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章 旧光盘里的旧时光(2)

    更新时间:2016-11-22 21:21:41本章字数:2646字

    那次有豆豆,仝鑫,康凯哥梦茹姐还有妈妈班的几个学生一起在我家吃饭,饭后,大家聚在沙发上看电视,茶几上摆着干果盘,边吃边聊。

    我从和康凯哥的斗嘴中抽身,调侃梦茹姐,梦茹姐却指着仝鑫对我说:“仝鑫这个举动很值得提倡啊。”

    我不知道她所指什么举动,朝仝鑫看去,他面前摆了一小堆剥好的瓜子仁。

    王康凯臭贫地问:“哎,哥们,给谁剥的啊?”

    仝鑫一本正经的脸:“我一直习惯剥一小堆一起吃,一直这样。”

    一直这样?当时我心中瞬时升了疑虑,从前的画面将我击中,我有些张口结舌地问:“等等!一直这样?”

    看着我被惊到的表情,仝鑫忍俊不禁,边笑边摇头。

    别人不解其中缘由。但我仍想挣扎着问一下:“那你记得,嗯,就是高一元旦晚会的时候,你剥瓜子,嗯,我……”

    仝鑫但笑不语。

    最后的垂死挣扎:“当时你真得不是给我剥啊?”

    “反正都是被你吃了。”

    我扶额叹息。

    “我记得你当时拿得是相当顺手,而且还称赞我说你剥瓜子够速度的啊!我惊异地看着你一会儿回头一次把我剥好的瓜子仁全盘端走,面不改色心不跳的。”仝鑫嘲笑人的功底逐渐加深。

    “不要说了,”我羞愧地想把自己埋进沙发缝里,主要的是我当时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一直是谦谦君子形象,不会辜负每一份热情,也不讨好每一份冷漠,我并没想着和冷若冰山的仝鑫有任何交集,我真以为当时是他主动用剥瓜子的行动向我示好,作为前后桌可以和平共处的表示。没想到,一不小心当了抢别人食儿吃的那种人!

    “我当时的举动会不会吓到你了?还是说在你眼里对我的印象是这个女生怎么这么厚脸皮?”

    已经被豆豆告知了我在和仝鑫讨论什么事的康凯煽风点火:“涵妹妹,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仝鑫给人的感觉是拒人千里之外啊!说,你当时是不是故意的?竟然能面不改色心不跳,心安理得地抢人家的瓜子仁吃!”

    “我哪有心安理得?!当时我心里念叨着感激他称赞着他呢!”我挠挠头,羞愧地解释。

    “仝鑫,你是不是在她抢你瓜子吃以前还不知道有夏清涵这号人啊?记着她是因为抢你瓜子吃,这谁呀,我得记着她,下次躲她远点,这孩子,也太自恋了,居然认为我包的瓜子是给她的……”王康凯丝毫不在乎我眼神里的杀意,他把嘲笑我当成一大乐事,此时笑得嘴都快咧到耳朵根了。

    我嘟着嘴不开心地望向他,他倒是笑得很开心,罕见地当着众人面说了句让我感觉有些羞涩的话:“挺可爱的。”

    那天我的脸比他的红。

    一连多年,我不是制造话题,就是话题的中心,聚会中,是闹得最欢的人。导致有一段时间王康凯一直和我叫“果果”,因为他觉得我就是一个开心果。

    “想什么呢?这么高兴。”大米端来果盘给大家分享,顺手给我拿了瓣橙子。

    “你舍得上我这来说说话啊,怎么不去打游戏了?”

    “我看你一个人待着孤单,不言不语的,你和别人聊聊天呀。”

    “好好好,知道了。”

    我调侃着大米:“是不是重拾恋爱的信心?”

    “一直没丢好不好?!”我不理睬她翻的大白眼,看来我心是白担了。

    “他是不是篮球队的啊?又高又壮的,估计都能把思思家席超装下了。”

    “东北的哥们,彪。”大米拍拍我肩膀,朝着那哥们的方向抛了一个媚眼,恰巧那哥们抬头,声大气粗地喊:“double kill,过来继续玩啊!”

