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五章:郁刃浪剑出世

    更新时间:2016-10-20 10:35:19本章字数:2939字

    丰咩在楼船上暗自得意,心想眼前的这个美人儿,像只小鸟已经在他的掌控之中,料她插翅也难飞了,他在想什么时候收网比较合适,最好是先取得美人之心,强扭的瓜不甜,这个道理他懂。但网中这个美人如何才能使她欢心呢?他已是一筹莫展。只能目不转睛地欣赏艾馨儿的一颦一笑,哪怕是一个平凡的动作都能使他陶醉,艾馨儿就像一壶美酒,一壶香茶,那一缕幽香就能使他丢魂失魄,心猿意马。

    被围困在天罗地网中的司马艾寻思如何才能冲出包围圈,只要白素馨与艾心儿暂时可以自保,他与罗盛冲出去应该是没有问题的。他坏顾四周,想找一个突破口,如果能擒到丰咩或丰时作为人质,逼迫他们送出海为上策。又想到丰时、丰咩所在位子过高,而且身旁不乏高手,虽然自己六合神功已练成,但不知有多大的功力,反正今天不拼命是难突围了。

    司马艾主意已定,便道;

    “逻盛公子,把船靠拢来。”

    罗盛、艾馨儿会意,便把船靠拢他。

    “逻盛公子,把案板拿给我。”司马艾声音不大,但语气很凝重。

    罗盛把案板递到司马艾的手中,司马艾打开案板,取出郁刃浪剑。

    郁刃浪剑亮相,包围的武林高手,丰时、丰咩都羡慕得目瞪口呆。特别是丰时,双眼似乎喷出贪婪的火焰。只见玉龙剑发出闪闪幽光,似泓湖水,随着剑身的摆动,剑脊反射着日光,像一颗颗璀璨的星星上下滑动。司马艾欣赏了一番玉龙剑,左手也拿起青龙剑,只见剑身银光闪闪,犹如明镜折射出刺眼的光芒。

    司马艾如故友重逢般,对双剑喃喃细语,心心相映。他放下手中的青龙剑,又从白素馨背上的剑鞘里抽出“青龙剑”,这剑与他放下的青龙剑一摸一样。可惜的是“玉龙剑”在普陀崆被上清道长削断了,不然四把宝剑放到一起,真伪难分。司马艾也禁不住暗赞自己,当初如何能把四支剑造得如此像,除了自己以外,任何人也分不出真伪。

    “逻盛公子,你用这把剑保护她们”,他示意罗盛过来他的船上。罗盛接过“青龙剑”,用坚定不移的眼神回答了司马艾。

    楼船上的丰时暗自高兴,几乎要心花怒放了。料定司马艾难逃这天罗地网,要主动献出郁刃浪剑。当他看到有两把青龙剑时,感到纳闷,他只听说过有一把,既然有两把,那就一起收了吧。

    “司马庄主,不愧是大丈夫,”丰时的话音未落,只见司马艾拔地而起,一鹤冲天,手中的双剑舞得密不透风,犹如青色与白色铸成的铜墙铁壁,向东方的天罗地网中冲去,他临时改变了计划,知道丰咩、丰时身旁高手如云,如果强取很难成功。

    东方的兵丁见司马艾向他们冲来,忙把手中的天网向司马艾的头顶罩下,弓弩手万剑齐发,司马艾的剑影到处,天网被他的剑毁于无形,绞成碎片纷纷落到海里,射向他的箭羽也全部被挡在剑圈外,跌落到海里。

    司马艾冲破天网,越过箭阵,落到船上,那气势如虎入羊群。剑影笼罩着他,就像半边青半边白的圆球在滚动。剑球到处只见血肉横飞,惨叫连连,眨眼间十多只船上的兵丁就荡然无存,只留下海面上片片殷红。

    罗盛乘机舞起“青龙剑”断后,将射来的箭羽尽数劈落,艾馨儿、白素馨越过了包围圈,上了小船,拿起挠片,拼命划船。司马艾、罗盛站在船中央,挥剑抵挡射来的乱箭,把她们保护得严严实实,好让他们划船。小船在白素馨母女的划动下,箭一般地向东南方射去。

    丰时、丰咩立即组织兵丁追赶,那里还追得上。

    罗盛向南方海面望去,见三只挂着白帆的小船向他们飞速驶来。后面是数十只船在追赶,不知来船是敌是友,顿时心情又沉重起来。心想:海战是自己的弱势,万一丰时、丰咩追上来,又要被包围了。

