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唯亭,waitting,等待着谁(4)

    更新时间:2016-11-01 21:43:20本章字数:4478字

    我和康凯从那次交流后关系开始密切,他有着当哥哥的气质,因为每次给我他省下的假条时都会教训我几句。我会讨好地说:“大方哥你最大方了。”‘慷慨’的同义词是‘大方’嘛!他虽然批评我用假条用得太快,但还是助纣为虐,我偷我妈的假条,他帮我去他们年级组拿假条。大方哥向来不是白喊的,当然我这个淘气妹做得也尽职尽责。高一升高二的暑假,我和仝鑫相约去市里的图书馆借书,不小心碰到了康凯哥给一个文静的女生补课,这女生我认识但是不怎么熟,我妈的语文课代表张梦茹。

    我悄无声息地溜到他俩身边,轻拍了一下桌子,堆着满脸笑意:“哟,大方哥,你也在这啊,好巧好巧。你们这是在一起学习呢?啊?还是物理,哎呀,小姑娘物理不用学那么好的,换灯泡的事情交给男人做就好了,图书馆这么多书,你怎么不借两本关于烹饪的给这个姐姐看看呢?嗯,这对你有好处。”看着大方哥被抓包的窘迫模样我笑开了花,这种整人游戏太好玩了。

    “涵涵,这是我们班同学,”康凯同学此时脸红到耳朵根,我更加大笑不已。

    “打住!我认识这个姐姐,梦茹姐姐吧?我妈的课代表,咱们从办公室见过。而且我妈总提起你,她特别喜欢你这么文静懂事的姑娘。”我温柔地朝着梦茹笑着,不过我估计当时他们看我不管我多温柔都会觉得我面目可憎,毕竟我的身份是他们班主任的女儿。

    “清涵,我早就知道你,长得机灵甜美。以前见着时也来不及说句话。”梦茹尴尬地笑着,我回应她甜蜜的笑:“那我们往后就算是认识啦!”

    看着大方哥仍是紧张的表情,我翻了个白眼切了一声,把我夏清涵想成什么人了?!我是那种会告密的吗?!

    冷笑地朝向他:“王康凯同学,你至于看贼一样看着我吗?!我不就不小心知道了你的一个小隐私呀?”

    “我…我们是同…同学。”大方哥被我逼得说话都结巴了。

    我批评他,“我特别讨厌这种敢做不敢当的人!你大大方方地承认了呗,谁能吃了你啊?!”恶作剧心突然而起,我话锋一转:“被我妈知道了最多是叫家长嘛!我妈舍不得让你俩停课反思,你俩在我妈眼里都是好孩子。”

    我突然间把我妈扯进来,又提出叫家长,康凯同学脸红得快挤出水来,梦茹更是快哭了的表情,因为他俩知道越是好孩子越不能让家长和老师失望啊。

    我不忍心再逗他俩,哈哈大笑:“逗你们呢,我是那种会告密的人吗?!冲咱们这交情,我肯定不会和我妈说的,也不可能漏嘴。哎呦,就是和我不熟的人我也不给人家打小报告,你们担心什么啊?!”

    “你信不过我?”看着康凯同学无法释然的紧张,我问他。

    “信得过,信得过!妹妹呀,我们不会干什么坏事,真的,我保证。你不用让你妈知道了啊。”

    “你想干什么坏事?保证什么?”随口而出。

    “不会干出格的事。”康凯同学又扭扭捏捏地回答。

    “什么出格的事?”天真烂漫的我思想真的单纯的像个孩子,而且是出于孩童的好奇心想刨根问底。

    仝鑫已经找好书重新回到我身边,看他憋笑的样子我困惑不解。

    王康凯同学很会转移话题,我也容易上套:“你同学吗?你俩来到图书馆?”

    “啊,对。我们来借两本书。”

    “只有你俩?”

    “嗯。怎么啦?”

    王康凯露出不怀好意地笑,一副心知肚明的样子,此时仝鑫露出刚刚王康凯的尴尬神情。

    “笑什么?”我不解的问。

    “你妈知道你和一个男生来图书馆吗?”王康凯坏笑着反问。

    我忘记我身边只有一位男生,仝鑫,也容易被猜疑,虽然我们当时的关系很清白,相当清白。最开始也不是只有我来商量来图书馆,还有其他两三个人,后来其他人都有事,只剩下我俩了,所以才单独和他来这借书。

    万万没想到,聪明如我,居然被反击!反正我天不怕地不怕,大义凛然视死如归:“怎么?你想和我妈告什么状吗?”

