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十九章:受困洱海

    更新时间:2016-10-19 21:24:28本章字数:7196字

    也半个多时辰,东边的船队与西边向东行驶的船队会合了,形成一个九十度的鲁班尺,又像一把张开的大钳子。

    两只船队稳住了船只,在等待着司马艾的小船到来,可是等了半个多时辰还不见司马艾他们的小船移动。两只船队变化阵型,像一个张开的大口袋,有序地向司马艾他们的船只兜了过来。

    船队以很快的速度将司马艾的小船兜进了“口袋”。帆船上的红旗在挥动,是在指挥快船把“口袋”的口子扎住。如果从天上看下来,司马艾他们的船只就像是在庞然大口之中。

    船队的包围圈逐渐收拢,包围圈缩小,原来船只连线的状况变得拥挤,便有船只退出在外边又围上一层。圈子越缩小,围的层数越多。一通擂鼓之后,丰时、丰咩兄弟俩并肩从楼船中走出,到了船舷边上,靠近船栏。丰时,丰咩同时仰天狂笑,笑过之后丰时向小船上的司马艾说:

    “司马先生,我兄弟料定先生必定从这里经过,特在这里恭候多时了。”

    司马艾的小船毫无反应。

    “擂鼓,奏乐,欢迎司马先生。”这是丰咩说的,他的话音刚落,楼船两侧的帆船上鼓声齐鸣,唢呐齐奏。同时六声炮响,震耳欲聋。这阵仗比王子娶亲还隆重;比各诏主的光临还隆重。

    罗盛向楼船上望去,丰时,丰咩几乎高矮胖瘦相当,相貌相同,若是分开了来,不是十分亲近的人还分不清他们谁是谁。在他们身旁排了江湖人士,武林高手。两旁的帆船上每边有九只大鼓,九只唢呐,鼓声震动,唢呐声响入云霄。罗盛心里清楚,这是诏主欢迎诏主的上等礼仪。

    一通擂鼓奏乐过后,海面上归于寂静。

    “司马庄主,本诏主知道,以往有愧对你的地方还请见谅。今后本诏主一律对你以礼相待,奉为上宾,就请庄主上船来。我们一起共图大业吧。”丰时对小船作了个揖说。

    司马艾的小船还是没有回音。

    丰咩拱手向小船里的司马艾道:

    “司马先生,你我素未谋面,但先生的大名如雷贯耳,今天相见恨晚,有幸在这里迎接先生,实在是我诏的庶民有幸。”丰咩的话说完,向司马艾行礼的双拳还抱在胸前。

    丰咩盼着司马艾回答他的邀请。

    小船上依旧寂静无声。

    “司马先生,你一路辛苦了,我派兵丁送去给你一壶美酒解渴如何?”这是丰咩向司马艾说,话中有试探的口气。

    丰时,丰咩多次的讨好问话,司马艾都听在心里,他明白,今天只有上丰时的楼船,才能保得船上四人的平安。丰时,丰咩不过就是冲郁刃浪剑大动干戈,还冲着他的造剑技术。顺了丰时,丰咩的心意,为他们铸剑,这样后半生还可以保平安,妻子与女儿也可以享福。但作为一个仗义之人,难道就为自己家庭的幸福而生存,屈居于丰时,丰咩这样的人之下,苟且偷生呢?那就有违大丈夫的本质。再说罗盛虽然也是为了郁刃浪剑而来,但他的所作所为不愧是君子之风。难能可贵的是他小小年纪就具有英雄的本色,此人今后的事业不可估量。难道我要在后辈之前丧失良心,有失于义吗?

    司马艾信心已定,就是粉身碎骨也不能够丧失自己的名节。他鼓足勇气,想从船板上爬起来,但上下肢已经达到了不听支配的程度。

    丰咩见司马艾不答应,估计司马艾已经默认了。便叫了一个兵丁划了小船载了美酒给司马艾送去。

    司马艾的小船停泊在丰时,丰咩的船队包围之间,小船成了船队的圆心。这圆心离船队有五丈的圆周。

    丰咩派出送酒的小船船身刚好摆直。船上的兵丁就被白素馨霸王鞭里发出的铜钱打中左眼。那兵丁仰面落水,送酒的小船晃荡不停。

    白素馨知道司马艾的性格,绝对不食这嗟来之食。又怕派来的兵丁有诈,便把那兵丁打死了。

    丰时,丰咩看在眼里,他们毫不动声色,脸上的笑意依旧。丰咩根本想不到眼前的这个美妇人竟会用霸王鞭发暗器,心里感到稀罕。压根里没有把死去的兵丁的性命放在眼里。

    在小船放弃划动之时,罗盛心里就有打算,心知,今天在丰时,丰咩的包围之中,看来难逃这一劫,悔不该连累了司马艾全家。为了自己的霸业,为了这两把剑就给司马艾全家带来了灭顶之灾。事业的成败在于人心,以人心来与这两把剑相比,那么这两把剑就轻得微不足道了。只要司马艾全家存在,今后不愁造不出好剑来。丰时,丰咩不就是为这两把剑么?拿给他又何妨,我只要有司马艾全家安全到达蒙舍就行了。

