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章 遗忘是最好的选择(3)

    更新时间:2016-10-25 21:01:15本章字数:1828字

    我心情平复的很快,是因为对于这道伤疤已经有了抵抗力。任何能伤害到你的人都是因为你把他看的太重,都在歌颂父爱如山,所以那时我总是心存幻想我的父亲离开我是不是也有难言之隐。随着我的长大我便不再心存这样的幻想,很多时候亲情就是一个幌子,并没有文章中歌颂的那么纯粹高尚,都有不配为人的人,所以怎么还会少不配为父亲的父亲。当我以冷漠的态度看待这种关系时,我也从我自己心中的忿忿不平中解脱了。

    豆豆闷头吃着饭,几度欲言又止。

    当她再次抬起头看我又准备低下头时,我开口:“说吧。”

    “我不告诉给你实在是心里堵得慌,告诉你又怕你心里堵得慌。”

    “那就别告诉我了啊,别让我心里堵得慌。”

    “我会憋疯。”

    “那你就说。”

    豆豆向我面前凑了凑,神秘兮兮地问:“还记得上次咱俩拍的合照吗?我发在空间上了。竟然看到了访客记录里出现了仝鑫,而且那条说说还有相册中他的痕迹出现了好几次。”

    “嗯。”我不咸不淡地回答。

    “我和他聊天了。”

    我的手稍微一抖,很快恢复镇定。

    “他问我,‘她还好吗’?”

    “好不好和他没半毛钱关系。”我拨弄了一下头发,从玻璃窗的反光中看自己的神情,现在的我真是冷静又淡定。

    “涵涵,如果仝鑫从国外回来,你还会接受他么?”豆豆两眼直直地看向我,使我不得不怀疑她听说了些什么,关于他的消息虽然在高中同学小聚时会被有意无意提起,但是我都刻意回避,我不想听,不想了解,只想过好我自己的生活。

    手不由自主地抠向杯子上的污点,试图把它擦干净,“我变了。”

    “你变了很多,有一点却一直不曾改变,没变心,你依旧很爱仝鑫。”

    “爱?什么是爱?那时候我们都不成熟,最多算好感罢了。”

    “那你现在还对他有好感吗?”

    我沉默不语,和其他任何人谈起他我都可以说闹着一笑带过,现在在我面前的是江豆豆,恐怕她比我自己还要了解我。我对自己说不在乎了,不爱他了,因为我从来没见过说这种句话的自己所以信了。假如在我面前放一面镜子,我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这样说,一定能看出自己的虚伪与懦弱。

    “你这么逼问我有什么意义呢?”我不可能和他在一起了,话早已说绝,我对他有好感,可能一辈子都有好感,可是一个天南一个海北,没人主动争取在一起,遗忘是最好的选择。

    豆豆终于换了个话题,“西欧说什么时候咱们聚在一起吃顿饭呢,开学这么久了,也没去他学校看看他。”

    “西欧准备读研,咱们去不是打扰他吗?”

    “他可不怕咱们打扰,再说了,这哥们成绩那么好,肯定保研成功的。”

    陈西欧同学在我们高中也是一位响当当的人物,最初还是我们班班长,只不过他的任职期只有一个月。因为在这一个月里他成功得为班级扣掉了20分,迟到早退不算,还因为抢着去食堂打饭把值班老师撞了个正着,撞出两米远。所以班主任在没被气死前,把他撸了下去。这个人虽然贪玩爱闯祸,但成绩一直保持在前十,脑袋很聪明但不秃顶。在高一时和他不熟,上了高二后莫名其妙的熟了起来,又突然调到我后面,成为我的后桌。后来我们才知道他的小心思,原来男生之间也有竞争,陈西欧同学看不惯仝鑫一直考在他前面,要与他成为同桌进行PK。西欧同学总朝着仝鑫挑衅,如果我和你一样认真,我肯定比你考得好。不过直到高考前夕,陈西欧同学终于打败其他人保持在全班的第二了,可是第一永远属于仝鑫。

    也不怪西欧,怪仝鑫,他没有弱科。西欧的物理和数学特别牛,有时候理综的成绩出来和仝鑫比,可能比仝鑫还要高,然而当语文英语成绩出来后,仝鑫总成绩总是在西欧之上。说来也怪,在西欧同学在前十名晃荡的时候,仝鑫的成绩也不稳定,不是每次都考前三名,但是到了高二,仝鑫就成了稳居前三的选手,到了高三,更是打败全班无敌手,在第一的宝座上从没下来过。

    陈西欧同学曾抓狂道:“仝鑫,你考在我后面一次能死吗?你就不能让我尝尝得第一的滋味吗?!”

    “我把第一让给你你就觉得光荣了?”仝鑫不紧不慢地回答。

    “光荣!”

    可是到了下一次考完试后仝鑫仍然比陈西欧的成绩高,他说他题也没看直接蒙着涂了十道理综选择题,也许是天意,这十道选择题他蒙对了八道,而西欧同学因为考试时睡着了,把哈喇子流到了答题卡上,弄湿了一小片,他的答题卡没被机器识别。

    西欧一直在仝鑫的压迫下活了这么些年,上了大学后终于摆脱了这个魔咒,他依然是玩世不恭的态度赢得校最高奖学金。

    我想再次确认一下:“豆豆,我把钱还清了是吧?西欧的两万块钱我都还清了是吧?”

    “是是是,据我所知,你现在不欠任何人的钱。”

    我心里的石头落地,前两年一直生活在焦虑中,导致我现在还有些神经兮兮。感谢这些雪中送炭的朋友,是他们的支持与帮助让我没有一败涂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