店里打理得好好的,早上都会收拾完屋子在睡觉......”韩晨说着说着竟然哭了。

    我能理解他的想法,地府是什么地方,那是死人才会去的地方,虽然我是鬼使,但我也是活人,到了哪里只能任人宰割。

    “二位大人稍安勿躁,请容我再嘱咐嘱咐,明晚子时,再劳烦二位大人如何?”我的话虽然是征求意见,但语气却非常强硬,而且我说话的同时一直在盯着谢必安,相信他也能从我的眼中看到我暗中压制的怒火。

    官职被撤,鬼玺收回,最可气的是你明知道他们和天道邪教有所关联却没办法指证他们,而到了他们的手里是死是活还不是看他们的心情。这种事情,换做是谁都会怒火丛生。当然了,这世上也没几个像我这样敢和阴兵鬼差这么说话的。

    谢必安眼中流露出了一丝犹豫,沉吟片刻说:“好吧,鬼使大人也算是兢兢业业,那我和范兄弟就再等大人一天。另外我想告诉大人,千万不要耍花招,地府可不像阳间的官差那么好糊弄的。”

    “哼!”我冷哼了一声,说:“知道你们不好糊弄,我做鬼使也有半年的时间了,可是一次地府都没去过,这一回正好借着这个机会到下面长长见识,我又怎么能有什么其他心思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