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你可以对我有占有欲(1)

    更新时间:2016-12-08 12:10:25本章字数:6548字

    在我俩聊天期间,有人去和仝鑫搭讪,仝鑫心不在焉地应付着,眼睛还是瞥向我们,直到看到蜜蜜拿着手机和他交流什么东西,仝鑫坐不住了,朝我俩这方向走来。

    我原本暗自笑着,想看蜜蜜缠着他时他的囧样。

    现在他躲了过来,好戏没法看了。一波三折,蜜蜜跟了过来。

    仝鑫手没空着,端着一小叠草莓过来,递给康凯:“吃吧。”

    康凯开始时还能镇定地看看手里的草莓盘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间笑喷了,此时的我还在努力憋笑中。

    蜜蜜一脸无知地看着我们神情各异,不明就里,“你们都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没人给她解释,蜜蜜端过来还在康凯手里的盘子:“我喜欢吃草莓呀,你们不吃,我吃。”

    “草莓好好吃,很甜的,要不要来一颗?”蜜蜜拿着一颗草莓往仝鑫嘴里塞。

    仝鑫不自然地迅速躲开。

    “难道你也有女朋友?最起码她不在这呀?王康凯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同学质量好的都有了女朋友,刚刚那个苑认知也是,歌唱的好听,人也如翩翩公子,哎,也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女生舍得他单身呢?!仝鑫,你有女朋友吗?你女朋友长得比我好看吗?绝对没有我可爱吧?”

    我和康凯四目相对,彼此心知肚明,认知是以这个借口逃脱了蜜蜜的魔爪。面对蜜蜜对仝鑫发问,康凯也默契地保持了沉默,饶有兴趣地期待仝鑫的回答。

    “你看涵涵干什么?”蜜蜜的话音响起,我的脸刷得发烫。

    “我想去卫生间。”我起身想远离这是非之地。

    蜜蜜让开了地方,仝鑫却没动,只听他淡淡地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在我眼里是最好看最可爱的。”

    王康凯拍着手狂笑:“谁说仝鑫不会说情话啊?!”

    我推开他们,想躲去洗手间。

    蜜蜜悔恨地声音传来:“你有女朋友啊?!”

    “有吧?”

    “有吧是什么意思?”

    后面的话随着门关在身后,我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朝卫生间走去。

    我们坐车回去的路上,蜜蜜还一直抱怨着为什么她看上的两个男生都有主了?!她郁闷地回到宾馆,而我直接被送到梦茹姐姐的房间。

    她早早地出来迎我,看我的脸色如何,上来就拉着我的手问:“没告诉你,不怪姐姐吧?”

    旁人一头雾水。

    我笑着抱抱她:“我想和你说会儿话。”

    我俩躺在一张床上,去说悄悄话。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像悄悄话,只不过是我俩在一个房间关上了门罢了。

    我静静地听她喜欢着王康凯的事情,话题又聊到了我撞到她和康凯哥在图书馆的那次。梦茹姐笑着和我说:“不管你信不信,那真的是他第一次邀我去复习,还恰巧被你撞见,本来我俩还未明说,都隔着一层窗户纸,在你的调侃下,他也脸红了,我才确信不止妾有意而且郎有情了。所以我俩的关系才明朗起来。”

    我哈哈笑着,看来我无形中还当了一回月老啊。

    仝鑫逐渐也出现在这个话题中,梦茹姐姐索性爬起来,问我:“仝鑫走后,我们都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后来仝鑫这个名字都不能在你面前出现了,你真这么恨他?”

    我沉默了片刻,我恨他吗?我是恨我自己啊!

