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七星八卦阵

    更新时间:2016-10-19 11:18:28本章字数:2270字

    艾馨儿熟练地将小船在壕沟间撑向那个小岛。这是七月上旬,太阳刚落,上弦月便在空中亮相了。凉风习习,芦苇丛中传来野鸭及凫雁呼伴觅宿的声音,给月光下的西湖顿添几分和谐的气氛。罗盛立于船中欣赏着西湖的夜景。白日的暑气已经消去,浑身感到清凉痛快。每当小船撑过之处也都仔细观察熟记于胸,万一将来有用得着之时。大约半个时辰小船已到小岛边。艾馨儿将船停稳,轻轻一跃,犹如飞燕上岛,小船并无晃动。罗盛提了包裹也随着跃上岸来,小船在身后荡出了水声。仅凭这么一跃就可以判断两人功夫的深浅。他暗在心里佩服艾馨儿的轻功了得。

    要说小岛,其实不然。它离水面平均只有三米多高。是开辟莲池时,把掏出来的淤泥堆积起来而成的。岛仅只数丈见方。岛上搭着两间芦苇房,房前没有栅栏。门是芦苇扎成的,用根木棒顶挡着。想来房里不会有什么贵重之物,不然主人就不会这样随便。或者是这里的民风纯朴,根本就用不着防范。岛上有七棵不足半围粗细的柳树;柳树不是围岛而栽,而是按照北斗七星方位栽植。可见,主人颇有心机。如果没有这七棵柳树的根扎进湖水深处,稳住了小岛,这小岛怎么能经得起湖水的浸泡和冲刷。他还在观察岛上的景物,艾馨儿已经打开了芦苇门,进了房里,点亮了灯火,唤他进去。他进到房里,见没有多少家具,但布置得井井有条,纤尘不染。最抢眼的是烛台上亮着的蜡烛,烛身是红色,有杯口般粗,是自制的。烛心粗细适当,燃起来光亮充足。看来房子的主人是个用光奢华的人,自家王宫比这主人吝啬多了。

    “你在这里暂且休息,我去煮饭。”

    眼看着艾馨儿出门消逝在小岛外。思想一放松,罗盛只觉得疲惫袭上身来。他从蒙舍诏来到这里已经两天一夜没合眼了。火塘边有个简单的芦苇杆扎成的床,他急忙打开包裹用披毡垫上,身子刚一着床,就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少时候,艾馨儿把他唤醒。他忘记了此时身置何地,只见红烛亮着,一张小篾桌上已摆好了可口的饭菜。一碗糟辣子煮小鱼,一碗白炸大虾,还有碗糊辣子蘸水。艾馨儿舀了碗饭递给他,他就毫不谦让地吃了起来,鱼虾很是可口,特别是那碗蘸水刺激食欲。他风卷残云般把两碗饭扒下肚,才镇住了饥饿。吃完了才发现艾馨儿没有吃饭,她那么投入那么羡慕地欣赏罗盛的吃相。这到使罗盛有些面愧起来。

    “我象哪八辈子没有吃过饭了似的,让姑娘见笑了。姑娘你怎么不吃?”

    “我在那边吃过了,这些饭菜都是你的。”

    “那为难姑娘了。”

    不知是饥饿已经被镇压下去,还是有艾馨儿看着他吃,便细嚼慢咽起来。他口里品尝鱼虾的美味,目不转睛的注视着艾馨儿被烛光照亮的脸庞。好象她的美才是这顿饭的主菜。他在家里吃过多少山珍海味,比较下来也没有这餐舒心,这便是”秀色可餐”吧?!

    饭毕。艾馨儿收了碗筷而去,到门口时回头向他莞尔一笑,便消失了。

    这时的罗盛水足饭饱,饭前疲惫劳累全消失了,满脑子都是艾馨儿离去时那回眸一笑。这一笑,无声胜有声,有着多少意味让他细细品尝。他失眠了,他不是为郁刃浪剑,而是刚刚离去的艾馨儿。烛光里她的容颜不够清晰,他嫌弃烛光破坏了她的影象定格,便爽性把蜡烛灭了。这样他可已尽情想象。房里没有了烛光,芦苇墙筛进了月光,房里渐渐明亮起来,房里的摆设依稀可见。不知什么时侯蚊子成群结队地挤进房里,越来越多,房里象个蜂巢似的。叮的叮嚷的嚷,把罗盛吵得心烦意乱。他的遐想破灭了,他恨透了这些蚊子。幸好他身上的麻布衣裳厚实,蚊子的长嘴穿不透,只在露出的手足上叮出好些疙瘩。马上恶痒恶痛起来,两只手在疙瘩处抓个不停。蚊子的攻势越来越猛。他无法安然地睡。只好爬起走来到房外。

    月光清凉如水,柳树幽雅地摇摆着丝绦,偶尔的几声蛙鸣打破宁静。其实时辰还早,大概才是亥时。罗盛在小岛上悠哉地转着,湖边的小村还亮着灯光。他不停地在这小岛上转着,不敢停下脚步,不然蚊子就趁他不防攻击着他。他一边走,一边在数天上的星星,他的师父有在明朗的夜里教他观看星斗的习惯。这是星象学,在师父的指导下他已能够辨认好多星宿的位置。师父说行军打仗的时候如果在夜里迷失了方向就可以通过观察星斗来辨认。今夜的天空明朗,北斗星很亮。在不知不觉中他把目光移向了湖上,前后左右的观察了一遍。噫!原来西湖中小岛的摆布正是一个七星阵。这不得不使他对湖中芦苇墙的摆布产生了联想,这可能就是他师父所说的“七星八卦阵。”他顺着斗柄数来,现在他所立足的小岛恰恰在天枢星的位置,艾馨儿所在那小岛是天全星所在。天全星是七星中心枢纽,看来艾馨儿的师父一定是个精通玄机的高人,是个胸罗雄兵的奇才。师父文韬武略,此人决不在师傅之下。记得师父讲过,“九宫八卦阵”并不可怕,一个中宫只能把休、生、伤、杜、景、死、惊、开八门演变为八八六十四阵法。而七星八挂阵则每一星可以演变为七八五十六个阵法,而七星可组为中宫,也可以分割为中宫,又可正逆运转变化无穷。他回心一想,师父所说的是用兵布阵,兵是活的才能运动自如,而这些芦苇小岛是死的,又怎么能指挥运动呢,莫不是那个世外高人闲着无聊才故弄玄机而已。但又不然,三国时孔明入川,在鱼腹浦摆了个八卦阵才退了陆逊之兵,救了刘备。眼前的阵势的确不可小觑了。罗盛想,艾馨儿的师父究竟是个什么人呢?从荷花仙子这个雅号看,必定是个女人。一个女人胸罗这般玄机,肯定是非同一般。师父广交江湖异士,但离蒙舍不到二百里远的西瑚,竟有这等奇人异事,而自己就是没有听师父谈及过,难道是师父忽略了。自己要协助王父开拓霸业,任何事情都是马虎不得。虽然这次的任务是郁刃浪剑,但现在置身的西湖却是个神秘莫测的所在。他决定明天暂且不去浪穹,他要把这神秘阵图了熟于心,并绘制成图带回去。想到这意外的收获,他不禁喜出望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