    罗盛主意已定,便向楼船上的丰时,丰咩抱拳道:

    “二位诏主,司马先生在中秋那天被虎子打中了脊椎,现在已经瘫痪了,我可以代表司马先生把郁刃浪剑送给你们,但你们不能伤及司马先生全家,而且在得到郁刃浪剑之时起,撤出你们的船队,让司马先生全家来去自由,不能有半点难为他们。”

    “使不得,逻盛公子,郁刃浪剑只能属于我们。”司马艾道。

    他知道罗盛是为郁刃浪剑而来之后,对罗盛不但没有鄙视,而且从心里喜欢上了罗盛。现在罗盛要把得到的郁刃浪剑送给丰时,丰咩,不就是为了换取自己一家人的平安么?他听到罗盛要把到手的郁刃浪剑送给丰时,丰咩,心里更加器重罗盛了。

    司马艾说给罗盛的话全部听进丰咩的耳朵里。

    “小子,郁刃浪剑是司马庄主的,他不同意,你能主得了事么?”丰时对罗盛道。

    “诏主,你们不是看见了吗?司马先生已经被虎子打残废了,那天丰时诏主在司马先生身旁,难道没有看见?现在小船上我说的话算数,诏主的话算不算数?”

    “小子,你是司马庄主的什么人?”丰时问。

    “我是他的什么人,这对诏主有问题吗?依我的看法,关键是谁能把郁刃浪剑送到诏主手中。”

    罗盛说完话,回头看着白素馨,艾馨儿。他这一眼就是在征求白素馨,艾馨儿的意见。。

    白素馨艾馨儿似乎读懂了罗盛的眼神。母女两干脆从船舷上移将下来做坐到船里藏有郁刃浪剑的那块案板上,这一坐就已经向罗盛明确地表示“郁刃浪剑不能送”。

    “师娘,馨儿,我知道郁刃浪剑是师父的心血凝聚而成,但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为求得平安,我们就把剑送给他们吧?”

    “盛儿,你有所不知,丰时是个背信弃义的人,你现在把剑送给他们,他们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剑在我们的性命就还在,如果把剑送给他们就等于把我们的命送给他们了。所以说‘剑在人在’。”

    罗盛与白素馨的谈话,丰时,丰咩都听到了,丰时哈哈大笑着。

    “小子,郁刃浪剑不是你的,但只要你把郁刃浪剑送到我手里,我就依你说的去办,放你们一条生路。”丰时有些得意地说。

    “诏主,想必你已经听到我正在与司马夫人商量的话了。”

    “小子,你到还识时务,你们几次从我手里溜掉,今天你就插翅也难飞出着包围圈。我们就在这里围困你们十天半月,你们的船上没吃没喝的,看你们能熬多久,到那时……嘿嘿……”

    丰时的话意,人人都听得出来,熬个十天半月,等到小船上的人饿死了,他们就自然而然地得到郁刃浪剑了。

    “诏主,你也太小觑我了,别的办法没有,把剑折断我还是做得到的。”罗盛不卑不亢地说。

    罗盛的这话击中了丰时的要害。

    “算你狠,小子你也不想想,如果剑折断了,你们也就随之而亡了。”

    丰咩听了丰时的话,知道事情严重,他们的目的,只是为了郁刃浪剑,便出言圆滑过去。

    “小兄弟,刚才我的王兄是和你开玩笑的,不过他的话你也得考虑。”

    司马艾在左掌卜了个六壬神课,便对罗盛说:“盛儿,我时下卜了一课是速喜,‘速喜’的解释我已经教过你了,你细心琢磨一下就懂得我的意思了。”

