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八章 朝霞如血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3:11本章字数:3096字

    罗盛他们的小船通过青龙桥后,顺利地过了罗时江进入洱海。他们尽量把小船划向东方的海岸,如果往西边水路更近一些,但怕丰咩前来夺剑。

    船越往海心划去,海水越深。原来用竹篙已经触不到海底了。艾馨儿,白素馨只好把桡片派上用场。海水在月光下发出白光。顺着海平面望去,海水茫茫,一轮明月沐浴在水中央,天是多么的宁静,只有桡片拨水的声音。司马艾躺在船里,就像躺在一片树叶上随着微微的波浪向海东岸荡去。

    船划过了银梭岛,一切都很平静。这已是后半夜时分。如果按这样速度划去,四五个时辰就可以到达海南岸的山息龙了。到了那里就进入了石桥诏的领域,石桥诏与蒙舍诏结盟多年,到了石桥诏郁刃浪剑就平安了。

    罗盛站在船头,望着南方,思潮总是难以平静。他心里在想:浪穹诏的丰时是邓赕诏丰咩的同胞兄长,他们虽然有时勾心斗角,但在患难时又能同心协力,令他最为担忧的是,怕丰时勾结丰咩在洱海上堵截郁刃浪剑。他本人不甚懂水性,司马艾又负伤在身,如果丰咩真的出兵在海上堵截,到那时寡不敌众如何是好。后悔船到洱海时没有选择往陆地上走,唉!事事难料,就选择了陆路也难保全郁刃浪剑安全地到达蒙舍。

    司马艾已经看出了罗盛的心思,便安慰地说:

    “逻盛公子,吉人自有天相,不必考虑过多了。是你的东西就是雷打也打不脱,不是你的东西就是含在嘴里也会化掉。只有顺其自然的好。”

    “师父,你的伤现在好些了吗?”

    “这点伤无什么大碍。”司马艾停了又说:“现在有两股真气在脊椎间相碰。六合神功是我所创,可能是哪一个层次练错了,有走火的象征。按我的感觉,只要这一道关过去,我的六合神功就要告成了。只是现在还找不到疏通两股真气的诀窍,即便虎子不打我这一锤,也会产生这样的现象,弄不好就靠虎子这一锤助我练成神功。”

    司马艾故意找些话题来分开罗盛的忧虑。

    “你的师父,峨眉逸士,深谋远虑,我们走水路定在他的意料之中。他会想办法来接应我们的。”

    “我担心他们被三个喇嘛纠缠着难以脱身。还有那个是敌是友难以分辨的青云居士。如果他出手帮助三个喇嘛,事情就麻烦了。”

    “以你师父的性格是不会恋战,他的目的只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我们顺利地通过罗时江。即使青云居士相助三个喇嘛,也把他和荷花仙子奈何不得。但据我了解,青云居士为人正派,正邪分明,是绝对不会相助三个喇嘛的。”

    在划船的艾馨儿,根本体会不到江湖的凶险,也就不关心司马艾和罗盛的谈话。小船从罗时江进入洱海之时他就心旷神怡起来,她生在赤壁胡,长在西湖,在她离开西湖回家之前,与她所交往认识的人只有爹,妈,荷花仙子,罗盛。其余对外界一片陌生。也没去过其它地方,此时她的心在月光照耀下的洱海,一望无际的洱海上畅游着。

    她自从见荷花仙子在赤壁湖上飘然而来那时起,就爱上了水。水与她结下了不解之缘。

    洱海,的确太大了,在夜里望不到边际。这洱海里没有荷叶,船上又没有棕笠可以使她借以“逍遥”的工具,如果有一件可供“逍遥”的工具就好了。艾馨儿在心里惋惜。她很羡慕荷花仙子,荷花仙子不借用任何工具在水上来去自如,随心所欲。像现在的她,在这洱海上,万一丰咩真的带人来夺剑,自己的逍遥游无法使用,那如何是好。

    “师父,我们还是把船划到洱海东面去吧?”罗盛征求司马艾的意见。

    “如果江湖人等,丰时丰咩都在堵截我们,无论水路陆路都免不了这一劫。”司马艾的话好像不在乎郁刃浪剑,不在乎自身的存亡。

    “师父,我的想法是,应该扬长避短。在陆地上对我们比较有利一些,如果在海上,这小船一破,我们就全都去喂鱼鳖了。”

    “你估计到海东岸还有多远?”司马艾问罗盛。

    “海岸模糊,很看不清,按陆地上的距离去估计,还有十二三里吧。”

    “这约需要个把时辰,天亮以前可以赶到。”

    司马艾同意了罗盛的意见。

    司马艾的话音刚落,海东岸似乎在同一时间里亮起了十数盏灯,齐刷刷地闪亮在罗盛的眼睛里。

    “师父,东岸亮起了十数盏灯。”

