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遗忘是最好的选择(2)

    更新时间:2016-10-24 21:06:58本章字数:3109字

    我也算他们的同龄人,但在他面前我想表现得成熟更成熟。朝着他的同学们笑盈盈地解释:“欢迎你们来我们学校玩啊,我是认知的学姐。”看着其他两个女生看我的眼神,补充着:“我和他表哥是同学,所以也和他认识好久了。”这样解释会好一些吧,别人不用知道我和他表哥是什么关系,只知道我和他没关系就行了。

    我朝向这两位脸色变得没那般猜忌的女生说:“你们在这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可以来找我。我也有旅游年卡,去图书馆之类的需要ID卡,如果你们想去图书馆转一转,可以用我的卡。”

    有一个俏丽的女孩转向认知,“你会带我们去图书馆转转吗?想看看你学习的地方。”

    我果真没看错,这两个女孩,这一个是主角。虽然刚刚两个女孩看我的眼神都不大友善,但这个夹杂着幽怨,另一个只是惊异。

    认知看了看那个女孩,又看看我,迟疑地说:“你也得用ID卡呀?打饭时需要卡的。”

    ID卡我都是随身携带着的,从兜里掏出来递给他:“拿去吧,中午闺蜜过来,有人管饭。”

    思思凑近了人群中,“原来是苑大主席啊!来宾馆开会?”看到还有美女相伴,思思瞪大眼睛追问。

    也就思思那神奇的智商能想到是学生会来宾馆开会。

    “这些是我高中同学,来这玩的。”苑认知红着脸解释。

    我想赶紧拉着思思走,思思这话唠和谁都自来熟,尤其是对长得够她垂涎三尺的男生,不管老少,更偏向于少,都想调戏一番。

    “原来是高中同学啊,怪不得看起来比你们学生会的女生温柔。哎,苑认知大主席在你们高中时也这么受欢迎吗?他现在可是校学生会主席,英俊潇洒,年轻有为,青年翘楚啊!”

    那两个女孩抿嘴笑着。

    我拉着思思想趁她没特别败坏我校女生形象时撤离,“你们快去转转吧,好好玩玩,我们也回宿舍了。”

    思思挣脱了我的手,热情地从口袋里拿出她的ID卡,“来,把我的ID卡你们也拿着吧,毕竟两个女生呢。”

    “谢谢莫文思学姐。”认知接过来后客气地道谢。

    “说了多少遍了?叫我思思学姐,叫思思也行,不必叫学姐,省的把我叫老了。”和莫文思同学在一起我的尴尬病总犯,并且有她在,就没得治。

    豆豆的电话救我于水火之间,我接着电话走了出去。

    随后收到了认知的短信:“今晚或者明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呀,可以一起吃顿饭吗,我把ID卡还给你啊。”

    看他这短短的一句话,又用‘呀’,又用‘吗’,又用‘啊’,我真后悔那次说听他和别人讲话时总感觉是命令别人似的,像是独裁专治。所以他现在和我发短信时都会带众多的语气词。

    回复了五个字:“不用急的还。”

    很快就过来新的信息了,“嗯,我知道。但他们今晚就走了,也用不着了。”

    看了看消息后,没回复,把手机放进了口袋里。

    思思拎着我俩的洗漱用品回宿舍了,我去迎豆豆。

    我和豆豆的交情很不一般,缘分也很不一般。我俩小学的时候同班,是成天在一起跳皮筋丢沙包的小伙伴。初中的时候是隔壁班,上下学混在一起的闺蜜加死党。谁想我们高中的时候又是同班,而且还是同桌。高考时吧,两人的成绩就五分之差,第一志愿报了同一所大学,都被录取了。只不过我们学校占地面积很大,分东西校区,我在东校区,她在西校区。校车相通,东西区坐上校车半个小时也就到了。

    远远地就看到了江豆豆同学,只不过我发现她走路有些别扭,她招手让我去扶她,走近后才发现,豆豆脚上穿了一双小手指般细的细跟高跟鞋。

    “发生什么大事了?你怎么这么想不开呀!”

    豆豆把手搭在我的肩上,身体的力量往我身上转移,埋怨地说:“姐都上大四了,过两个月就得参加各种面试,不会穿高跟鞋怎么行?!谁想到这破鞋,不仅站不稳还磨脚,后悔死姐了。校车上人还那么多,姐都没座位,这一路上加速停车姐姐我前仆后倒。”

    “那也得慢慢适应啊,哪能一开始就穿这么高这么细的?”

    “都说女生天生就会穿高跟鞋啊。你看人家那些女明星,穿着恨天高,走着跑着还都那么从容优雅。”

    “你没这天赋!”

