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剑庄三

    更新时间:2016-10-19 11:47:00本章字数:3939字

    罗盛出了司马艾家大门,脸上挂着喜悦的心情。原来想得复杂难以办成的事情,现在竞意想不到那么的轻而易举。但这只是第一步,还没有到达事情的核心。以后什么事情都得做最坏的打算。看来这司马庄主也非等闲之辈,他在平常中体现出隐藏的霸气。他的武功也深不可测。罗盛接触过的江湖异人很多,在观察方面还是有些老道。

    罗盛不到一个时辰就回到了司马艾家。

    “有血性,不愧是性情中人。”司马艾由衷地赞扬,白素馨笑盈盈地接过他的包裹,把他带领到客房里,“公子莫嫌寒酸,将就些住下吧。”

    “师母客气了,我倒找着回到家的感觉。”

    罗盛环顾了客房,简朴整洁,一尘不染。这不是看到了房,而是看到了房主的品性修养。白垫毡,白布套被子,白枕巾上绣着兰花,花叶茂盛,还隐隐约约地似乎还让人感觉到花的幽香。浪穹人喜爱兰,他们种兰赏兰爱兰。特别是历史悠久的素馨兰,并把兰的洁白芳香与人的品格联系起来。

    不只是枕巾上绣有素馨兰,窗台上放了两盆。每苗都茎叶挺拔,叶片上还闪动着光亮。娟秀中体现出柔与刚的结合,瞬间全被收到罗盛的眼里。

    “公子,你把我心里想说的话说了,你就暂且把这儿当家吧!”白素馨说完话,脸上忽然闪现出忧虑的神情,但只是一闪就消失了。罗盛对她这瞬间的表情有所不解,其实她心里闪现的是艾馨儿,馨儿现在在哪里,哪里是她的家?为人之母,恋女心切,被刚才罗盛的话引起了藏在心里的痛楚。所以罗盛没有领会到她的痛苦上去。

    罗盛从客房到院里,司马艾把他叫到身边,慈祥地告诉他(这样的表情只在他阿爹的脸上才看得到):“院子以外不要随便乱走,花草树木也不能乱摸乱动,不然会有危险,那些空闲地上也不能进去走动。总的说,你只要见到木瓜树围着的地方就不能进去,特别是我铁匠铺周围二十来亩的范围内。”罗盛听后默默的点了点头,表示他已经记下司马艾的话。司马艾看到罗盛已经听进去了也就没有给他解释其中的原因。当然,这是不能讲的,这是机密。

    罗盛听了司马艾的话后,暗自心里吃惊。从表面上看这铁匠铺的环境太平常,太一般,殊不知里面还隐藏着那么多可怕的杀机。实在是平凡得让人感到可怕。平凡的事情往往会使人放松警惕性,当事情发生了还会让人莫明其妙,更可怕的是有些人死了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死的。西湖虽然可怕,但还是能够让人发现它有什么古怪和不同寻常的地方,而这铁匠铺则不一样,平凡得让人事先不能发觉它的杀机所在。妙!实在是妙极了。就好比为人处世一样,越平凡就越要小心。

    从此罗盛说话做事都会仔细认真地考虑,他感到自己突然间成熟了许多。每天都要与司马艾学习铸剑,而他到这里的目的也就是学铸剑,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以学习铸剑的时机。他把铸剑的每个细节都牢记在心。即使有不懂的技术他也不直接问司马艾,怕引起司马艾的防备之心,而是在下一次铸剑时注意不懂的环节。

