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唯亭,waitting,等待着谁(3)

    更新时间:2016-10-29 21:10:00本章字数:2976字

    想起第一次和王康凯相见时还真有些戏剧性,我妈是高二三班的班主任兼语文老师,高二的教学楼和我们高一的教学楼紧挨着,我偶尔在下课的时候跑到我妈办公室给她留条明天来帮我带些什么,因为自从上了高中后我成了住宿生。其实我可以回家的,跟着我妈一起回去,只要我妈不值班时我还不用上晚自习,但是我不愿意回去,我很喜欢住宿,我的舍友们都很好,在一起夜聊,胡闹,每天都很有趣。

    我是教师子女,出入自然会随便一点,如果门卫不让我出校门,在背地里我喊我的班主任两声阿姨后,她就会毫无原则得带我出去,还总想带我去她家吃饭呢。谁让她和我妈是多年关系密切的同事兼闺蜜。但是我的舍友们就不能享受我这种待遇了,她们想出趟校门简直要扒层皮,首先要写请假条,请假条上的内容合理才会得到班主任的批准,班主任批准后还要上交给年级主任,年级主任签字后才能放行。

    偏偏我这群舍友们吃不惯学校的饭菜,也看不了学校超市物价的坑人,总寻思着出去犒劳犒劳自己的嘴。她们被班主任带出去几次后,装病这条路已经行不通了。我让我妈带她们出去,几次后,她们也不好意思再麻烦我妈,况且我妈的火眼金睛,怎么不知道她们都是说谎呢。班主任通病,不忍戳穿但是不免唠叨。

    我夸下海口说:“交给我,我帮你们想办法。”

    我也没有什么好办法,既然有假条就能放行,班主任不给,我只好去我妈那拿,也可以叫‘偷’,然后我模仿着班主任字迹和年级主任的字迹给她们签名。为了她们,我也是够能牺牲的,不过也奠定了我在她们心中“大姐大”的位置。

    得手了两次后,我更加肆意妄为。这群人几乎每天都大摇大摆地出校门潇洒走一回,假条用得很快,我只好趁着自习下课时又溜到我妈办公室偷。

    她办公室的同事们都是我的叔叔阿姨们,对我都很热情客气,而且我是我妈的女儿,我妈抽屉里的东西别人翻不得但我能翻。所以我光天化日肆无忌惮地找着假条,但是嘴里念叨着:“说让我妈给我带点水果来的啊?难道忘了?”每次换着花样的嘟囔,还总是从别的叔叔阿姨那捞到吃的好处。

    那天我正翻得热火朝天:“我妈没给我找出高一的语文资料吗?我得好好地翻一翻了呢。”

    这时我妈进来了,怒气冲冲的。身后还跟着一个男生,我第一次见,那个男生似乎也不开心的样子。

    我妈并没看到我,她一边走着一边训斥着那男生:“你怎么回事啊?!班长就该以身作则,你看看你,语文作业从来不写,你是觉得你语文能考130了吗?上次考了90分,王康凯,语文在高考中占150分呢!你能放弃吗?!还有,班里的纪律最近太差了,被人家检查的在外面站了一会儿来我这告状,说整个楼道里就咱们班最吵,上着自习时还有人乱走动……”

    “你怎么在这?”我妈突然看到猫在她椅子上的我。

    我手里攥着刚刚翻到的请假条,背着手往后撤退。谄媚地笑着:“我想让你明天给我带点儿水果来,我好像有些咳嗽。”恰到好处地装着咳嗽了两声。

    训话被我中止,我妈看着我要拉着我过来摸摸额头看我发不发烧,通常我扁桃体发炎会引起发烧,但是此时我不能让她拉过我的胳膊,因为我手上还攥着没销赃的请假条呢,我轻轻地挣脱了我妈的手,双手伸在前,仰着脸朝着那个男生质问他:“你惹我妈生气啦?”