    我重新调整了一下位置扶着自作孽不可活的江豆豆同学:“去哪?现在吃饭时间是不是早了点儿?”

    “去校外!我要去买双运动鞋。我可不遭这罪了!”豆豆说完撒开我扶她的手,大步流星地往前走。

    “哎,你慢点儿。”我话音未落,江豆豆一个趔趄差点儿摔倒,气得她脱下一只鞋,金鸡独立:“我光着脚走路有人笑话吗?”

    “有。”

    “一只鞋跟的受力面积更小,你更容易倒。如果你再不穿上鞋,我撒手了啊!”

    “苍天啊,为什么你和我要差两个鞋号?!比我的脚小一号也行啊,那我挤挤勉强也能挤得进去,现在我也抢不了你的鞋穿。”

    “苍天有眼,怕有朝一日你和我抢鞋穿。”

    陪着江小姐买了鞋,也到了饭点。

    一边吃一边闲聊着,手机上提示了转账信息,银行卡收入2000元。

    “谁的信息?”对于好奇心特别重的人,江豆豆总喜欢了解我到每一个细节。

    “银行卡收入2000。所以这顿饭我请你了。”我若无其事地回答。

    “你现在每个月都能收到生活费吗?你爸按时给打钱了?”

    “嗯。”

    “阿姨身体好点了吗?”

    “没事了,她现在不教高中了。去小学教小学生去了,这样她还轻松一些。”

    “你的学费有你爸管了,阿姨的负担也减轻了些。说到底他还是你的父亲,会对你负责任的。”

    我心里堵得慌,放下碗筷。

    “豆豆,父亲和爸爸这两个词语在我这是陌生的,你应该知道我为什么这样说。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他一走了之,法院判的让他每月给我一百块钱的抚养费,直到我上大学他依旧是每月给我一百块钱抚养费,额外的支出压根没有。我妈要强,根本也不向他张口。前年我妈生病住院,那一段时间我和你们到处借钱,我在学校做兼职,打工,我的生活费依旧一毛钱没涨,他不可能没听说我妈病了,我生活费学费都没着落,但是他根本没有施以援手。这么些年来,我是从来不主动和他联系,他也丝毫不与我联系,我和他除了血缘关系其他什么关系都没有。是他先对不起我妈,和别的女人生了儿子了还瞒着我妈妈,等到人家第二胎都要出生了才和我妈摊牌,离婚。

    我并不清楚他那时怎么和我妈断绝的关系,但是我知道他的无耻。他为自己的退路做好了准备,转移了所有财产,在我妈面前装成一个穷光蛋。他并不是没钱,作为一个包工头,他有房有车有存款,但是他一分都不想给我和妈妈留下,我和妈妈一直住在租来的房子里。我只知道他和我妈妈离婚后,风风光光的把那个给他生了儿子的女人迎娶进门,上次去你家,你爸不是还无意中提起他又买了一套别墅呢吗?!他儿女双全了,所以也根本不需要我这个女儿,我是多余的。

    而这次,如果不是要和那个女人离婚,为了财产不被那女人和她的一双儿女都霸占去,他怎么还能想的起有我一份?!我只是占一个份额,为他保留下更多而已。

    我已经能自食其力了,我可以打工,我并不需要他。让我接受他的这份请求,是因为多年不见的我们,再次相见时他的一句话‘从小我没管过你,爸爸对不起你’,其实当时我特别想狂笑。我们见面竟是因为他又有了小四想和目前那位离婚,这位不是个善茬,闹得鸡犬不宁要把他的财产全部争到手,而且教她的一双儿女断绝与他们的父亲的联系,他觉得他现在势单力薄的情势,所以才来找我。让我接受他的资助,让我以他女儿的名义为他保留下一份财产。他真的可怜又可悲,他说‘爸爸对不起你’的时候,这个‘爸爸’怎么说得出口?

    他递给我的那张银行卡我压根没接,因为我想甩在他的脸上。在我控制着自己往外走时,他问我:‘涵涵,我们终究是父女,你会一直记恨着爸爸吗?’我最终被这句话征服,他是装腔作势也好,是发自内心也罢,他的请求我接受,但是我会还他,一分不差带利息的还给他。”

    “所以,豆豆,你觉得这是个负责任的父亲吗?能对得起父亲的这个称呼吗?”

    “那你知道他和那个女人离婚了吗?”

    “不问。我想如果离得很彻底了给我的生活费也就中断了吧!”想想也很好笑的,所以我忍不住笑起来。

    我的笑却让豆豆沉默了,她难得正经地握住我的手:“涵涵,对不起。一切不快乐的事都会过去的,姐姐我陪你面对。”

    “我知道啦,快吃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