    罗盛听了司马艾的话,他明白师父的意思说:很快就有人来相救了。但谁才能来救他们呢?只有师父峨眉逸士,也只有峨眉逸士才能料到他们困在海,只有峨眉逸士才能救得了他们。

    罗盛干脆坐到船舷上,把背向着丰时,丰咩的楼船。

    艾馨儿似乎有些坐不住了,便站起身来,若无其事地向着北边的小船上的兵丁们望去。

    她的杏目到处,那些兵丁们看着她,一个个嘴巴张得老大。他们被艾馨儿的美色惊呆了。

    一阵微风从南吹来,只听见噗通,噗通的声音,那些张着嘴被艾馨儿惊呆了的兵丁全都落到了水里,海面上溅起浪花,小船不停地在水面动荡。

    北边船上的兵丁突如其来地掉到水里数十人,没有掉到水里的寥寥无几,这使丰时,丰咩大吃一惊,以为就司马艾他们的人来了。怎么就这样无声无息地来了呢?而且来的人功夫不弱,更不是一两个高手的力量能偶达到的。等到镇静下来,环顾四周,有什么高手,连个鬼影子都没有。

    这更使丰时,丰咩大费猜疑了,这到底是什么原因呢?莫非他们的行动触怒了海神。

    兵丁们掉水的原因只有罗盛知道。这就与他刚进西湖见到艾馨儿时一模一样。但到此时他也说不清道不明,其中的原因在哪里?但有一个根本,这与艾馨儿分不开。

    掉到水里的兵丁们,有水性的呛了几口海水自己爬回小船上,水性差的在水里呛得哇哇的上下沉浮。丰咩的兵丁不愧训练有数,虽掉下水里数十人,但其它船上的兵丁只是一时惊傻了眼,身子还在原地一动不动。

    不大一会功夫,海水里只剩下三具尸体,被水呛死的这三个兵丁不懂水性。呛饱了水挣扎着爬上船里的,正扑卧在船舷上哇哇地将灌到肚子里的海水倒出来。

    刚才丰咩的兵丁掉水这一幕引起了罗盛的思考。这样蹊跷的事是怎么在艾馨儿身上产生的呢?如果把这个原因找出来,让她尽情地发挥,尽量地使用,咱们就可以脱身了。但罗盛绞尽脑汁也找不出其中的原因。

    太阳已在东山升起一长多高了。

    围攻他们的兵丁已经在小船上像木偶一样站立了约半个时辰。这好长好长的半个时辰。罗盛还没有这样难熬过,这半个时辰好像过了几度春秋。

    这时白素馨紧握着司马艾的手,一脸关切无奈的样子。她不知道如何才能减轻他身上的痛。这时司马艾就像死了没有埋葬的尸体,也像砧板上的肉任人宰割。痛楚把他折磨得脸变了形,脸上全无血色。往日的英雄气概已经荡然无存。若是疼痛能够分担,他愿意把司马艾身上的疼痛全部分担到自己的身上。

    “夫人,你没有必要为我的疼痛而伤神痛苦,我不是经常与你说过,吉人自有天象么?我知道我不会死,但我还没有找出能够化解这两股真气的办法。夫人,你是知道的,我练的这套六合神功是我自己创造的,难免有些层次上的差错,到我悟通了其中的原理,神功也就练成了。我这六和神功如果练成,他可以与混元神功媲美。聚天地六和精气于凡胎肉体,到那时就是金钢不坏之躯了。”

    “夫君,你别再安慰我了,你的心思我懂得。”

    白素馨心里伤感,白子女子重情重义,往往喜欢唱曲调来表达自己的心情。

    翠茵茵

    我是线来你是针

    你是花针前边走

    我是花线随后跟

    刀山火海一起下

    上天入地一条心

    只要情深和意重

    永远不离分

    白素馨的歌声如泣如诉,特别在此情此景中,更是催人泪下。连丰时,丰咩都听呆了,他们暗自心里赞叹:司马艾有妻如此,真的令人羡慕。

    空气凝固了。

    包围着司马艾小船的兵丁们,从来没有见过像艾馨儿这样美如天仙的白子女子,而且这些兵丁都是血气方刚之人,是有血有肉的身躯,见了这样美丽的女子,不动凡心的人,除非他有病。

    不知不觉中一股微风又从南方拂了过来,船上的兵丁们一个个像喝醉了酒的汉子,扑通扑通之声响不绝耳,包围的兵丁又倒入海里数十人,这次比前次更甚的是倒入海里的兵丁大多数没有挣扎,直接呛了几口海水就沉入海底去了。很明显地看得出来,没有挣扎就沉入海底的兵丁原来就是前次曾经掉到海里的兵丁。

    丰时,丰咩被这次突变产生了疑惑,他们疑惑艾馨儿会使迷魂大法。丰咩正要发令东南西三面的兵丁放箭时,恰好艾馨儿见兵丁们像醉汉倒到海里就爬不起来忍不住要发笑,刚好回过头来面对着丰咩这方。丰咩不见艾馨儿的玉容则已,如今一见就足以使他丢了三魂,落了七魄。顿时使他产生了占有艾馨儿的欲望,他在心里暗想:什么郁刃浪剑不郁刃浪剑,只要有眼前这女子陪伴终身,此生足矣!

