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赌酒

    更新时间:2016-10-20 10:33:54本章字数:3848字

    息龙山下有三只撑着白帆的小船,在碧波粼粼的海面上向北进发,顺着南风小船很快就到达海中央。这是峨嵋逸士向石桥诏借来的船只,船上有石桥诏的七大武林高手。虽然石桥诏与蒙舎诏结盟,互相抵御外来之敌,但是去救司马艾、罗盛、保护郁刃浪剑却有违背盟约条款。石桥诏的诏主杨林又不得不给峨眉逸士面子,他知道峨眉逸士是大唐派来的史臣,如果不出手支援,不但得罪了细罗奴,也得罪了大唐,给自己造成被动局面。而且他自己也想得到郁刃浪剑,便使七大高手与峨眉逸士去,静观成败,也好渔翁得利。

    忽然,在不远的海面上从西至东,划来了十多只小船,一字儿在他们前面摆开,挡住了他们的去路,船上的人都戴着竹笠披着蓑衣。峨眉逸士心里暗惊,原来前面的船队是令人闻风丧胆的“洱海鱼鹰”,“洱海鱼鹰”水上功夫了得,在洱海没有比他们更难缠的人了。为首的鸬鹚翁,有着鸬鹚一样的本领,能在水中追逐活鱼,能潜在水里一两个时辰不出水面。他称霸洱海三十余年,就是丰咩、杨林两个诏主也要让他三分,峨眉逸士与他有过数面之交,知道他只与官府作对,从来不为难海边的渔民。可以说“洱海鱼鹰”是维护渔民利益的民间组织。但他意识到,今天的鸬鹚翁不是被丰咩指使,就是想染指郁刃浪剑。为了探明鸬鹚翁的意图,便拱手施礼:

    “鸬鹚翁,在下峨眉逸士,好久不见,先生的行侠仗义,威名远播。”

    “哈。。。。。。。峨眉逸士,故友重逢,难得难得,何不过来与老弟吃生鱼,喝烧酒,谈天论地。”鸬鹚翁没有起身还礼,大咧咧地坐在船上不动,鱼鹰蹲在船舷上,懒洋洋的缩着脖子。鱼鹰就是鸬鹚,因为鹰可以捕鸟,鸬鹚也可以捕鱼,所以洱海边上的人把鸬鹚叫做鱼鹰。

    峨眉逸士来到南疆学会了吃生肉,五年前与鸬鹚翁学会了吃生鱼。此时鸬鹚翁提起吃生鱼,顿觉满口生津。吃生鱼讲究的是那碗糊辣子蘸水,若在平时,他定会与鸬鹚翁品尝一番。但此时心里惦记着司马艾、罗盛德安危,哪里还有这闲情逸趣。

    “鸬鹚翁,在下这里谢过了,改天再与你叙旧,今天有要事在身,还向老兄借道而行。”峨眉逸士语气衷肯,不卑不亢。

    “峨眉逸士,你匆匆北行,莫非也是为了郁刃浪剑?”鸬鹚翁一语道破峨眉逸士的目的。

    “哈。。。。。。老兄真是性情中人。。。。。。”峨眉逸士已经默认了鸬鹚翁的问话。

    “爽快,既然是为了郁刃浪剑,那就先喝酒,酒喝够了再谈”,鸬鹚翁的再谈是指借路的事。

    “老兄,今天你是醉翁之意不在酒,莫非也是为了郁刃浪剑?”峨眉逸士想再探探鸬鹚翁的意图。

    “好东西,哪个不喜欢,丰时取得,丰咩取得,你也取得,我也取得。是你的终归是你的,千万强求不得。”

    “鸬鹚翁,你取得,我也取得,但此时我已经不去取不得了,现在我已经不是局外人,我家少主人被丰咩围困在海上,老兄,你怕不怕丰咩人多势众。。。。。。”峨眉逸士的话没有说完就被鸬鹚翁打断了。

    “峨眉逸士,你太小看我了,我几时怕过丰咩。”鸬鹚翁气得面部青筋暴露,蹭地串了起来。

    峨眉逸士了解鸬鹚翁的脾气,故意激将他,果然奏效。

    “既然老兄不怕丰咩人多势众,那么我们就一起去战败丰咩,保护郁刃浪剑,得到郁刃浪剑后,我们两个一比一决斗一场,你赢了郁刃浪剑归你,我赢了郁刃浪剑归我如何?”峨眉逸士清楚,凭智谋,凭岸上的功夫,自己要比鸬鹚翁高许多,这样的条件已经让鸬鹚翁占了便宜。

    鸬鹚翁听了峨眉逸士的话,心想:峨眉逸士是何等人物,竟与我公平竟争,的确没有不把我看扁,便有了自豪感,如果上了岸,我根本不是他的对手,只有在海上为难他一番。

    “峨眉逸士,你的条件我答应,但我也有条件,你同意了,才能让你通过。

    “什么条件,快说出来?

