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如果重新开始,我希望我还能陪你(1)

    更新时间:2016-12-09 12:16:51本章字数:3500字

    回到我工作的城市后,我还在反复回想他的那一句:“你可以对我有占有欲,从今以后,你可以确定我无论何时都会是陪在你身边的。”

    我躺在床上,细细回想前两天发生的事情,门外砰的开门声吵吵闹闹几个人缭乱的说话声,我坐起来细耳倾听,隔壁房间的男生带来的人,听说话的声音似乎像喝了酒。

    这是三室两厅的格局,我们合租,本来是三个女生,但是后来隔壁屋的那个女生走了,两个星期前搬来了这个男生。这两个星期间,我也总是早出晚归的,几乎没与他正式说过话,不过同在一个屋檐下,打过照面,看起来是个不爱言语的人,但是这是第二次在喝酒后把陌生人带到一起租住的房间,而且吵吵闹闹很大声,不管不顾的,这一点让我对他的印象减分。

    看了眼手机,已经九点了,隔壁的房间里传来嬉笑怒骂的嘈杂声,也许是打牌也许是玩游戏。合租的那个女孩还没有回来,我带上耳机听着音乐,也阻止不了那些传入耳朵的声音,顿时觉得心烦。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起,柯凡。

    “夏大小姐,您回来了吗?现在在哪呢?”熟悉的略是调侃似笑非笑的声音。

    “下午就到了,现在待在家里呢。”我无聊地手卷着枕巾。

    “出来玩会儿呗?来我的小店坐坐?开业几天了,你都没来捧场呢!”

    “好呀,你在店里呢是吗?等我片刻,我收拾一下打个车过去。”我爽快地答应了,早就不想在家里待着了。

    电话那头明显吃了一惊,柯凡没想到我答应的那么痛快吧,“现在吗?”

    “不方便吗?”我一边单手翻着衣服一边问。

    “方便方便,我去接你。”

    我没和他客气,说了路口地址,在那等他。

    橘色路灯下穿着白色T恤的男孩,夜色和灯光笼罩,他的装扮休闲的很,没有正装在身嫩白的脸愈加显得这个男孩就是位翩翩少年,干净不老成。

    我玩笑道:“士别三日,怎么显得这么年轻了?”

    他笑着凑近我,指着自己的眼眶:“你看看我操心操的,都有黑眼圈了。这是给你打电话前,刚刚洗了个澡刮了刮胡子,换了身衣服。”

    他边开着车,偏过头打量着我:“咱俩今天还真像穿了情侣装,你看你,白色的裙子。”

    我无奈地白了他一眼,愤愤地说:“怎么看都不像,衣服的款式与质地,差得远了去了。”

    “颜色一样就行了呗。”他笑意依然。

    “我说你这个人,非得口头上占我点便宜是吧?”

    “我要是想在别的地方占你便宜,你愿意吗?”他贼笑道。

    “柯凡。”

    “嗯?”

    “其实我很暴力,比如此时,我想打死你。”我淡淡地笑着提醒他。

    我俩开车门下车,他笑得更欢:“可别打死我,你看我这个小店刚刚开业没几天,怎能没有老板?!难道你早想鸠占鹊巢?我有一招让你不必打死我也能拥有我的小店。”

    “闭嘴!”

    “你不想知道什么办法吗?”

    “休想!”

    “你知道我想的是什么主意?”他饶有兴趣地看着我。

    不用他说我就明白鸠占鹊巢的后面要接的话是“当‘蓦然回首’的老板娘。”

    “大哥,看路!”他绊在了没铺平整的红毯上,一个趔趄,我扶了他手臂一下。

    然后我幸灾乐祸地看着他:“要是脸着了地这才好看了呢。”

    有个守在门口的男服务生,见着客人差点摔倒赶紧出来迎接。

    柯凡和我争论着:“就我还能摔倒?这么帅的脸……”

    “柯总,没事吧?”男服务生问候。

    他立马冷了脸:“门口的地毯怎么回事?!如果是客人被绊倒怎么办?你们都要注意一下这些小细节!”

    男服务生马上去行动了。

    “这么帅的脸摔了多可惜,不过我估计我不会挨摔的,人在应激状态下,可能会随手抓住身边的东西,我会拉上你。”变脸变得很快,他转身和我嬉皮笑脸。

    我不听他的唠叨,大笔一挥:“把你这的特色拿出来。”

    “我这都是特色!尤其是我!”

    这个时候的“蓦然回首”人员爆满,生意兴隆。看着穿梭在各处的服务人员,我俩转了一圈在一楼都没找到空闲位置。

    “现在还打折呢?”

    “五折。不过即使不打折我的‘蓦然回首’也会人员爆满,这是一家有情调有品位有故事的店。”他在我面前打了一个响指,得意地轻浮。

    “我带你去我办公室坐坐好不?”

    “哟,你还给自己留了个办公的地方啊?”

    “那是!配置齐全!”

    我随着他往楼上走,“我还没点要吃什么?!”

    从二楼一个包间里正好出来一个服务员,柯凡拦住她。转身问我:“你吃什么?”

    “我哪知道有什么?”

    “送一份菜单到我办公室。”

    “饮品饮品,不要酒,除了酒应该还有别的饮品吧?”

    “嗯,有的,还有各类果汁等等,等下我送饮品单子给您。”服务生礼貌地回答。

    “好的,谢谢。”

    “去忙吧。”柯凡不苟言笑地表情,让我心中暗笑,呵,倒是有些当老板的架势。

    “你的员工不知道其实你内心很逗吧?都对你毕恭毕敬的。”

    “在他们面前我得有些威信啊,要不我这个刚刚开店的小老板,怎么镇得住别人?!”

