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章 环环相扣

    更新时间:2017-02-20 19:50:22本章字数:3021字

    我根本就不知道我后面都有哪位大神,之所以说了几位高高在上的神明就是想吓唬吓唬他。

    这句话说完之后,良久都没有动静。这就难办了,我看不到他,也就没办法判断他是什么表情,所以就不能分析他的心理状态。

    难道是我说对了?不对,我身后的势力肯定会在其中的,不然当初谢必安也不会说是鬼帝大人所为。不过文化的哥们这么久了还是没说话,难道是。。。。。。

    一个大胆的猜想在我心中升起:他们也不知道我背后是谁在撑腰。

    接着这个空档,我又仔细的想了想。最开始是阴间的人说我身后的是鬼帝图,是鬼帝大人所为,但是至始至终也不知道是哪位鬼帝。

    问话的人的神位至少不会比谢必安低,那么谢必安都知道我身后代表的是鬼帝,那么他怎么会不知道呢?而且,最主要的是,他竟然是开口询问,而不是直接说我丢了某某神仙的名声等等。

    正当我往深处想的时候,那声音有出现了,他说:“郑少鸿,如今你已经暂时被停职,你可知为何?”

    “不知道。”此时我当然不能直接就把实话说出来,在不明白对方的意图和自己能量的时候最好保持低调,等知己知彼才是出战的好时机。

    “有人举报你滥用神通,前些时日在荒山之上抽离凡人魂魄,造成其神志不清瘫痪在床。我问你,可有其事?”

    “请问阁下,是谁告诉你的消息呢?我记得当时除了我没有任何人,甚至都察觉不到有游魂阴差在周围,所以我难免会怀疑有人假传情报捏造事实。另外还有一点,阁下确定那些人都是凡人?”我一边说着,一边凝神静气,既然一时半会察觉不到声音到底是哪发出来的,那就利用一下《玄文密录》的聚气法子,让体内的阳气来搜索一番。

    我的话刚问完,那声音再次出现:“本官只是奉命行事,本官要做的就是审判你,至于其他都在生死簿上有据可查。”

    日了狗了!我万万没想到和我说话的会是阎王。不过到底是哪个阎王呢?十殿阎王,顾名思义是有十个人。这十个人秉性脾气不尽相同,也不知道他们的审判结果会不会受到性格影响。

    不过,照目前情况来判断,审判我的应该是个脾气不坏而且性情中庸的阎王,虽然不知道他姓甚名谁,但是现在来看对我还算客气。

    “大人,我这有一个故事,不知道大人敢不敢听?”我故意这么说,不是现在我心情不错想拉拢关系,而是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生死簿这玩意也不知道是判官自己写的还是根据每个人所作所为自然生成,毕竟这块的专业知识不是我能掌握的。

    既然这阎王爷说生死簿都有我对付尸魔抽离了清远等人的魂魄的事情,那么这里面会不会有人故意做了手脚呢?比如说隐瞒天道邪教这个事实。

    所以,现在我能弄清楚多少就弄清楚多少吧。

    “怎么,难道本官还怕了你了?快说!”阎王吼道。

    “请问大人,一个警察在被迫的情况下如果开枪打伤了杀人犯算不算违法?”我问道。

    “呵呵,年轻人,你不是警察。”阎王一下子就听出来我话里有对自己的映射,根本就没屌我。

    他妈的果然活了年头久了社会经验丰富啊,没办法糊弄。

    “大人,我身为北城鬼使,就有义务和责任管理行走阳间的游魂阴差。而且如果我是在自卫的前提下不得已出手的,加入我有个好歹的话,大人今天还会在这里问我话吗?世间皆因果,他们的下场也都是他们自作自受的。”我丝毫不含糊,稍微透露了一些其中的隐情。

    如果这位阎王还算公正没有站到我对立面的话那他肯定能听出来其中他所不清楚的事情,如果还是想判我的罪,那他就一定和天道教会那方面有所关联。

    “你。。。。。。”阎王想说话,但是突然停住,片刻之后对我说:“好了,念你有所隐情,本官暂时放你一马,你一会就回到阳间吧,稍后鬼玺也一同奉上。”

    他的话音刚落,周围的环境突然变得异常刺眼,我不得不用手捂住了眼睛,等睁开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在鬼门关外面了。

