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剑庄四

    更新时间:2016-10-19 11:48:07本章字数:3770字

    时间过得真快,司马艾对罗盛关爱有加。好像一家人似的,罗盛对他们夫妻更是敬若父母。中秋就要到了,司马艾把罗盛带进他藏剑室。罗盛早就想见识一下被江湖上吵得沸沸扬扬的剑,但他从来都没有开口向司马艾提起,以免引起司马艾的怀疑。虽然他年纪轻,好奇心还在。其实藏剑室就在铁匠铺第二进的楼上,一个非常简单的地点,木板房,屋顶是茅草,用一个不到丈长的梯子就上去了。司马艾开门进去,顺手把机关关上。窗子里透进光亮,正壁上有张太上老君的画像,栩栩如生,仙风道骨。像侧面挂着两把剑鞘,鞘里没有剑,室里也没有剑,四壁空空,唯有像前的案几。其实那案几就是神龛。案几非常简单,四脚撑着约有两寸厚,七寸多宽的木板。在罗盛心里原来是个很神秘的地方,想不到就是这样的简单。司马艾教他坐到地上的蒲团上。便严肃的对他说:“我有要紧的事托付给你,从你来到这里直到现在,我对你的人格胸襟作了细心观察分析,你是个不一般的人。年纪轻轻城府就那么深,今后必成大事。我知道你也是冲我这两把宝剑来的。但无论你的意图如何。”

    司马艾停了停,用眼睛看着罗盛,罗盛暗自吃惊,他最担心的事就是怕司马艾怀疑他追问他到这里的目的。如果他要发问,是否告诉他自己的真正的目的。正当两难之际。

    “哎,你知道我有两把宝剑吗?” 司马艾问罗盛。

    “听别人提起过。”罗盛答道。

    “什么都是缘。”只听司马艾叹了口气,说道:“十年前八月十五那天,赤壁湖边的龙王庙里有一条青蛇和一条白蛇在恶斗,被人发现了,以为是龙王显圣,很多人拿了纸钱到庙前祷告,这事也惊动了我,便冲着好奇去看那两条蛇恶斗。随手提了把青钢剑到了庙里。的确吓人,碗口般粗的两条蛇,抬着三尺多高的头,在追赶庙前烧香祷告的人。把人群追赶得跌的跌跑的跑,大有要吃人之势。如果不把他们除掉定会伤及很多人的生命。那时未能思考,便向两条蛇冲去,蛇见我迎去就向我围攻。它们配合得很默契,就像个太极把我围在中间,圈子越来越小,口里还喷出毒气。在危急之时,我不得不使出天地合一。等我腾空掠出四五丈远回头看时,两条蛇的头已经被砍下来了。就只是一剑,我爱舞剑,但想不到竟有这般威力。两条无头的蛇,在草地上翻翻滚滚地折腾两个多时辰才死去。我便突发奇想,昔日干将莫邪铸剑未成,后来莫邪以身跳进炉里,才铸成了传世的宝剑,何不将两条大蛇用来制剑呢。于是就请人把蛇抬了回来,拿了上好的青钢剑插到蛇肚里,架在炉里烧了三天三夜,才把蛇化为灰烬。杀了两匹马,一黑,一白。用白马血来淬白蛇炼的剑,然而淬的剑是青色,如一弘湖水,黑马血淬青蛇炼的剑,淬了来是白色的剑,闪一条银光。我可奇了,也是年轻气盛,一时逞能,便把这两把剑拿到了神川督府的兵器比赛会上。我扬名了,大家都称我为赤壁剑主。莫名的盛誉,同时给我招来很多麻烦。我便错口说,这两把剑还不到火候,需要再炼十年才成。其实剑已成了,只是还没有经过毒药的浸泡,这期限明天满了。”

    司马艾停了停,略有所思又说道:“我馨儿的事你是听过了。我本来盼着她早些回来,但在此时,我又希望她不要回来。等我过了这劫……” 

