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青龙桥上

    更新时间:2016-10-19 21:17:27本章字数:3724字

    夜里。一只小船在西湖通向洱海的罗时江上,向洱海划去。本来就顺风顺水,又在荷花仙子和艾馨儿两根竹篙的撑动下,小船若箭。刚到德源山青龙桥下,一阵疯狂的笑声在青龙桥上滚了下来。

    “果然不出我所料,你们早晚会来的。快献上宝剑饶你们不死。我的目的只要宝剑,阿弥托拂。”日尼喇嘛。

    月光下只见日尼喇嘛和其他两个喇嘛。另外青云居士,一起站在桥上。

    “你们别得意得太早,我已早料到你们有这一招,接招吧?”峨眉逸士与荷花仙子如两只大鹰离船飞起。桥上寒光点点,急如雨点的刀剑撞击之声。峨眉逸士荷花仙子与三个喇嘛斗在一起。青云居士冷笑着,在半边观看。

    “盛儿,你们只管前去,这喇嘛,历来就是我手下败将。”峨眉逸士怕罗盛相助,中了缓兵之计,故催他们赶快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青龙桥是石拱桥,离罗时江水面有三丈多高。桥面宽约丈余,桥西面连着云弄峰山脉,东连德源山。青云居士双手负在背后,将青钢剑也圈紧在后背。他没有关注身后的恶斗,而是注视着罗时江上渐渐顺水而去的小船。月光照在江面上泛起片片悠光。还有那白素馨和艾馨儿手中的竹篱点破江面泛起的波光。小船越来越远。消逝在朦胧的月光之下。有其说他在观看荷花仙子恶斗三个喇嘛。不如说他像在赏月。他的双手照常负在背后,仰着头注视着将已要沉入西山的月亮。八月十七的月亮未亏还亮。天上没有云彩。除了眼前的人影飘动和金属撞击声,一切都那般无声、平静。此时他似乎与眼前的恶斗无关,好像是一个局外之人。

    青云居士无声无息地站着,像是一个树桩,但还是给峨眉逸士,荷花仙子的思想上带来一定的压力。虽然青云居士一向以正人君子自居,也没有什么恶名在江湖上传闻。但是有很多人在没有触及他的利益之时,就是正人君子,如果有人莫大的宝物摆在眼前,而且是稀世之宝,在这样情况下决不染指的人少而又少。这对君子而言,就是个考验,就是个问号了。在没有分清敌我的情况下,峨眉逸士、荷花仙子,不得不分心提防着青云居士。这样以来,他们的武功就大打了折扣。

    青云居士还是像木桩一样地站着。

    荷花仙子在日尼喇嘛三个之间穿来穿去,飞上飞下,像只白蝴蝶,她飘飘的白衣裙在月光下特别显眼。峨眉逸士侧在旁边掠阵。发现荷花仙子处于危急的那刹,才以闪电般的速度出上一招。只要他的折扇到处都化险为夷。如果没有青云居士在侧,以峨眉居士、荷花仙子的武功,早已把三个喇嘛打得落花流水,逃之夭夭了。

    日尼喇嘛曾经多次夜探垅圩图巍宝山王宫,每次都被峨眉逸士发现,多次交手他都败在峨眉逸士手下。他虽是峨眉逸士手下败将,但论武功而讲只是稍逊峨眉逸士而已。今夜其他两个喇嘛的武功都与日尼喇嘛不相上下,内力也很相当。就是荷花仙子和峨眉逸士并肩其上也难在瞬间取胜。