    我在伪装自己的时候,掩饰着自己的脆弱的时候,根本不敢和别人谈论他,他是我的心头刺,我担心我破功。

    “我反应那么强烈是因为我觉得我又被抛弃了。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的照片被撕碎扔在地上。我妈在卧室哭,在家里我见不到爸爸的任何东西。其实那时我已经什么都懂了,我懂得好长时间都不见爸爸回家,我懂得来自邻居的闲言碎语,也有小孩跑过来和我说听他家大人议论我爸妈离婚了,不要我了。我趴在我妈膝上帮她擦着眼泪,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滴落。我问我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我妈歇斯底里地朝我吼:是我们不要他!是我们不要他了!吓得我不敢再说话。那是我妈的尊严和倔强,她一个人咬牙抚养我长大。

    但是当仝鑫他一声不吭地一走了之后,我又想起我童年的噩梦。我已经很久没做过在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唯独我一个人呼喊却无人回应的梦,他走后,这个梦境又出现了,我强装的镇定,我表现在大家面前的积极和乐观,都被我内心出卖了,我又被抛弃了,我的心里是这样想我的,我又被抛弃了。 

    可是我遗传了我妈的尊严和倔强啊,我只能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是我不要他了,我不喜欢他了,我讨厌这样的人!”

    我静静地说着,抱着梦茹姐的娃娃找寻着安全感,“妈妈那次生病后,我想起我还曾为了他和我妈闹意见,不回家。当时的心情极度糟糕,所以导致的很偏执。其实我只是伤心他离我而去,并不恨他,该恨的是放不下过去的我自己。”

    “仝鑫气场太强,总是那种霸道总裁的气质,这种人啊,呆板克制又郑重。虽然说外人不好亲近,但是熟悉的人就不同了,也就看出他的幼稚!你看他知道我和康凯和你的关系好,他不曾联系过你,但总想从我们这里打听到你的近况。有一次你康凯哥故意一句话都没提你,到了第二天仝鑫又找借口打来电话了,聊到最后你康凯哥还是不提你,只是说‘没事挂了啊。’仝鑫这才支支吾吾地,‘你没有别的话和我说了?’我当时也在场听到这句话了,我快要笑晕了。王康凯憋着笑问‘你想听什么?谁的?’他俩大男生当时的对话像小情侣似的,都是拜你所赐啊!”梦茹姐姐想起来依旧忍俊不禁。

    我笑言:“今天在KTV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我和康凯哥哥两个人在角落里聊天,后来不知道怎么蜜蜜去缠仝鑫了,仝鑫坐立不安的端来盘草莓过来,伸手把盘子推进康凯哥哥的怀里,‘给你!’王康凯当时都傻了,转而笑喷了。当时我憋笑快憋出内伤了,仝鑫他太闷了!”

    梦茹姐姐笑着劝慰:“你知道他这么闷你还不主动点?”

    “嚯,你们真是夫妻俩,王康凯同学也教训我了。主动?我可学不来。”我低着头沉默地想着,现在的夏清涵好像格外看重自尊心了。

    我俩在一言一语中,慢慢地进入梦乡。梦茹姐姐醒来梳洗打扮时我还困得睁不开眼睛,等到化妆师来化妆敲门时,我才惊醒。

    晚上陪着新娘新郎一起吃饭,父母那些长辈都没参与我们这群小年轻的活动。

    伴郎团和伴娘团相互敬着酒,有几个闹腾的伴郎和同学一直嘴甜地哄着伴娘团的姑娘。蜜蜜已经玩欢了,我在举杯同庆的时候,喝了点红酒。

    闹得最欢的那个伴郎只提他名字就很开心,高兴兴,来到我这里,“美女,敬你一杯,赏个脸吧!”

    我一看以高兴兴为首的王康凯高中大学同学都轮着圈转了,这架势就是灌伴娘团呢!

    “我酒量不行,以果汁代酒了。”

    “按道理说可以,不过今天大家都高兴,不破个戒吗?我三杯你一杯怎么样?”旁边有人叫好,高兴兴说着毫不犹豫地一杯杯地喝了下去。

    这里的吵闹吸引了隔壁桌的注意力,或者说本来隔壁装作认真吃饭的人其实用心听着呢。

    高兴兴喝完三杯,眼神迷离地凑近我,欲将瓶中的酒往我的杯子里倒:“再喝果汁就不够意思了啊。”

    他身上的烟味酒味刺鼻而来,我倒退了一步,不知撞到了谁。

    开口欲说对不起。

    “我替她喝。”两个人异口同声,苑认知和仝鑫,一个站在我左边一个站在我有边,认知皱着眉望着高兴兴:“高兴哥,你醉了吧!”

