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剑庄五

    更新时间:2016-10-19 11:53:07本章字数:3129字

    第二天一早,村里帮着做宴席的人来了。生火做饭,院里忙碌起来,等到宴席准备完毕,已是未时了。司马艾今天着妆特别整齐,一派儒者风范。白素馨也装扮得特别鲜艳,比待出嫁的闺女还要出色,罗盛与虎子还是以前一样的装束。

    一切准备就绪,只等客人到了。司马艾虽然没有下过请帖,请人来赴宴,但他心里明白:该来的一定会来,除非他们都死光了。

    突然间,铁匠铺外响起了鞭炮声和唢呐声,声音很密集,好像有几串鞭炮同时开炸,几把唢呐同时劲吹,十分刺耳。司马艾带领家中的人出来迎接,他的步子不快不慢,来到大门口。只见浪穹诏主丰时正笑盈盈地骑在大黑马上。见司马艾出来迎接,便跳下马,拱手道:“司马庄主好,你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他手向后一面挥,一块两尺见宽,五尺来长的木匾上闪耀着瑬金的两个大字:“剑庄”。便笑盈盈说:“这铁匠铺早就该换上这块匾了。”

    “诏主取笑司马艾了,小小的铁匠铺怎能担当得起如此厚爱?”司马艾迎着丰时向他作了一个揖。

    “司马庄主莫要过谦了,放眼西南各部只有你才是受之无愧的。”丰时边说边叫兵丁把匾挂到大门上方。“剑庄”二字在太阳的辉映下闪耀刺眼。

    “司马艾谢过诏主!”司马艾又毕恭毕敬的向丰时行了礼。然后请他到主席位上坐了。丰时带来的两百多的兵丁,没有他的命令就自觉地留守在大门口。

    司马艾让夫人给丰时斟了酒。丰时接过白素馨敬的酒后,便哈哈大笑道:“十几年来,司马夫人风采依旧,我也借花献佛敬贤伉俪一杯。”

    这时院里怪笑声起,如裂帛,如击金,刺人耳鼓。“诏主也何不借花献佛敬我们一杯?”

    丰时从听到此二人的声音到见到他们,一时还来不及弄清楚是什么人,便一时尴尬在那里。司马艾听其声音就知道是剑湖双侠到了。此二人在江湖上亦正亦邪,黑白两道都与他们牵扯不上关系。司马艾斟了杯酒,双手轻轻一伸,那两杯酒在空中慢悠悠地,就像在水面飘浮着到两三丈远的剑湖双侠胸前。剑湖双侠见司马艾“敬”来的酒杯,感觉到并没有什么恶意,便伸手接来喝了。

    “有朋自远方来,不亦悦乎?有劳双侠了。在下正担忧摆下这酒席没有人来给面子呢!”司马艾向双侠行了礼,便请他们在另一席坐下。

    剑湖双侠在司马艾向他们敬酒瞬间暗自心惊,这两杯酒向他们迅速飞来,即使滴酒不洒,也见功夫老道了。他们两人是做得到的,但像司马艾这样使酒杯慢悠悠地飘来,全凭一股内力控制,简直是匪夷所思,如果不是亲眼所见,还以为这是神话传说呢。当领教了司马艾敬酒时的威力后,知道自己的斤两不可能与他相斗,便只好知趣的坐在一旁的桌上喝酒。

    丰时被剑湖双侠呛了一鼻子灰,找不到发泄之处,还好,趁司马艾给他们敬酒才挽回了面子。贵为一诏之主,只要是他诏内的子民为他争了气,他都会觉得这是一种荣耀,一种光彩。

    罗盛自从打剑湖双侠发出怪笑,司马艾敬酒到他们坐到桌边喝酒,他的注意力就没有从他们身上离开过。只见剑湖双侠,一个穿黑衣戴黑竹笠,另一个穿白衣戴草帽。两个身材相当,相形猥琐枯瘦,约有五十来岁。眼角上的两堆白眼屎特别显眼,令人作呕,双手枯如鸡爪,手背上乌精凸起。两把青钢剑没有剑鞘,用麻绳捆住剑柄,斜背在背上。裤脚管到膝,更显得脚杆细长。罗盛在他们身上看到邪气,看到他们这般模样到让他想起了黑白无常。

    客人渐渐多了起来。只听见司马艾在招呼“青云居士,上清道人……”人越来越多,随着司马艾迎客声,罗盛听到了许多前所未闻而又稀奇古怪的名号。院里的八张桌子都坐满了。唯独不见他所见过的五个人:日尼喇嘛及另外两个喇嘛,还有蟠龙,卧虎。心想这几人为什么还不来呢?这时已过正午,好多人都等得不耐烦了。这时司马艾才从主席坐侧站了起来。

    “江湖上的朋友们,你们今天来到这里就全是我的客人。多承蒙各位看得起我,我向大家致谢了。”司马艾向客人恭恭敬敬的作了个揖。

    “朋友们从不同的地方来到寒舍,却都有着共同的谜底,我心里有数,一是为了我炼就了的两把剑,这事不会让朋友们失望。二是朋友们不请自来,都来给我捧场。谢谢你们没有忘记我的承诺。现在准备了粗茶淡饭,略表我对朋友们的心意。总不能让朋友们大老远的跑来空着肚子看剑。上菜!”