    “往东岸划。”司马艾向白素馨、艾馨儿道。

    白素馨、艾馨儿刚要掉转船头,只听得一声长啸。仔细一听,声音是来船上发出的。他们知道是峨眉逸士来了,顿时喜上心头。

    司马艾、罗盛同时发出长啸声呼应。

    海上行船,不比陆地骑马,马无论如何跑,但陆地不动。船在海上行驶受风向、波浪、暗流的影响,船只不可能随心所欲,把船聚在一起,要有一定的时间。他们只能用声音遥相呼应。

    白素馨、艾馨儿手中的挠片划得向鸟的翅膀一样,恨不得飞了起来。

    这时,丰时、丰咩的船队像猛蚱一样追了上来,幸好他们是逆风行驶,不能上帆,总隔着一箭远的距离。

    小船随着浪峰颠簸,逆风行驶,任白素馨母女怎样用力,就是前进不了多少。

    峨眉逸士的帆船鼓满了风,徐徐向他们靠拢。峨眉逸士立在船头,观察眼前的局势。只见丰时、丰咩的船队占了足足两三里的海面,黑压压一片从北方逼来,后面是鸬鹚翁的十几只小船紧追补舎,眼看就要形成犄角之势。只见他不慌不忙,一边审视东方的赤文岛,一边让船只向司马艾他们靠拢。赤文岛像一只金梭躺在万顷碧波之上,约有四里来长,岛沿呈赤色,岛上树木葱郁像一只黛色的梭子。看到赤文岛,主意已定,既然海上不是他们的对手,就把他们引到赤文岛上战吧。

    船渐渐靠拢,峨眉逸士见司马艾、罗盛、白素馨、艾馨儿,唯独不见荷花仙子。按常理,他与荷花仙子分手已经四个多时辰,荷花仙子应该早就到了。他心里暗暗焦急,莫非她发生了什么意外,但此时顾不了那么多了。

    “司马庄主,我们先上赤文岛。”峨眉逸士来不及与司马艾商议,便自作主张地说。

    “峨眉逸士,为何不见荷花仙子?”司马艾与峨眉逸士分别时,峨眉逸士与荷花仙子双双在青龙桥上迎敌日尼喇嘛与日布、龙布、还有清云居士。此时,见峨眉逸士单身而来。心想,荷花仙子在青龙桥恶战时,莫非遇害了?

    “她先我而来救你们,莫非她没有到海上?”

    峨眉逸士与司马艾一问一答,众人都为荷花仙子的安危而揪心。

    四只船终于靠拢了,峨眉逸士令船上的武林人士把船帆下了,四只船一起往赤文岛划去。船在前行晃荡,波浪一层层地卷来拍打着船舷,船往东航行比向南逆风行驶快得多,再有两里多就到赤文岛。

    见峨眉逸士他们把船调头往东,丰时、丰咩、鸬鹚翁也把船头调往东,形成两里多长的弧形追赶而来。奇怪的是鸬鹚翁自从放过了峨眉逸士之后,他的十几只小船就不紧不慢的追随着,不愿逼近他们。不然按洱海鱼鹰的水上功夫,莫说峨眉逸士的船上了帆,就是长了翅膀,这群“鱼鹰”也能追上。甚至把船底凿通,让你沉船喂鱼不可,今天到底是什么原因使他们这样?

    司马艾、罗盛待峨眉逸士的船靠拢,顿觉心里踏实了许多。特别是罗盛多年来一直把峨眉逸士当作精神支柱,当作他的胆。他认为只要峨眉逸士在场,任何危险都会化险为夷。

    峨眉逸士见司马艾手中的两把宝剑,料想这必定是“青龙”,“玉龙”无疑了。他装作很不在乎地瞄了一眼,就仅仅这一眼,就足使他大慰平生。这是他有生之来,见到的,能够使他羡慕的宝剑。难怪这两把剑能够带来腥风血雨,不仅在此时,就是在将来也会有很多武林人士为之丧命。峨眉逸士看在心里,外表则视若无睹。在无意之间与司马艾的目光碰撞了一下,这一碰使他大吃一惊,原来他与司马艾在西湖相遇时,司马艾已受伤,大有走火入魔之势。当时想:只有到了蒙舎诏,才能用内力助司马艾疗伤,找出病因,用药物引导,使之打通穴道,才能避免走火入魔。但此时见他眼里闪出精神气,心里便暗暗佩服司马艾,他的内力已深不可测,似乎比自己还稍胜一筹。

    “司马庄主,恭喜你已练成盖世神功。”峨眉逸士向司马艾抱拳一揖说。“托福、托福,这全是机缘。”司马艾随手把双剑合拢形成抱拳之势还礼道。不经意间,“洱海鱼鹰”在鸬鹚翁的指挥下,十数只船像离弦的箭一般从南面包围而来,大有阻挡他们上赤文岛之势。艾馨儿看出了鸬鹚翁的动机。立即把挠片递给罗盛,让他划船,自己则抽出青红剑踏波向鸬鹚翁的船队冲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