    铸成一把好剑的确不容易,煅冶就要七七四十九天。每天煅冶十二遍。煅冶的时间越长次数越多,铁的精密度就越高,炭化物也就随着变化。这就是百炼成钢的原理。如打制把青钢剑,只需要七天,打制好经过淬火就行了。剑锋利与否,主要看淬火时的把握好与坏。而郁刃浪剑就必须按照程序操作。淬火是最关键的技术,淬火失败,剑也就铸造失败。火淬老了碰上硬物刀口就会缺,火嫩刀口就会卷。要做到不缺不卷,就要全凭制剑师的经验累积。郁刃浪剑在锻冶时就用毒药配合,把毒药水与白马血趁热搅拌均匀后才可以在里面淬火。一匹白马血只能淬一把剑。淬火后用钢锉把剑身打磨得薄厚均匀,剑锋磨利才放到毒药缸里去浸泡,少则三五年,多则十多年。这样造出来的剑,见血封喉。霸道之极,又叫“三步倒”。“三步倒”是根据猎人的毒箭引申而来的,把毒药抹到箭头上,但凡被射中的猎物,即使是老熊、老虎、野猪之类的庞然大物。没有一个是跑出三步之外才死的。这样的毒药要是让人碰破了皮见了血,就抢救的时间和机会都没有。

    农历七月二十三,司马艾带了罗盛和虎子到赤壁湖上耍海。白素馨去得比他们还要早。她是远近闻名的歌手,每年的这天她都要一展歌喉。她还有一项绝技,那就是打霸王鞭。一根竹棍在手里玩得溜溜转,每下舞动都打在身体不同的关节上。竹棍里串着的一百零八文铜钱,舞动时发出清脆而有节奏的响声。这是白子独有的舞具。当他们来到湖边时,罴谷山下已是歌声起伏。男的女的,有好多人在对唱,隔远了分不清是谁在和谁对唱,但唱歌的人却分得十分清楚。无论是男方还是女方起调,对唱的一方就按着起调对了上去。歌声跌宕起伏,如波浪在赤壁湖上荡漾。

    司马艾的神情悠闲,一身青布衫子,用只野猪的獠牙绾住了头发,乌黑的须髯在胸前飘拂。背负双手迈着轻松的脚步。他脸很白,在乌须和黑发的衬托下显得更白,大而圆的眼睛里神情平和,表现出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他身后跟着罗盛和虎子。罗盛对所见的情景感到新鲜,但他没有言语,只是听那飘进耳里优雅的歌声。

    人很多,两三里长的湖岸上熙熙攘攘。认识司马艾的人很多,只要与他打招呼,他都只是微微点点头或者淡淡一笑。一个披紫红袈裟的喇嘛对面迎来,双手合十对司马艾道:“阿弥陀佛,司马庄主。”

    “日尼喇嘛,几时来的?请走好!”

    司马艾轻描淡写地与日尼喇嘛擦身而过。罗盛看到他清高孤傲的风采里有种不可侵犯的威严,心里暗自佩服。他见过日尼喇嘛是在初到浪穹之夜,但不知道他的来历。

    “师父,这个喇嘛你认识?”

    “西藏喇嘛,神川督府的活佛。”

    罗盛见司马艾不愿讲也就不追问。但使他感到这个喇嘛有点不对劲,但又不明白,到底不对劲在什么地方。不禁又回头看了日尼喇嘛几眼。他刚回过头来便惊呆了,在眼前不远处,那身材、那服饰、甚至甜甜的歌声莫不是艾馨儿吗?只不过那歌儿多了些沧桑感罢了。当看清楚是师母白素馨时,他的脸一下子红了,心儿也随之猛跳起来。他下意识地闪到一边,想听听她到底唱些什么,原来是白子情歌:

    小心肝,

    给你掏出我心肝,

    到处找你找不着,

    泪水也流干。

    我请三星把你找,

    我请北斗把你寻,

    三星北斗也无情啊!

    急碎我心肝。”

    司马艾站住了,他听到白素馨的歌声,手捋乌须,脸带微笑。看来他是为妻子而感到自豪。她美妙的歌声刚歇,有两个男人就叫起“好,好”来,声音如破锣一般,闷沉沉的。“妙极了,司马夫人再唱啊!……”罗盛顺着叫好的声音看去,原来是他初到之夜在宁湖客栈吃饭那两个汉子。这下他看清楚了,两个头相貌完全一样,只是一个穿的是虎皮褂,一个穿的是蛇皮褂。司马艾到那两汉子身后,道:“你这两个活宝也来了?”