    感到奇怪的是司马艾,白素馨,怎么这些兵丁像中了剧毒似的倒到海里就爬不起来?司马艾,白素馨惯使毒,对每种毒药的毒性都非常了解,但从来没见过,也没有听过像这些兵丁所中的这种毒药,前次倒进海里的兵丁只死了三个,而这次倒下去的兵丁却大多数都死了。

    其实司马艾不知就里,倒到海里的兵丁不是被毒药毒死,而是海水呛死。

    丰时知道司马艾善于使毒,在赤壁胡剑庄他就体验到了,司马艾使用毒药的精道之处,眼前这种现状,他认为司马艾又发明了新的毒药,他推测这种毒药应该是无色无味。为什么两次倒到海里的兵丁都是北方船上的?因为风从南方吹来,就把司马艾在小船上投放的毒药吹拂到了北方,所以两次倒到海里的兵丁都在北方。丰时悟通了这一层,心里暗自得意,但他绝对不会把这秘密告诉丰咩,因为目前死去的兵丁都是丰咩的兵丁。更何况兄弟两人夺取郁刃浪剑,待到夺到手了,还得与丰咩再争夺一次。两把郁刃浪剑他都不能放弃,少了一把心里都不会平衡。本来郁刃浪剑是他浪穹诏的人所铸,更不能落到外诏人手里。

    丰时的为人阴险毒辣,笑里藏刀。

    丰咩则好色多疑,兄弟两人虽然是一母所生,性格却完全不同。

    这次丰时来邀丰咩夺取郁刃浪剑,生怕丰咩疑心他有诈,只好带了十个兵丁而来,如果带来的人多了,怕丰咩看出他的实力压过了丰咩,丰咩不愿意与他合作。就只带了十个武林高手,对丰咩只说是“兵丁”。刚才他看到丰咩看艾馨儿时的眼神,知道丰咩这个好色之徒在打艾馨儿的注意了。所以谋划要把郁刃浪剑和艾馨儿一起弄到手,把他作为与丰咩交换郁刃浪剑的砝码。但如何才能活捉艾馨儿,他也一时想不出最好的办法。现在对方的力量显然比己方弱得太多,司马艾已失去武功,白素馨的毒镖虽然厉害也不必畏惧,艾馨儿千娇百媚,年纪太轻,即使有武功也不可能有多高,唯一的是那小子,不知是什么来头,在赤壁胡剑庄就一直在自己身边,直到他抢了郁刃浪剑,一剑使出,只一招就杀死七个高手。总的来说,这小子才是真正来夺取郁刃浪剑的对手,如果强攻,只要一番乱箭就把对手解决了,郁刃浪剑就可以到手了,怕就怕这小子弄个鱼死网破,把郁刃浪剑毁掉。要智取又没有好的办法。

    在丰时为自己盘算之时。丰咩对眼前发生的事态震惊不小,莫名其妙地失去了数十个兵丁,便令后面的小船上的兵丁补了那些兵丁的位置。到兵丁就位以后,他又在打艾馨儿的如意算盘。这如花似玉的美人如何才能到手呢?他想了用天罗地网法。对,只有这个办法才能捉到艾馨儿。他主义已定,便独自转入船舱里,对贴身武士交代了一番。那武士便下了楼船,划了只小船向西边的大厘城方向去了。

    一个多时辰过去,罗盛还想不到脱身的办法,特别担忧司马艾的伤情。他心想:擒贼先擒王,只要把丰时,丰咩其中一人擒到手里就好办了,就可以迫使他们把自己这只小船送到石桥诏。如果在赤壁胡剑庄把丰时杀掉就好了,但现在后悔已晚。

