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一章 蓦然回首

    更新时间:2016-12-05 11:56:20本章字数:3848字

    有些人是在不忙的时候喜欢胡思乱想,忙的时候顾不上想。我在忙得四脚朝天的时候依然有思维去想念一些人。

    年假后又回到这个熟悉的城市,不是去学校,而是直接去实习的公司报到。这已经是四月份了,期间只回了学校两次,我熟悉的那些人也一个个去找工作,去实习,也有的保研成功后就舒舒服服地享受这大四后半年的大学生活了。在和她们分别之后,我常常怀念在一起的时光。

    不过在四月初回学校的那一趟,我又遇到了柯凡。早就听说他一直悠哉地不考研也不找工作,想着找朋友一起开酒吧或者电子公司之类的。

    从大米的口中得知,柯凡的父母似乎有家医院,他的姨妈姨夫还是当地比较有名的企业家,他根本不用为吃穿发愁。他有些自己的爱好,家里是支持的,有渠道有背景,资金也是有保障的。

    从宿舍取来春夏装准备回自己租的房子时,学校门口等公交时正和他打了个照面。他穿的是正装,身边还有两三个人,见了我之后,他示意别人先走,朝我走来。

    我笑着和他打招呼:“好久不见。”

    他也笑着嗔责:“成了职场女性就变那么忙?!别人实习时有些还在学校住,或者周末的时候都回来。你呀,大忙人一个,学校都不回了。”

    我无奈地回答:“作为实习生我得好好表现。本来就比较忙,而且公司离学校太远了,没时间来回跑。”

    “那你住哪?”他好奇地问。

    “就在公司附近找了一套房子,和别人合租,还算干净安全。”

    “怎么穿这么正式?”他似乎还有话想说,但是被我的提问截住了。

    “哦,还没和你说呢,市中心的有一家自助餐出兑,我把地方租下来了。我一直想开一家综合性酒吧,现在着手准备呢,已经让人重新装修了一番,今天是见了几个合作商。”看柯凡眉飞色舞的高兴样,就知道着手做的是一件他喜欢的事情。

    “好棒啊!”

    “如果一切顺利的话,在咱们毕业前就能开业了,开业的时候你能大驾光临吗?”

    “我的荣幸。有时间的话一定去捧场。哎?酒吧的名字是什么呀?”

    他作思考状,抚了一下额:“我也正愁着呢。前几天他们找专业起名字的人起了几个,都什么玩意啊,俗的不行,我一个都不会用!”

    他笑着盯着我看,“你想想,给我起一个。”

    我连忙推辞:“算了吧,我可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这可不能胡乱来,对于迷信的人来说,名字会关乎酒吧的命数呢。”

    “我可不用那些带‘兴’啊,‘盛’啊小饭馆用烂了的名字!我觉得叫‘无名’都比那些雅。”他撇了撇嘴角,轻蔑地“哼”了一声,实在可见他对那些名字的厌恶。

    他见我笑他,眉头一皱计上心来,故意地调侃我:“要不名字叫志同道合?两情相悦?或者永结同心?”

    这是那次玩游戏时我对他说的择友观,他倒是一字不差都记得。我无奈地白了他一眼:“这个你觉得不俗了?”

    “不俗。我这个人啊,依照自己的喜好来区分俗不俗。我要是觉得有意义的词,就是叫‘俗’,我都不会觉得俗。”他嬉皮笑脸地说。

    “你倒是有原则。”

    “帮我想一个。”耍赖地坚持,无邪的目光看得我都变柔软。

    “你有没有喜欢的诗句或者如果是你开家酒吧你会起什么名字呢?”他边问着我,边帮我往里提了提拉杆包,原来站在路边等车车来车往的,他拉着我往里挪了挪,看来话题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