    “恭喜大人平安无事。”石达开在我身边突然开口吓了我一跳。

    “哎,被小人暗算了,如果不是我还算机灵的话恐怕咱们以后就在地府天天见面了。”我拍拍石达开的肩膀说道。

    “请大人收好。”石达开不知道从哪变出了一个木盒子递给我。

    我打开一看,里面赫然是我的鬼玺。我记得出门的时候谢必安也没让我交出鬼玺啊,只是最开始的时候说要收回,真不知道阴间是怎么弄到手的。不过既然是阴间出手那我也肯定抵挡不过人家,他们各种神仙随便施展个法术神通自然就能让鬼玺过去。

    拿回了鬼玺我的心情也不算平静,我不知道阎王爷怎么突然就像放了我了,也许是我身后的势力吧。

    和石达开告了别,鬼门关突然化成黑光消失不见,唯一证明其存在的就是那凭空乍现的屡屡阴气。

    “小子你回来了!”

    我一回头,看见老田头的魂魄正向我飘来,我一挥手,说道:“撤!”

    走了半天的路程我们终于回到了旅店,我想让张凌普撤掉法阵,结果他说还是留着吧,省得以后麻烦还得再布置。我合计合计也对,天道教会已经耐不住性子了,竟然让阴间开始出面找我麻烦,这阵法多少也能起到作用。

    张凌普帮着老田头还了魂,然后让韩晨扶着他去休息。

    我打开了盒子拿出了鬼玺,正准备放在吧台上,忽然看到盒子底部有一个巴掌大小的纸,打开一看,差点惊掉我的下巴。

    这是一封写给我的信,清一色的殄文,内容是“你做事果断,头脑聪慧,面对强权不卑不亢,很好。不过以后困难会愈加增多,还望你能勤奋修行,准备得当,万不可过于张扬,以免遭人构陷。”

    这些话,无疑是我背后势力对我的指示,看的我是热血澎湃啊。怎么说呢,有一种失联已久的抗日战史突然找到了组织一样。

    “你看!”我激动地把信递给了张凌普,他看过之后也露出了惊讶之情。

    “你进了鬼门关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张凌普问道。

    “你先等等。”我在屋子里来回踱步,不断思考着。

    阎王既然说还我鬼玺,那么他肯定是没收了鬼玺,而这个纸条也不会事先准备好,唯一的可能就是在阎王释放我的同时,背后的势力也得到了消息,所以才接着鬼玺传达了对我的指示。

    而阎王说话的时候突然停顿,随即改了口风释放了我,这也许就是他们给了阎王命令,让他网开一面。当然了,他们肯定也不会直接让阎王放人的,不然就等于暴露了自己,肯定是通过一些手段或者利用一些情报让阎王不得不放了我。

    这样他们既能继续隐藏在背后,又能帮我解围。

    哎,只可惜,我现在掌握的情报实在是太少了。我表情极其丰富,一会笑一会愁的,最后一拍脑门忽然想到了一个人,那就是石达开。

    鬼玺是石达开送回的,也就是说我身后的人并不担心纸条被发现,那可不可以说石达开也算是他们安排在我身边在暗中保护我的呢?

    不错,确实是这样。石达开奉了北方鬼帝的命令出鬼门关抓我,而石达开竟然侧面告诉了是北方鬼帝下的命令。而且从寒衣节到现在石达开对我也都是非常的恭敬,最主要的就是他一个营长级别的任务竟然亲自来到阳间巡视,而后和我相识。

    啧啧,石达开看来很有可能是他们安排的,为了以防万一遭到阴间刁难而作为保护者出现的。

    我拍了两下脸颊让自己更加镇定和冷静,虽说石达开墓前是倾向于我这一方的,不过也并不一定说明我们是一个阵营的,一切都还需要从长计议啊。

    “你没事吧?”张凌普的问话将我拉了回来。

    “没事,我只是觉得有些蹊跷。”我把进入鬼门关到出来之前的事情都告诉了他,而且把我的分析猜测也都讲了出来。

    张凌普听完也是眉头大皱,过了半天才开口:“你分析的不错,而且我觉得问你话的阎王是倾向于你的。”

    “啊?说来听听。”

    他的理由很简单,阎王是何许人也,审过的人比我吃过的米粒都多,难道就那么容易被我给问住?显然不可能!他之所以被我问住,是因为他要的就是我的回答。表面上看是我的话让他哑口无言,最后借个机会将我放走。实际上呢,他是在不断引导着我说出他想要的答案。

    这么做不仅毫无破绽,更能给阴间双方势力一个看似公平的判决。只是这个判决是对我方有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