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被困西湖

    更新时间:2016-10-19 11:57:41本章字数:3556字

    荷花仙子把司马艾与罗盛安排住下之后,与白素馨聊了阵闲话,探听她口中的虚实。得知他们现在还没有确定去向,心中暗自欢喜。她原来对三诏失去的信心似乎又找回来了。便决心先把司马艾等用友好的方式软磨硬拖困在西湖里,要攻其心——让他们把自己当朋友。如果他们不被利诱,那就让他们永远老在西湖里出不去,成为她手中的砝码,那也是无奈的下策。但回心想馨儿和她爹妈是不可分割的亲缘,疏不间亲,这是血肉相联的关系。看来那罗盛也不是等闲之辈。馨儿和他好像有一种割不断的关系。要是他们联系在一起,那她的计划将难以实现,世事难料。自己反而成了外人。也只好除了努力之外,还得顺其自然。而现在江湖人等已知道司马艾在小岛上,看来这西湖不可能安宁了••••••

    夜很静,她自信没有人能够闯进西湖,除非他想死。

    月光朗照,湖里一片宁静,但宁静的西湖已充满了血腥。荷花仙子心里清楚,她所布置的机关已经在发挥它的威力了。在司马艾他们进湖之前,她就把湖里的机关装上,只留下艾馨儿撑船进来的那个壕沟。她料想这个壕沟,即使有人进来也走不通这秘密水道。这水道都是在卦爻中穿行,稍有不慎就有触发机关的危险。她十多年来的心血,事到如今,总算派上了用场。她有些得意,又有些酸楚。自己孤苦伶仃的在西湖熬了这多年,到底还是得不偿失。如花似玉的年华就这样虚耗了。

    第二天清晨,荷花仙子在煮饭时才发现,缸里的大米所剩无几。晚上的米也不够了。本来岛上只准备馨儿与她的粮食,吃完了就到街上买,现在多添了三个人吃饭,按平时只须摆弄小舟,到街上买了回来就可以,而现在西湖外面危机四伏。她煮饭时,白素馨、艾馨儿也帮着烧火洗菜,她们都有说有笑。看着她们母女情深的样子,分别多年。少不了问寒问暖,叙思述情。荷花仙子看在眼里,痛在心里。她毕竟与馨儿相处了近十年。这十年中建立起来的感情,的确是无法衡量。如果遇到危险,就是自己拼了命,也不会让馨儿受到毫发损伤,这份心情谁又能理解呢?就是馨儿的爹妈也不能理解。此时此刻,岛上的人多了,她反而感到莫名的孤独,眼前的一切景物都是那么陌生。馨儿有了父母,还有个风华正茂的罗盛关爱她。荷花仙子开始有些嫉妒了。

    饭煮好以后荷花仙子叫馨儿给司马艾及罗盛送了过去。此后她们三个才吃。饭后她拿了布袋在湖面上飘然出去,她要去村里买大米。当她出到湖边,八卦阵的外缘时,见水里到处都是死人,那些死人被水泡涨了浮在湖面。她不觉胃在翻腾,想呕吐。平时她们喝的都是西湖里的水,想不到今天喝的是浸泡尸体的水。这下她可犯难了,即使买回大米,西湖里的水是无法饮用了。如何是好?但无论如何,大米是要买回来的。当她出得湖来,湖边到处都是奇形怪状的人,看来西湖是被包围了。那些人见她是个女人,也就放她出去。待她买了大米回来时,那些人早已在她前边阻着,个个手里拿着兵器。看来非等闲之辈,她视若无睹地向湖边走去,那些人唰地向她扑过来,各种兵器刺向她。她肩负着米袋不便相斗,便纵身向围攻的人顶上飞过,瞬间到了湖边。无奈何,身上负了几十斤大米,逍遥游难以使用,身后的兵器又至。她一怒之下,放下大米。挥动拂尘,向围攻她的人冲了上去。别看她手里柔软的拂尘,舞动起来比钢鞭还硬,只听到叮叮当当几声,已有四五个人的兵器被卷飞。其中有几人被她的拂尘扫得脸上血肉模糊。但围攻的人越来越多,把她团团围住,就是没有一个敢近身与她相斗。另外有一人把她放在湖边的大米倒在湖里。她见了怒从心生,一声清啸,如一道幻影,穿出包围圈,拂尘挥处,把倒大米的那人头颅刷得稀烂。又如一道魔影在众人中间穿插,一路八卦步走完,已有十几个人死在她的拂尘下。

    “仙子别来无恙,你的功夫更是出神入化了。”说话的是丰时。他声音不高但很自负。

    “丰时,你养的这群奴才,瞎眼了,竟敢围攻姑奶奶。”荷花仙子怒道。

    “有几个歹人,逃到湖里了,还请仙子别为难我们,你本来是我的座上宾,这些手下人冒犯了你,还请多多见谅。”

    “丰时,你这扶不起的阿斗。算我看走眼了,两面三刀,你一边应付我,一边把吐蕃顶在头上供奉。快叫你的这些奴才退开,不然,别怪我的拂尘不生眼睛。”荷花仙子声色俱厉地说。

    “我劝仙子还是把人交出吧,我丰时认定的事,没有人能够阻挡。”

