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二章 我回来了,不走了(2)

    更新时间:2016-12-07 12:02:58本章字数:3254字

    我们是老友,但熟悉不熟悉的吧,四年了,连联系和问候都没有,虽然说在生日时见了那一面,但是又有何用呢?!五月份已经将近夏天,却让我心悸得发冷。我刻意地和他保持距离,变得陌生,却被他这么简单的一声问候弄得情难自控,我用力用手指甲掐着手心,提醒自己保持冷漠和冷静。

    “我原来的那个手机号一直用着了。”他说话言简意赅,看了我片刻。

    “你从来没打过。”俊朗的面容有一丝落寞,他眉皱着,眼睛里泛着失落。

    我没有给他打过电话,就是在我最贫困的时候都拿出几块钱给QQ开通黄钻,因为能够隐身访问空间。我隐身着去他的空间里转了又转,可他属于从来不更新动态的人,几年算下来,我真的给腾讯贡献了不少钱。

    “圣诞节那天的短信,最开始我并不知道是你。”

    上大学毕业和工作,我也换号了。但是没告诉过他,换号时原有的通讯录顺便用短信群发信息通知,唯独把他勾选排除,换号的信息他不会收到。

    “我换号了。”

    “我知道。”曾经给你打过一次电话,想要告诉你我在国外的联系方式,然而收到的是“对不起,您所拨打的电话是空号”,所以我一直给我原有的手机号续费,从未让它停机,那个手机也从未离身,我怕你一时兴起给我打电话,找不到我。

    他知道?是不是说他试图联系过我?

    “方便把现在的联系方式给我吗?工作后校园卡又换了吧?我在这里……”你工作的城市签约了公司。

    “好。”他未说完,我便答应。

    我等他拿出手机来记号码,然而他并没有掏手机的意思,伸出一只手摆在我的面前。

    放假时他把他的物理错题本,化学笔记本,数学习题册通通给我让我对照他的做题思路看错题。因为上一次月考,我的理综只考了170,随着放假的人流我们一起往外走,我和他抱怨着老师出题难,出题偏,而且我复习的重点他不出,偏要考我不懂的,故意刁难我。他脸上有一丝淡淡的笑意,待我抱怨一通后,微低着头看向我,“又给自己找借口!回去好好复习,不会的打电话问我。”我看到他的眼睛里有着无可奈何的宠溺,恃宠而骄,放肆地说:“我都不会怎么办?”

    他沉思了一下:“你先看一天书,后天咱们去图书馆吧,我教你。”

    “到时候怎么联系?我都不知道怎么联系你。”那时我真的没有他家的电话,他也从未告诉过我。

    他说了一串数字,我抱头:“我记不住啊!”

    “把你的电话给我。”他伸出一只手,摊开手心。我犹豫地拿出一支笔,“直接写?”其实我随意从笔记本上撕一张纸就可以写上去。

    “嗯。”

    我的手蹭着他的掌心写下了一连串的数字。我以为这样就完了,他反掰开我的手心,写下他家的电话号码,还在号码前面画了一个小小的心形。

    我指着那个小桃心问:“这是干嘛的?”

    “我的名字,‘心’同‘鑫’,记性那么差,我怕你忘了。”语气中透着居高临下的傲慢。连是他写的都记不住,我记性能差到那种程度吗?!

    不过到了第三天,看到陌生的来电显示,我接过电话后,礼貌地说着:“喂,您好。”听到电话那头低沉地嗓音:“你没记住我家电话号呀?!”我石化住,尴尬地笑笑,歉意地解释:“回来后立即洗澡一下子忘了手里还记着电话号码,等我打完香皂后,才发现手机号连个印都不见了。不过你的名字,那个小桃心,因为你画了三遍,还有一点印痕。”

    我回神,嘴角已经带了淡淡的笑意,看着他:“我没带笔。”

    “直接写就行。”

    我用手指在他的掌心写着自己的电话号码,末了又写上自己的名字“涵。”

    “记着了吗?”

    他有一丝疑虑:“还是这个?”

    我突然想起来刚刚给他写的是我用了几年的校园卡的号,找了工作后办了新的电话卡,大脑一时短路写错了。

    “这是你那次给我发信息的号。”

    在他面前我又犯傻了,我快被自己蠢哭了,“不好意思啊,我记错了,我忘了我换卡了,不过这张新卡的号我还没背下来,我给你查查啊。”我慌张地掏出手机,翻找通讯录,找到署名为“自己卡号”的一项。

    突然的差错让气氛变得轻松起来,他嘴角含着笑意。

    接过我的手机看了起来,然后还给我:“新的手机卡还没来得及办理,你知道的那个手机号仍然在用,有事联系。”

    “嗯,好。”我别扭地应答。

    服务生端着酒水饮品来。

    在他帮服务员推着门的时候,我也觉得话题可以结束,“我进去了。”