    这个男生愣了一下,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这么个我。他此时脸上的震惊明显打消了刚刚的怒火。

    知道自己的奸计得逞,我妈被我的话题转移不会继续盘问我,所以忍俊不禁,因为背对着我妈,我可以不用掩饰自己的得意,快速地眨着眼睛像那个男生暗示“哥们对不起,让你当下替罪羊”:“我妈是为你好。”

    这个叫康凯的男生显然被我弄糊涂了,我打开掌心,示意了一下手里攥着的假条,用口型对着他说出:“谢啦。”

    “行了,你康凯哥哥做得比你做得好。回去上自习吧,多喝点儿水。”我妈赶着我。

    “遵命。”

    趁我妈整理被我翻乱了的资料时,我打算回班,临走时我低声对着那男生说:“我妈更年期要到了,你让着她点儿。不用和她真生气。”

    走出办公室时我对他回眸一笑,比了个代表胜利的剪刀手。

    后来我在几个不同的场合里又见过那个男生,全校师生大会时,给先进班集体发奖,他作为三班班长上台领奖。发奖学金时,他和仝鑫都是一等奖得主。我勉强闯进前一百名,得了个优秀奖,发了几个笔记本。

    大会结束后,舍友们吵闹着要得奖的人请客,我们八个人浩浩荡荡地冲进了服务社。

    等出来时,恰好看到康凯还有几个男生朝这走来。在这之前我小偷一样又溜到我妈办公室几次,但是因为做贼心虚,不敢和任何人交流,办完事情立马撤离,在楼道碰见过这个男生一两次,但未说过话。

    我打算从他面前飘然而过时,“夏清涵。”

    吓得我全身一震,他居然知道我叫什么名字!

    “Hello,”躲避不过,我就热情的打招呼吧。

    跟在他一起的几个男生恍然大悟地起哄:“难怪看着你眼熟呢,和老班长得有几分相似。小姑娘就是你总偷拿我们班主任的假条吧?你妈还在我们班追问是不是有人私自拿她的假条外出,原来是你啊!”

    “你和他们说的?”我收回刚刚的嬉皮笑脸,有一些不开心。

    他连忙赶着那几个男生走,把包有奖学金的红包递给他们,告诉他们爱吃什么买什么。

    我不想理他,作为一个乖巧听话的小女生,我是很要面子的,刚刚地揭穿,让我很受打击。

    他跟着我往外走,刚才还是比较平静的态度现在似乎带有歉意:“真不是我说的。大家都知道班主任的女儿叫夏清涵,对于丢假条的事情,丢的次数多了,你妈就不觉得是她记性不好给别人签过或者被其他老师借走了。她开班会的时候还来我们班追问,但是确实不是我们班的人拿的,你妈自言自语,夏清涵来我办公室时的举动鬼鬼祟祟的,她有最大的嫌疑。只是,我刚才喊你喊漏嘴了……”

    “对不起啊。”他一边跟着我走着一边诚恳地道歉。

    “哦。”我冷淡地回答。

    “你跟着我干嘛?刚刚叫我有事吗?”看到他一直跟着我走也不说话,我忍不住问他,我又不是记仇的人,说了就说了嘛,小女子敢作敢当。

    “哦,我是想提醒你,你妈早就有所察觉了,她的假条总丢,我快帮你隐瞒不下去了。你偷假条的次数也太频繁了,有那么多非要出校门不可的事情吗?我想尽了理由一次次说服我们班主任假条的数量她记错了或者被别的老师拿走了,你妈妈不能总是被糊弄过去啊,她担心是我们班同学私自拿她的假条,都去调监控,看午自习我们班人数。所以,很快就能得知你是罪魁祸首了。”

    听了这话我太懊恼了:“嗯?我妈还去调监控,她是不是太闲得没事干了,你给她制造点事端。让你们班同学没事违个纪什么的,让她别把注意力关注在丢假条上了。”

    他看我的眼神的意思是问:你是你妈的亲闺女吗?

    看着他古怪地看着我,我略微思考,把主意打到他身上:“你们班每星期请假的人多吗?我妈对你们班的外出人数有没有限制?每人每周最多出去几次?我知道你是我妈特别重视的班长,品学兼优,值得信赖。你可不可以每周尽可能地多和你们班主任要外出假条,把多余的交给我?”

    王康凯一脸为难的样子,“这样不太好吧。”

    “没事,如果被我妈发现了,我认错。”

    “可是?你要那么多假条干什么?”

    “自有用处啊!要不要帮忙?如果你帮我,我会永远永远都记着您的大恩大德的!”

    “我尽可能为你多留两张吧。”他勉为其难地答应。

    “够意思!谢啦!”我欢呼雀跃。

    “涵涵,你不要总想着算计你妈妈,假条总是不翼而飞,我们还编造借口说是她记错了,她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老年痴呆症早期了。”

    他叫我的名字叫得很亲近,我倒是没觉得别扭,似乎是注定我们的关系,他像个稳重的哥哥一样对待一个顽皮的妹妹。

    “你叫王康凯是吧?康凯同学,我夏清涵交了你这个朋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