    菜马上就齐了,正中一只炖好了的鸡,其余八个盘子里盛着猪生皮,猪耳朵,猪拱嘴,猪坐墩,猪里脊,猪肝,猪板油,五花肉。盘里的肉全都被切得粗细均匀,看样子刀工熟练。还有一碗炖梅蘸水,吃生皮靠的就是这碗佐料。主原料是糊辣椒,小葱,芫荽,生姜,蒜头,花椒,当然少不了盐。白子住的地方自古以来爱吃生皮。吃生皮是吃生肉的统称。在猪杀死之后,用涨水退干净猪毛,用松毛火把猪烧黄,要掌握好分寸,不能够烧焦,也不能有没有烧黄的地方,整条猪要黄得均匀。除了猪内脏,骨头而外,其它的肉都可以切细做‘生皮’。

    坐上的人,多数是本地人。对吃生皮便是美味佳肴,个个吃得津津有味,狼吞虎咽。边吃边道好,赞口不绝。

    罗盛原来没有吃过生皮,来到司马艾家才学着吃了几次。越吃口感越好就越想吃。皮子很脆,耳朵拱嘴脆中带香,肉鲜脆嫩甜,板油不腻,总的来说鲜香脆嫩甜,原汁原味。如果不会吃生皮就算不上白子人。参加这次宴席的人都是吃生皮长大的,但谁也没吃过这样的一次生皮全席。院里称赞声,猜拳声不绝于耳。

    “司马庄主,且容在下敬你一杯。”说话的是青云居士。他脸泛红光,银须飘拂,气度从容。他的声音平和,但院里在坐的人个个都听得清楚,便静了下来。

    “在下也敬前辈一杯,前辈的慷慨是晚辈的福气。”

    “司马庄主过谦了,你本来不是江湖中人,但今天你的举止实在令我感到意外。”

    “这里本来不是前辈来的地方。不知前辈为何给在下这样大的面子,使我汗颜。”

    “哎,看来今天老夫真的是不该来。”青云居士叹了口气坐回原位。

    “贫道也敬庄主一杯。”

    上清道人鬓发皆白,他脸上没有胡须。声音有些沙哑,手执乌黑的拂尘。

    “谢过上清师父,你的到来顿使寒舍蓬荜生辉。”

    “老道本是跳出红尘之人。不问红尘之事。敢问庄主,为何要制造这样的阴毒之剑?为何要公诸于世?老道百思不解。无量天尊。”上清道人打了个稽首。

    “上清道人,既然你已经不问红尘之事,你便多喝几杯,少问几个为何。”丰时的意思是,上清道人,太管闲事了。他又接着说:“今天江湖上的朋友聚集在剑庄,这本来不是我丰时的事,但司马艾是我的朋友,又是我诏内的铸剑师。为了他制造出举世的好剑,我不能不来,古有干将莫邪宝剑,名传千古。我相信他制造的这两把宝剑,将与古代名剑称雄于世。故所以不得不来,不得不贺。”

    院内众人见丰时发话,为了表示尊敬。暂不作声。剑湖双侠中穿黑衣的站起来,边嚼生皮边含糊不清地说:“别再吹牛了,等会司马艾亮剑就知道是何等物件,自然就会分晓,何必空口白话呢。”于是很多人都嚷着让司马艾亮剑。

    司马艾见这些乌合之众各怀异心。心里感到烦躁。便从丰时身边的座位上站了起来,右手卡腰,左手捋须说道:“在坐的各位朋友听好了,在下本想再等几位朋友到场后才请出宝剑的,但现在已经过了申时,想来他们是不会来了。请朋友们少安勿躁。”他话音刚落,就拿了梯子搭在藏剑室的门口,他开了门到室里拿了双剑抱在怀里,转身向前院里的众人。

    罗盛也看到了,他心里纳闷,昨天司马艾带领他到藏剑室里看到的只是两把剑鞘,而现在司马艾却抱出两把带鞘的剑来。剑鞘镶着珠宝玉器,剑柄晶莹莹好似翡翠做成,柄首还用纯金包了。在司马艾怀中闪闪发光。

    院里静了,就是有只苍蝇飞过也能听到。个个屏住呼吸,都把双眼盯在司马艾身上,不,应该是剑上。司马艾下了楼梯,神色凝重,一步步走向主席之位,他每移动一步都好像经过了千难万险。他每步都被众人眼里发出的凶光包围着,每步都像踏在鬼门关上一般。

    司马艾并没有坐下。他把一支剑放到面前的桌上,然后一分一寸地把手中宝剑从鞘里抽出,速度很慢,慢得使人几乎停止呼吸。剑一分分的出鞘了,一股寒气从剑身上发了出来,寒光渐渐暴长,这寒光令人打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