    他也随我进了门。

    大大的包间热闹得很,梦茹姐的闺蜜团也都自来熟,和康凯哥的兄弟们闹得欢,王康凯本来被拽着喝酒呢,他看我进来后,立马从桌上撤下来,把我拉到一边,和我聊天。

    “哥,新婚快乐啊!”我送上诚心的祝福。

    “小丫头。”他放肆地揉弄着我的头发。

    康凯正和我说着他邀请仝鑫回来参加他的婚礼,他没提前告诉我,希望我不要生气时,认知端着杯果汁过来。

    认知的表情明显一愣,他看向坐在不远处的那个男生,挺拔英俊,气质清冷。在清涵来之前,表哥确实离开了一会儿,说去接一个关系复杂但很重要的朋友。认知从厕所回来时,表哥正介绍到说刚刚从国外回来特意参加他婚礼的哥们,伴郎之一。认知最开始没注意表哥和这个男生叫什么,原来他就是仝鑫,是清涵一直装在心里的仝鑫!

    其实我心里的感情是复杂的,似乎喜悦更多一点点,我的目光偷偷地看向他,心里有个声音说着,他回来了。

    认知把果汁给了我,没有插进我和康凯的高谈阔论中。直到我被一首歌吸引,周传雄的《冬天的秘密》:如果我说我真的爱你,谁来收拾那些被破坏的友谊,如果我忍住这个秘密,温暖冬天就会遥遥而无期······

    认知的嗓音是清淡的,不曾历经沧桑的干净和纯粹。这一首歌的纯粹比刚刚别人的呐喊声更震慑人,我禁不住去认真地听。

    还有一些人在觥筹交错着,但某一段包间里突然的安静下来,然后又逐渐变得嘈杂。我认真地听着歌,听着歌词,认知啊,这个傻孩子。

    一曲唱毕,我还未回过神来,却被蜜蜜的声音拉回思绪:“帅哥,好好听,唱的好有感情哦。”

    认知的目光从我身上收回,尴尬地应付像蜜糖一样粘人的蜜蜜。

    康凯看了看认知,又看了看我,若有所思。

    我从未和康凯哥和梦茹姐提及过认知对我的情谊,实际上在我大二时康凯哥送弟弟上学顺便拜托给我,让我们认识后,我对认知的感情就是姐姐的身份,康凯哥哥像我的哥哥,他的弟弟也应该是我的弟弟。

    “认知找我聊过你。”谈论清涵的话题不止一次。康凯这才想起认知的不对劲,但是原来根本没从这方面想,他把清涵当成自己的妹妹,认知是自己的弟弟,从未刻意让他俩亲密,只是觉得在外面有个照应。当初说让已经大二的清涵帮刚刚入校的认知熟悉一下大学生活,实际上他是觉得男孩子没什么可照顾的,私下里他没少叮嘱认知要多帮清涵,认知对清涵竟然还有这份心思。

    “他是一个特别特别好的男孩,也是一个好弟弟。”

    康凯哥哥看着我,微微笑着,摸着头安慰我:“嗯,你不要有心理压力。他还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

    我心中一片柔软,真的被感动了,康凯哥哥他总是向着我的,我张开手,撒娇着说:“抱抱。”

    康凯哥哥笑着给了我个熊抱。

    突然觉得认知好可怜,哥哥被没有血缘关系的我夺走,被自己的亲表哥嫌弃地说是个什么都不懂的小孩子,还被蜜蜜缠着调戏。

    “你快去救救认知吧。”我笑着指向认知的方向。

    这个哥哥当的对于认知而言一点儿都不合格:“没事,让蜜蜜缠着他吧。那他也顾不得生别的男生的气了。”

    此时仝鑫目光正朝向我们这里看,康凯轻笑道:“看仝鑫这样,在国外也待了几年,怎么还这么腼腆,我去拉他过来,偷偷摸摸地看算什么?!”

    “不许!”我强烈制止。

    “怎么?别跟我说你对他已经不在意了。”

    我犹犹豫豫地说:“现在心里是真得很乱,不知该怎么面对他,我也弄不明白自己的感觉。”

    “你这个犟脾气,别人都是喜欢的不放过,不喜欢的不吊着,有些人不喜欢的都吊着,你可好,喜欢的人也放过,不喜欢的更不吊着。”

    我低着头搓手指。

    “他是真得没放下过你。有件事你不知道,这几年我俩没断联系,他会给我打电话,其实他是想从我这了解你的动态。你根本不让我在你面前提他,我也觉得你俩当初闹得也够绝,这事便没和你说起过。反正他一直默默地关注着你呢,你又不是不知道他什么人,心里一万个想你,但是嘴上就是不说,也不主动联系,装得没事人一样,实际上独自一人时难受地恨不得喝酒灌死自己。”

    我为自己狡辩:“你知道,我从不会主动。”

    康凯嘲笑着我:“我还知道你是在别人主动时你后退着走的人!”

    我苦笑:“哥,给我留点面子好不好?看破不说破。你也太会拆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