    司马艾眼里的精光由明到暗,又由暗到亮。罗盛一直紧张的心情才放松了,便不紧不慢的说:“师父,你虽然没有收我为徒,但你一颗慈父般的心对我,我会与你共度过难关的,你不要赶我走,我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司马艾说,“难得你有这般血性,我没有看错人,但我的事情怎能连累别人呢?我只托你把案上这块木板交到馨儿手里,即使交不到她手里就在你手里我也放心了。切记就是这块木板。”司马艾站起来教罗盛在关键之时如何取下这木板,以免触动其它机关。递给罗盛看了看又放回到原位。罗盛只感到比其它木质好的板子没有什么奇特之处。只感稍微沉了一点。“师父,你的话我已经铭记在心里了。但是我不会在现在离开你的。”

    “事情我已经交代给你了,如何处置那就是你的事情了。”

    司马艾把事情交代给罗盛以后,便依然像若无其事一般,神情镇定。他请了村里的人帮忙杀鸡宰猪,为明天的中秋节准备菜肴,并买了几坛好酒。明天是他青龙剑和玉龙剑功德圆满的日子。届时会有许多熟悉或不熟悉的江湖人士前来赏剑庆贺。他要在群雄聚集的宴会上一展宝剑的威力,不能吝啬了。他心里清楚,明天定会腥风血雨……从此这铁匠铺就消失了,而自己一家的命运全然未卜,但他根本没有把今后放在心上。

    司马艾的神情还是像往常一样潇洒自如。罗盛看在眼里,暗自佩服,能为自己一个错误的行动,错误的语言负责。如果他不到神川督府去亮剑,如果他不承诺十年后让这两把剑出世,就不会给他带来今天的麻烦。但司马艾这样做到底是为什么呢?司马艾当然有自己的想法。他自己也意识到,到神川督府亮剑是个错误。当他意识到错时已经晚了,已经成了怀璧之人,多少凶险都集中到他身上了,只好将错就错,借故宝剑还需要炼毒十年,便把燃眉之急的危机往后推去。漫长又短暂的十年,这十年间免去了争夺,江湖才太平了十年。弹指一挥间,无可回避的这一天毕竟来临了,就在明天。从此,他的命运及家庭的命运就得改写,是凶是吉是祸是福,谁也料想不到,他自己也不知道。

    司马艾并没有荒废这十年太平的日子。在这十年里,他认真参悟了六合剑法的精髓。已经达到了阴阳合一的境界。六合剑法是以天地六合为要旨,太阳自转与公转一周天,每个自转都包含着六合之数。三百六十五个自转组成三百六十五个周天。每周天则以阴阳六合为基数。太极剑是以柔克刚,六合剑是阴阳合一,剑不动,意在剑先。使用起来剑人合一,形成个铜墙铁壁的圆球,使剑之人就在这球之间。这是百无一疏的剑法。它虽然为一个圆球,但像太阳一样又无处不放出光芒。这光芒就是剑。要虚则虚要实则实,防不胜防。他把平凡的六合剑化为阴阳六合剑,化腐朽为神奇。但他不知道这六合剑的威力到底有多大。明天可能要逼得他牛刀初试。该准备的已经准备就绪了,包括明天招待客人的酒肉。

    司马艾忽然来了兴致,很少喝酒的他,乘着月光在院里的石几上摆了壶烧酒。下酒的一盘炒核桃仁。并邀了妻子、罗盛虎子一起同喝。他们没有言语,没有碰杯,想喝的就自己倒了喝。酒的香气在月光下弥漫开来。

    “素馨,你打路霸王鞭,给我们助助兴吧!有几只苍蝇,老实使我翻胃。”

