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 快过年了

    更新时间:2017-02-22 08:00:00本章字数:3027字

    张凌普的话不无道理,也许是我需要考虑的事情太多,让我有些分身乏术,竟然忽略了阎王这层面的因素。好在身边有张凌普,不然我很可能因为自己的一时疏忽导致严重的后果。

    “对,你分析的有道理。阎王经历的太多,不可能这么简单就被我三言两语给问住。”我肯定了张凌普的回答。

    “现在来看的话,阴间的势力划分会逐渐明朗。只是在你身后撑腰的那位鬼帝还没想法暴露自己,或许真的除了他自己之外没有任何人知道他的立场。”张凌普再次说了自己的判断。

    我点点头,说:“找这种情况来看的话,我要是多道阴间走动几次,虽说不能搞清楚那位鬼帝爷爷的真实身份,但至少能确认哪些是站在对立立场的。”

    “你也先别得意,没看到信里给你的嘱咐嘛。”张凌普提醒道。

    “啥嘱咐?”他这一说我倒是一愣。拿过了信又看了一遍,这才知道他指的是什么。

    虽然那位可能是给我画鬼帝图的爷爷在信中对我夸奖了一番,但主要还是后面对我的不放心。他让我少张扬,多积累多修行,显然是在提醒我行事要低调。尤其是那句“准备得当”,忽然让我觉得他老人家的意思正是让我扩大自己的力量来反击。

    我也不知道阴间都发生了啥,但是现在显然是到了一个分清泾渭的时刻,也许是权利的变更吧,但这涉及的层面也太广了,都有阳间的邪教来参与。而且看信里的意思好像鬼帝大人并不准备出手,而是让我全权代理,不然也不会光给我个官衔而不给辅助我的人,全靠我的本事。

    “那位写信的大人很可能是鬼帝本人,至少是你背后的势力,不过目前北城还算是有了稳定的希望,天道教会的人再想来的话就比较麻烦了。”张凌普还想说下去,却被我打断了。

    他不提天道教会还好,一提起我就想起被半路截杀的事情,虽然事情算是不了了之,但我可咽不下这口气。

    说完了半路截杀的事情,张凌普也是替我后怕,这也难怪,任谁都不会想到他们竟然敢来这么一出。

    “这件事我会告诉家族的。”

    “我说老张啊。”由于我对张凌普身份的认同,加之他确实想的比我多些,所以这称呼上我也就熟络了很多,“你说你们南北张家是不是也参与到这件事情来了?”

    “也不能说参与进来,只是天道教会的事情有些特殊。他们除了洗脑式的灌输思想之外,竟然真的会传授一些真本事。不过这些本事多以邪术为主,讲究的是速成,所以方法有些另类和残忍。我们也是收到了相关部门指派,协助他们处理事情罢了。”

    张凌普的话让我对未来感觉到了一丝丝的明朗,能让他们办事的人至少和清玄是一个级别的。

    “那你对清玄道长怎么看?”我问道。

    “他是这件事情的主要负责人,只是有些地方他们也不方便出面,还需要很多方面的协助。”

    “这我就放心了。”

    不管清玄他们办事效率如何的低,至少也是我这一方面的,现在张凌普确认了清玄道长的可靠性,那么接下来我也可以和他共享一些东西了。

    “有一点你要注意。”张凌普这时候提醒道。

    “注意哪方面?”

    “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你都是一个民间的人,明白我的意思了吗?”张凌普说着略带深意地看了我一眼。

    他的意思已经很直白了,官面上我就是一个小老百姓,一切还得以清玄他们为主,只是现在看清玄的意思我就放在明面上和天道教会对着干了,他们在后面逐渐开展行动。

    好家伙,我是真正的摆脱不了了,阴间拿我开刀,阳间也把我放在了中间,宝宝命苦,但是宝宝不说。

    “我希望我能得到足够的情报来保护我和相关人的安全,至少我不希望姜琼月和王晓婉的绑架事件发生,甚至我的父母都需要保护。”我强调了我的底线,也正因为张凌普不是外人,所以我才把话说明白,也是想通过他对清玄及张家有个说法。

    “情报的事情你不用再担心了,至少我在这里。今晚的截杀确实是之前没有料到的,甚至都没有发现,应该是早有预谋了。不过放心,以后肯定会及时告诉你情报的。”

