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章 我并不是人尽可妻(1)

    更新时间:2016-12-03 13:50:22本章字数:3102字

    滑雪装备是滑雪场提供的,租借即可。我是滑雪的初学菜鸟,面对一堆复杂的装备,无从下手。首先是没想到滑雪鞋竟然那么笨重,好不容易才穿上鞋但是那金属卡扣又让我为难,如果想要扣得紧我根本扣不下去,所以便随意地扣在边缘的位置。

    等我拖着沉重的步伐挪动出去时,只见三位男士已经全副武装等候在外。我拿的存放东西的柜台钥匙和思思大米的没在一起,当我歪歪扭扭地走出来经过她们的柜台时,看到思思从包里取防晒霜涂呢。 

    席超起身找思思,走到我身边时,热心地扶了我一下:“走得动吗?这鞋是挺重的。”

    “谢啦。是呢,都不会走路了,还好,慢慢就适应了。快去看思思吧。”

    沈阳和柯凡帮大家把滑雪板都拿到室外,沈阳从外面看着这些东西,我正低头看着脚底下慢慢挪动时,一个人挡着前面。

    “穿好了?”柯凡看着我的脚下问。

    “嗯。”

    “怎么绑带没系?”

    我知道那带子不是多余的,但是勒紧的鞋,多个卡扣,让我没找到绑带的去处。

    “我不知道怎么系。把它塞进鞋里不会碍事的吧?”

    “那一会儿从鞋里跑出来呢?” 没容我拒绝,他毫无迟疑地俯身半蹲,“我帮你。”

    “你的鞋扣都扣在了最外面,会不会太松?我给你紧紧,挤脚了说话。”柯凡半蹲在我面前,系好绑带后很认真地帮我调整着鞋扣的松紧。

    一边问着我舒适不舒适一边传授着他的经验,等把所有的扣子重新调整一遍后,他觉得可以了,抬头问我:“这样可以吗?”

    我不自然地微微笑着点头:“嗯。”

    他起身,我眼神飘忽不定:“谢谢啊。”

    席超牵着思思从后面出来,经过我俩时,拍了柯凡的肩膀一下,直接走到室外去了。

    思思回头看我时,被席超把脖子掰了过去。

    等我有些尴尬地走到室外时,思思背对着我问席超和沈阳:“你们真没见过柯凡给别的女生系鞋带吗?”

    “真是让我瞠目结舌!”沈阳丝毫没注意到柯凡已经走到他身边。

    柯凡上去拍了沈阳的头一下:“结你个头!”

    “快点着,人都到齐了,行动吧!”他催促着。

    除了柯凡外,另两个男生和大米都是个半吊子,我和思思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

    他挑着眉问我:“要不要拜师学艺?”

    “实践出真知,我摸索一下。”照周围其他人滑雪的样子,我学样,小心翼翼地滑进雪场。

    柯凡在我身边围着我转圈,潇洒又帅气,“我教教你,要不到了稍微有点儿坡度的地方你马上就摔了。”

    “胡说。”我瞪了他一眼,讨厌这样的乌鸦嘴。

    在我瞪他的时候没注意脚下的路,猛地一滑,让我瞬间失去平衡,蹲了下来。

    他伸出手来欲拉我起身,边笑着说:“我说什么?!还不信。你支撑到现在才滑倒时间算长的了。”

    我嘴硬地说道:“我是被你在眼前晃晕的。”

    柯凡看着伸出的手没被夏清涵接,而她依旧试图自己起身,他忍不住去拽住她的胳膊:“虽然男女授受不亲,但是你戴着这么厚的手套呢,也不算和男生牵手。”

    他竟然能猜透我的心思,脸上有一瞬的尴尬,但在我借他手臂之力站起来时就消失了,他不是轻浮的人,至少他从未对我用过轻薄的言语,我玩笑道:“刚刚是谁说让我拉着他的滑雪杖带着我来场双人滑雪?我担心我还没站起来就被拉走。”

    “你放心,我肯定……在你站起来后把你拉走。”柯凡嬉皮笑脸地说。

    滑雪场有很多穿着统一服装的滑雪教练,看到很多小朋友身边都有一个滑雪教练在跟着教,我好奇地问柯凡:“滑雪教练是怎么收费的啊?”是交了钱后包会还是按小时收费?因为有初级者中级者各自滑行的轨道,坡度最抖的滑道上没见到这些小朋友滑,难道教练只是传授怎么着不滑倒而不教如何花样滑?

    “你有我这个滑雪教练就够了,我身体力行,又有技术又有耐心,比他们教的还好!而且免费。”柯凡反应激烈地说,顺便还在我面前炫了两招技。

    我在心里暗笑,他在推销自己,我也不能驳人家面子是不是:“好,我要挑战那个坡度。”指着左手边的滑道,上面写着并不建议初学者尝试,但是我胆大啊,而且做好了挨摔的准备。

    排队等着电梯去滑道顶端,思思看到我去挑战中等坡度,她也拽着席超同学要参加。

    等我们站在坡顶上时,大米不怀好意地逗思思:“莫文思,敢不敢冲下去?”

