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七章 针锋相对

    更新时间:2017-02-16 18:17:28本章字数:3011字

    正当我准备躺在事先准备好的单人床上时,白无常谢必安开口大笑,笑得我们都是一愣。

    “鬼使大人真会开玩笑,堂堂鬼使怎么需要魂魄离体才能进到地府呢。大人放心吧,你是上方亲自选定的鬼使,肉身必然能进到下面。”

    谢必安的话让我们实在不敢相信,就算是最厉害的过阴客也只是熟睡之后魂魄离体给阴间办事,怎么能带着肉身去地府呢?

    不过他既然这么说,我也不敢保证他说的都是真的。暂且不说他身后的势力有哪些,就凭借他和黑无常范无救三番五次阻挠我对付天道教会的事情上判断,他就是我的对立面,说的话也不敢说是百分之百的正确。

    如果谢必安是诚心骗我的话,那他们到底是怎么打算的呢?我已经陷入到了非常危急的地步。假设说我的肉身真的能进入到地府,而那时我将没办法借助外力从里面出来,我所准备的还魂的计划将落空。

    韩晨和张凌普对视了一眼,不约而同地看向我,估计是想让我出个主意,看看怎么给自己留后手。可是现在我也是没办法了,事出突然,任何人都不会在这种时候再想出对策的。

    “既然这样,那我就跟二位大人走一趟吧。”我说完,就请谢必安和范无救在前面带路。

    可是谢必安却伸出手拦住了我,笑道:“大人何必如此着急呢,现在还未到子时,咱们叙叙旧吧。”他说完竟然径直坐了下来。

    开始的时候老田头并没有发觉黑白无常的到来,不过听了我在那像是自言自语的时候也猜到了些什么。此时他笑道:“那个是不是二位无常大人来了?”

    “嗯。”韩晨憨声憨气地答道。

    “二位大人辛苦了,地府据此路途遥远先歇歇脚,我这大侄子以前也没去过地府,我再好生嘱咐一番,别让他犯什么错。”老田头的话无疑是使了一招缓兵之计,我对张凌普使了眼色让他跟我们一起到楼上。

    “师傅!”韩晨见我们要上楼,也有些害怕地想跟上来,毕竟心有些虚,这孩子也不太会掩饰自己的情绪。也就是韩晨在我这里,要是在社会上的话肯定让人给忽悠的被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

    “你在下面给两位大人弄些香火让大人们尝尝,另外不知道的地方就别乱开口。”我生怕心思缜密的白无常从韩晨那里得到更多关于我的情报。虽然平时也很少让韩晨参与到有关天道教会的事情,但也难免耳闻目睹了一些事。谁知道哪句话被谢必安听去了会有什么想法。

    来到了楼上,老田头说:“小子,这地府容易进不容易出啊。”

    “那你以前做过阴客的时候是怎么从地府出来的呢?”我问道。

    “那次是一个阴差偷偷带我进去的,要不是我平时打点的好他是不会让我进去的。那一次我们进去的时候是在一处鬼门关,他拿出令牌念了口诀门就出来了。可是出来的时候会经过一道暗岗,这处暗岗是专门防止鬼物私自外出设立的,需要一个临时通行证或者是有外出命令的令牌。”

    我没想到会这么麻烦,如果我尽到地府没有临时同兴证或者令牌的话看来我想出来也只能硬闯了,如果是硬闯的话岂不是和整个地府都对立了。就算我背后的势力可能帮我,但是我输在理亏啊,硬闯地府实在是下下之策。

    “有一个办法也许可行。”这时候张凌普突然插了一嘴,不过这句话说的我是非常期待, 好像比任何时候都喜欢他。

    “之前我们的计划是让你还阳,而如今你是肉身进地府,所以我们就去阴间接应你。”张凌普的一席话让我茅塞顿开,心说真是妙极了!

