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三章 你可以对我有占有欲(2)

    更新时间:2016-12-09 12:13:48本章字数:2369字

    刚刚认知既没有朝闯门的男生说“大家都文明点儿”也没向抱起堵门的女生的男生们说“大家都文明点儿”,直到看到他们逼向我,他有些情绪地喊出:“大家都文明点儿!”

    仝鑫朝后退了几步,我也脸红着从床上站了起来。

    “快点儿把戒指交出来!”男方的接亲团狂喊着。

    经历了刚刚那件事,面对康凯哥哥祈求的目光,我坦白:“真没在我身上!”

    “那你快告诉我在哪?给点提示啊!涵涵,算哥求你了。反正会有人给你买的,是吧?仝鑫?你藏我的干什么?”王康凯坏笑着戏弄我。

    我目光朝仝鑫看去时,仝鑫的目光也在看向我。他是最禁不住这样的调侃的,脸刷得变红,直接红到了耳朵,我全身燥热,忍不住长呼一口气。把王康凯往梦茹姐身上一推,“自己找!那么珍贵的戒指,还用别人代劳?夫妻俩自行保管!”

    直到康凯哥抱起梦茹姐来,从她婚纱下找到了藏起的戒指盒,直到整个接新娘流程结束,我的心还一直砰砰跳得频率过快。

    到了酒店,参与正式的婚礼流程。

    抛花球环节,台下围着一圈单身女孩,我悄悄地退出。

    王康凯兴奋地一个个点名过来参加:“不要都是女生抢花球啊,男生也来抢,祝你们都有好姻缘。”

    仝鑫同学走到我面前,含笑着说了声:“快去呀。”

    毫不顾忌地拉着我就站到了人群队伍中。

    我压住心里的诧异,这种活动仝鑫居然参加?!太大开眼界了吧!

    梦茹姐姐喊:“涵涵,你给我加油抢啊!”

    花球抛出,我只看到了一堆挥动的手臂,担心别人打着我,我要朝后躲。

    在慌乱中花球就落入我怀中了,不是我抢到了,是有人塞到我怀里的。我迎上对面的那双眼睛,诚挚的,纯真的,善良的,“要幸福哦!”

    我紧紧地把捧花握住,别人都抢不走了。

    认知,我会努力过的幸福的,不能辜负你帮我抢到的这束捧花。

    我高举着捧花,幸福地笑了。仝鑫的头发有稍许乱,除了我,这十来人的队伍都尽力地去抢寓意幸福的捧花吧。这里面的两人,是在为我而抢的,他们希望我是幸福的。心中原有的晦暗砰的一声裂开,灰飞烟灭了。

    想到这里我坦然了,嘴角有着甜甜笑意。

    想开是在一瞬间的事,五月的风暖暖的,自己也是轻盈和明朗的。我不必那般尴尬,不必见着仝鑫就想着逃避,我还是太胆小了,要学着坦然地接纳自己。

    玻璃窗上的光反射出一个人的身影,他坐在我对面的椅子上。

    许是喝了酒的缘故,他眼睛亮晶晶的,温柔的模样,让我想起那一年我午睡醒后盯着他睫毛看时,他的那声宠溺地:“傻丫头。”当时我的笑容还在脸上弥漫,“嗯?”我没大听清,脸上却羞得有点红。他满眼温柔,阳光凑巧打在他身上,镀上一层柔和的光,他只是注视着我,没有回应。

    他缓缓地吐口:“你变了一些。”

    我侧耳倾听,居然想要倾听他嘴中说我的变化。

    “头发变卷了,也学会化淡妆了。”他歪着头笑。

    “我变了很多。”我提醒着他。

    “没有。在我眼里和以前一样。”

    一样?!那时的夏清涵活得热烈且肆无忌惮的,天天咧着个嘴笑嘻嘻的,会和现在的我一样?

    “你没觉得我成了过去的自己的反义词了吗?那时候那么明媚,现在这么冷漠,那时那么爱笑,现在这般冷淡。”

    “夏清涵一直是明媚又张扬的啊!”他注视着我,“从我见你第一面起。”

    “第一面?是我发书的时候不知道你叫什么吗?‘仝’这个字真是挺罕见的。”我回想起那一幕,不好意思地说,那不是明媚又张扬啊,应该是蠢吧!

    “不是,那不是第一面。入学的那天下午,学生可以自由活动。住宿的时候我少带了些东西要去超市买,当我买好东西时,前面正好有两个女生排队算账。其中一个女生对着另一个看起来秀气又文静的女生说‘夏清涵同学,我们俩绝对是来自上辈子的交情?!从小就认识,高中了还在一个班一个宿舍’。那个叫夏清涵的女孩,脸上的得意显而易见‘真替你开心,看来你从上辈子是个大好人,总做好事。’当时就觉得这个女孩真的不该用‘文静’来形容了,她真是有趣又张扬啊!”

    我从回忆中搜寻,高中进学校的第一天貌似是和豆豆去超市买着吃的逛校园了。

    “等我买完东西朝宿舍走时,又碰上了这两个女生,那个话多的女孩又说‘涵涵,我们终于是高中生了,你有什么目标?有什么打算?对于考试有什么希望的?’那个叫‘涵涵’的女孩,咬着根冰棍,懒洋洋地遮了一下刺眼的阳光,‘一直以来呀,我有关考试的梦想就是,不学就会,靠蒙全对’!这个女孩的声音就记住了,而且当她进入新教室时,便一眼看出是她。她在和别人聊天时张扬的笑脸,让冷眼旁观的人也被感染。”

    “哦?你是冷眼旁观的人?”

    “我是特别闷的人,被这种明媚的人一下子吸引,却不知怎么融入她的朋友圈,也不知道该怎么和她说上话。所幸后来成绩好,骗老师说自己有些近视眼看不清黑板,有理由调到了她后面。”

    仝鑫缓缓地说着,似乎有些羞赧。这件事情他从未提过,所以直至今天我才知晓,心里有些小小的得意,果真是他先注意到我的。

    “那你当初调桌到我后面,你不怕我耽误你学习吗?我看起来那么散漫又慵懒。仗着自己还有点儿小聪明,仗着和老师的关系好,总是偷奸耍滑不认真听课,课上还做些小动作。”我惭愧地说。

    “肯定是会分心的。你就在我前桌,我都知道你的规律,顺着老师说几个答案后的默不作声是偷偷地往嘴里塞点东西,嚼完后再顺着老师的思路走,其实手下正撕着另一个食物的包装。常常被你做贼心虚的样子逗得暗笑,我被老师提问时几次走神都是因为看你看的太入迷了。不过,我也学会了说谎,骗老师说正思考着另一个解题思路。当时被称为解题天才,也是被这么逼出来的。但我成绩更好了,根本没因为也学会上课走神而下降。”仝鑫笑笑说。

    “因为你不得不发散思维去想解题步骤?”我试图做出解释。

    “不是。我是有一个明确的目标了,我一定要是第一,理科的第一名。我不希望我喜欢的女孩去问别的男生题。”

    他温柔的目光流转在我身上,“清涵,你有占有欲吗?对于某些事情某些人?”

    “曾经有占有欲,后来发现没什么是属于自己的,也就不敢占有了。”我淡淡地回答。

    他直视着我,认真地说:“你可以对我有占有欲,从今以后,你可以确定我无论何时都会是陪在你身边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