    一道白影从小船上飞起直扑丰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去势极快极猛。到得罗盛刚及楼船之上,剑尖离丰时的颈部不到半尺之远时,丰时身边的武士才反应过来,刀剑齐出,直逼罗盛。好个丰时,不愧久经沙场,罗盛的剑离他的颈部不远分寸时,心不惊,脸不变,不退反进,用足猛力一掌向罗盛拍去。罗盛只想一击必中,擒住丰时,浑不顾身,自然胸前门户大开。罗盛悬在空中,身无支撑点,自难躲开丰时这掌。好个罗盛,在生命危急之间,不慌不乱,他看清楚,化解了丰时的掌就难避武士手中的刀剑。在这十分之一秒时间,剑锋下垂落在丰时的右肩之上,借剑之力后身向空中立起,这样一来丰时的掌拍空了,武士的刀剑也击空了。在众武士的刀剑用老还未收回之瞬间双足下垂,踏在武士的刀剑上纵身往后跃回小船。哪料到脚下的着力点劲道不足,还离小船丈许就往下落去。罗盛想:这下完了,自己不懂水性,落到海里性命难保,万一丰时乘此之际,乱箭齐发,自己不被海水淹死,也浑身被射成刺猬。当他掉离水面还有尺许距离之时,脚下好像踏到什么硬物,下意识的反应,脚在硬物上一点纵身返回小船内。

    罗盛的进攻返回一气呵成,像一只大雕,即使是大雕也没有这般灵捷。他的行动把包围在小船周围的兵丁们惊得目瞪口呆。心想如果罗盛的这一击是对准自己,那只有去见阎王。就是船上的武林高手也暗自心惊,要是罗盛的这一击对准的是单独一个人,要化险为夷也没有把握。

    原来白素馨见罗盛突然间飞起去刺杀丰时,没料到攻击没有成功,反被丰时与他身边的武士逼了回来,眼看罗盛就要掉到海里,便毫不思索地拾起小船上的在罗时江撑船下来时用的竹篙伸到罗盛脚下,她也不知道这支竹篙能不能救起罗盛。哪知罗盛的轻功在她意料之外,这支竹篙便凑了效,救起罗盛。

    听到船舱外有喧哗声,丰咩从船舱里出来,罗盛早已返回小船中。所以刚才精彩的瞬间他没有看见,他扫视了包围的船只一眼,见没有异样,便把全部的心思投到小船里的艾馨儿身上。但使他不尽如意的是,艾馨儿的背朝着他这方,便无法欣赏到她那赏心悦目的玉容,感到有些落魄和遗憾。

    “哈哈哈……”丰时被罗盛袭击,不怒反笑。他中气充沛,笑声远扬。

    “你这小子胆略不错,有英雄本色,本诏主招纳江湖英豪,看重的就是你这样的年轻人。你在江湖上闯荡,不如归了本诏主,有的是荣华富贵让你享受不完。如果你携了郁刃浪剑来归我,那么郁刃浪剑也归你使用,于你于我不是两全其美吗?”丰时不愧是要干一番大事的人。他尊贤爱能,身边聚了不少能人贤士。但他哪里知道罗盛是蒙舍诏主细奴罗之子。他这样的方法引诱在其他人身上可能生效,用于罗盛则失之可笑。

    丰咩听了丰时对罗盛说的话,心想:这王兄果然足智多谋,然而他哪里又知道,我已经派人去布置“天罗地网”了,到了那时你的如意算盘就要打错。

    “王兄,别再理他们了,你看日头已是巳时,我们准备吃早饭吧。把你带来的兵丁分配到包围的小船上,以防不测。”丰咩对丰时说。

    楼船是专门为丰咩游海所造,船上起居饮食一应俱全。丰咩不提吃饭则已,提起吃饭,顿时饥肠辘辘,才意识到自己饿了。

    船舱里已经摆好了饭菜,菜的香气一股股袭来,把丰时都逗馋了。

    时值八月,正是而海里的弓鱼上市的时间。到此季节打捞的弓鱼,腹内无食无屎,不用剖腹,每尾弓鱼重约二两,如果放到称上仅仅只平旺而已。所以在市场买弓鱼,不用称,数了尾数便知重量。

    弓鱼独洱海里有,是天下鱼类的上上者,味鲜嫩,甘甜。用洱海水煮,香鲜独特。在海上煮弓鱼更是方便,将海水在砂锅里煮沸,把鲜活的弓鱼放到砂锅里,盖上盖子,弓鱼在砂锅里活跳乱跳几下便死了,只要两盏茶的功夫就熟了,再放上食盐,不用任何香料,吃起来其味鲜美,原汁原味,美不可言。洱海边的人把这样的煮鱼法叫做“河水煮活鱼”。为什么不叫“海水煮活鱼”呢?其实洱海就叫“西洱河,”也可以叫“洱河。”

    桌上唯独一大钵盂“河水煮活鱼”。有两副碗筷,一坛荞子酒。丰时,丰咩对坐了,自斟自饮,鱼的香气弥漫在船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