    日尼喇嘛布控在青龙桥,当他看到峨眉逸士时大大地出乎于他的意料。从开始交手,直到现在峨眉逸士在半边掠战,其实他心里在寻找战机,他素来足智多谋,特俱韧性,他知道不出手则已,当出手时就必须把握胜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让青云居士来不及插手之时就要把三个喇嘛击败,或者击伤一人。他一直在观察,要分辨出武功稍弱的那个喇嘛,就像田忌样,只要出其弱者,其他两个喇嘛就好对付了。但他等待的这个战机到现在还没有出现。此时听到荷花仙子已经喘气急促,三个喇嘛的喘气声也急促起来。荷花仙子手中的拂尘时而像闪电,时而像繁星闪闪。几轮急骤的攻击都被三个喇嘛手中的乾坤如意圈化解于无形。眼前的阵仗虽然紧急,敌我双方只要哪一个稍微疏忽,就会在瞬间命丧黄泉。峨眉逸士清楚地意识到,激战一个多时辰,荷花仙子与三个喇嘛都近于强弩之末了,好在荷花仙子的武功已臻于入化,这是她的优势所在。三个喇嘛的脚步已经缓滞,则强在内功深厚。

    青云居士还是像个木桩样站在桥边。只是他负在背后的双手变成横抱胸前。他没有摆出孤傲的姿势来看将要西沉的月亮,而是注视着眼前的战局。又似乎在欣赏月光照射下拉长数倍的人影。人影在地上晃动,漂拂,穿插。

    峨眉居士看似在掠阵,将在场的人的每个细微的动作都看在眼里,他知道每个细微的动作都会起到决定的成败。正当此时,三个喇嘛手中的六支乾坤如意圈铺天盖地地向着荷花仙子的头上笼罩下来,眼看荷花仙子无法招架,无法躲避。就在电光石闪的刹时,峨眉逸士不得不救,也就是在这不得不救的之间捕捉到了战机。他身子晃动,如道幻影,只听到叮叮当当的响声,六只乾坤如意圈尽收在他折扇上套着,套在折扇上的乾坤如意圈还在剧烈地转动磨擦撞击,发出闪闪的火星。

    三个喇嘛惊呆了,他们发出的乾坤如意圈都具有千钧之力,着是他们练就的绝杀,有多少武林高手就死在这绝杀之下,料定荷花仙子血肉横飞,当场毙命。根本没有料到这绝杀被峨眉逸士破了。使他们还抱有一线希望的是,乾坤如意圈在峨眉逸士的折扇上向手上飞速移动,只要接触到手臂,就是钢铁之躯也会被绞断。在这间不容发之际,峨眉逸士一声清啸,只见他手臂向着日尼喇嘛一指,六只乾坤如意圈向着离他两长有余的日尼喇嘛闪电般射去,那去势太突然,太迅疾,带着破空之声,六只乾坤如意圈把日尼喇嘛上下左右都封住了。日尼喇嘛见状大吃一惊,眼看无法闪避,马上就要死于非命,只好聚毕生的功力把袈裟鼓得像斗篷一般护住自己,他这袈裟贯透内力,比生牛皮还有韧性,一般的兵器难以穿透,但令他想不到的是,峨眉逸士的功力非同一般,乾坤如意圈竟然穿透了袈裟划破了双臂,而且伤得不轻,庆幸的是他的功力深厚,双臂才没有被乾坤如意圈切断。

    突来的骤变,荷花仙子惊魂未定。在六只乾坤如意圈向她铺天盖地罩下来之时,料定难逃此劫,非死不可,当下心里万念俱焚,脸如死灰。哪料峨眉逸士尽将乾坤如意圈尽收折扇之上,这才使她化险为夷,就在她惊魂未定之时,眼见六只乾坤如意圈在折扇上向着峨眉逸士的手臂上滑去。在这刹那她急得心将从口中跳出。即使她死于非命也不愿峨眉逸士伤到点皮肉。此时此刻她才意识到峨眉逸士的存在比她的生命还重要。在她拼命向峨眉逸士扑去,想用拂尘圈住峨眉逸士手中折扇不让乾坤如意圈往手臂滑动之时。峨眉逸士一声清啸,折扇直指日尼喇嘛,乾坤如意圈带着破空之声飞了出去,她的心才咯噔一声沉了下来。拂尘在离峨眉逸士的折扇不到数寸的地方停了下来。她不知不觉地向峨眉逸士苦苦一笑,是赞许,是感激……难言的心情都在这一笑之中。