    王康凯微微一笑:“咱俩扯平了。”

    扯平什么?!我喜欢智斗这样奸佞狡诈之人:“虽然你说的话在我妈那里很有分量,可以让我妈深信不疑。但是王康凯同学,请认真地考虑一下,咱们俩现在究竟是谁天天生活在我妈眼皮子底下?!你觉得我要是装作不经意地在我妈面前添油加醋地说几句,某天遇上你和谁谁谁,我妈上课时眼角的余光不会多瞟你们几眼?然而,我妈知道我人缘好,朋友多,和我关系密切的男生多了去了。你说的话我妈也就听着玩玩吧。”

    “涵涵,我错了。”

    “下个月,我需要多加十张假条,来二十张。”

    “二十张?!”王康凯同学惊叹!

    “怎么?有问题吗?”

    “没问题。”康凯咬牙切齿地答应了,“夏清涵,我算是认识你了!”这么落井下石。

    其实他不给我假条我也不会告密呀,我只是想激发康凯偷假条的潜能,谄媚地凑向他,甜甜地说:“其实你早就认识我了呀!康凯哥,我相信你的潜能!你肯定能办成的!”

    在王康凯爆发怒意以前我脚底抹油叫上仝鑫开溜,我被自己侦探到一件有利于我的大事得意地笑不拢嘴,看向身边这个人时,他似乎不高兴,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又招惹到他了呢?

    “你怎么啦?”我不解地问身边这阴郁着脸的男生。

    仝鑫赌气般独自往前走,对我不理不睬。腿长步伐大是他的优势,我靠小跑窜到他前面挡住他的路。

    “你怎么啦?不高兴吗?明明刚刚还好好的。”我不喜欢对我甩冷脸子的男生,如果女生对我甩冷脸子我会去哄,但是从小到大我就不曾哄过生我气的男生,因为我觉得男生理应更大度,我可不愿意和小心眼的男生接触。不过我当时刚刚干了一件坏事所以人心情特别好,我心情好的时候容易主动亲近别人,看到身边的同学不开心,自然会主动的问一问。

    “我为什么要不高兴?”冷峻的脸冷冷地回了这么一句。

    我哪知道你为什么不高兴,可你明明就是不高兴!我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难道他觉得我刚刚做的事情不道德?仝鑫不仅长得凛然正气,为人也正直忠义。他是很符合传统帅哥的特征的,挺拔刚毅,高高瘦瘦,浓眉大眼,但他的双眼皮大眼睛有小鹿眼睛的灵动,如果他是演员一定是正角,演警察,法官或者探长之类的,与生俱来的正气给别人安全感踏实感。我刚刚的行为触犯了他的为人原则?

    我心里想着,触没触及原则问题有你什么事啊?康凯哥都没生我气呢!但是嘴上却不忍冷场地解释:“我和康凯哥的关系很好,刚刚是闹着玩的。我不是那种人,揪着别人的小辫去告状的人。我很讨厌告密的人,所以我怎么会给他们告密呢?我就是和他开开玩笑逗逗他俩。”

    很显然,我的解释不对他生气的点,因为他还是面无表情的。

    我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既然不是讨厌我的为人,那是为何?

    我加劲夺过他手上借来的书,有两本是我上个月就想借但是没找到的,看到后很惊喜:“我都没找到,你借来看的吗?看完借我好不好?”

    “给你拿的。”终于开口说话了,我在学校时和豆豆抱怨过想看这两本书来图书馆没借到,难道被他听到了?应该被他听到了。

    虽然我不喜欢对我甩冷脸子的人,但是我不讨厌干实事的人。立马心花怒放,脱口而出:“仝鑫,你真好!”

    这家伙明显地呆愣了一下,再看向他时脸居然红了。

    我还想嘲笑他呢,看到他看我躲闪的眼神以及嘴角的一抹笑意,我竟然不知所措,笑也不是不笑也不是。

    突然有些难为情,我低着头往前走。

    他在身后闷闷地问:“你说和你关系密切的男生多了去了?”

    “啊?”

    “他们都对你很好吗?”

    “普,普通朋友。”

    “哦。”

    “像哥,哥们那样。”

    “嗯。”

    “隔壁班的有两个男生总和你在一起聊天。”

    “我发小,小时候关系就很铁。”

    “咱们班也有挺多男生喜欢和你说话。”

    “我一直很招人喜欢呀,不仅仅是男生,和女生的关系也很好。她们还总在背地里说你是冰山一座呢,你不也常常和我聊天吗?你愿意和我聊天,肯定也是因为喜欢我呀!谁会去和不喜欢的人主动聊天呢?是吧?”

