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天各一方,各自情殇(1)

    更新时间:2016-11-13 21:49:15本章字数:3537字

    有一个日子我总想忘记,可是近两年这个日子还成了购物狂欢节,各种打折促销的活动让11月11日不仅是光棍节还是剁手节了。

    宿舍很清静,只有我一人。思思去约会,大米身边最近也有良人相伴,毕业之际,又迎来一段“黄昏恋”了,十一月十一日同样也是情侣们秀恩爱的时候呢。

    没觉得午睡多长时间,但醒来天已经黑了,空荡荡的宿舍,孤零零的自己。我慢悠悠地叠好被子,梳洗打扮了一下,特意涂了个唇彩。

    窗外灯火通明,校园里的各种社团举行了光棍节的活动,校园里挺热闹的,不知不觉地我来到了校园外,外面也很热闹,沿路的各个小店,各个小摊的灯光把这条街照得如同白昼。

    一个人吃了半碗面条,一个人看了场电影,一个人过着光棍节,一个人拿着手机看着笑话,我还是买了小蛋糕,一边流泪一边吃了,晚上九点多了宿舍依然空无一人,所以我的眼泪根本都不必擦,没人看得见。其实,你不在的日子,我挺想你的。我越想你越觉得自己是孤单的,已然不知道因为孤单才想你还是因为想你更孤单。仝鑫,你的生日我总想忘了,但是为什么是这么个特殊的日子,周围人都能提醒我?!她们聊着双十一的购物狂欢,聊着双十一的光棍节,而我最先想到的双十一是你的生日啊,十一月十一日,一生一世,一心一意。

    越长大越矫情,人果真是不能闲的,前两年我有其他的烦心事没空关注自己的小心思,现在闲下来之后落寞空虚无限放大,这一年竟因他落过两次泪了。豆豆打来电话慰问我购物节有没有败家,我笑嘻嘻地说没。她听出了我语气的不对劲,追问我:“发生什么事了?”

    “看着电影呢,被感动的。”现在说谎话说得越来越顺了,可能说出来也不会被别人相信吧,我看的是能笑掉别人大牙的笑话,而我自己却看哭了,这也真算个笑话。

    “文思和大米呢?”豆豆疑惑地问。

    “我自己在宿舍。”

    “要不我过去陪你?你怎么啦?”

    豆豆总是这么仗义,我看了看表,都快十点了,十点半校车就没了,她还要过来陪我,人生得这样一死心塌地的闺蜜足矣,我心里涌出一阵阵暖流,怕她担心地胡思乱想,便告诉她实话:“我真没事,上了岁数矫情一下,十一月十一日,那个人的生日,我有点儿想那时候在一起吃泡面的日子了。”

    “别胡思乱想了,还有一个月你生日,到时候我陪你吃,吃什么味的都行。”

    逗得我忍不住笑起来。

    “对了,西欧最近也消停了,也不吵着叫我们一起吃饭了啊。”对于西欧同学一段时间的平静我有些不解,是不是觅得良缘,把我们这群老友都忘了。

    “他说了这段时间有些忙,跟着导师做项目呢,还说什么完成项目后赶上个良辰吉日玩上三天三夜,你听他废话,玩三天三夜,通宵一个晚上大家都累趴下……”

    “好啦,不打扰他了,我只是奇怪他最近一段时间居然闷得住,改邪归正了?”

    “不行,我得打听一下是不是另寻新欢了!”豆豆兴冲冲地挂了电话。

    一个月的时间一晃而过,西欧同学邀约我们参加宴会,想和他商量着改个时间,思思和大米也商量着三人小组一起吃饭唱歌呢,嗯,这天是我的生日。前两个生日也是思思和大米陪着一起过的,今年抛开她俩实在不舍。

    “涵涵,十二月十二日,12,12,要爱,要爱,你应该和我在一起呀,你长这么大,我陪你过得生日最多了,你这次也要和我一起过。”豆豆从电话里和我说。

    “可是,不带思思大米很不好的。”

    “那你中午陪着思思大米一起玩,等下午我去接你,接着你一起去找西欧吧。”

    “你告诉的西欧我生日?他那么神经大条的人不会记得的呀。这次给我打电话怎么特意提起要我必须赴约,因为要给我过生日呢?”

    “记得的,记得的,你生日多好记啊,你俩一个十一月十一日,一个十二月十二日,既然西欧想表忠心,那咱们就给他个机会吧。”

    陪思思大米吃完午餐,也没去哪玩,就回了宿舍等豆豆。豆豆打来电话,破口大骂她们院有一个讲座,导员要求非去不可,不能请假。

    我把手机拿得离耳朵远了一点,问:“那什么时候结束啊?”

