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突围

    更新时间:2016-10-19 11:56:53本章字数:3551字

    作孽!作孽!只为自己的年轻好奇制造了这两把剑。这两把剑带来不尽的杀戮,腥风血雨。在家家庆贺团聚的日子,而在他的剑庄为了这两把宝剑,有几百人丧失了生命,将会有多少孤儿寡母为之痛苦一生。司马艾决定要突围,他作了简单的安排,把所有的机关毁掉。总机关就在假山里,他开动了机关,一层,两层,三层,在声息全无中,他的心血就在瞬间化为乌有。

    “逻盛公子,你向前面冲开缺口,馨儿在中间,我与素馨断后。冲出去以后……”司马艾的话停下了,他心里茫然,不知所到何方。

    “这样吧,我们冲出去以后到我家去,在我们那里安生立命还是有前途的。”罗盛看透司马艾心思,便作出此提议。他做事任何时候都不会忘记预期的目的。

    “罗盛哥,我想还是先到西湖去吧?那里有我的师父,那里也很安全。”艾馨儿的心里只有西湖。天下之大,其它地方她都没有去过,所以她第一想到的就是西湖。

    “好吧,我们先到西湖再作打算” 司马艾果断地说。

    “好,就趁天还没亮,月亮刚落的时候走吧?”

    罗盛在前,轻轻越过把守的兵丁,后面司马艾等也跟着越过了包围圈。刚到路口,突然间铜铃响了起来。原来丰时害怕他们逃走,便在路上设下了铜铃,果然灵验。等到守路的兵丁被铃声惊醒,他们已经掠出几十丈远了。只听见后面喊声大起,有几个骑兵追了过来,被白素馨的霸王鞭里的铜钱打下了马。镖上有毒,必死无疑。后面的追兵还在无休止的追来,只要到了铜钱镖能射中的范围,就被铜钱镖射死。但追兵还是无休止的缠着,只是距离拖远了些。

    到了蒲陀崆。司马艾等停了下来。蒲陀崆是个一夫挡关万夫莫开的地方,现在又是夜里,险极!司马艾和罗盛都意识到若走蒲陀崆大路,一定会遭到伏击,而且敌暗我明。便选择了从蒲陀崆西南岸的山顶上走。他们没商量,便跟着司马艾上了山顶。他们回头,却见追兵也跟了上来。正当此时,前面不远的地方传来几声得意的笑声。

    “司马庄主,贫道已等候多时了。智者千虑必有一失。贫道料定丰时的那些虾兵是把庄主无法的。庄主若走,必经此地。”蒲陀崆设有埋伏,这是可想而知的事情。但想不到上清道人会在这里等待。

    “道长是位世外高人,也为何也要搅这趟浑水?” 司马艾尽量使足中气说话。他不能暴露自己的弱点,特别是在此时。上清道人的追风剑法,三十年前就江湖闻名,至今没有碰到过真正的敌手。

    罗盛见上清道人的出现,知道难免一战,便伸手从白素馨背上抽出了一把剑,腾空而起。自离开包围圈时,两把宝剑都背在她背上。说时迟,那时快。罗盛的剑直劈上清道人的眉间,在这间容不发之际,上清道人见无法避过,只好运足内力来挡剑,他白天见过司马艾的玉龙青龙的威力,生怕把他的青钢剑削断,所以把内力都运到剑上。只听到当的一声,罗盛手中的剑断了,这出人意料之外。那断了的半截剑落到了上清道人的额头,划了道口。上清道人便倒地身亡。这真的是比大白天撞见鬼还出人意料之外的事。

    罗盛拿着手里的半截青龙剑一呆。心想,这把削铁如泥的宝剑尽然被上清道人的青钢削断了。当时司马艾拿出这两把剑向群雄展示之时,心里好羡慕好佩服。原来司马艾按青龙,玉龙,一模一样的仿制了两把剑作为替代品。在白天试剑之时。司马艾运了十层功透到剑上,青钢剑是用了巧力砍在青龙剑上的。之所以看似青钢剑碰到青龙剑就被削断了。习武之人都知道,上乘的内力运用到武器上,莫说是钢剑削钢剑,就是飞花落叶都有钢刀之利,能够杀人。用胡须试剑这招也是他运了内力之后,把胡须放到剑刃上,才有看似飘拂而下的胡须接触到剑刃就断了。因为他内力使用高妙,在场的行家,才没有看出破绽。只是剑上有剧毒是真的。罗盛不明其里所以也被懵过去了。

    “青龙剑”被上清道人的青钢剑削断,白素馨也感到纳闷。但眼见上清道人被毒死了,心里也有几分安慰。

    只有司马艾对眼前的突变,视若无睹。

    司马艾等继续在山梁上往南行进。山梁没有路`,全凭他们的内功行走。那去势比平地还快。后面的追兵还在继续,只是距离越来越远。

    覆钟山是邓赕诏的辖地。浪穹诏的兵丁追到这里只好止步。只有江湖人士才能自由往来。已到巳时,司马艾等坐在覆钟山上稍作休息,西湖呈现在眼前。放眼山下西湖,司马艾惊呆了。自从他认真研究六合连环阵以来,在阵法里别开生面,穷自己的智慧而为之。也可以说,六合阵是由他发明创造的。普天之下只有他自己才能破解。但这西湖里的阵式,看似简单。由七星八卦组成,仔细观察则卦中套卦,宫中套宫,变化莫测。就凭他的修为,七星八卦阵,九宫八卦阵,了熟于胸。经过细心辨析,只知其然而已。它的精妙之处,就是人人可为,而化成人人不可为。暗在心里佩服,这不是天外有天么?幸好在仓促之间他没有去穷其精妙••••••来不及认真推敲。他内功深厚才没有引起血气翻涌。

