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我回来了,不走了(1)

    更新时间:2016-12-06 11:59:53本章字数:3134字

    柯凡把酒吧命名为“蓦然回首”后,便觉得我就该为这个酒吧出一份力,做出贡献。所以在他遇到其他为难的事时,毫不客气地让我帮他出主意,连酒吧优惠政策都与我商量。那时我已经坐上回家的火车了,我接了电话:“柯凡啊,我长途加漫游着呢,优惠政策你随意啊,这个东西我也不懂。我倒是能给你其他建议,多弄点甜点,因为我会常光顾的。”

    刚刚到家后吃了些饭,就接到了梦茹姐的电话,要我陪着她去试礼服。

    恭敬不如从命,我赶到了地点。

    梦茹姐姐的气质一直很好,工作后比以前稍微胖了些,但是肉长在了该长的地方。一见面,我就咋着嘴,上下打量着她:“王康凯养的不错嘛,这女人的妩媚和性感你也都有了。”

    她笑着搂着我的肩,“是爱情的滋润呀,好妹妹,终于把你盼到了,送姐姐出嫁。”

    “你不要收买我,康凯哥说了,他说让我当打入内部组织的内奸。”我实话实说,大笑不已。看着她俩走到今天,终成眷属,真是太为她们高兴了。

    “那你就当双重伪装者,答应他当内奸,实际上心还是向着姐的。”我俩有说有笑得都忘了问王康凯了。

    开始时我还提防着王康凯从哪突然冒出吓我,但是找了找四周,真没他藏的地方,才问梦茹姐:“康凯哥没陪你来?”

    梦茹姐让服务人员帮我拿准备好的礼服往我身上比,和我解释着:“这两天他太忙了,我的同学他的同学都让他去接了,我大学关系好的同学他也都认识。今天还有贵客要来,所以我没让他来。”

    我去试衣间试礼服时,听到我的手机铃声响了,梦茹姐姐刚刚喊了一声有电话,哒哒的高跟鞋声朝我这里走近,突然停住了,接了起来。

    待我出来后,姐姐解释是康凯哥打来的电话。

    她并不急着和我说康凯哥在电话里谈到的内容,而是拉着我转圈,看礼服的合适程度。

    伴娘团算上我有六个姑娘,今天一起来试礼服的有四个,还有两个要晚点到。我们差不多是同龄人,她的其他伴娘们有些不清楚我和梦茹的关系,不过都对我相当客气,一口一个妹妹的叫着,提醒我要我当抗衡伴郎团的主力。

    我小声地问着梦茹:“你舍友们要是知道你嘴里的妹妹也是王康凯的妹妹,会不会把我踢出去?”

    “那你就给我老老实实地当伴娘。”梦茹攥着我的手使劲地摁了摁。

    威胁我?

    好吧,我收下这个胁迫。

    “当然了,假如王康凯敢欺负你,我饶不了他!”

    “假如某人再敢辜负你,我饶不了他!”梦茹姐立马接话。

    我听了后不屑地一笑:“还‘再’?本人孤身寡人二十多年了,还真不知道辜负我的人在哪呢?!”

    梦茹姐的一个叫“蜜蜜”的大学舍友换好礼服出来了,一个长得小巧玲珑的说话口音嗲嗲的姑娘,“茹,晚上有没有PARTY?”

    “我晚上不能出去了,但是王康凯他的高中同学给他组织了一场单身派对。”

    “也没有我认识的人,那我晚上还是陪着你好啦。”蜜蜜有些闷闷不乐。

    我在心里默默地学着蜜蜜的口音,暗笑着,她的嗲让我都心生宠爱。

    梦茹姐看向我:“刚你哥来电话,说让你参加他的单身party,有些是我们的高中同学,估计其中有你认识的人,也有他一些大学同学,他表弟也来了,苑认知。他是其中的一个伴郎,你晚上和他们一起去玩吧。”

    “我凑什么热闹?!我还是陪着你吧。”

    “我想要凑热闹?人家还单身呢,茹,你认识的人中还有没有和你老公一样又帅又钟情的呀?”蜜蜜两步窜到我和梦茹姐面前,把还给她整理礼服的工作人员吓了一跳。

    “你让涵带我一起去吧。”她恳切地说着,眼睛放光。

    梦茹有些为难地看向我,又看了看她,奇怪的眼神。

    “你必须去,你哥说了,你如果不去,他会把你绑了去。”

    “你就让他绑我?你不怕我俩商量战略,怎么里应外合啊?”我嘲笑着梦茹。

    “看我!看我!”蜜蜜被晾在一边不开心了,“我还没参加过单身party,我真想参加。”

    “你也说过你没当过伴娘,刚刚你和我说,是第三次当伴娘啦。”梦茹姐也变成嗲嗲的音拆穿她的谎言。

    在我的周围从未遇见过这么能撒娇的妹子,觉得她好有趣啊,一时心软:“要不等我们吃了晚饭后去那待一会儿,一个小时就回来。”

    蜜蜜高兴地拥抱我,开心的去换下礼服了。

    我有些发懵地问梦茹姐:“她多大了?”

