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误闯八卦阵

    更新时间:2016-10-19 11:44:07本章字数:3443字

    罗盛梳理思绪,他出湖的第一件事就是要到覆钟山上去,去把这神秘的西湖看个透彻。他看着高高的覆钟山,顿时豪气冲云,征服欲随之而生。作为一个男人,如果没有克服困难征服困难的决心,那就活得很庸俗,很平淡。他要活得刺激,活的激昂。在他敢于战胜一切的雄心之下,不觉间已经登上了覆钟山顶。西湖就在他得脚下,就像一个沙盘摆在眼前。他敞开胸襟让山风尽情地吹拂,以手卡腰尽情地观看。看着看着他的神情越来越凝重。居高临下西湖边的芦苇墙摆布清晰入眼,初看,就是师父随时摆布的八阵图,细看又不像。那芦苇墙的每爻组成的卦象。顺着卦的组成看去,又是卦中套卦,他力图找出卦位的入口和出口,他的目光在卦爻上游动,转来转去目光竟然走不出困扰。无论以哪卦进去都摆脱不了置于死地的厄运。明明是七星组成的小岛,天璇星朝北,如果以它为中宫展开,卦例全变了,非原来的组合,无论进入何卦都像千军万马围着,那千千万万的弓矛刀箭都齐向你袭来,让你无法摆脱。他仔细的看着想着,想着看,但总是被困得透不过气来。真是百思不得其解。渐渐地心旌动荡,心跳加快,心里像堵塞了什么,堵得心慌,猛然间哇地吐出口鲜血来。只感到双目漆黑昏倒过去。

    罗盛不知这阵法的奥妙,蓦然去解读就犯了此间之大忌。这是玄妙东西,观察,破阵都不能照所布置的那样去思考,不然你就落入了摆阵之人的圈套。这正是摆阵之人求之不得的。即使是懂阵法的人,也经不起像罗盛一样在卦内神游。更何况这不是简单的九宫八卦阵,是荷花仙子将七星阵法结合在一起,还掺合迷魂阵法,使得它提高近十倍的威力。幸好他是个不懂阵法的人,如果是精通阵法的人去神游,越觉玄妙,越觉迷离,就要探个究竟,那就会使人心力大伤,直至被这阵法累死。

    不知过了多久,罗盛被雨淋醒了。记忆中他是被西湖里的阵法围困,胸腔欲裂,好像身上被千军万马踩踏而过。此时大脑已经清醒,心想,这阵法有这般威力,简直不可思议。明明是一湖水,几堵芦苇组成的墙,七个小岛,经异人组合就化腐朽为神奇。他只是在观察,力图找到其中的奥妙就使之肝胆欲碎,口吐鲜血。要是真把这阵法,用千军万马去布置,那它的威力就可并吞天下。想到这里,罗盛不禁打了个寒颤。这西湖 ,西湖上的人,真的是神秘莫测,这对他的大业是个很强的阻碍。

    他没有胆怯也没有灰心。世上无奇不有,只要有人能摆出这阵法,就一定能够破解。相信师父就是破解这阵法的人。

    他让倾盆大雨淋着,脸上淌水,身上也在淌水。他本来可以用披毡遮挡大雨的。但他更需的是清醒。他心里明白,这阵图是无法绘制了,等到有机会就把师父请到这里来,为他解读此阵法,他要学会阵法并将其纳为自己所有,他要用其在疆场上施展雄风。

    雨下成茫茫一片,眼前的西湖尽在雨帘之中,他依稀可见艾馨儿所在的小岛,现在的她一定很孤单寂寞。想着想着他自嘲般地笑了。笑自己,堂堂七尺男儿,有吞吐河山之志,怎么被剪不断理还乱的儿女之情迷住。哎,英雄难过美人关啊。他仰天长啸,那啸声穿过雨帘向西湖上空飞去。

    雨下得很大,看不到天上的太阳。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他在泥淋的山路上下山,向不远的蒲陀崆走去。他是走得那么的坚决,那么的从容。即使是有豺狼虎豹都阻挡不了他,更何况些风雨。快要到蒲陀崆了,一股刺鼻的硫磺味飘来,这是天然温泉发出来的独有气味。他停下脚步,站在弥苴河埂上往下看,大雨中温泉沸腾着热气,温水池里有几个村姑坐在泉沿边的石头上洗脚。他们披着棕衣戴着棕笠。好像干完了农活要回家的样子。