    那两人听到司马艾的话回过头哈哈大笑,穿虎皮褂的说道:“你的夫人,美极,妙极。”边说边翘起大拇指。

    穿蛇皮褂的好像有点不服,“卧虎,错了,错了,那个荷花仙子才是美极,妙极。你把赞美她的话用到司马夫人上了。”

    “蟠龙,没有错呀!见到漂亮的女人是要说美极,妙极的呀。”那穿虎皮褂的解释说。

    蟠龙拍了拍头说:“对呀,是应该改一改,为了与荷花仙子有点区别。那司马夫人就叫,妙极,美极。”

    “对对对,改得好。美极,妙极,妙极,美极”蟠龙与卧虎同时在口中念着。“不对,不对,谁是美极,妙极?”

    “司马夫人呀!”

    “荷花仙子”

    “司马夫人。”

    “……”

    “……”

    两人争执再三,竟把自己给搞得懵懂起来。谁是美极妙极,谁是妙极,美极都分不清了。司马艾不想听到他们的争执,于是沿岸走去。

    罗盛问虎子:“你认识这两个浑人吗?”

    “认识,四五年前不知从哪里来的,就住在浪穹诏的西南六七里远的蟠龙山与卧虎山,他们用各自居住的山来命名,每天都要在山上恶斗一场。”

    “师父知道他们的来历吗?”

    “师父没有说过。但他们来向师父买什么青龙剑,玉龙剑。背来好沉的一皮袋银子。师父说没有这两把剑,他们硬说是师父有,还说是在神川督府的兵器会上见师父亮过这两把剑。后来师父就说有这两把剑,但现在不卖,要等到满十年才卖。他们也不强求,只说十年就十年,但十年满了剑就一定得卖给他们。”

    罗盛听了虎子的话,心里很是纳闷。司马艾这样聪明,为什么要让这两把剑亮相呢?便拉了虎子的手说:“我们跟上师父。”他们走出去十多丈远,还听到那“美极,妙极”“妙极,美极”的争论声。罗盛想问虎子,有没有见过这两把剑,可是话到嘴边又忍了回去。心想,该见到的早晚一定会见到,不到时候硬要问个水落石出,反而会被别人视为心怀叵测。

    湖边游转了半天,司马艾才带他们回到铁匠铺。口有些渴,罗盛打了水去烧。虎子见了就把他手里的壶抢过去,并烧开了水提了出来。罗盛帮忙泡了茶,拿出杯子到院中木瓜树下的石几上。司马艾早已坐在石几旁等候,似乎像是在打坐。

    黄昏时分赤壁湖边更是热闹。附近村里的青年男女,制了海灯,灯里点燃蜡烛放在湖面上任它飘动。那灯有着红的黄的绿的,每盏灯像开放的荷花,瞬间赤壁湖五彩缤纷。灯光在湖面闪动。像千万颗星星落到了湖里。这灯带着放灯者的心愿和祝福。灯在湖里飘呀飘,他们相信灯儿会把自己的心带给他们所要寻找的那盏灯。那灯是心里闪耀的星星。

    罗盛独自观赏一阵,湖里的灯,一盏一盏地熄灭了。湖面归于黑暗,然而湖边的歌声未歇,一声声滚烫滚烫地落到心窝里来。他感到有些孤独,有些失落,有些迷茫。索然无味地向铁匠铺回来。路很模糊,他是凭着感觉和记忆走回来的。沿路上有细如游丝的声音传到耳里:“小子,你活得不耐烦了,这两把剑也是你贪得的?”

    无意间听得清清楚楚,细听又不见,刚走动这声音又穿透他的耳膜。他心想,这是传音入秘的功夫,凭这几句话里听不出说话人是存好心还是歹心。但这人必定与这两把剑有关系。他便把白天所见回忆了一遍,只有那个日尼喇嘛是最可疑的人,难道还有其它人不成?思考之间已经进入了铁匠铺,见司马艾房里的灯还亮着。便说了声:“师父我回来了!”

    “早些歇息吧”司马艾说。

    罗盛点亮油灯,灯光如豆,客房显得昏暗。便脱衣上床。恍惚间又听到那怪异的声音,细听又不见。这样反反复复十几次,把他弄得睡意全无。他索性吹了灯,在床上打坐练功,那声音渐渐消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