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剑庄七

    更新时间:2016-10-19 11:54:45本章字数:3226字

    突然一声嚎叫,同时有四柄剑刺到了蟠龙身上,每柄剑都刺入半尺多深。跟着又是一声嚎叫,另外四柄剑又同时刺中卧虎。兵丁拾起蟠龙卧虎手中的双剑又再次送到丰时面前,罗盛伸手便接了一把顺手递给旁边的白素馨,自己握在手里的是“青龙剑”。还没等丰时开口,罗盛便说:“这剑就不再麻烦诏主保管了,免得被人争来夺去。”丰时也不看罗盛,只是淡淡的说道:“这由不得你,谁保管还得看这些兵丁手里的剑答不答应呢!”罗盛没有回答丰时,他剑走轻灵,只见寒星数点,原来与蟠龙,卧虎恶斗的八个兵丁已倒下七个。这就是对丰时最好的回答。丰时见眨眼间身边的兵丁就死了七个,顿时脸色突变。“你是什么人,竟敢为难本诏主?”

    “我是什么人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看我配不配保管这剑。”罗盛神情镇定,不卑不亢的回答。

    “失敬了,司马庄主。”丰时拂袖而起。

    “草民也是无奈啊,诏主。”司马艾摇了摇头。

    “小子,你等着。”丰时虽然怒气满面,但也显得很无奈。他起身出了大门,指挥兵丁把铁匠铺包围了,并派人回城搬人马增越。

    其他想来夺取宝剑的人,料到今日难讨便宜,只好悻悻离去。院里的客人马上便走得一空。

    正在此时一身娇吼,听得出是女人的吼声。一个娇艳的少女排开兵丁进到院里。罗盛惊呆了,司马艾与白素馨也惊呆了。还是罗盛先开了口喊了声:“馨儿!”

    罗盛的这声“馨儿”把司马艾与白素馨惊得如梦初醒。就在这瞬间,司马艾与白素馨同时喊了声:“馨儿”

    那少女已扑到白素馨怀里喊了声:“妈!爹!”顿时一家三口抱成了一团。

    罗盛心里已是激动万分,他日思夜想的馨儿已经来到眼前,但他十分理智,此时大敌当前,万万疏忽不得,万一哪里冒出几支毒箭,几个人的性命就会遭到危险。所以他十分清醒地观察四方。防患于万一。

    原来今天早晨,荷花仙子告诉艾馨儿:“馨儿,我原来定好再半年才送你回家的,但现在你必须提前回去。今天你父母有个大劫,你必须回去,从这里到你家只需要三个时辰。你自从进入西湖以后就再也没有走出过西湖。北出蒲陀崆再往北七八里就是赤壁湖,你家就在湖边上。你爹叫司马艾,你妈叫白素馨。你到赤壁湖一问就知道了。现在时间紧急,就不多说了。荷花仙子神情严肃。摘了芦苇墙上挂的青虹剑递给艾馨儿。“馨儿,你去吧,师父就不再送你了,你早晚会离开师父的。” 

    艾馨儿接过青虹剑,拜别了荷花仙子。出了西湖往北而去。她心想:如果师父早告诉她,她家离西湖才三个时辰的路,她会不会私自走出西湖去看爹妈呢?但此时她要回家了,而且今天爹妈有难。便顾不及停留,真的是归心似箭,脚步如飞。到赤壁湖边,景物依稀如梦。她记起了梦里千百次回家的路。她回到了家,她见到了爹妈,有好多话想说,她要倾诉这十年来的思恋之情,也要告诉爹妈在这十年里师父对她恩重如山。但此时的千言万语只化为了泪水。

    司马艾与白素馨拥抱了艾馨儿后,那种惊喜的心情荡在了脸上。他们感到此时是如此的美好,他们的心又飞回来了,他们感到了充实,他们看到了希望。

    “馨儿,这是逻盛公子。”白素馨冷静下来,感到刚才一家亲热却把罗盛给冷落了。

    “罗盛哥哥,我们又相见了,我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殊不知你在我家里。妈,爹,我认识罗盛哥哥在你们之前呢!” 艾馨儿心情灿烂,笑语嫣然。

    已是黄昏了,院里的江湖人士已经散尽。虽然是自己的家里,但各自却感觉到像在笼子里一般。暂时的欢喜后又归于不安。罗盛为了打破这样的气氛,便倒了四杯酒说:“我祝师父全家团圆,我先干为敬了。”

    司马艾一家三口也举杯喝了。

    “司马庄主,请你把宝剑交我保管,不然我就下令烧了你的剑庄。”喊话的是丰时。

    “诏主见谅了,原来我说将宝剑交你保管是我后继无人,现在我女儿回来,就不再麻烦诏主你了。至于,这几间草房你要烧就烧吧,我也阻拦不了你。但还请诏主考虑,做事不可绝了后路。”司马艾见女儿回来后,好像吃了一粒定心丸一般,便改定了主意。他想,反正这里是住不下去了,天下之大何愁没有栖身之地。他也考虑到,就凭他四人的功夫,丰时是阻挡不了他们的。更何况铁匠铺周围还设了连环六合阵。

