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 我看过漫天星河,仍独爱一颗星(2)

    更新时间:2016-12-01 08:16:56本章字数:3216字

    每年的愚人节就是我该拿奥斯卡奖的一天。不过愚人节那天豆豆对我是有免疫力的,而仝鑫却没有。从早晨一开始,我悄悄地凑近他告知他“仝鑫,你洗脸后是不是没照镜子?怎么脸上还有道笔水呢?昨晚趴着睡着不小心画上的?”到上晚自习时,我让他把物理卷子拿出来,一本正经地骗着物理课代表告诉他:“仝鑫,物理老师说让你把这张物理卷子的答案写一份,抄在黑板上,大家对对答案。他挺忙的,这张卷子他来不及做。”一天下来仝鑫对我的话会半信半疑,但是他不知道我已经有了“奸细”,依据物理课代表的话照做。人家都说说一个谎话得用一百个谎话来圆,总会出现破绽的,而我,说一连串的谎话骗仝鑫,他都深信不疑,我都觉得没劲想骂他蠢。

    我抄得不亦乐乎,完全没想到班主任也和我开了一个大玩笑,她和物理老师换班了,物理老师进来后发现他说要上交给打分的试卷被仝鑫正往黑板上誊写答案,全班同学都可以得满分,很是恼火。仝鑫一头雾水问这不是老师吩咐的吗?物理老头憋着怒火问课代表怎么回事?

    物理课代表吞吞吐吐地说是听别人传达的意思,老头刨根问底是谁?!

    我一看这苗头不对,但缩进桌子里已经晚了,仝鑫已经将目光转向我,看着我的囧样,真相已了然。

    说实话,我最怕的就是物理老师了。这个老头太较真,我和这个小老头早就结下梁子了,他一直看我不顺眼。

    他习惯拖堂,课间十分钟他得占去五分钟,这种行为让我对他喜欢不起来,尽管他是物理组组长,全校的物理老大,用一个又一个的第一名,一等奖的成绩来说话。

    我们上高一时的物理老师年纪轻轻,毕业不久,说话风趣幽默的,没有教学经验但是招我喜欢。这个物理老头是从高二开始带的我们班,为了把我们班倒数三名的物理成绩给提上去。

    这个老夫子严肃呆板死气沉沉,每次听物理课我都哈欠连天。

    有一次放学他拖堂拖了十分钟,食堂的饭都凉了,还叫人回答问题!他点名叫困得上下眼皮打架的我,我站起来把不满脱口而出:“老师我饿得头昏眼花看不清黑板了。”

    平时那些男生敢和比较善良的老师顶嘴,但是对于这位威严的老夫子来说,他们也都是当面默不作声,背地里抱怨几句,我一个女生夏清涵倒成了第一个堵枪口的人。

    不过我的话没换回全班的大解放,那个老头把我叫到黑板上:“来来来,不是看不清吗,走近点儿,说不出来咱不下课啊!”

    我真不希望因为自己拖累别人,这个老师的不道德之处就在于把我的过错惩罚在我的同班同学身上,让我有负罪感。我也清醒了,气呼呼地把我知道的公式胡乱写着,根本不对。

    老头冷漠地说:“把课本拿过来看着例题写。”

    要不是仝鑫写好答案夹在我的课本上,那天还真不知道该怎么下台。

    我可不是循规蹈矩的人,上物理课依旧不认真听讲,导致我物理成绩急速下降,直接到了51分,他让前二十名中物理低于60分的人把卷子抄写三遍,谁都知道,这只是针对我,因为我们班前四十名学生的物理成绩都在60分以上。

    罚写的方法是无效的,浪费时间而已。题目看也不看,我只把答案写了三遍,物理老师让物理课代表给我退回,问我选择题只写ABCD有什么意义?!如果我不愿意抄题,那就把每道题的解题步骤详细的写清楚,包括选择题,三遍!

    我的犟脾气也上来了,我原本没想和他作对,但是这个物理老师太不给人留情面了,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所以上他的课我干脆连头也不抬。

    前两天我给他创了最低的物理成绩记录,28分,小老头气地犀利的眼光直盯着我:“我不点名批评了,但是咱们班的某个人真的给我创了记录,我教学这么多年,还没出过这么低的分,我以为六十分以下的就够可以的了,但是没想到啊,现在出现了个28分!我闭着眼乱涂选择题都不止这个分!”

    所以他现在还记恨着我给他创了最低记录28分,如果知道还是我骗仝鑫抄答案的,不得吃了我吗?