    “第一,很简单,你只要陪我喝够了酒,第二,就是你要避开我这根鱼竿,这两个条件随你选择。”鸬鹚翁与丰咩素来不合,丰咩为了得到郁刃浪剑,付给他丰厚的酬金,要他把住南方海面,不让夺取郁刃浪剑之人通过,期限是一天一夜,从昨夜算起,时间才过了七八个时辰,只要过了今夜子时,任务就完成了。鸬鹚翁素来是一诺千金的人,此时他无论如何也不能放峨眉逸士过去,只能邀请峨眉逸士喝酒,喝它个天昏地暗,三四个时辰也就过去了,到时候放了峨眉逸士,他就没有违约,这是两全齐美的办法。

    峨眉几士听了他的话左右为难,他深知鸬鹚翁海量,即使喝个三天三夜,把几坛酒喝完,也醉不倒他。虽然不知他已被丰咩收买,但也明白他是在故意刁难。若要避开他手中那刷白钓的鱼竿,谈何容易?仅鱼竿上的丝线就十五丈长,拴着五十个鱼钩,刷白钓的鱼钩不着饵,只要将坠有铅的丝线抛出数丈远,然后用鱼竿上的绞车把丝线绞回,这样一次次的抛了又收,收了又抛,有时会钩到数条鱼。什麽么兵器都好对付,唯有这鱼竿,峨眉逸士实在想不出对付的办法。

    “老兄,喝酒我甘拜下风,鱼竿我也避不过去,看来你是故意刁难我了?

    “峨眉逸士,我几时为难过你,你远来是客,难道我就不能尽点地主之宜。”鸬鹚翁边说边抱酒坛,这坛酒约有四五十斤重,只见他就着酒坛美美地喝了一口,便将酒坛平平稳稳地向峨眉逸士抛来。那坛酒带着劲风飘过五丈来宽的海面,尽直来到峨眉逸士面前,峨眉逸士轻挥折扇托住坛底,顺势侧身便消了酒坛的劲道,整坛酒就稳稳地歇在折扇上。

    峨眉逸士将酒坛送到嘴边,喝了一口,口感很好,顿觉清纯甘洌,这酒他曾经与鸬鹚翁喝过,它是由花甸坝的苦荞和清碧溪的水精心酿制而成,算的上酒类一绝。

    峨眉逸士抿抿嘴唇,道了声“好酒”,随着把折扇顺势往鸬鹚翁一送,那酒坛看似不急不缓,其实凝聚了峨眉逸士的全部内力。鸬鹚翁见酒坛近至面前,便伸手去接,那知酒坛力道无穷,他虽然接住了,感到不对劲时已经来不急了,只好双手合抱酒坛,一屁股坐到船里,坛里的酒水溅了出来,溅得满身满脸都是。小船不住的在晃动。

    鸬鹚翁把酒坛放到船里,双手把脸上的酒水揩了喂到嘴里,一付狼狈相,天真可笑。

    峨眉逸士见状,觉得有些愧对鸬鹚翁,他高估了鸬鹚翁的功力,在这样的场合根本没有要出他洋相的意思。

    “老兄,你莫不是不胜酒力了,怎么才喝一口就醉,若想不醉不休,我就过来陪陪。”峨眉逸士说着,脚尖一点,轻飘飘地来到鸬鹚翁的船上。鸬鹚翁正在狼狈之际,迎面一掌向峨眉逸士胸前拍去,峨眉逸士在空中无着力点,只好用折扇在鸬鹚翁肩上一搭,他的折扇足有两尺长,当折扇搭到鸬鹚翁的肩上时,鸬鹚翁的手掌离他的前胸只有尺许。

