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遗忘是最好的选择(1)

    更新时间:2016-10-21 22:09:23本章字数:2240字

    从睡梦中惊醒,感觉到心脏在自己小小的胸膛里砰砰跳动,我深呼吸一下,闭上噩梦中试图呼喊而一直张着的嘴。从床头拿起手机看了下时间,凌晨四点多,还可以再睡会儿。

    感觉到口渴,摸黑去够着水杯,不小心碰到了塑料袋,产生了一些动静,让睡在另一张床上的思思停止了磨牙,翻了下身。

    “清涵,清涵,睡吧,睡吧,你其实不是只有一个人,你有爱你的妈妈,你有几个闺蜜,你有一群乐意帮助你的朋友,怕什么?”我在心里默默地安慰着自己,让自己尽快从刚刚的梦中缓过神来。

    是被思思去厕所的声音吵醒的,拉着窗帘屋子里仍是黑黑的,而实际上已经阳光高照,九点了。十点多豆豆会来找我,该起床了。

    思思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堵着枕头的嘴发出嗡嗡声:“涵涵,我晚上睡觉磨牙了吗?”

    “磨了,快照镜子看看你的牙是不是又变短了。”

    “你又听见我磨牙了?!”

    “很大声。”

    “把你吵醒的?”思思坐了起来,睡眼依旧朦胧地看向我。

    “不是。你磨牙的动静还不至于把我从沉睡中吵醒。”

    “那你怎么知道我又磨牙了?你半夜醒了?干嘛了?”

    我稍微停顿了一下手里叠被子的动作,若有所思:“思思,你有没有做过这种梦,四周荒无人烟,你站在一个很空旷的地方,不知道你在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仿佛这世间只有你一个人。”然后会疯狂地找出路,却怎么也找不着,最后因为着急急醒,才发现这是个梦。

    “没有。我倒是梦到过到处找厕所,找不着而急醒,幸亏找不着,要是找得着我就该尿床了。”

    看到我笑她,思思也笑了起来,转而止住笑声,望着我:“涵涵,是不是你内心太孤单了?”所以才做这样的梦,梦到自己孤身一人,没有任何其他人的依赖和支撑。

    我玩笑地回答:“不应该呀,你和大米总在我耳边吵吵闹闹的,我也不孤单啊。”

    “那是!”思思得意洋洋地回答。

    收到豆豆的短信,她正在排队等校车,估计再过半小时就到了。我看着还身着睡衣的思思催促她:“快起床换衣服,我一会儿还有约会呢!”

    这家伙非但不麻利地换衣服,反而一副悲情女主角的神情扑向我:“涵涵,你不再爱我了吗?你怎么可以去和别人约会!”

    我没理她,叠着我自带的床单,她搂着我的脖子一下子把我拽倒在床,“我们可都同床共枕过!你不要和别人走!”

    她勒着我脖子,我躺在她胸前,被她这神经举动弄得也口无遮拦,“那你现在是想谋杀亲夫吗?!撒开我,都快被勒断气了。”

    撒开我时,她还不忘吃我豆腐调*戏我一下,“如果咱俩真是拉拉,你还真能当我的夫。虽然你的性格不像,长得也不像,但和我相比,你的身材像。哦,我的夫!”

    “我报警了啊!”我鸡皮疙瘩冒了一身,虽然已经很了解思思同学有事没事疯一下,但依旧被她的胡言乱语弄得招架不住。

    “警察也阻止不了我对你的爱!”

    “我不是打给110,我是打给大米,让大米管管你。”

    “大米会吃醋的。”

    “大米吃不吃醋我不清楚,但是大米如果知道你现在如此缠*绵*暧*昧地调*戏我,她会像吃了枪药一样扫射你,直到把你骂清醒。”

    “你俩为什么这么对我?!”

    “为了让席超同学安心啊,省得说我们争他宠。”

    “没事,他是我的正宫娘娘,你俩是我的宠妃。”

    我使劲地把她从床上拉起来,“好啦,快去更衣吧。你的正宫娘娘等你一起共进午餐呢。”

    “你还没告诉我要和谁一起约会呢!”

    刚好豆豆打来电话,我拿着手机给她看了一眼才堵住她喋喋不休的嘴。豆豆坐上车了,二十分钟绝对到,我利落地收拾完,先去楼下退房,在大厅里恭候着思思。

    我随手翻阅着茶几上的杂志,“清涵。”

    一个略带迟疑的声音传进我的耳朵,当我抬头时,正迎上一束疑问的目光:“你怎么在这?”

    一个身着黑白T恤的男孩站在我面前。他又是直接叫我的名字,连个学姐都不称呼,他上大一的时候还和我叫过几声清涵姐,到了大二后直接称呼我的姓名了。名字起了就是让人叫的,我丝毫没有倚老卖老的意思,其他的小学弟学妹叫我名字没关系,我只是希望他,苑认知,称呼我学姐,记着我是他学姐。

    “我在等我舍友。”我简单的回复。

    “她知道你来等着她吗?怎么没见你舍友下来呢。”我明白他的意思,他在套我话。

    这么较真的孩子,会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我简单地解释,“昨晚浴室停水了后不小心被撒上汤汁了,我有轻微洁癖,你知道的,所以就来洗漱一下。舍友陪着我一起来了。”

    他如释重负一般,露出笑容:“对,我知道的,你有轻微洁癖。原来是这样啊。”

    看他现在的样子,我觉得我刚刚说错了一句话,那句“你知道的”真多余。

    “我高中同学来了,所以才来这开房的。”他向我解释他出现在这的原因,虽然我没打算问。

    这个已经当上学生会主席的男孩,在别人面前深沉稳重有气魄,可是我怎么总觉得他幼稚的不行呢,忍不住露出笑意。

    “是男生!”他慌张地补充。

    从楼梯处出现了三男两女的身影,我不经意的朝那个方向看了看,思思太磨蹭了,还没下来呢。

    处于青春期的孩子们有一大特点,和好朋友在一起时就喜欢咋咋呼呼。

    “认知,等久了吧,女生就是麻烦,她们还要化化妆,说不能被你们学校的女生比下去。”几个青春俏丽的男生女生说说闹闹地走近。他站了起来,我也随着站了起来。

    我看向这个大男孩,他的脸竟然脸涨红了,指着一个男生说:“你问他,我晚上是不是和他在一个房间的!”我没有要盘问他,他这么一解释反倒让我不知所措。

    那个男孩不怀好意地笑着:“是!是!是!他晚上和我是同一房间的!我作证!”

    其他男生起哄:“你们学校的妹子长得不错吗?!”

    “别胡说!”

    “我说这妹子长得漂亮是胡说吗?”

    他看向我,在意我有没有生气。他刚刚回答的‘别胡说’,是针对别人玩笑话中的‘妹子’,他不希望我被别人调侃。谁都看得出他的反常,我并不傻,知道这个男孩的心思,但我会一直装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