    “就向灯亮的地方划去。虚者实之,实者虚之。如果堵截我们的人实力在灯亮之处,他们就不会亮灯了。他们一起把灯点亮,证明他们怕我们从海东走,在那里威吓我们,好让我们避虚就实。”

    罗盛听司马艾的话说得在理,便同意了。此时见了灯亮,他忐忑的心情反而平静了许多,反正一场恶战即将开始。要顺利地通过洱海是不可能了。

    船上暂时归于平静。

    若在平时,在这样的夜里,在这洱海,在这幽幽的明月下,白素馨少不了要唱曲调子,展展歌喉。但今夜的明月,今夜的洱海与往昔不同。他们是为了躲开江湖人士,丰时丰咩的追与堵,为了安全地划过洱海到达蒙舍,她才按捺住心情,所以辜负了好天良夜。此时他们的行踪已在敌人的意料之中,唱也一样,不唱也一样。白素馨按捺不住,一曲白子调子从口中飞出。

    翠茵茵

    唱个调子给你听

    唱给星星听不见

    唱给鱼儿水又深

    唱给苍山不答应

    唱给洱海无回声

    掏心掏肝唱给你

    只要你爱听

    歌声悠然,情意深长,打破了洱海的宁静。歌声贴着水面,湿漉漉地向远方飞去。

    翠茵茵

    一个月亮在天上

    一个月亮在海心

    它是谁的心

    哥是天上明月亮

    妹是海水清又清

    哥心落到妹心里

    心心才相映

    听到白素馨的歌声,小船里的司马艾,罗盛,艾馨儿都心情泰然了,好像前面等着他们的不是腥风血雨的恶战。而是永远的良辰美景。

    天空渐渐明亮起来,洱海亮了,远山渐渐清晰。东边的十数只小船里的灯光灭了,那些小船与他们相隔不到两三里的距离,很显然那些小船一字排开在向他们靠近,来意已经一目了然。

    司马艾起身观察了片刻对妻子与女儿说:“向南边划去,别向他们靠拢。以我们的速度在个把时辰内,他们还近不了我们。”

    白素馨,艾馨儿听了司马艾的话,把船头拨向南方。船里暂时寂静,只有桡片划水之声。

    白素馨,艾馨儿用尽技巧地划船,船的速度已经很快了,但人人的心理只感到小船行得很慢。

    对方的船只也调了头向海东边一条线地向南方划去。看得出,对方的意图就是要把他们逼在海中,不让上岸。此时好像双方在进行比赛,哪一方也不甘待慢。

    司马艾已经料定,一场恶战就在眼前,怎奈两股真气在脊椎之间顶撞得越来越厉害。不用功疏通还好,一用功疏通就好似断裂般疼痛。他历来性格开朗,对于生与死看得不那么重要。但现在他不得不考虑船中其他三人的安危,身置此境,自己无力自保怎么还谈得上保护其他人呢?

    白素馨,艾馨儿都知道事处关键,必须加快速度,抢到堵截的船只前面,他们没有言语,只顾拼命地划船,力求达到最快速度。在这秋天的早晨,带有寒气的海上,他们汗如雨下,把衣服都湿透,被汗水打湿的衣服外面蒸发着热气。

    海东的船只如一条长蛇向南划着,速度非常之快。但凡生活在洱海边上的居民都有一身好水性,划船成为生活中活动的主要组成部分,对于划船,他们就向生活在草原上的人骑马一样。还更有的是他们在海东岸养好力气,等待司马艾他们到来。然而白素馨,艾馨儿则是整整在海上划了一个通宵,力气已经是强弩之末了,虽然他现在划着的船只速度还是非常之快,这是全凭他们拼命的精神支持着。

    西边海面边的一支船队在海面上拦腰向东划着,有一只大帆船,而且是楼船,还有无数小船。这只船队原来是藏在海湾里的柳树荫下,直到发现之时,这只船队已经行驶近海面之中了。

    罗盛一直站立在船头,待到他发现这只船队时已经明白,自己这只小船已经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在这支船队拦着他们去向之前抢划了过去。

    事已至此,再抢划也是徒劳无益。

    “师娘,馨儿,别再划了。前面那支船队很快就会阻挡住我们的去路了,不如停下来养养力气。”

    白素馨,艾馨儿一心只在拼命地划船,没有看到前面海上的动静。听到罗盛的话时停下桡片,才看见前方五六里远近的船队。

    白素馨,艾馨儿无声地望着。

    司马艾躺在船里一直无声。

    罗盛在此时反而镇静得无声,在他的脸上看不出一丝一毫惊慌的神色。

    停了桡片的划动,小船在波浪上无奈地颠簸。

    天上的太阳还是像往常一样亮得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