    我点头称是,也多少放了点心。寒衣节过去了,死人的节日差不多了,剩下的就是活人该忙活的事情了。

    接下来的日子很平静,甚至平静得让我非常的不适应。从往昔旅店开业至今也就半年的时间,而我所经历的确实离奇诡异。整天都过着思前想后的日子,就连睡觉都不安稳,最主要的,我的习惯已经发生了改变,那就是昼伏夜出,跟个鬼似的。

    临近年关,每个人都忙活着准备过年,我家里也没闲着,提前给韩晨放了假,让他回家看看父母。虽说他家里不算远,有个大事小情的他也会回去,不过毕竟在我这里过得极其辛苦甚至是危险,多照顾照顾也是我该做的。

    除了他的工资,我还多给了他两千块钱,说是年底的分红。

    其实别人不知道我是清楚的,我这一年下来哪有多余的钱啊,老田头的房租钱我是暂时还不上了,我三天两头就被阴间罚俸禄就勉强够我自己开销的了。所以,我也有了自己的新年愿望。

    我的新年愿望就是好好干活多赚钱,然后把欠老田头的钱给他,然后扩张往昔旅店,再买个车。

    “行了大侄子,天都大亮了怎么还不回家去?”老田头帮着韩晨收拾好了东西送他出门,回来看我发呆就问路一句。

    “这段时间有点平静,我不太适应。”我说着就打了一个哈欠。

    “有啥不适应的,普通人的生活多好啊。真不理解你们年轻人,整天就想着刺激的事。”老田头笑骂了我一句自己呵呵乐了起来。

    我不知道他是有了什么高兴的事还是心情不错的缘故,不过他能每天都这么开心快乐我是非常高兴的。

    “大爷,要不到我家过年吧?”我问道。老田头和我非亲非故,但毕竟是从一开始就无条件的帮助我,而且是不求回报。再加上他本来就是我爷爷的朋友,我尽一些孝心也是应当的。

    “得了吧,我可不习惯。”老田头摆摆手就走了出去。

    我站在门口看着他的背影,忽然发现他的背驼了一些,顿时心中就泛起了一阵的酸。老田头这岁数还跟着我这么折腾,我有些于心不忍啊。

    收拾好了衣服,我带着鬼玺就回到了家。

    家,对我而言似乎没了什么印象。我家搬楼上本来就不久,而且我毕业回来之后就一直住在旅店,所以这个家似乎又带了些陌生。

    不过这都没关系,我爸我妈都在,有他们的地方就是家。

    老妈知道我今天回来,特意请了个假给我做好吃的,一见我进门就笑呵呵的问道:“儿子回来了?”

    “嗯,回来了,这屋里可真香啊,做的糖醋排骨吧?”我换好了鞋子带着衣服和鬼玺就回到了自己的屋子。在确定老妈依旧再做菜,我悄悄地把鬼玺放到了床底下,这东西可不能让他们发现啊,不然少不了解释,关键是根本没办法解释。

    “我儿子愿意吃啥我这当妈的可不得做啥。”老妈笑道,随后让我道楼下买点酒,说是过年了,让我陪我爸喝点。

    酒,嗯,我确实应该喝点了。

    在厨房帮着老妈打下手,很快我爸就回来了。虽然没到真正过年的时候,但是今天是我在这一年当中觉得最像过年的一天。

    中午吃饭我喝了两杯多点,把我妈给吓坏了,一个劲儿劝我别喝了别喝了。反倒是我爸,也不劝我,我喝多少他就陪我多少。

    父母就是这样,一个爱唠叨,一个深沉。我爸很少管我,但是他不说不代表对我不关心,他只是在用男人的方式看着我成长。

    “爸,我想去我爷我奶坟上看看。”我眯着眼醉醺醺地说。

    “少他妈废话!鬼节上坟的时候你咋不去呢,总忙忙的,现在孝顺了。”我爸也是借着酒劲,也没想太多,直接把我骂了一通。

    一听这话我妈就不乐意了,手指有力地戳着桌子,对我爸喊道:“儿子回来你就数落他,哪有你这当爹的。我儿子哪不孝顺了,他奶活着的时候我看也没少端屎端尿的。”

    也不怪我妈这么说,奶奶身体不好,我一直和奶奶睡一张床,后来她行动不便,都是我接屎接尿的。我这当孙子的该做的都做到位了。

    其实我想去他们坟前也不是表什么孝心,我做了该做的,没什么后悔的,只是有些想念,也想和他们唠叨下我的经历。

    哎,宝宝不是不说苦,关键也没人说啊。我爸见我妈发飙,立马就蔫了,对我说:“来儿子,希望我儿子在新的一年里事业红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