    下了山,艾馨儿撑了小船到岛上,早有荷花仙子迎了出来。眼看她白衣飘飘一尘不染,满脸慈祥,喜形于色。

    “司马庄主及夫人,在下未曾到湖边迎接还请见谅。”荷花仙子也不过三十四五岁年纪,她不是尼姑,道姑,也未曾婚嫁。她自称在下是最准确,最谦虚的。

    “师父,爹,妈,罗盛哥哥,这就是我的师父。”艾馨儿像小鸟一般欢快地跃上岸,便抱住了荷花仙子。

    “司马艾及拙荆,前来打扰了,还请师父包涵。” 司马艾不知如何称呼荷花仙子为好,只好用女儿的称呼来代称了。他本来有一腔怨气要向荷花仙子发泄。荷花仙子害得他多年思念女儿之苦。但此时见了荷花仙子,美丽慈祥的模样,满腔怨气也就在那一瞬间烟消云散了。

    “馨儿心里还是师父亲呀!”白素馨看到女儿抱住荷花仙子,亲昵的样子便开玩笑的说。

    “馨儿,快招呼你妈妈。”荷花仙子把艾馨儿轻轻推到白素馨面前。

    只有罗盛晾在半边,他不知怎么称呼荷花仙子才好。也被荷花仙子的美震惊了。艾馨儿,白素馨的美,是与生俱来的自然美,还未脫俗的美,他不敢相信世界上还有这样一丝一毫都不能增删的美,美的气质,美的神韵,绝尘清高的美人。他被这绝色的美震摄住了,好久好久没有回过神来。

    “师父,这是罗盛哥哥。”艾馨儿似乎注意到了,罗盛在半边没人理睬。

    “师父,晚辈打扰了。”罗盛被艾馨儿的介绍,心里突然热乎起来。向荷花仙子深深地作了个揖。

    荷花仙子在艾馨儿与罗盛的眼神间读懂了他们心底的秘密。便似乎自言自语地叹道:“好一对金童玉女。”

    罗盛和艾馨儿听到荷花仙子的话,两人的脸上都泛起两朵红霞,心里却甜甜的。他们醉了。

    丰时化装成江湖人士,其敢死队也化装成乡村农民。他看清楚,司马艾等进入西湖。便守在湖边小港,把西湖包围了。丰时认准的路,决心是要走下去的,无论结果如何,是死是活。待天黑人静。丰时的敢死队撑了湖边的小船,向小岛进发。他满怀期望地等到天明,谁知派出去的敢死人员,一进西湖就这样销声匿迹。在此之前,他只是知道“剑庄”可怕。却不知西湖比“剑庄”更可怕。

    西湖经过荷花仙子多年的苦苦经营,就算是丰时带来几千兵马都能被她于无声无息中消融在里面。每个壕沟边上的芦苇间都布下了 机关。这机关与“剑庄”有所不同的是,它没有强弓硬弩,而是些比较纤小的设计,只要有人驾着小船进入机关控制区,那细如绣花针般的暗器就发射出来,它发射距离只有丈多远,也就壕沟这边能够射到壕沟那边,两边齐发。船头上有几个人,都能严密控制,没有盲区,针上浸有巨毒。更为高妙的是,这些发射毒针的机关,第一层发射之后,第二层的机关便会启动,层出不穷。

    司马艾等人被带进芦苇房。房里陈设相当简朴,也显得出尘般的雅致。

    “司马庄主,不嫉恨我把馨儿掳到这里来之恨吗?”刚刚落坐荷花仙子便发话了,话中有意无意地特别强调了一个“掳‘字。

    “早时有些记恨,到后来就不记恨了。这也说不上‘掳’,你可能相中了馨儿的特殊性吧?为什么成千上万人家的女儿你不掳,专门‘掳’了我的馨儿,这应该说是缘。今天我到是要感谢你这位师父了。”司马艾的话很真诚。

    “司马庄主,听了你的话,我到佩服你的心胸。看来你是受了点内伤。这里就将就些住下吧!”

    荷花仙子不问他这次来的根源,也不问昨天“剑庄”上发生的事情。她冰雪聪明,那样的争斗只是一劫,躲不过的。便抓住时机让艾馨儿回去,就是为了实现自己的愿望。今天司马艾到了岛上,那两把宝剑就自然而然的在她的掌控之下。

    司马艾不知荷花仙子是敌是友,世人都在争夺他的宝剑。他相信荷花仙子也不例外。又回头想,先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但他没有遇到过真正的君子,罗盛也不例外。罗盛自从以寻找荷花仙子的借口来到“剑庄”之时,他就看出此人不凡,城府很深。小小年纪根本不让人看到他的内心世界。不过自从见到罗盛之日起,他就对罗盛产生亲切感,他在罗盛身上看到年轻时候的自己。这也可能是缘吧?那天他把罗盛领到藏剑室,就已经对他信任了,即便今后罗盛把他杀了,他也绝不后悔。

    当夜吃过晚饭后,荷花仙子吩咐艾馨儿把司马艾及罗盛送到另外一个小岛上,这小岛不是罗盛原来住的小岛,在荷花仙子的小岛之南。经过昨天昼夜的苦战及跋涉,司马艾和罗盛都已累得够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