    我只是按照常理在认真推算,丝毫没有揭露某些事情的意思。当时我也无心,仝先生别过头去,脸比刚刚还红,低语:“怎么这么自恋。”虽然说得是事实。夏清涵的明媚灿烂,张扬的笑脸总让人觉得如沐春风,看见她觉得心情都会变好。她古灵精怪有点不谙世事,大家都在长大,只有她还活在童真无暇的年华中。不矫揉造作,也不故作深沉,不参与任何挑拨,我行我素。她是乐观的,积极的,讲义气还有号召力,男生女生都喜欢和她一起玩,连老师对她都多宠爱几分。比如当她趴在桌子上睡觉的时候,有的老师上课时都提示班长不用全班起立。很过分的一次,窗外下大雨前的阴云密布,班里开了灯。她中途睡着,老师也没忍心叫醒,快下课时,她梦魇着伸手把开关都按了下去,“这么晚了,怎么还不熄灯?”咂咂嘴又睡过去,引发教室里突然停电一样变得黑暗的一阵惊恐。

    前后桌拍着桌子爆笑,她被惊醒后,一脸无辜地小白兔可怜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仝鑫那么爱装酷的一个人,笑出了眼泪。

    夏清涵也不淡定了,低声问身边人:“你们笑什么?看着我干什么?我打呼了?我从不打呼啊!”她果然把自己睡梦中干的事忘得一干二净。

    有些人干过某件傻事后永远无法翻身,那扰乱课堂的一幕压根不会引发学生和老师的怒火,反而都觉得这个迷糊的小女生可爱极了,老师也只是佯装生气不痛不痒地调侃了两句,然而夏清涵到了下课后被围过来嘲笑的同学解释才知道自己在课堂上干了什么事,对于她闹过的笑话,任何人笑她都没有恶意,相反还更增加了好感。仝鑫觉得这样的姑娘如果犯了错是值得原谅的,他放在她身上的目光自然多了一些。连他都觉得夏清涵有趣,那些本来就没多少条条框框的男生更是喜欢和夏清涵多聊几句。

    我从回忆里遇见曾经天真烂漫的自己,那个小姑娘哦,常常在一些人说出:“我喜欢你”时,仰起头装作无知的回复:“我知道啊。喜欢我是一件正常的事,我值得被你们喜欢呀!我也喜欢你,不然我们哪能是好朋友?”懂却装不懂可以用来形容当时的自己,后来和原本玩得来的男生越行越远,因为心里走进了一个真的愿意接受这句‘我喜欢你’的人。

    我一直在想,后来的我们,高二高三时,如果是他,仝鑫和我说出“我喜欢你”这四个字,我还会不会故意的转移话题,或者是说:“我想听的是三个字。”

    高中时我被表白过几次,那些男孩或者紧张地正经地告诉我或者玩笑地嬉闹着告诉我,都被我以嬉闹的方式一笔带过。然而他,不管正经的还是玩笑的,从未点名提姓地对我说过一次,而只有他才是我想用最正经的态度回复的人。

    “夏清涵!”认知突然点名提姓地叫我。

    据我以往经验当一个很熟悉的人点名提姓地叫你的名字时,不是想和你绝交就是想和你深交,如果是异性,他可能想和你深交到成为情侣最终夫妻性 交的程度。

    我想打住他接下来说的话,可是来不及:“夏清涵,我喜欢你。可能是爱…”

    我在他后半句话出口时看向他,目光无波,但很冷静。他看向我,应该清楚我心无意。

    他被我瞪了回去,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你一直单身,难道不想在大学里找个男朋友吗?你喜欢什么样的?我都可以做到。”

    真是个执拗的小孩。

    “我单身习惯了。”

    “你是在等他吧?出国留学的那个,仝鑫。”

    “没有,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

    “你的网名一直叫唯亭,waitting,等待,等待着谁?不是他吗?他还会回来吗?”

    真没想到这个问题是他问向我的。一般熟悉的人不会关注我的网名是什么,因为早就改好了备注,备注着我的姓名,所以不会在意升入大学后我的网名是什么。然而大学的同学们又不清楚我的故事,也不会因为一个网名多想。那些能发现你的蛛丝马迹的人,揣摩出你网名的意思的人,也是对你用心的人啊!

    “啊?还和这个谐音?当时我就是起着玩的。”漏洞百出,我依然不愿意承认。

    我心里的防线一直让它保持坚固,我不想输给你,仝鑫,我这么好强,我不会认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