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 带有诱饵的鱼竿(1)

    更新时间:2016-12-02 12:32:27本章字数:3292字

    称大米为桃树一点儿都不假,她就是桃花运十足。一场聚会一双人,大米和沈阳在一起了。

    回到寝室后,思思和大米围着我贼兮兮地让我老实交代。

    “我嗅到阳台上那偷偷摸摸的‘奸情’了。”思思一边拿着镜子捣鼓自己的假睫毛,一边从上铺耷拉下两条腿晃荡着。

    “去你的!”此话非出自我口,是大米为我打抱不平。

    她扒拉思思,以防思思的腿踢着她:“涵涵没有男朋友,那是光明正大的恋情好吗?!根本都没偷偷摸摸,大家都知道他俩在阳台干什么!”

    差点没被唾液呛死我,也是,她俩一直信奉男女之间没有纯友情的观点。

    “我们只是聊天好不好?没你们想的那层关系。”

    思思才不理我的茬,和大米讨论:“看了吧,这次聚会是不是赚着了,一下子把你和涵涵都打发出去了。”

    “我用得着你打发?”大米反击。

    我多嘴:“姐姐们,没我的事!”

    思思:“怎么没你的事?!把你打发出去了,我才最有成就感。”

    大米:“就为你操心了。”

    思思:“就是!”

    嗬,群起而攻我了。

    思思:“你俩什么时候请客?元旦的时候咱们六个聚聚啊!”

    大米故意用甜的发腻的婉转声音:“征求一下我相公的意见。”

    我:“哪来的六个?”

    思思从上铺窜下来,大米也坐上我的床,将我左右夹击:“你少来!你和柯凡聊得那么开心,一起坐在阳台上看星星看月亮,我们都不好意思打扰。连他们班的女生都说,柯凡这是凡心初动了。柯凡也是他们系草级人物,虽然有女生缘,但是不会那么主动去凑近一个陌生的女生,明眼的人都看出来,他很关注你,对你很有兴趣!”

    我小声嘀咕:“谁让你们是一群近视眼。”所以看不清。

    “涵涵,我已经替你多方打探了。柯凡情史不少,距离上一段恋情结束有三月之久,从来都是潇潇洒洒的放手,然后和问起他的人满不在乎地提一句‘那是过去时’了,他从不会去纠缠女生,那么多前任也不知道谁甩的谁,是一个玩世不恭的主。不过照那个东北姐妹的意思,柯凡本身是火,引来很多飞蛾。”

    “所以都被烧死了?”我抛了一句冷笑话。

    “他现在还单身,就当前形势那些飞蛾是都烧死了。”

    “那你们还把我往火堆里推。”

    “不过,凡事还有个转折呢不是吗?!你安静地听我说。柯凡这个人风趣又幽默,帅气还多金,听说家里开医院,这种男生从来不招女生讨厌,所以绝大多数都是被倒贴的,女生主动。但是这次见着你,你没注意到他从你一进门都盯着你看吗?其实他还一直朝我打听你是谁,席超从旁边听着都笑,柯凡表现出的是难得的兴趣啊。包饺子的时候他总想往你那凑,他们班的女生都在暗中笑他说柯凡是少有的殷勤!”

    我奉劝着她俩,脑洞别开那么大了,顺便解释了一下“大四,研二”那个梗。表示柯凡对我的兴趣源于被他识破是曾经骗他的女生。

    “那也算有缘分啊!要不你怎么不骗别人呢?”

    “其实我也拿这个梗骗过别人。”我老实地说。

    “就是有缘分!因为怎么你骗过那么多人,偏偏让他又见着你拆穿你的谎言了呢?!”

    我心里暗自想着,万一下次你们俩拉我去聚会又能碰上一个拆穿我谎言的人呢?!

    受不了她俩的喋喋不休,我起身拿着杯子倒水喝。

    刚刚就拿着手机摆弄的大米惊呼着说:“沈阳问我元旦时一起去滑雪行吗,思思你家席超同意了,你马上就会他的接到电话征求你的意见,我答应了。呵呵,滑雪的提议是柯凡提出来的。”

    “我双手双脚赞同,咱们俩也都没意见是吧。”

    “没意见!让他们订票吧!”

    两个人一唱一和,丝毫没在意端着水杯已经站在她俩面前的我。

    “柯凡是主动出击了啊!邀请咱俩一起去滑雪,醉翁之意不在酒。”

    “你转达给他,明白他的意思。必要的人咱俩一定带到!”

    “我……”我想着插句话。

    “我俩替你答复了,你有空,已经告诉柯凡订票了,他还和我说谢谢了呢!”

    “难道没有我的发言权了么?”