    “真实年龄二十四岁,心理年龄估计五岁。”

    梦茹姐担忧地看向我:“你确定带着她去?她真的,很能闹,很会撒娇卖萌,嗲到发腻,我们宿舍没有谁能受得了她。”

    “我可以后悔吗?”听了梦茹姐的话后我身上也起了鸡皮疙瘩。

    “你和我其他的几个闺蜜们一起去吧,别玩太晚了,有打击蜜蜜的人,我给你派出左右护法。你带着她们一起去吧。”梦茹姐笑嘻嘻地说。

    “蜜蜜就像块橡皮糖,她去也好,有她在就没有哪个女生比得过她的嗲去了,她嗲到无法近身。你帮姐看着点你哥,别让他喝多了,别让别的女生破釜沉舟和他表白,大学的时候,他们班可有女生惦记着他的呢。”

    “我要是看着有女生接近王康凯,就放蜜蜜?”

    “别。王康凯他最受不了的就是蜜蜜这样的女生了。我估计也是因为大学有蜜蜜这样的室友,王同学对别的女生的撒娇可有免疫力了呢。”

    一席话逗得我大笑,我都能想象出王康凯的囧样,斜着个眼瞥着个嘴。

    拜访了梦茹姐的爸爸妈妈,大家聚在一起吃了晚饭后,康凯哥哥的两个高中同学分别开车来接我们了。

    在此期间我收到了康凯的轮番轰炸,他要我陪他去吃晚饭,他要我去帮他想对付闺蜜团的对策,他要见见我……也收到了一条认知的信息:“你晚上来玩吗?我们都在哥的单身PARTY。”这条信息我回复了:“会和梦茹姐姐的闺蜜们一起去。”

    都没进门就听见了包间里传来撕心裂肺的怒吼,他们不叫唱歌,只可以叫狂吼,不过不是康凯的声音,他一定得省着嗓子明天和梦茹姐说情话呢。蜜蜜所在的车落我们一个红绿灯时间,她们已经入内,待我们推门而入时,包间的门突然推开了,从里面出来了一个人。

    其他人都彼此不熟悉,点头致意。我迎着他看我的目光,高兴地和他打招呼:“认知。”

    我身后的人鱼贯而入,认知微笑着和我打招呼:“清涵。”

    “你要去干嘛?”他侧身让其他人进入,自己却站在门口没有要进去也没有去别的地方的意思,我也不好意思进去。

    “没事。”苑认知腼腆地笑着,我推算着你该来了,特意出来接你的。

    包间的门并未被完全带上,我的目光朝里瞟了一眼,包间内虽然嘈杂,但是康凯哥看到其他人都进去了,客气地打了招呼后发现我没在,我听到他朝着门口边走边说:“我妹妹呢?涵涵呢?”

    一个熟悉的身影,在我使劲眨了眨眼后还在,被王康凯半推着肩往外走,他脸上的沉静却掀起了我心中的万丈波澜。

    我的牙根咬紧,忘了呼吸的频率,根本没顾得和康凯打招呼,而我和认知的谈话也被王康凯打断,“认知,哥有点事,你过来一下。”

    我如同惊弓之鸟,不知去哪逃窜,在康凯叫着认知去包间的时候,我低着头,没看仝鑫一眼,想随认知走进包间。

    仝鑫看着夏清涵从自己身边经过,他伸出手一拦。记得刚刚康凯和他说的,康凯和梦茹不会泄露他回国的消息,也不会代替他向清涵做出任何解释。谁欠的债谁自己还,欠她的所有解释靠他自己说。

    场景总是惊人的相似,还是那个夏天,还是在KTV,他伸手拦我,我心如刀绞却不露声色地说着借过。

    “夏清涵。”他闷闷地声音从我头上传来。

    包间的门已经关上,此时的场景有些滑稽,我俩就像门神一样在这干巴巴地站着。

    包间里有出来的人,他伸手把我拉到一边。看到这一幕,知道都是熟悉的人,好心地问了句:“怎么不进去?”

    “嗯。”他淡淡地回复着问话的人。

    我把手腕慢慢地从他掌心挣脱,他发狠似地使劲一攥,这么大的力度惹恼了我,我使劲一抻,将胳膊挣脱开。

    我平复了一下心情,调整好气息,露出完美笑容,客气又疏离地看向他,像个普通同学一样:“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他直视着我:“不走了。”

    我沉默无言。

    “你,还好吗?”他有些犹豫地问。

    “很好。”我若无其事地回答,面带微笑,无懈可击,自认淡定坦率,我并不说“还行,还不错”,我就要用“很好,非常好”这样的词。

    “那也没见你长胖点,和冬天见的那面比似乎更瘦了。”仝鑫的语气也波澜不惊,像是和一个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老友问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