    “你们俩,还不快向闺蜜团展示咱们伴郎团的诚意?!”高兴兴醉醺醺地说。

    认知去扶站不稳的高兴兴:“你先别在大庭广众下醉地站不住了!”

    仝鑫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到身后,“你去我们那桌坐,他们都要过来了。”

    “我,我吃饱了。我去大厅。”我神情不自然地躲避。

    他没有勉强我,像是无意识地看了一下认知在干什么,收回目光后,朝我点点头:“嗯。”

    不是自己的婚礼,参与了不少活动,看得也异常感动。

    康凯哥哥来接梦茹姐姐时要找到伴娘团们藏好的鞋子和戒指之类的,在伴郎团找到鞋子后,戒指是谁也没翻出来的。

    我是伴娘中兼着干实事的人,所以男方一致把目光瞄向我。

    我大大方方地让他们找,但是没人找到。

    康凯哥哥掏了红包给我,求我交出来,我笑而不语。

    伴郎团中的一些成员将矛头指向我,半威胁半玩笑着说要搜身。

    他们蜂拥朝前,仝鑫和认知最先冲到前面,护住了我,事发突然,我在着急间后退坐到了床上。

    “清涵,没事吧?!”认知担心的问我。

    “没事的。”我脸红心跳地说。

    仝鑫此时站在我的正前方,他俯视着我,眉目并不舒展。

    有些地方的习俗是闹伴娘,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康凯哥哥制止:“这是我妹妹,你们不许闹!”

    认知往后推着人群,“大家都文明点儿!”

    开始时进门的时候,伴娘团堵门的人有被男生抱起丢到一边的行为,我一直守着梦茹姐姐坐在一起,我看到了从外面强行而入的男生们,仝鑫同学也在努力推着门,他透过门缝看到了我并没把门,低头会心一笑,没有顾忌地推着其他男生闯进来了。

    在我俩聊天期间,有人去和仝鑫搭讪,仝鑫心不在焉地应付着,眼睛还是瞥向我们,直到看到蜜蜜拿着手机和他交流什么东西,仝鑫坐不住了,朝我俩这方向走来。

    我原本暗自笑着,想看蜜蜜缠着他时他的囧样。

    现在他躲了过来,好戏没法看了。一波三折,蜜蜜跟了过来。

    仝鑫手没空着,端着一小叠草莓过来,递给康凯:“吃吧。”

    康凯开始时还能镇定地看看手里的草莓盘想弄明白发生了什么,突然间笑喷了,此时的我还在努力憋笑中。

    蜜蜜一脸无知地看着我们神情各异,不明就里,“你们都笑什么?有什么好笑的?”

    没人给她解释,蜜蜜端过来还在康凯手里的盘子:“我喜欢吃草莓呀,你们不吃,我吃。”

    “草莓好好吃,很甜的,要不要来一颗?”蜜蜜拿着一颗草莓往仝鑫嘴里塞。

    仝鑫不自然地迅速躲开。

    “难道你也有女朋友?最起码她不在这呀?王康凯你怎么回事?为什么你的同学质量好的都有了女朋友,刚刚那个苑认知也是,歌唱的好听,人也如翩翩公子,哎,也是这样的人怎么会有女生舍得他单身呢?!仝鑫,你有女朋友吗?你女朋友长得比我好看吗?绝对没有我可爱吧?”

    我和康凯四目相对,彼此心知肚明,认知是以这个借口逃脱了蜜蜜的魔爪。面对蜜蜜对仝鑫发问,康凯也默契地保持了沉默,饶有兴趣地期待仝鑫的回答。

    “你看涵涵干什么?”蜜蜜的话音响起,我的脸刷得发烫。

    “我想去卫生间。”我起身想远离这是非之地。

    蜜蜜让开了地方,仝鑫却没动,只听他淡淡地说:“情人眼里出西施,她在我眼里是最好看最可爱的。”

    王康凯拍着手狂笑:“谁说仝鑫不会说情话啊?!”

    我推开他们,想躲去洗手间。

    蜜蜜悔恨地声音传来:“你有女朋友啊?!”