    “不想说。”他会耍赖我也会耍赖。

    “这个名字好,‘不想说’,或者是有难言之隐,或者是没遇懂得人听,所以才不想说。很有深意。”他故作揣摩的样子,夸张地称赞。

    我看了看公交站牌又一趟公交车开走,看样子不想一个出来凑数他是不打算放我走了。其实我有一个喜欢的名字,在“唯亭”之前我的网名是“蓦然回首”。源于辛弃疾的一首词: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当初仝鑫是我的后桌,与这句词很应景,我将这句词改了一个字“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恰在灯火阑珊处”作为签名,而“蓦然回首”用作了自己的网名。

    对他的无厘头实属无奈,我白了他一眼。

    他反倒更高兴了,笑嘻嘻地:“我就用‘不想说’来当自己的招牌了啊!酒吧的主打歌就放周杰伦的‘不能说的秘密’,再设置个酒名叫‘不晓得’,弄个菜系叫‘不知道’。”

    “好好好,我建议你再多设个几个菜系叫‘随便’‘都行’。”被他引得,我也在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他乐不可支:“行,你这么有才把菜系的名一块给我想了吧,多想点儿这么有特色的。”

    穿着高跟鞋站得我脚疼,我换了个姿势跺跺脚。

    柯凡注意到了这一幕,朝我脚下打量:“这么高的跟,累脚吧?!”

    “没顾得上换。”

    他拎起我的包,朝校门口的一辆银白色车走去。

    我还在诧异中,他已经把行李放在后排,很绅士地拉开副驾驶车门,“上来吧,我送你。”

    我半信半疑地上车,他又很绅士地帮我系好安全带发动车子后才说:“高中毕业我就拿到驾驶证了。”

    一颗悬着的心终于落地,我就说嘛,毕竟是有了驾龄所以他才敢开车。

    “但是,总共独自没开十次。开着我妈的车给她剐蹭了两次,撞了一次后,她就不许我碰她的车了。现在这辆是我妈送我的创业礼物,她说资金她只会拿一部分,如果我赔了,就把自己的这辆车卖了抵债。这辆车刚跟了我俩星期,我现在正处在和这辆车的磨合期。”

    他絮絮叨叨地说着,然后看了看我。

    “看路!”我神色紧张地提醒着他。

    看着我紧紧握着把手,他忍俊不禁:“咱们学生一入校不是给办保险了吗?没事的,咱们有担保。”

    我欲哭无泪:“你好好开车,我把那钱白给学校一点儿都不觉得冤。不用你帮我挣回来。”

    正赶上红灯,他停下了看我:“我觉得你这样真好笑。”

    “大哥,你认真开车,我认真给你起名行吗?”为了生命安全,我委屈讨饶。

    “好啊,小妹妹。”他轻快地应承,不忘占我便宜。

    路灯亮起,他起步,一分钟后:“想好了吗?”

    “叫‘蓦然回首’怎么样?”我就想到这一个,别的也没有了,但还是有种忍痛割爱的感觉。

    他眼睛嘀咕地转了转,点了点头。

    然后头偏向窗外猛地转头看向我:“就像这样?蓦然回首,那人恰在阳光普照处。”

    “你那是猛然回头。也不怕把脖子扭了。”

    他呵呵地笑着,车子拐进了两边的人行横道,“先带你认认地方。”

    兜里的手机响起来,公司的白姐给我发信息急要一份文件,她和余经理正在京出差,而这份文件在我在公司的电脑里。

    柯凡听我讲电话大概知道我是有事,也就没停车:“怎么了?”

    “我要去公司,给经理传一份文件。”

    “大周末的还加班?我找你们领导理论去!”他虽然抱怨,但是问清我地址后毫不迟疑地把我送了过去。

    “你还真找不着我领导,经理出差去了。快回去吧,开车注意安全,你这boss当得要人情味一些,对你的员工好点。”我推开车门下车,他也随着我下来,把拉杆箱帮着拿下来。

    “时间长吗?要不一会儿我送你?”