    荷花仙子知道浪费口舌无益,便直扑丰时。就在此时丰时后面转出三个喇嘛。为首的是日尼喇嘛,挡在丰时前面。这三个喇嘛在蒲陀崆布控堵截,但司马艾等从山梁上走了,扑了个空,便被丰时招到西湖边来。荷花仙子见了喇嘛不想手下留情,便发疯了似的,拂尘一挥发出密密麻麻的暗器。她的暗器比绣花针还细小,无声无息,三个喇嘛知道厉害,便把乾坤如意圈舞得密不透风,挡在丰时前面,把她的暗器全收在乾坤如意圈上。原来这乾坤如意圈含有吸铁石。荷花仙子见暗器失效。便脚踏八卦方位,使出逍遥游,气运拂尘,围绕着三个喇嘛进攻。本来是三个喇嘛形成鼎足包围了她,但她的逍遥游太快,反而被她的无数幻影把他们包围了。三个喇嘛见状,不敢贸然进攻,只好把乾坤如意圈挥舞得滴水不漏般护住身子。这样荷花仙子便轻轻一跃,如只小鸟飞起,落到四五十丈远的湖面上,飘然而去。

    荷花仙子回到小岛,不露声色。在无奈之下,到了傍晚,把缸里剩的大米熬了稀饭给众人吃了。她想乘夜间丰时他们不防,再到村里去买米。如若不然客人们受饿,她荷花仙子总觉得不是味道。到人睡夜静,她又出发了。还算好,夜里虽然有月亮,但天上云层很厚,月光不明,四野朦朦胧胧。她才弄回来了三十多斤大米。暂解燃眉之急。买米回来后,她独自拿了锄头,在岛边挖井,刚挖入地两尺多深就有水浸了进来。她心里安慰了许多,只要有米有水,她可以暂渡难关。正当井挖好之时,她听到了口哨声。这是她最熟悉的声音,朝思暮想的声音。但她不愿意这声音在此时此景出现。这声音使她的虚荣心受不了。她反复思考以后,就算自己丢了脸面,也还是比在丰时的面前丢脸为好。她下了决心,才在黎明时叫馨儿去把他接进湖来。

    在天刚发亮的时候,突然听到了西湖南岸传了长啸之声。这啸声听来让人心惊胆战。司马艾听了,自愧在自己没有受伤之时也只有这人的八成功力。司马艾想,这个人来到西湖,很可能也是与他的宝剑有关。而罗盛也听到了,不但没有吃惊,反而脸上路出了笑容。知道是他师父峨眉逸士的声音。他听到这声音,不单是笑了,心也宽了,胆气也壮了。

    “逻盛公子,你听到啸声了吗?”

    “师父,我听到了。”

    “这声音动人心魄,是敌是友分不清。”

    “师父,听这声音是我的师父——峨眉逸士来了。我相信你们一定会成为好朋友的。”

    罗盛睡不住了,他起床洗了脸。司马艾也起来了。他们站在小岛上向湖里望去。只见艾馨儿撑着小船站在船头,她的身后是一个白衣飘飘,没有胡须的儒者。小船渐渐划近了,划向他们所在的小岛过来。罗盛止不住心里的喜悦向船上的儒者挥手。

    “师父……”

    “盛儿……”

    小船还离小岛十多丈远,峨眉逸士轻轻一跃,如同只仙鹤飞上小岛。罗盛没有迎上去,而是把司马艾介绍给了师父。

    “师父,这便是司马庄主。”

    峨眉逸士将手中的拆扇递给身边的罗盛,然后双手抱拳,向司马艾道:“司马兄,幸会,幸会。”高兴极了地向司马艾伸出双手。司马艾与峨眉逸士双手握在了一起,大有相间恨晚的感觉。

    罗盛与艾馨儿也为司马艾,峨眉逸士的相见而高兴,乍一相见。峨眉逸士便把真相告诉了司马艾,邀请司马艾移居蒙舍诏。司马艾见峨眉逸士光明磊落,诚心相待,更是腥腥相惜,相见恨晚。便爽快地答应了。

    众人吃过早饭,峨眉逸士提出了邀请大家到蒙舍诏去建功立业。只有荷花仙子默不作声。当初她撇下峨眉逸士一气之下来到西湖,因为她要说服邓赕,浪穹,施浪三诏脱离吐蕃。她的努力没有成功,她有些懊悔,但她的性格很孤傲。又不愿在峨眉逸士面前失去面子,便凭她的智慧和毅力苦心经营了西湖。人非草木,焉能无情。十几年来,朝朝暮暮,峨眉逸士的影子在她的心里挥之不去。近年来那影子越来越纠缠得她食寝难安。她曾多少次到蒙舍窥看峨眉逸士,只见他为细罗奴统筹兵马,研究兵书。每到得更深。他便月下徘徊,轻声地呼唤着她的名字。几次都差点动了真情,欲出面相见,也不知为什么,总是按捺住了自已的心跳。她在心里只是偷偷地独自流泪。到如今想来,就是心里装着那点虚荣。她心里在斗争着。

    “可怜,可怜我师父吧?我知道他无时无刻不在挂念着你,我代师父求你了!”罗盛扑地跪到荷花仙子面前。

    “你师父,没有生嘴巴?”荷花仙子,脸一热,嗔了罗盛一眼,并把身子转向一方。

    “我冒昧地叫你一声师娘,你不答应我就我就不起来。”罗盛办事有他的大胆执着的一面。他知道,峨眉逸士与荷花仙子之间的这张窗户纸,是谁也不会带头捅破的,他们都心性孤傲。

    “师妹,莫非你真的要让我跪下请求才肯饶我吗?”

    “谁要你跪了,你说要我与你去,不去也不行。”荷花仙子的话出口,脸便羞得彤红,比先前显得更年青了。她已经发觉自己经失态,忙用衣袖遮住了脸。她的心在扑通扑通直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