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曾经埋下的心结(1)

    更新时间:2016-11-02 21:11:42本章字数:2556字

    苑认知送我回宿舍时,到了楼下给了我一袋零食。让我和文思学姐吃,同时表达他对文思学姐借给他ID卡的谢意。

    他做事这么周到,考虑得这么全面,我由衷地感叹,这个男孩子,谁和他在一起谁幸福。

    他目送着我走进宿舍楼里,我没回头。

    刚刚已经说清楚了,我对他扮演的就是一个姐姐的角色啊,有什么事愿意和我商量,希望得到我的建议,我愿意去全心全意的帮助,很纯粹的情谊,友情或者亲情都可以,唯独不能归类于爱情。

    “清涵,你都没把我当备胎看过吗?”这个男孩很失落地问了我这么一句话。

    突然把我问懵了,我从未把他当成过备胎,他是主角的角色。我也不会把任何其他男生当做备胎留一手,可以就是可以,不行就是不行,我不幸福,何苦还拉别人下水呢?

    认知是个既有素质又有道德的男孩,我挺喜欢这样的男生的。有担当,有责任,清风朗月,放在高中时,我会瞬间被这样的男孩吸引住目光的,我在闹他在笑,两小无猜的快乐。但我现在心境变了,我也不知谁能救赎我,但是我清楚,苑认知,他不能左右我的快乐。

    如果我心里没有完全放下那个人,绝不会从新开始。对别人对我都不公平。这点,我还是理性的。

    回到宿舍后和娘亲通了电话,没等我转告,老妈就告诉我梦茹姐姐和康凯哥告诉她他俩已经成为合法夫妻的消息,等着结婚时要邀请恩师参加婚宴呢。

    妈妈很为他俩高兴。他俩在上了大学以后一起来我家玩,我就告诉我妈这两个人在她眼皮子底下双宿双飞了,当时妈妈听到我的‘告状’后笑而不语,我们这一队人猜疑我妈是不是早就看出苗头,但是没有拆穿罢了。

    “郎才女貌,性情可以互补,康凯是个有主见人,而梦茹性情温和,愿意听康凯的。梦茹文静又知书达理,这两个人在一起很登对。”妈妈对康凯和梦茹的关注和了解也算透彻,她一直很偏爱康凯,高中时他也来我家吃过几顿饭。后来我发现有梦茹姐姐的存在,很快就和梦茹姐姐混熟,拉着她来我家玩,自然为他俩创造了相处的条件。

    我和康凯哥哥邀功,这个妹妹当得多称职,给他俩创造在一起的条件。王康凯同学对我很感激,我要求他干的一些事自然是尽心竭力了。但是他不知道我是想看热闹,他和梦茹姐姐明明很熟但是班主任面前却遮掩着关系,偶尔暗送秋波却总被我逮住,我憋着笑腹肌都快出来了。所以常常和他俩在我们面前打哑谜:一块了,两块了,不行了,都得笑出褶了……我妈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当事人都清楚我释放的危险信号,看着王康凯忍辱负重,对我既不敢怒又不敢言的样子,我的成就感十足。

    后来这种好戏被又加入的某人打破,王康凯忽然和仝鑫混熟了,我叫梦茹姐的时候,王康凯会顺便叫上仝鑫,所以在我妈面前就有了两对猫捉耗子的游戏。当我问康凯哥梦茹姐姐的头花好不好看时,王康凯会若无其事地提醒我一下仝鑫穿这件蓝色外套很阳光。某一天我们一群人围在一起包饺子时,我挑衅地问他梦茹姐姐饺子包的是不是很好看,他指着仝鑫胡乱揉着面团的手说,“这细长的手,可以去做手模了,涵妹妹,你怎么觉得?”修长的手指是仝鑫的一大特色,在我们班众多人中,没有一个男生比他的手长,骨节分明,看他的手是手控人的福利,有时候他去黑板解题,女生们没有关注他的解题思路因为只顾得看他的手了,我也是被很多女生热议仝鑫的手后才开始关注,确实挺好看的。所以当康凯又这么有深意地提醒我时,我翻了个大大白眼简单粗暴地回复了简短的三个字:“用你说?!”早知道了。

    他穿了蓝色外套很阳光,用你说?!他穿白衬衣显得更干净,用你说?!他的手指修长能去当手模,用你说?!他的字迹工整笔记有条理,用你说?!