    罗盛不知道司马艾话里的意思,这夜间哪里会有苍蝇,这苍蝇到底在暗指什么呢?啊,他也隐隐感觉到了,四面的房顶上有呼吸声。

    白素馨拿了霸王鞭到院里。“夫君,你把我的酒杯满上,真扫兴。”她的“真扫兴”是指那几只苍蝇。

    霸王鞭发出嚓嚓……有节奏的声音。白素馨翩翩起舞,那舞姿美极了,腰肢柔柔如柳丝摆动,笑面盈盈似花枝招展。突然间她一声轻啸,她已在石几边停了下来,举杯喝酒。

    四面房上接着“啊唷啊唷”的声音。随着房上的茅草响声,瞬间归于寂静。

    罗盛并不吃惊,他知道这是暗器打中了房顶上的人,但没有看到这暗器是白素馨是如何将其发出去的。如果不是他亲眼见到,他决不会相信这个乡村妇女竟然还是个暗器高手。

    “苍蝇飞了,喝酒!”白素馨举起酒杯,在月光的照映下她吐气如兰脸色还是那般纯静自然,好像打伤房顶上的人,与他无关似的。

    “飞不远了,六只苍蝇都眼瞎了。” 司马艾说。

    “不是瞎了,是死了。蒙茨六怪。”白素馨以肯定的口气说。

    罗盛心想,蒙茨六怪常被江湖上人提起过。他们轻功卓绝,来去无声。抢人劫色无恶不作,就因为他们的轻功很高,一般人拿他们无法。他们从来不与江湖人士相斗,只是欺负百姓,官府总是奈何不了他们。他们再也想不到今夜栽了,竟不知不觉地死在一个乡村妇女手上。

    司马艾就是抓住了六怪的弱点,如果他亲自出手,只要他稍有举动,六怪就会有防范,一旦他们有了防范就是江湖一流高手也暂且把他们奈何不了。这是他借白素馨出手的原因。当世之人除了司马艾自己,任何人都不知道白素馨会武功懂暗器,再者霸王鞭舞动起来有很大的铜钱相击声,这声音就掩盖了暗器飞出的声音。而这暗器就是霸王鞭里射出的铜钱。霸王鞭是很普通的白子女子舞具,六怪根本想不到这舞具能发暗器,等他们反应过来时,铜钱已射瞎了双眼,这铜钱并非一般的铜钱,而是经过三步倒毒药水浸泡而成。射中谁,谁就会马上身亡。

    “虎子,明天打早你去浪穹诏里报案,就说他们多年来缉拿未得的六怪被我杀了,叫他拿尸体去作安民告示。” 司马艾吩咐虎子说。“别忘了请丰时明天来我这儿过中秋节。”

    白素馨射杀了六怪。司马艾心中感到沉重起来。自己房外布置了几层六合阵,每阵都有机关毒箭,除非是鸟才飞得进来。他们是如何来到屋顶上的,莫非他们懂得破阵法,还是有其他原因?“唔!”司马艾想到了,是大门头上的机关没有装上,百密还有一疏。他们竟敢从门头上进来,这的确有些意外了。除非他们的思想有病,四面只有木瓜树围起来,空旷的地方他们不来?他料到了六怪是从大门头上而来,但六怪为什么却选择大门头上,这使他百思不解。

    司马艾吩咐罗盛,虎子去睡了以后。便与白素馨清查房外所布置的机关阵图,并没有发现异常。便把大门上的机关插上了才回到房里。虽然布置了层层机关,连环六合阵如同罗网,把铁匠铺护得严严实实的,已是万无一失,但司马艾心里,还在像挂着什么东西使他放不下心似的。是什么使他放不下心呢?只有他的馨儿。快到十年了,时时刻刻挂心里,没有使他心情放松过。按荷花仙子留的字条,再等半年的时间,在木瓜花开的时候馨儿就回来了。为见到馨儿,他在梦里不知悲伤过多少回。也只是再等半年的时间,至于明天这个劫数到底能不能过去,能不能等到馨儿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