    司马艾的话音刚落,外面就有几十支火箭射到了房子上。这房子本来就是草房,着火就燃。只在眨眼的功夫火势就旺了起来。罗盛一跃冲进了藏剑室,把司马艾交代给他的那快案板抱了下来。

    “师父,我们杀出去吧?火势大了就难出去了。”罗盛征求着司马艾的意见。

    “不,我们先到园里的假山内避避,那里安全,即使我们要出去,也要先灭灭丰时的威风。”

    司马艾带领着,进到了园里的假山后。罗盛来到这里两三个月的时间了,但从来不敢迈进园里半步。

    房子马上就燃成了火海。熊熊烈火冲向天空,圈里的马也被烧得发出嘶鸣声。丰时在外面哈哈大笑。

    司马艾在假山上也发出一串长啸,这啸声似龙吟,悠远而绵长。他发出这样的声音是为了告诉丰时“我在这里。”他长啸之后心情舒畅了许多,便视若无物地做起吐纳来。被虎子这一锤,先前还不以为然,现在做起吐纳才感到气息有些阻塞,气到受伤处就停滞。

    果然司马艾的长啸,把围在铁匠铺那边的兵丁都引过来。在火光下可以看到人影晃动。园外的木瓜树只有丈余高,就是一般平常之人,要翻越也不是难事,然而司马艾的这木瓜树组成的围墙却是天罗地网,是道鬼门关。丰时的兵丁不知道这“围墙”的厉害,便争先恐后地想翻进来,两百多个兵丁只要上到木瓜树上一个就死一个,连呼救的机会都没有,挣扎几下就死了。前面的死在树上或摔死在树下。等到发现为时已晚,丰时的两百多号兵丁到最后所剩无几。这时丰时才意识到,木瓜树上可能有见血封喉的毒药,丰时不甘心,又调了拨人马来。用长刀将木瓜树砍倒,不大一会木瓜树全都被砍倒,掀在一边。罗盛在假山里看得心急,木瓜树砍完之后,一眼望去,四周全是空旷之地。如果丰时缩小包围圈,这假山就孤立了,就成了众矢之的。而此时正是司马艾吐纳疗伤的关键时候。这如何是好?果然不出他所料,兵丁们举着火把一步步向他们移动。兵丁们进入不到丈许,突然只见火把落地,兵丁们齐刷刷倒在地上,围在假山十多丈远的圆周外,组成围攻的兵丁一个也没活。在无声无息间就全部变成了死尸。罗盛感到奇怪,更感到奇怪的是丰时,他更多的是吃惊。没有见到任何迹像,也没有箭羽之声,这组成围攻之势的两百多兵丁,就像着魔似的,齐刷刷地死了个干净。眼前死了许多兵丁,他没有半点怜惜,反而激起了他的愤怒,他就是从自己兵丁的尸体上踩过去,也要踏平“剑庄”不可。于是,丰时又组织围攻,这次合围,兵丁手里多了根木棒或竹竿。他们先用竹竿木棒向前面的地面不停的敲打,认为没有危险才移动脚步。兵丁们这样移动并没有影响司马艾摆设的连环六合阵。他们这样的举动早在司马艾布阵时的意料之中。他设置的机关不是在地面,而是地面下一寸多的土里,要使机关发射,必须要有三五十斤的重量触动机关不可。兵丁们缓缓推进,个个都小心翼翼屏住呼吸.,推进不到四五丈远,在丰时自鸣得意之时,悲剧又有发生了:只听到人倒地的声音就知道丰时的这次围攻又破灭了,围攻的兵丁一个也没活,黑麻麻的倒下一圈。

    司马艾在假山里吐纳了两个多时辰,始终行气不畅,外面的一切他看在眼里,听进心里,他很自豪,这六合连环阵没有白费心血。眼下丰时的兵丁已死五六百人,其中不泛江湖高手。哎,没有一个人能破他的阵。如果丰时不惜兵丁的生命,再进行三轮围攻这阵就破了。他做事都小心在前,以此时他的功力只剩五成,而且也不能战,只可以自保.,罗盛的功力不知有多深,今天见他一剑刺死七个兵丁,这七个兵丁并非等闲之辈。就是自己出剑也不能达到一剑刺死七个人的效果。白素馨只臻一流高手,馨儿到底有几层把握?这就是他未能胜算的。怕就怕丰时用兵丁的尸体来铺路。机关用尽之后,只有硬拼。这样的结果他不愿看到。丰时可以把兵丁的生命视为草芥,而他不能,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何况丰时请来的那些假扮兵丁的江湖人士,看来已经死绝。自己的旷世之学不能再用在被丰时的兵丁上。眼下如何突围?最好的时机是在天亮前。

    三次围攻失败之后丰时没有再作举动,只是用兵把司马艾等围在中间。暂时一片宁静,只有天上的明月和地上的秋虫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