    王康凯的话被憋回去,郁闷地来了一句:“有了什么忘了哥。”我看向仝鑫他露出微笑地嘴角,我也忍不住憋笑。

    妈正好从厨房出来给我们送饺子皮,将这一幕尽收眼底。晚上就被妈妈拉着边看电视边聊天:“仝鑫不是你的同班同学吗?怎么和康凯关系那么好?和你的关系……”

    我赶紧解释:“我们是前后桌,关系也很好。他总是考全班第一,可能是和康凯惺惺相惜吧,你看我也喜欢和梦茹姐一起玩。”

    “是吗?”

    “是的。”我紧张地解释。

    我妈冷笑了一声,吓得我毛骨悚然。不都说灯下黑吗?怎么到我妈这就那么亮呢。

    “仝鑫很稳重太深沉,不苟言笑一本正经,都没有你康凯哥的那份幽默,和太活跃太洒脱的人相处会被他泼冷水的。不适合。”妈妈淡淡地说。

    他在他未来可能的丈母娘面前能不谨慎吗?!是他给我泼冷水还是你给我泼冷水?!一个“不适合”让我心情低落了十万八千丈。没有解释也没有抗议,但我会冷战!不想和妈妈说话,即使她主动来我班给我送衣服送吃的都是冷冷地态度回应,因为她伤害了我,一定要让妈妈和我道歉,那是我做过最叛逆的事,因为妈妈的那三个字,将近两个月没回家,放假时躲到豆豆家了。

    直到康凯哥哥和梦茹姐姐参加完高考,知道了成绩后去我家拜见恩师,我闷闷不乐地被康凯哥哥拽回去。

    “康凯啊,有时间和清涵,仝鑫他们传授下你总结的经验教训,他们也步入高三了。希望这些孩子明年也取得好成绩。”妈妈吃饭时若无其事地说了一句。

    康凯哥兴致盎然地问:“老师,您希望涵涵考什么学校?”

    “依我来说,身为母亲对于自己的孩子考什么学校不重要,考多少分也不重要,她幸福快乐就好。”妈妈看了眼埋头吃饭的我,平静地说。

    我知道,妈妈妥协了,她不再阻止我对仝鑫的情意。妈妈一直好强,但我是她的软肋。其实我当时想的是:妈妈,你等着看吧,我和仝鑫会幸福快乐的,我那么喜欢他,他也很爱我。

    我曾经愿意为他和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作对,那么那个人呢?在哪?!

    我记得得知那个人出国消息后回家,尽管已经尽可能地遮掩了哭红的眼,还是被妈看出端倪:“聚餐的时候这么感伤呀?没事的,你们都可以再聚会的。”

    “报考时不用考虑非要离家近,离我近,想去哪就去哪,你俩商量商量。”让一个说一不二的班主任愿意将她最心爱的女儿放手,我妈是有多信任他!

    我轻轻地抱了抱妈妈:“妈妈,我才知道这个世界上只有你不会骗我。”然而曾经我还经常惹我妈生些无伤大雅的小气,也做过最让妈妈心寒的一件事,为了他。

    我没想到妈妈也会骗我——她是病倒在讲台上,直接被送进重症监护室。

    第二天一早,康凯哥哥说他在我宿舍楼下,让我收拾一下东西和辅导员请假。原来昨晚的心慌是事出有因的。

    作为妈妈最重要的亲人,手术单上的签名必须由我来签。康凯哥哥的爸爸王叔叔正是医院里肿瘤科的主任,他帮了我好多,妈妈并没有因为住院手续被耽搁,从送到医院的那一刻就被极力抢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