    “去忙吧。这样看来我上班的地方和你的酒吧开车才五分钟的路程,往后光顾你酒吧的时候多了,有的是机会见面。”

    “哦,那我走了,记得要想我。”柯凡玩笑地和夏清涵告别,现在他又有别的事可做了,他上了车后赶紧着联系装修工人,他的酒吧名定下来了,就叫“蓦然回首”。

    “蓦然回首。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他嘴里反复地念叨着,嘴角浮现一丝笑意。

    真没想到柯凡这么速度,五月初他的酒吧可以开张了。

    最先是从同事的口中得知消息的,她们讨论着公司不远处开了家店,叫“蓦然回首”,听起来还挺有故事感的,打听到是一家综合酒吧,看宣传单上的宣传,装修的倒也有格调,开业前十天,全场五折,大家邀约聚餐呢。

    在四月底,我接到了柯凡的电话:“夏大小姐,五月三号小店正式开业,可否赏脸?”

    “恭喜恭喜,恭喜恭喜。”我一连串地恭喜。

    “我特意给你打的电话,莫文思,李晓米,席超,沈阳也都过来,五月三号可是一个良辰吉日。”

    五月三号还有一件大事,而且是一个我不可以缺席的大事,康凯哥和梦茹姐的婚礼。本来以为他的酒吧会在六七月份开张,没想到也来凑这个劳动节的热闹。

    我十分抱歉地向他解释:“我真有事,这个五一假正赶上我哥姐结婚,而且我是伴娘。”

    他听得一头雾水:“等等,到底是你哥还是你姐?近亲结婚?去当谁的伴娘?”

    “不,是我妈的两个学生,和亲人差不多,我还是伴娘呢,所以我必须参加。”

    听得到电话那头传来一声叹息:“真遗憾,不过谁让我这么大度呢,回来的时候带点喜糖回来吧,让我也沾沾喜气,早日追到心上人。替我祝哥哥姐姐新婚快乐。”

    “祝福一定带到。”我欢快地说。

    “还有,”

    “什么?”

    “要穿伴娘礼服吧?穿漂亮点,多拍点儿照。”

    我又想笑又觉得无聊,无奈地叹了一声气。

    “稍微打扮一下就行,咱别太喧宾夺主了啊!不能抢新娘的风头。”

    “好啦,好啦,祝你开业大吉,财源滚滚来。开业那天穿帅一点,先靠脸吸引客源也不丢人。”我笑嘻嘻地调侃。

    “内在也很美。”他大笑着自恋。

    他还真好意思说他内在美,实际上在我大学中接触的所有人中,他是心眼最全的一个了。柯凡猴精着呢,他都可以当成老奸巨猾,常常把人耍的人团团转,还让被耍的人在短时间内觉察不出是被他骗。

    他的恶作剧是信手拈来,大米思思在和席超沈阳柯凡一起聚会,总在几天后才后知后觉,那天柯凡说的什么什么,是不是骗我呢?!

    自从我们互相有了联系方式,偶尔他会找我聊聊天,他在我面前就是自然嗨,经常给我讲一下他引起的笑料,笑话别人傻。

    对我,他也只是偶尔占一下嘴上的便宜,多的便宜他也占不了。

    除了男朋友,他所有的男性角色都可以胜任,宠溺的哥哥,撒娇的弟弟,互相帮助的同学,倾诉心事的朋友……

    其实在小学和初中时我的男生玩伴很多,到了高中后,开始时和初中的哥们联系的还比较密切,后来顾及到仝鑫,和初中的男生同学联系逐渐断了,高中我男生也都保持了很远的距离,虽然高中有玩得好的男生同学比如陈西欧,但也都是建立在他是仝鑫哥们仝鑫认可的基础上,根本没有很密切的男闺蜜那种。

    大学几年也不愿意和男生接近,没想到在大四末尾了,遇上了这么一位可文可武,可逗可静的哥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