    “估计四五点吧。”

    “又不晚,耽误不了晚饭就行啦。”赶紧挂了电话,省得又听她抱怨。

    两个星期前,被思思拉着去整了头发,她说我都大四了,本来就长得年轻的脸还有这么黑长直的发型,简直还是高中生,实在不能忍。找工作时会吃亏的,没有成熟女人职业白领的韵味,一定要陪着我把头发烫出两个大卷,说这样显成熟更有女人味。

    我信了她的邪,真的整了。其实也没多大的变化,但莫文思这个人,太会作弄,当她把各种彩妆抹到我脸上时,确实和从前有些不一样的变化了。

    我实在是不会打理烫卷的头发,趁着今天下午的空档,向大米这位高手讨教几招,思思也乐于助人的传道授业解惑,并把她对化妆的心得告诉我一遍,因为她刚刚买了一套彩妆,非要在我脸上试试,为了劝服我,她郑重其事地说:“从今天起,你就是22岁的人了,22岁的你要比21岁的你更进步,首先从化妆开始。”

    我从镜子里端详着自己看,这几年,确实变了,虽然容颜变化不大,但脸上的俏皮烂漫已然不见,难怪现在别人对我的第一印象都成了端庄文静了。那个露着小白牙整天笑嘻嘻的夏清涵好久不见。

    豆豆终于坐上校车往我这里赶,披上外套就该走了。大米看见了我胸前别着的胸针,上面镶嵌的人工水钻已经掉了两颗,拿出精心准备好的小礼物递给我:“我给你买的一个披肩扣,也可以当成小胸针,平时也没见你在衣服上挂这样的装饰品,去年你过生日时是不是也带了?那时就有一颗钻掉了,你这个该换了,今年我送你一个,希望你喜欢。”

    我接过她的小礼物,甚是欢喜,那枚披肩扣很精致,一看就比我衣服上的这个地摊货强很多,我身上这个花了十五块钱买的,这几年合金的签都没了光泽。可今天这个日子,我戴着它安心。

    和豆豆碰了面,打车去陈西欧订的餐厅。

    上了车后,我看着江豆豆同学:“我觉得你有点儿不对劲。”

    江豆豆吓了一跳:“我怎么不对劲了?”

    她这么激烈地反应让我明显一愣,我以为她见了我的面就得给我一个大大的拥抱,拧着我的脸说一声:“小妞,生日快乐啊!”往常她就是这么干,今天见了我这么久亲口说句祝福都没有。

    “你怎么了?有心事?我说你不对劲是因为你到现在都没亲口和我说生日快乐呢。”我困惑地问她。

    “涵涵,”豆豆欲言又止的样子。

    “咋啦?”

    “前一个月刚说陪你吃各种口味的方便面,但是今天恐怕不能实现了。而且我没给你订上蛋糕。”豆豆一副罪孽深重的表情。

    我松了一口气,蛋糕吃不吃的要什么紧?她在身边就好啊。

    “这事啊?”

    “可不!陈西欧说了蛋糕包在我身上,但是……”,但是被某个人代替着买了,我希望你能开心。

    “这才好啊,省的他们到处乱涂浪费!”

    说话间到了餐厅,刚下了出租车,豆豆抱了抱我,耳语着:“涵涵,生日快乐,我希望你能幸福。”

    我言笑晏晏,故意抖了抖身体:“好肉麻,我以为你还是说,小妞,你又老了一岁,等你成了老妞,咱俩还是好朋友呢!”她去年就是这么说的,我记得。

    她拉着我朝包间走去,还未进门,就听到里面热闹的聊天,陈西欧的嗓门最大,“估计清涵和豆豆要到了……”

    我笑着推门,想着耳边马上要响起陈西欧的:“说曹操曹操到!”

    在座已有五六个人,都是高中同学,刚刚还喧哗的包间,在我推门的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我也不清楚是真的安静还是当时我脑子里听不见其他声音,在推开门而进的那一瞬视线就落在了左手边对着门的座位上。

    “寿星来啦?涵涵来这边坐……”耳边逐渐响起招呼我的声音。

    安静地坐着的那个人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心慌到不敢四目相对,竭力克制自己表情要自然,座位已经安排好,只在仝鑫和西欧那留出两个空位,豆豆很为难地看着我不知如何落座,陈西欧拉着豆豆快点坐到了他身边的那个位置,我已经没有选择。

    有什么好怕的!

    包间里热得要命,我先脱了外套去搭在衣架上,回到座位上时,椅子被拉开了一些,方便我坐进去。

    我低声地说了声:“谢谢。”

    他未言语。

    在座的这些人都相互认识,今天的气氛有些不对劲,众人一起活跃气氛。我听不进去他们说的笑话,趣事,牢骚,但会附和地挤出一些笑意。

    该是我的主场,我却成了最不知所措的那个人。

    在别人主动聊起的话题中,刻意提到我时我才应和两句。

    他们说:清涵在咱高中就是被众星捧月的那个人啊,和男生女生关系都很好,常常为咱们班的人服务,伪造假条之类的就找她,给老班提交课上可以吃东西的申请也找她……

    清涵她们整个宿舍是咱们班出校频率最高的一个宿舍了,还记得她们宿舍的其他女生有一个口号:有困难,找清涵,最后咱们班的所有人都讨好她们宿舍的人,就希望有大姐大的照拂……

    陈西欧笑着看我:清涵哪有那么霸道,还大姐大?你们背地里不总是占人家便宜叫清涵小丫头吗?清涵就是仗义!但清涵更温柔,是吧?仝鑫。

    听他们聊着我们高中的趣事,我也想笑,只是没想到西欧问了声“是吧?仝鑫”,坐在我身边的那个人,明显得将目光转向我,轻轻点头:“嗯。”

    我牵动着嘴角微微翘起,客气而疏离地朝他的方向转去,避免和他的目光触碰,所以眼睛看向的是他放在桌子上的手。其他人继续畅谈着。

    仝鑫轻声地叹:“你现在笑起来时眼角都不会上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