    在瞬间峨眉逸士只好借力翻身,用燕子三抄水的功夫返回自己的船上。暗叫一声:好险。

    “老兄,你好小气,我来陪你喝酒,你却挡了驾,哈。。。。。。”峨眉逸士的笑声脆生生的飘出好远,好远。

    “好吧,你把船靠过来,我们一人一坛地喝。”鸬鹚翁刚才那一掌无心置峨眉逸士于死地。

    “你有几坛酒?”峨眉逸士问。

    “两坛”鸬鹚翁应道。

    “好,我们一人一坛,喝完了你就让我走。”峨眉逸士心想,只要酒中没有毒,喝完了用内功把酒逼出,自己也不会醉,好去救司马艾、罗盛。

    “是汉子,喝完了酒就让你走。”鸬鹚翁清楚,这酒普通的人喝一碗就醉了,自己也只能喝十碗,这坛酒足足有五十余碗,难道把你醉不倒?

    “我这酒是七八年的陈酿,如果你喝醉了,只能往南方回去,不能近北方半步,若你不醉,可向北方去取郁刃浪剑。”鸬鹚翁补充说。

    “为什么醉了就不让我去取郁刃浪剑?”峨眉逸士置疑,这样的规定明显在耍赖。

    “你喝醉了,还去取郁刃浪剑,不是去送死么?不然你死了,别人还说是我把你醉死的呢。”

    “不管是死是活,喝完了你得让路,不然这酒我就不喝了。”

    “好吧,事情的利害我已说清楚了,你喝完了酒,我让路。”鸬鹚翁心想,峨眉逸士喝完了酒,不过亥时就该醉了,过了亥时自己的任务也就完成了。

    峨眉逸士听了鸬鹚翁的话,便脚尖轻点,向一只仙鹤般飘至鸬鹚翁的小船里。船舷上的鱼鹰以为是大雕扑来,便纷纷投入海里,海面上留下一圈一圈的波纹。

    峨眉逸士在鸬鹚翁的对面坐下。

    “你让我喝哪一坛?”峨眉逸士心想刚才喝的那坛没有毒。

    “你喝刚才喝过的这坛”鸬鹚翁看出了峨眉逸士的心思。

    “好,那恭敬不如从命了。”峨眉逸士挥开折扇,扇面檫着坛身下去,手腕一转就像舀水一样把酒坛兜了起来,动作十分潇洒。“请吧,老兄。”

    峨眉几逸士的动作使鸬鹚翁心里一惊,二话没说双手捧起酒坛就喝。

    待将酒坛里的酒喝至三分之一时,二人同时将酒坛放到船上,互相点头赞许,暗赞对方酒量了得。

    峨眉逸士坐到船头,把折扇合拢,插到后背上,便浇起海水洗手,表面上看似洗手,其实是用内力把酒逼到指尖流到海里。

    他们连喝了三次,把酒坛喝了个底朝天。峨眉逸士洗了三次手,喝到肚里的酒尽数排到海里。鸬鹚翁的肚子则明显的挺了起来,忙捋起裤子往海里尿去,他尿的时间很长,就像竹筒引来的山泉水,哗哗地在海里冲起泡沫。

    鸬鹚翁边尿边观察峨眉逸士,只见他脸不红,肚不胀,神态自若,心里暗暗佩服。

    莫看鸬鹚翁生就虎面短须,一幅鲁莽之相,但挺有心计的。他早料到不论任何对手都会选择先前喝过的那坛酒,以防酒里有毒,便在其他那坛里装了清水。让别人喝酒,自己喝水。

    鸬鹚翁尿了不过半刻钟,但峨眉逸士感觉很长,因为急着去救司马艾、罗盛。

    “现在酒已喝完,老兄也该让路了。”

    鸬鹚翁脸上露出无奈的神情,打量了峨眉逸士一番,然后抱拳道:“佩服、佩服,峨眉逸十喝酒如此高明。”

    峨眉逸士听了鸬鹚翁的话,心想:难道被他看出了破绽,莫非他要耍赖?

    “让路。”鸬鹚翁大手一挥,船队便让出一条水道。

    “承让。”峨眉逸士抱拳一揖,然后让三只小船升帆起航。原来峨眉逸士在与鸬鹚翁纠缠之时,南风习习,船稳不住,只好把帆降下。峨眉逸士跃回小船,穿过鸬鹚翁的船队,向北而去。待峨眉逸士的小船划出十余丈远,鸬鹚翁突然大吼一声“追”。

    顿时鱼鹰船队追了上去,哪里追得着,峨眉逸士的船是顺风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