    其余两个喇嘛见乾坤如意圈在峨眉逸士的折扇上飞速向手臂滑动之时,心想峨眉逸士的手臂刹那间就要绞断落地,心里暗自得意。根本想不到峨眉逸士有这般神力将六只乾坤如意圈尽数上下左右向日尼喇嘛破空而去。这真是匪夷所思,惊得目瞪口呆。但毕竟是经过阵仗的人,惊儿不慌。在日尼喇嘛双臂受伤的同时已舞起袈裟想遮住乾坤如意圈,但为时已晚,只晚得眨眼间。他们挽救日尼喇嘛未成,身子以贴近日尼喇嘛,便顺势左右一人扶住了,才免去了日尼喇嘛向前扑倒。他们去势未停夹住日尼喇嘛顺着罗时江边的小路跑去。日尼喇嘛虽然伤了双臂,但他足力未减,马上在罗时江边远去。

    青云居士观看了整个恶斗的过程,从头到像是与他无关似的。待到三个喇嘛远去,他才向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抱拳一揖。

    “两位高人,今夜令我大开眼界了,后会有期。”

    只见青云居士青衫一晃,向着三个喇嘛身后飘然而去。此时峨眉逸士心里恍然明白:青云居士是友非敌,如果他贪图玉龙、青龙两剑,他就会追随罗盛而去。明明看见自己和荷花仙子没有两剑在身,还守在这里,就足以说明了这点。他守在这里观战的主要因素,应该是,如果自己与荷花仙子斗不过日尼喇嘛他们时出手相助。但在他们久战三个喇嘛不下时,又不出手相助,这很显然,不愧是武林高手。观看了峨眉逸士,荷花仙子与三个喇嘛恶斗了半盏茶的功夫时,他心里雪亮:及使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斗不过三个喇嘛,自保却游刃有余。他心向正义,但他不愿意介入这趟浑水,知道吐蕃喇嘛是不好沾染的,一旦沾染上了,他们就会把自己搅得不可安宁。

    待到日尼喇嘛负伤而逃,青云居士飘然而去之后,峨眉逸士,荷花仙子才舒了口气。

    荷花仙子在心里暗自感激,在自己生命攸关之时,峨眉逸士以命相救。这样的血性男子才是自己托付终身之人。

    峨眉逸士暗自感到庆幸。在荷花仙子生命危急之时,竟激发出前所未有的神力,竟然一只折扇就抵挡住三个喇嘛的千钧之力。不但把荷花仙子的灭顶之灾化解于无形,还打伤了日尼喇嘛。他真的不敢设想,假入自己在那瞬间出手迟缓,或者是自己的功夫不到家,六只乾坤圈一齐落到荷花仙子身上,那荷花仙子这位绝世美人将会成为什么样。他想到这里,身子突然痉挛了一下,心里更加怜惜眼前这位佳人,更感觉到她的生命重于自己。

    月亮还没有沉入西山,东山的平面线上已发出了鱼肚子白光,天已经快亮了。曙光投及的地方,山山水水,田野村庄渐渐明晰起来。

    “琴儿,我们走吧!不知司马先生他们此时到了何处?”峨眉逸士对荷花仙子说。

    琴儿是荷花仙子的闺名,在此地只有峨眉逸士一人知道。自从到了这蛮荒之地以后就再无人知晓。多年来,没有人这般亲切地呼喊过这名字了。此时在峨眉逸士口中喊出,是多么的亲切寻味,一时幸福不可名状。

    荷花仙子嫣然一笑,白嫩的脸上泛起淡淡的笑靥,樱桃小口中露出整齐洁白的贝齿。脚尖轻轻一踮便从青龙桥上掠出数丈,轻飘飘地落在罗时江的江面上。她的身子好轻好轻,就像一片树叶飘落到江面一样。

    峨眉逸士像只白天鹅,展开翅膀随着荷花仙子在江岸上飘然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