    “有吧?”

    “有吧是什么意思?”

    后面的话随着门关在身后,我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朝卫生间走去。

    我们坐车回去的路上,蜜蜜还一直抱怨着为什么她看上的两个男生都有主了?!她郁闷地回到宾馆,而我直接被送到梦茹姐姐的房间。

    她早早地出来迎我,看我的脸色如何,上来就拉着我的手问:“没告诉你,不怪姐姐吧?”

    旁人一头雾水。

    我笑着抱抱她:“我想和你说会儿话。”

    我俩躺在一张床上,去说悄悄话。

    这话说的一点都不像悄悄话,只不过是我俩在一个房间关上了门罢了。

    我静静地听她喜欢着王康凯的事情,话题又聊到了我撞到她和康凯哥在图书馆的那次。梦茹姐笑着和我说:“不管你信不信,那真的是他第一次邀我去复习,还恰巧被你撞见,本来我俩还未明说,都隔着一层窗户纸,在你的调侃下,他也脸红了,我才确信不止妾有意而且郎有情了。所以我俩的关系才明朗起来。”

    我哈哈笑着,看来我无形中还当了一回月老啊。

    仝鑫逐渐也出现在这个话题中,梦茹姐姐索性爬起来,问我:“仝鑫走后,我们都知道你心里难受,但是后来仝鑫这个名字都不能在你面前出现了,你真这么恨他?”

    我沉默了片刻,我恨他吗?我是恨我自己啊!

    我在伪装自己的时候,掩饰着自己的脆弱的时候,根本不敢和别人谈论他,他是我的心头刺,我担心我破功。

    “我反应那么强烈是因为我觉得我又被抛弃了。小学的时候有一天放学回家,看到我们一家三口的合影的照片被撕碎扔在地上。我妈在卧室哭,在家里我见不到爸爸的任何东西。其实那时我已经什么都懂了,我懂得好长时间都不见爸爸回家,我懂得来自邻居的闲言碎语,也有小孩跑过来和我说听他家大人议论我爸妈离婚了,不要我了。我趴在我妈膝上帮她擦着眼泪,自己的眼泪却忍不住啪嗒啪嗒地滴落。我问我妈:爸爸不要我们了吗?我妈歇斯底里地朝我吼:是我们不要他!是我们不要他了!吓得我不敢再说话。那是我妈的尊严和倔强,她一个人咬牙抚养我长大。

    但是当仝鑫他一声不吭地一走了之后,我又想起我童年的噩梦。我已经很久没做过在一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唯独我一个人呼喊却无人回应的梦,他走后,这个梦境又出现了,我强装的镇定,我表现在大家面前的积极和乐观,都被我内心出卖了,我又被抛弃了,我的心里是这样想我的,我又被抛弃了。 

    可是我遗传了我妈的尊严和倔强啊,我只能一遍一遍地提醒自己,是我不要他了,我不喜欢他了,我讨厌这样的人!”

    我静静地说着,抱着梦茹姐的娃娃找寻着安全感,“妈妈那次生病后,我想起我还曾为了他和我妈闹意见,不回家。当时的心情极度糟糕,所以导致的很偏执。其实我只是伤心他离我而去,并不恨他,该恨的是放不下过去的我自己。”

    “仝鑫气场太强,总是那种霸道总裁的气质,这种人啊,呆板克制又郑重。虽然说外人不好亲近,但是熟悉的人就不同了,也就看出他的幼稚!你看他知道我和康凯和你的关系好,他不曾联系过你,但总想从我们这里打听到你的近况。有一次你康凯哥故意一句话都没提你,到了第二天仝鑫又找借口打来电话了,聊到最后你康凯哥还是不提你,只是说‘没事挂了啊。’仝鑫这才支支吾吾地,‘你没有别的话和我说了?’我当时也在场听到这句话了,我快要笑晕了。王康凯憋着笑问‘你想听什么?谁的?’他俩大男生当时的对话像小情侣似的,都是拜你所赐啊!”梦茹姐姐想起来依旧忍俊不禁。

    我笑言:“今天在KTV还发生了一件有趣的事,我和康凯哥哥两个人在角落里聊天,后来不知道怎么蜜蜜去缠仝鑫了,仝鑫坐立不安的端来盘草莓过来,伸手把盘子推进康凯哥哥的怀里,‘给你!’王康凯当时都傻了,转而笑喷了。当时我憋笑快憋出内伤了,仝鑫他太闷了!”