    以这个理由骗仝鑫纯属无奈之举。因为自从我得了28分后,他再也不让我抄他的物理作业了,不但不能抄他的,连同豆豆的,西欧的,他都不许我抄。可是明天要交了这张卷子,我实在是除了选择题可以ABCD乱蒙上,其他的都不会。物理老头早就说了,如果谁低于60分,比60分低几分就要抄几遍,为了应付明天的作业,我只好骗他了。

    我懊恼地站了起来,低着头闷闷不乐地和物理老师忏悔。

    “老师”这两个字还没开口,就听讲台上那位:“老师,对不起啊,现在想起来了是我们化学老师让我把答案写在黑板上让同学们参考一下,记错了,记成物理了。”

    那个小老头看着比他高将近一头的得意门生正虚心且诚意地弯腰向他致歉,不忍为难,“哦,这么回事啊。我看看你做的卷子,嗯,好,都对了。”小老头皱巴巴的脸上露出欣慰的笑容。

    离开我们班以前,不忘提醒一句:“明天卷子还要交,低于60分的,低几分就抄几遍!”

    物理老师走后,我把椅子放倒着坐,躲在自己的犄角旮旯里。

    仝鑫回到座位,探着头问我:“罪魁祸首是你是吧?!”

    我缩在桌子下,头也不抬:“哼!”

    “不仅骗我还把物理课代表骗了,你也真够有能耐的!”

    物理课代表是我舍友,即使她知道我在骗她她也愿意和我狼狈为奸。

    “陈西欧去后排玩了,你拿着卷子过来,我给你讲。”

    那时候我常常想方设法的从仝鑫手里“借”来他的物理答案,不过后来他变聪明了,即使我让豆豆借过他的卷子然后偷着给我,他从后面拔脖一看就知道我在干什么,再把卷子抢过去,唠叨我两句再给我讲。

    我的小伎俩被他识破后,再骗他也不能得逞了。只是他仍会轻蔑地哼一声:“装,装的不错,我差点就信了?!”

    后来,我没有在愚人节整过任何人,前段时间听过一句话:不要去欺骗别人,因为你能骗到的人都是相信你的人。

    不想去骗别人,只能骗自己。把自己骗得像是有人等,所以谢绝一切搭讪。

    小桌子上正好有一枚打火机,柯凡拿在手中摆弄。

    “会抽烟吗?”我笑眯眯地问。

    他瞪大眼睛:“干嘛?”

    “我会。”我轻轻笑着,脑袋抽风似地胡言乱语。

    “真的?”

    “真的。要不要拿来试试?”

    柯凡皱着眉上下打量着我,仿佛还不认识一样,他觉得我在开玩笑,但我玩笑的神情又让他捏不准我究竟说的是真是假。

    他从外面拿来一盒烟,拿出一根点上,吸了一口,又给我拿了一根,示意我给我点烟。

    还没接过他给我的烟,我就被呛得咳嗽。

    烟被他拿在手中,他嘲笑地看我:“这就是你说的会抽烟?”

    “看,你又信了吧!”我把烟给他塞进烟盒,把阳台上的窗户开了一条缝。

    思思给我端过来一盘蛋糕作为宵夜,拉开阳台门时,也被烟味呛到,“柯凡,你竟然敢当着涵涵的面吸烟,她最讨厌吸烟的人啦!和她一起上自习时,方圆二米内如有烟味立即换自习室。”

    柯凡傻愣愣地指着我,眼神里充满不解,明明是我叫他吸的。

    阳台的窗还开着,思思送了东西就冻得缩回屋里。

    柯凡已经把还未燃尽的烟扔进还有水的饮料瓶里,不解地问我:“你就想骗我一下?看我还信不信你的话?”

    “不是。我想闻烟味。”

    “骗鬼!”

    “你就那么想当鬼啊?”

    柯凡被我噎得不知如何应付:“那你为什么想闻烟味?”

    我喃喃自语:“因为那个人学会吸烟了。”

    “什么?”他正咕咚咕咚地喝着花果茶,去除嘴里的烟味,没听见我说什么。

    我把窗户开大,圣诞节来临了。没有烟火,没有雾霾,天空还算干净,有几颗星星。

    “想谁呢?”从我头顶上传来这么一声。

    “看星星。”

    两声透露出不信的干笑,“真羡慕有人可想的人,我可是连发呆都不知道想谁的人。”

    我反击:“太多了吧,所以不知道想谁。”

    “哈,我有那么花心吗?”

    “看起来是的。”

    “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

    “你还是承认你看起来是很花心的啊!”

    “谁让我是射手座。”柯凡撩撩头发,说的觉得射手座花心是理所应当似的。

    “别拿星座说事好吗?又不全都一样。”

    “那你是什么星座?”

    我实在不愿意告诉他,但还是无奈地眨了眨眼睛说:“射手。”

    他没想到我们这么默契,眉开眼笑地:“射手座崇尚自由,天生无拘无束,像一阵清新的风,有无法抑制的活力和热情,不愿意受到任何感情上的约束,无自由毋宁死。真有人拴住射手的心啊?”

    “这只能说明你还没遇到一个可以喜欢到发疯的人。”

    “那你是遇到咯?”

    “我看过漫天星河,仍独爱一颗星。”窗外的星光似乎更璀璨了,即使我没见过漫天星河,也会觉得自己遇到的那颗星是最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