    “有什么不敢的?”文思一边说着一边往席超身后躲。

    “躲什么躲?!我告诉你一个诀窍,眼睛一闭就下去了!”

    “那你滑下去让我看看。”

    大米滑着滑板来拉思思:“你靠前面点,否则都看不清我的技巧。”

    思思小心翼翼地挪了一下,双手一直拽着席超。

    大米乐于助人地来扶思思,拽着她的腿指导着:“让滑板横着才不会突然滑下去。”

    她们所处位置以及有了一定坡度,雪地本来就滑,大米无意中地抻拉,让思思立马失去平衡,朝大米撞去。此时大米还面对着思思,半弯着腰,没控制好平衡,只听两声尖叫响起,她们一起顺坡滑了下去。

    席超和沈阳紧跟着下去,半路里大米扭正了身体,控制住平衡,在撞上隔离前刹住了车,然而思思一路斜线,直接撞上两边的土坡,人仰马翻。

    我站在坡顶上看到这一幕笑得直不起腰来。

    更好笑的是席超也属于半吊子,他不知道如何控制方向也不会立即刹车,所以眼见着思思摔倒而他控制不了滑板越滑越远。然而因为担心思思,他扭头看思思的时候,直接抱上了一名从他身边滑过的男生,双双摔倒。

    “幸灾乐祸啊你!”柯凡看着我笑得那么欢扭头望着我说。

    他站在最前沿,而我为了安全起见,站在了稍微平缓的后面。

    眼见着思思被雪场服务扶起来没滑两步又摔倒了,我感慨:“摔得真惨!”

    “走,咱们去慰问一下莫文思。”柯凡笑着示意我。

    “我也不会,可能比她摔得更惨。”虽然不愿意承认,但这毕竟是个事实。

    说话间,看着思思刚刚站起来滑了两步,被一位横冲直撞的姑娘一下子撞翻。

    柯凡故意地捂了一下眼:“又是撞土堆又是撞人的,莫文思真是命途多舛!一次滑雪就把悲惨遭遇集齐了。”

    我被他搞怪的神情逗得大笑,没留意滑板稍微扭动了一下,失去平衡,向下滑去。吓得我惊慌失措,我不会控制滑板,滑板的滑线直接撞上我前面的柯凡,我的滑板踩到了他的滑板上,这才止住滑行。

    这点小差错对于他而言根本不值一提,他牢固的纹丝不动。

    我心有余悸地接受他的嘲讽:“差点儿乐极生悲了吧?”

    边说着边想移动一下被我踩住的滑板。

    我依旧惊慌失措:“你别动,我怕我掉下去。”

    他笑嘻嘻地说:“好,我不动。”

    在手忙脚乱中抓住了他的衣服,我反应过来赶紧撒开了我的手。他扶着我的肩膀将我扶稳,很自然地攥住我的手腕,帮我控制平衡。

    他简单地教我如何减速,“来,我牵着你的手,跟着我慢慢滑,保你不挨摔。”

    他指了指身边一个被教练手把手脚把脚教着的小正太,“我这样教你。”

    如果说一开始看到思思摔得那么惨我还有些犹豫,但现在看到柯凡竟然把我和那么一个小孩相提并论,简直太侮辱我的勇气了!

    我甩开他的手,昂着头骄傲地说:“我要自己滑!”

    不会转弯,不会减速,不会刹车……我凭借着勇气滑了下去。

    柯凡紧跟着我的滑板,但他是花样滑雪,可以滑S形,也可以跟着我忽远忽近。

    在他靠近我时,我大叫着:“闪开,快闪开,我不会转弯。”

    他毫不矜持地大笑,而我随着他的大笑声,和思思犯了同一个错误,撞上了两边的防护栏,但我没有被反弹翻,而是顺势滑了下来,只不过我已经蹲了下来,只是我没办法阻止滑板,随着滑板自生自灭。

    他滑到我前面站稳,把我和滑板拦了下来。

    我双手支着后仰在雪地上,他屈身向前,喜气洋洋地看着我,看直了眼。

    这个眼神看得我浑身不自在,我视线转移。

    他伸出双手:“来,把手给我。”

    我被他扶着站起来,稍微拍了一下衣服上的雪:“闪开,看我一泻千里,一直到底!”

    被柯凡调整好滑板方向,我又随着滑板滑了出去,路线虽然依旧跑偏,但是到了底部就没有防护栏了,我兴奋地大叫:“我只摔了一次就学会了!”

    “你真厉害!”柯凡捧场地竖起大拇指称赞。

    “信不信我下一次滑不挨摔就能滑到底?”

    “哦?”他眉眼带笑地看着我,稍作怀疑状。

    “哼!不服是吗?再试一次。”

    我把滑雪杖单手拿着,自然地伸出手,推着他向电梯处滑去。

    他反抓住我的手,随着电梯行向山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