    梦茹姐姐笑着劝慰:“你知道他这么闷你还不主动点?”

    “嚯,你们真是夫妻俩,王康凯同学也教训我了。主动?我可学不来。”我低着头沉默地想着,现在的夏清涵好像格外看重自尊心了。

    我俩在一言一语中,慢慢地进入梦乡。梦茹姐姐醒来梳洗打扮时我还困得睁不开眼睛,等到化妆师来化妆敲门时,我才惊醒。

    晚上陪着新娘新郎一起吃饭,父母那些长辈都没参与我们这群小年轻的活动。

    伴郎团和伴娘团相互敬着酒,有几个闹腾的伴郎和同学一直嘴甜地哄着伴娘团的姑娘。蜜蜜已经玩欢了,我在举杯同庆的时候,喝了点红酒。

    闹得最欢的那个伴郎只提他名字就很开心,高兴兴,来到我这里,“美女,敬你一杯,赏个脸吧!”

    我一看以高兴兴为首的王康凯高中大学同学都轮着圈转了,这架势就是灌伴娘团呢!

    “我酒量不行,以果汁代酒了。”

    “按道理说可以,不过今天大家都高兴,不破个戒吗?我三杯你一杯怎么样?”旁边有人叫好,高兴兴说着毫不犹豫地一杯杯地喝了下去。

    这里的吵闹吸引了隔壁桌的注意力,或者说本来隔壁装作认真吃饭的人其实用心听着呢。

    高兴兴喝完三杯,眼神迷离地凑近我,欲将瓶中的酒往我的杯子里倒:“再喝果汁就不够意思了啊。”

    他身上的烟味酒味刺鼻而来,我倒退了一步,不知撞到了谁。

    开口欲说对不起。

    “我替她喝。”两个人异口同声,苑认知和仝鑫,一个站在我左边一个站在我有边,认知皱着眉望着高兴兴:“高兴哥,你醉了吧!”

    “你们俩,还不快向闺蜜团展示咱们伴郎团的诚意?!”高兴兴醉醺醺地说。

    认知去扶站不稳的高兴兴:“你先别在大庭广众下醉地站不住了!”

    仝鑫拉了我一把,把我拉到身后,“你去我们那桌坐,他们都要过来了。”

    “我,我吃饱了。我去大厅。”我神情不自然地躲避。

    他没有勉强我,像是无意识地看了一下认知在干什么,收回目光后,朝我点点头:“嗯。”

    不是自己的婚礼,参与了不少活动,看得也异常感动。

    康凯哥哥来接梦茹姐姐时要找到伴娘团们藏好的鞋子和戒指之类的,在伴郎团找到鞋子后,戒指是谁也没翻出来的。

    我是伴娘中兼着干实事的人,所以男方一致把目光瞄向我。

    我大大方方地让他们找,但是没人找到。

    康凯哥哥掏了红包给我,求我交出来,我笑而不语。

    伴郎团中的一些成员将矛头指向我,半威胁半玩笑着说要搜身。

    他们蜂拥朝前,仝鑫和认知最先冲到前面,护住了我,事发突然,我在着急间后退坐到了床上。

    “清涵,没事吧?!”认知担心的问我。

    “没事的。”我脸红心跳地说。

    仝鑫此时站在我的正前方,他俯视着我,眉目并不舒展。

    有些地方的习俗是闹伴娘,这也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康凯哥哥制止:“这是我妹妹,你们不许闹!”

    认知往后推着人群,“大家都文明点儿!”

    开始时进门的时候,伴娘团堵门的人有被男生抱起丢到一边的行为,我一直守着梦茹姐姐坐在一起,我看到了从外面强行而入的男生们,仝鑫同学也在努力推着门,他透过门缝看到了我并没把门,低头会心一笑,没有顾忌地推着其他男生闯进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