    那个包间似乎又出来了一道黑影,把这个服务员叫去,我随着柯凡上楼,笑言道:“还像模像样的。”

    坐在他办公室的舒适的大沙发上,他指着收拾的整整齐齐的办公桌:“怎么样?你看我正襟危坐,有没有大Boss的气派?”

    我笑着点头:“有有有。”

    办公室外响起敲门声,他清清喉咙:“请进。”

    服务生送来单子,我仔细地看了一遍,最后却只点了杯冷饮,“你要喝点儿什么?”

    “双份。”他淡淡地朝着服务生说,另外外加了几个甜点。

    待到服务生关门走后,他吃惊地问:“特色多得很,当着服务员的面不好意思点么?来来来,单子给你留下了,想吃什么咱继续要!”

    “我吃过晚饭了,又没吃夜宵的习惯。”我解释着说。

    “婚礼参加的怎么样?”他也坐到沙发上,端了两杯冰水喝。

    我得意洋洋地说:“捧花是被我抢到的!”

    “瞧你这嘚瑟的小样,照片给我看看。”他笑着来伸手要我的手机。

    我把手机密码给他打开,打开了图库,让他看看拍的婚礼现场的图片。

    他咂咂嘴:“这其他的几个伴娘长得五花八门的,新娘挺好看。”

    我笑着捶他:“什么叫五花八门?!”

    “还是你最有灵气。”他嘿嘿笑着,看着我。

    “新郎和伴郎们,哎,你觉得我比他们都帅吧?”向来不知谦虚为何物的柯凡同学,从他嘴里问出这句话实属正常。

    我指着认知说,“我觉得他比你帅,你看人家多年轻,白净,儒雅,温润。”

    “哪个哪个?这个小白脸啊,小白脸没有好心眼!”

    “你的脸就够白的。”我冷笑道。

    “我也没有什么坏心眼啊!”他狡辩道。

    我冷眼旁观,和柯凡在一起即使只有我们两个一点也不尴尬,他幽默有趣,我们就像兄弟般臭贫。我知道他是什么德性,他也把我当成一个靠谱的听众。

    “那上次你开业时是谁暗度陈仓地玩游戏把沈阳灌得半死?大米照顾了沈阳一夜,和我抱怨了半天。”

    他嘿嘿笑着:“谁让他老是嘚瑟说自己酒量好,喝不高。我就喜欢整爱吹牛的人。”

    手机还握在他手里,发出震动声。

    信息来电显示,陌生号码。

    他递给我:“有人发信息。”

    短信上的一行字:“我的新号,太晚了,注意安全,早点回家。”

    我条件反射似的朝后看了眼。

    “谁呀?”柯凡问。

    “十点多了,太晚了,我得回家了。”我起身准备撤离。

    “甜点你还没吃完呢!一会儿我送你。”

    “明天还得上班,改天再来。”

    “刚刚的信息是谁呀?你男朋友?查房呢?”他看着神情古怪的我,一连气发问。

    “胡说八道什么呢?!”我凶巴巴地警告柯凡。

    “好好好,那我送你回去。”

    “不用!”我稍微平复了一下语气,“打车就好。”

    “大晚上的我怕你被坏人带走!你没听过有的女孩在晚上独坐出租车被起歹意的司机奸杀的事件吗?你还是比较容易让坏人起歹心的那种。”他吓唬着我。

    我惊恐地瞪大双眼,“咱们市也出现过这种事情吗?”

    “哪个城市没有过这种事件?!”

    “那你送我吧。”我背后一阵凉意,而身后的柯凡吹着口哨心情超好。

    他送我到小区门前,我便让他离开了,许是被他讲的瘆人的事吓得,我总觉得背后像是有人跟着,都不敢回头看,一路小跑跑回家中。

    隔壁的房间已经恢复了平静,我去洗手间又冲了一个澡。

    回到卧室时,手机正亮着光,三个未接来电。

    马上第四个电话进来了,柯凡抱怨:你跑那么快,给你拿的甜点你落在车上了。

    我懒洋洋地回答:好了,改天再去你那吃。

    手机提示着又有新的电话进来,我看了一眼号码,中断了和柯凡的通话,深吸一口气:“喂?”

    “是我。”仝鑫淡淡地语气。

    “到家了?”

    “嗯?哦,嗯,在家。”我心中有一些疑虑,他知道我刚刚没在家吧?

    “明天有空吗?一起吃个饭吧。”

    “啊?”

    “我初来乍到,对于这个城市挺陌生的。你有时间给我介绍介绍吗?”

    “哦。”

    “你什么时候有时间?”

    “我明天会很忙。”我从最开始的慌乱中恢复平静,冷冷待之。

    “那后天呢?”他锲而不舍地问。

    如果我愿意,就是忙得我四脚朝天我都会挤出时间和你吃饭,如果我不愿意,再多的空闲,我也是没有时间。

    “后天也会很忙。”

    “不耽误你多长时间,午饭时我去你公司附近吃,午餐的时候应该有时间了吧?”

    “也许我会订盒饭。”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

    “今天我的同事们有聚餐,在‘蓦然回首’。二楼楼梯口,蓦然回首,那人恰在灯火阑珊处。”

    “我明天下午四点可以下班。”

    “四点半左右在你公司楼下等你吧。”

    “那个酒吧的老板是我朋友。”我还是怕他误会。

    “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