    罗盛快步地进入蒲陀崆,崆中的江水劈天而来。落差很大,水势汹涌,发出闷雷般的声音,这声音把整个山谷都填满了,还从两峭壁的上空溢了出去。两岸岩石林立,或如虎狼的牙齿,或如犀牛野象,或如飞鸟之状,千姿百态极为壮观。沿蒲陀崆往北走去,峡谷萦回,道路艰险。头上只悬一线苍天,脚下则是湍急江水。江水凭着坚强的意志向前冲刺,百折不挠,一次次在礁石上碰为千点碎玉,又一次次重新组合,然后又聚集向前。罗盛边走边在思考:这水的毅力,值得为人之师,特别是它的精神,可叫石破天惊。这样坚硬的岩石不是让它给冲出河床吗?凭她柔软的躯体,闯过一道道难关,它跌碎了再爬起来,头也不回地向前冲去。罗盛越想越是雄心蓬勃,水激励了他,水给了他决心和勇气。这蒲陀崆是邓赕向浪穹的必经之路,真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天险。如果在这里埋伏上一只军队,就是千军万马也难通过。他在蒲陀崆的险路上走着,不觉天已昏暗下来。他不敢稍作停留,往往在这样的绝道上会有歹人出现。他时刻谨慎地向前走去。雨停了,天上露出了星星。夜间的蒲陀崆让人感到神秘和恐怖。借着星光,他看到了几个身影在峭壁边闪过。他知道,单凭这闪跃的速度,这些人的功夫不浅,必定是武林人士,一般的人万难做到。以防不测,他在路上找了个石窟,这石可以容四五人之宽,地上还留有炭尽。头顶伸出的岩石把石窟护得很好,再大的雨也淋不到石窟内。他把披毡披上,手握宝剑,防于不测。他贴着石壁站立了一会,便把披毡卷在身上倒地便睡。耳朵紧贴地,这样即使在几丈开外,如果有人在行动就可以听到脚步声,即使江水再响也影响不了听力。

    远远地听到有人的脚步声由远而近。从离他不到五六尺的距离走过,过路人没有言语,隐隐听到急促的喘息声。想来他一定有急事,不然,一般的人不会在这样危险,潜伏着杀机的路段行走。夜行人三三两两在眼前匆匆而过,依稀可以看到他们的身影。不错,夜行者都是江湖人,非泛泛之辈。

    这时又有两人走来,边走边说着话,话音很低,但清晰入耳,这表明说话的人中气充沛。

    “司马艾的两把神剑,按时日推算很快就大功告成了。这次为这两把剑而来亡命的人很多。且莫先下手,我们坐山观虎斗,最后来个渔翁得利。”

    “还是兄弟多几个心眼。”

    后面说话的人好像年纪要大些,罗盛听在心里。直到说话的人走远了,才吁了口气。看来这两把名剑早已被江湖人盯上了,事情没有想像的那么简单。

    整夜都有断断续续的过路人,天亮了却没有人经过。罗盛思考了一阵,把自己的青钢剑找个隐蔽的地方藏了,认准标志为记。他认为这样比较好,身上不带剑就不戳人的眼睛,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便到河边洗了脸,然后上路。天气还早,没有赶路的人。昨夜没有吃饭,已经有点饥肠辘辘。盼着能有个人家讨顿饭吃,可惜前方还是怪石嶙峥,过了一弯又一弯,两岸的悬岩上,石缝间竟长出些大树,他边走边向江两岸的悬崖上看,希望能找到可以吃的野果,可是走完峡谷也没有找到。视野渐渐开阔,心里减少了压抑之感,警惕性也放松了些。空中积着乌云,太阳还没有出来,昨天被大雨淋湿了的衣服,因贴身而穿,在身上焐干了。他没有穿麻布衣的习惯,细嫩的肌肤已经被粗糙的麻衣磨得又红又痛。

    他在不远处发现了炊烟,转个弯就到一个小村庄。此时的罗盛早己饥肠辘辘,四肢无力,行走起来十分艰难。他不得不放下公子的尊严,向别人讨顿饭吃,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事。

    罗盛鼓起勇气,敲响路旁人家的大门。刚敲门,里面就有只恶狗扑到门边,像个卫士,把好主人交给他的任务。有人在制止,狗听到主人的声音就停止了攻势。门开了,门缝里露出个白子汉子,为防止狗跳出来,主人只把门开了他身子那么宽的缝。目光打量着罗盛,好像是要看看他是好人还是歹人。罗盛会意他这做法,便开口道:“大哥,我肚子饿了,想向你讨碗饭,要银子也可以。”

    那主人不冷不热的说:“我家不开饭店,没饭可卖,粗茶淡饭到还有。”

    白子住的地方,家家好客,想讨吃顿饭是最容易的事。如果你要买那就等于对主人的侮辱,体现得主人小气吝啬。罗盛不懂这里的风俗,所以刚才冒犯了主人。 

    “那就谢谢大哥了。”罗盛恭恭敬敬地向主人作了个揖。

    “这就对了,出门人有谁背着锅灶走?”主人见他恭敬有礼,看来还是个有礼貌的人。便一脚踢开挡门的狗,他比了个请进的手势:“请!”

    罗盛进到门里,见几间陈旧的房屋。院里到还干净,只是院坝稍低,院心里积了好多昨夜积下的雨水。水里放了几块砖头方便行走。他到屋檐下,却不好意思迈进堂屋,主人看出他的心里,便赶快请他进了中堂,用手抹了凳子上的灰,请罗盛坐下。罗盛看在心里,他知道主人这样做是尊重客人的表现。

    “客人,请你暂忍肌饿,再一杆烟功夫饭就好了。可惜五六月的,有好客没好主!”主人满脸歉意,到厨房倒了碗开水给他。“茶叶没有,只好喝碗白开水。”

    “谢谢你了,大哥。”罗盛接过开水,感到主人还算是豪爽直道之人,先前惭愧的心情现在平静许多。

    不多一会饭熟了,桌上一甑白米饭,菜是还未成熟的四季豆。好像是放在甑脚水里煮的,没有油,就在一碗盐水里蘸吃。吃饭的时候罗盛就向主人问到浪穹城的路。主人告诉他再走十里就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