    我摆摆手,让她去。

    公寓的电视架上放着个盒子,去拿遥控器换台时发现那个盒子里装的是旧光碟和磁带。

    自从有了MP3,好多年不听光碟磁带了。

    我饶有兴趣地翻着,拿起一盒旧光盘看着。

    “看什么呢?”声音的主人是刚刚去和面的那个人,此时还抠着没洗干净的粘在指甲缝里的面。

    “旧CD。”我举着光盘在他眼前晃了晃。

    “The Beatles,你喜欢听他们的歌?”

    “我只是听过。”我喜欢这种摇滚风格吗?但有一段时间我是循环播放的。

    这个见人自带三分笑的年轻人挑眉打量着我,“哦?那你听过哪首?”

    我见不惯男生这么玩世不恭地态度,从来都是我嘲弄别人的,所以就想奚落他一下,“Hi,猪。”

    “Hey Jude,”他重复了一遍,哑然失笑,听出我的嘲弄,“看来你也很幽默的嘛!”

    完全不同的两类人遇见同一件事时果真领会程度也不同。当我拿来仝鑫的MP3听时,发现里面很多The Beatles的音乐,在此之前,我并不知道这个乐队,更没听过他们的歌,但是从他的耳机里听到的音乐自带三分让人喜欢的能力,毕竟是他喜欢听的歌。

    我们的高中是不允许学生带手机和MP3这类东西的,查到后会被没收。但是很多同学喜欢听着音乐写作业,仝鑫是其中一个,他没干过其他违纪的事,只是被没收过两个MP3,算是给班里扣过点分。但他今天的MP3被没收,明天就会带来一个新的。人家就这么点癖好,也不会改,毕竟是好学生,班主任生怕没了音乐能影响到他的学习成绩,所以提醒着他别被校领导抓住现行再给班里扣分就睁只眼闭只眼将这事翻篇,还帮他从年级组要回了被没收的MP3。但其他学生可没这种待遇,班主任抓到带这样的违纪产品一定要没收到等放假的时候再让你拿回家,不许拿来。虽然我和班主任关系好,但是我也不能公开违纪,和她作对啊,所以我干坏事时也都小心翼翼地呢。

    我好奇他耳机里的音乐,借来听过两天,然后借得就越来越频繁了。

    晚自习时,我故意披散开头发隐藏着耳机偷听歌,班主任从后门悄悄地走进教室,班主任最喜欢搞这种突然袭击监督我们班的纪律,直到班主任站在我身后我都没发现,我在摇头晃脑地听着音乐,怎能注意到班里面突然的安静。

    她拍拍我的肩:“涵涵。”

    “老师!”响亮的一声,仝鑫蹭地站起来,翻出练习册:“这道题怎么做?”

    周围人都被仝鑫那突然的一声吓一跳,班主任也不清楚怎么回事,但没顾得看我,就给她的好学生讲题了。

    幸亏年轻人心脏比较好,也多亏我嘴里正嚼着口香糖,否则我真得被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和声音吓得惊呼出声。

    他吸引了老师的注意力,我才手忙脚乱得把耳机拔出来藏好。

    我在惊魂未定中听到班主任说:“上次考试有这类型的题,你答了满分的,现在忘了思路了?”

    “我想起来了,我再翻下笔记,谢谢老师。”仝鑫安然入座。

    等我从班主任办公室拿来她给我买的水果后,给周围的人分了分,递给他时,我仍心有余悸:“刚刚没把我吓死,幸亏你应对得及时。”

    “我在后面小声说‘老师来了’你都没听到?”

    “听得太投入了。”

    “哪首歌?我看看。”他微微笑着,和我伸手要回他的MP3。

    我恶作剧的念头突起,摆着打招呼的姿势,不怀好意地坏笑:“Hi,猪。”谁让那个单词音和‘猪’的音很像呢,

    他刻意地矫正了我的发音:“是 Hey,Jude。”

    “不就是Hi,猪吗?”

    “你发音发得太短了,不标准。”

    “哪有不标准,Hi,羊,Hi,猴,Hi,鸡,Hi,狗,Hi,猪,有不标准吗?标准的汉语拼音啊!”

    他睥睨地看着我,笑也不是气也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