    张凌普的计划我非常同意,不过老田头可能是由于年纪大了,脑子转的有些慢,一时之间竟然没理解张凌普的意思。

    “大爷,张凌普的意思是安排一个人魂魄离体尾随我到地府,然后在门口接应我,一旦通过招魂让他还阳那么鬼门关肯定会有所松动,那时候我就借助那么短短的一瞬间从里面跑出来。”

    老田头听完拍手叫好。

    不过,有一个问题是比较难办的,那就是如何把握还阳的时间,阴阳两界毕竟不能打个电话发个微信啥的。

    张凌普和老田头低着头想办法,我抽空到走廊楼梯听了听下面有没有什么说话的声音,我是真的担心韩晨被谢必安利用啊。

    “有一个办法似乎可行。”张凌普说道。

    “啥办法?”我和老田头不约而同地问道。

    “托梦。”

    张凌普说完,老田头竖起大拇指赞叹道:“年轻人就是脑子快啊。”

    如此的话按照计划我们就需要三个人给我做后盾,而人选也似乎已经确定。张凌普驱邪治鬼的本领更胜他的风水造诣,所以离婚和招魂的重任非他莫属,而韩晨是先天道体,对阴阳之物的感应也是非常人莫及,至于老田头那就理所当然的让他去“死”了。

    计划已定,剩下就是实施。我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谢必安正左右环看漫无目的的打量着。

    “鬼使大人,怎么着往昔旅店周围布置了这么多的至阳阵法呢?”谢必安问道。

    “防小偷的。”我胡乱答道。

    “鬼使大人还用得着防小偷吗,我看是分明防着阴兵鬼差的!”

    这话是范无救说的,他那极其沙哑的声音让我们都是一愣。我开始还没听清他说的是什么,回过神来才明白话里的意思,说实话这是我听他说过的最长的一句话。

    “我记得前不久杜磊找来一帮人,要恶意收回我租的这栋楼,白天他们没有得逞,晚上的时候还偷偷摸摸的来做坏事,如果不是我下面的人发现得早,恐怕这里不是被烧就是被砸得稀巴烂了吧。”既然谢必安和范无救要坐下来聊聊天,那我也不能闲着,至少要告诉他们我不是好欺负的。

    “呵呵。”谢必安笑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好像是那个明朝老鬼做的吧。”

    我听着谢必安的话眉头皱的快拧成了一团,那件事确实是吴贞儒做的,是用鬼打墙的办法把那些人吓走的,而且我也就在他身边。不过,我记得当时周围没有其他的阴间的人马啊,他是怎么知道的?

    转而一想,心里不免有些后怕,这件事很可能是游魂鬼魅告诉他的,而且未必是路过这么简单,如果不是有心有意来观察,如果不是为了讨好或者逢迎的话,又会有哪个想魂飞魄散的游魂能告诉他呢?

    看来,自从黑白无常出现,他们就必定对我有所监视,幸好我没按照张凌普的想法找个游魂去跟踪杜磊,不然谢必安及其背后的势力也必然会洞察我的想法。

    太可怕了!

    “我那是被迫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虽远必诛。”我冷声说了一句,眼睛盯着谢必安。

    谢必安转过头,摆着他那从来没变过的表情,说:“鬼使大人,您已经担任鬼使有些时日了,这脾气啊有时候也得改改。”

    此时此刻我真想对他说一句:改你吗了个逼啊改。可惜,现在还没到撕破脸的时候,我是官差,淡定淡定。

    我在心里压着火气没有说话,随手看了看手机。现在才十一点,虽说距离子时还有段时间,但我也不想就这么干等着。

    站起了身,我说道:“也不差这么一会了,咱们走吧。”

    也不等谢必安和范无救同不同意,我反正是径直走了出去。

    走出去没几步,我就发现他们两个鬼东西跟了出来,说:“我没去过地府,劳烦二位带路。”

    “好的鬼使大人,不过咱们得走出三里,那里有跟着我们来的几个护送的鬼差。哎,也不知道是谁布置的阵法,专门是克制我们阴差的,他们啊修为太低,只能在边上候着了。”

    我还没和谢必安他们翻脸,但是言语中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针锋相对了。我相信他们猜到我对他们的怀疑,也相信他们在一步步加紧对我的压迫,可是我身为鬼使,只要鬼帝图在我身上一天,那么他们就不敢直接对付我。

    来到路上,我跟着他们向东走了三里路,我看到不远处站着二十多个阴差,正在那列成两队站着。

    看到这么多阴兵我就有了防备了,心说千万别连累后面跟来的老田头的魂魄,要是牵连到了他他肯定跑不掉,这假死也就成了真死了。

    “卑职拜见鬼使大人,两位无常大人。”领兵的一个阴兵行了礼说道。

    “你们分成两队,一队在前面带路,另一队在后面压阵,我可不希望有人破坏了鬼使大人的行程!”

    有了谢必安的吩咐,那个领兵的阴差随即安排起来。前面带路的有八个人,他站在最前,其余的阴兵都集中在了后面。

    看了这种安排我就料定这个领兵的有一定的军事素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