    “没了。”

    她俩就这么把我给卖了。

    我知道她俩的好心与善意,她俩一直觉得我从未谈过恋爱,清心寡欲得不可理喻,所以督促我找个男生谈场恋爱,找一下感觉,要不大学时光不谈恋爱,简直是荒废青春。

    我从来没和她俩提过仝鑫,所以她俩都怀疑我还未情窦初开过,这不是一个正常女人应有的状态,她俩有义务拯救我回归到正常女生行列。

    “涵涵,如果那个柯凡欺负你,和你谈恋爱了后还招蜂引蝶的,我俩肯定饶不了他!你放心地去吧!勇敢地去爱!”思思搂着我的肩膀,趴在我的肩上,说得真像八字有了一撇似的。

    “怎么就过了个圣诞节,你俩都把自己当成牵红线的月老了呢?!我倒希望你们能沉浸在是圣诞老人的幻想中,给我往袜子里多塞点礼物。”

    “我们给你塞了个大礼物啊,塞了个男朋友,这礼够大了吧!不过袜子装不下,可以用被窝装,又能暖床又能给你买礼物,功能多样,好吧!”

    “我的天,为什么现在的小姑娘说话都这么没羞没臊的?”我欲哭无泪。

    “说个暖床都叫没羞没臊?看来我和大米真地该好好拯救你了。大米,你的小黄片还有吧?给她传两个让她开开眼。”

    “好!”

    她俩因为取笑我,站在同一阵营,笑作一团。

    都说大四不考研,天天像过年,没有想象的那般悠闲,但是与大三时整天上专业课的紧张相比真的自在很多。

    我们已经结了所有的必修选修课,只是还剩毕业设计题目没选,这个阶段倒也是个无业游民。

    有一些同学已经提前去过寒假了,可是我们三个人都没走。来年三月份开学,我们都不一定回来了,已经找好实习公司,如果公司需要会直接去公司报到。大学时光转瞬即逝,不知不觉间就要和她们分开,想起来也是伤感。过年前的这一段时光,我们在一起能多聚聚就多聚聚。

    这个户外的滑雪场,如果人数多的话可以团购价,学校里有专车接送。

    我们仨吃完早饭便去集合地点,男生应该比女生收拾得更快速的,可是等了五分钟也不见人影,思思和大米分别呼叫各自男朋友,一个说马上到了,一个说还在吃早饭呢!

    我们三个相互看着,噗嗤笑了,“大米,沈阳不实诚啊,他让咱们八点半集合,现在已经八点半了,他说快到了,我们怎么没看见人影?而且席超已经承认他们正在吃早饭呢!”

    我们调侃着大米,“沈阳竟然也耍这样的小心计!”说笑间从远处气喘吁吁地跑来几个人,正是他们。

    “既然已经迟到了就不用跑了,省得胃下垂。”大米撇着嘴故作生气状,把自己手里的包自然地让沈阳拎。

    “以为你们怎么着都得磨蹭会呢,让男生等不应该是女生的通病吗?!”男生们辩解。

    “早啊。”席超牵过思思的手,沈阳帮大米整理着围巾,柯凡很寻常地站在我身边,微笑致意。

    “晚了,十分钟。”

    “好,那下次我等你,你迟到。”他说这句话的口气怎么着也不该是刚正式认识一星期的人说的。

    想起聚餐的那晚聊天时,我问他怎么不出去找别人玩,在这待着多无趣。他挪动了一下椅子,凑近我:“不,我觉得很有趣。我觉得你就特别有趣。”

    我轻笑一声,这里的人中最无趣的就是我了,唱歌的唱歌,打麻将的打麻将,玩游戏的玩游戏,斗地主的斗地主,别人都找乐子,只有我一个人看星星。

    “可能是我遇见的开放豪迈的女生太多了,我对安静的女生格外感兴趣,因为我会想她们安静的表面下是否有一颗躁动不安的心,所以我会尝试着逗她们,把她们逗疯。”

    虽然这句话很不着调,但我没想到这也是个志同道合之人。仝鑫沉默,我的一大爱好就是逗他,有一段时间他都会自言自语了,要知道以前的仝鑫可是别人和他说十句话他偶尔回复一句的寡言之人啊!

    “所以,你说的有趣是想把我逗疯?”

    他但笑不语。

    “笑什么?”

    他无奈地摇摇头,“我是怕你一个人在这待着无聊寂寞,所以来陪你的。”

    我突然想嘲笑他,忍不住话唠地拆穿:“你就是以这种搭讪方式骗那些安静的小姑娘的?所以你觉得这时候应该配上我的羞赧一笑,或者来一声感激的‘谢谢,你真好’又或者暗地里被撩拨了心弦?”

    “我是说真的,你怎么还不信?”他笑得开怀,不过天真有邪,怎么看都是一种二世祖模样。

    “我没说不信啊,我信。”我信他是怕我一个人在这待着无聊寂寞所以来和我聊天的。

    “那你是怀疑我的居心?”

    “我会认为你的居心很纯粹,只是闲来聊天嘛。”

    他换了一个话题:“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

    “我从不随意的评价他人。”

    “我想知道。”

    他满心期待得等着我回答。

    一双似笑非笑的眼,眉目含情,长着一张俊俏却不女里女气的脸,潇洒又风流。论长相,论言谈,论家室,这样的男孩是能吸引各种性格的女生的,他风趣幽默又体贴,还能在你孤单的时候送温暖,谁不因这样的人着迷呢?

    我为我脑海里突然浮现的画面逗得噗嗤一笑,随口打了个比喻:“带有诱饵的鱼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