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四章 如果重新开始,我希望我还能陪你(2)

    更新时间:2016-12-10 12:23:11本章字数:3845字

    放下仝鑫的电话我手忙脚乱地打给了豆豆,把大概的情况和她说了一下,仝鑫回来后还未正式的聚餐,在这个城市里还有西欧,明天晚上可以一起聚聚,也好缓解我和他在一起的尴尬。

    豆豆也签约了一家公司,不过她不着急工作,等到七月份才入职,现如今她要么在学校待着要么趁着学生证还能用去各个景点转转,半价呢。

    我只需把聚餐的事和豆豆说,其他的人都是她张罗。

    这几天没少被豆豆围追堵截地问,她还特别不靠谱的说:“孙猴子是逃不出如来佛的手掌心的。”

    我问她:“谁是孙猴子?”

    她答:“每一个孙猴子都有特定降服的如来佛,原来觉得你是如来佛,现在觉得你是孙猴子。还不安定下来,总闹腾。”

    “我要是愿意闹腾,谁降得住我?!”

    “是是是,等我见了仝少给他支支招。他有外援的!”

    我随着她闹,因为我知道无论如何江豆豆同学是和我统一战线的。

    最后仝鑫没来接我,我撺掇西欧先把仝鑫拉去,我和豆豆随后一起到场。

    江豆豆同学很不厚道地嘲笑我:“我现在怎么看你越来越像受气的小媳妇啊!怎么总是这么羞答答的。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慢慢地燃烧她不承认的情怀……”

    我嘴硬地说:“羞答答这个词还能用来形容我?”

    “很贴切。”

    和豆豆吵吵闹闹的来到餐厅,恰好遇上出来和服务员要打火机的西欧。

    西欧嬉皮笑脸地说:“涵涵,啥时候喝你的喜酒啊?情郎已归。”

    “指日可待。”豆豆插嘴说。

    “知道我为什么叫你们来吗?这只是普通的同学聚会,别给我多嘴!”我凶巴巴地警告他俩。

    真的,这两天处于矛盾中的我,开始重新审视我和仝鑫之间的关系,看看究竟合不合适,我并不想把曾经美好的梦打碎,也许我俩根本就不合适,那时年幼,分不清喜欢和爱情,只是一身孤勇认定他就是我的盖世英雄,他曾经帮着我做过很多事情,帮我和老师对抗,帮我复习功课,不让别人为难我,都是些滴滴点点的小事,这些年我却念念不忘,因为他在我心动时离开,只剩下美好,而今他归来,我却不知我是否还喜欢他这样的人,毕竟我们不是在曾经,我也在变。

    我像熟悉的好朋友一样举杯庆祝仝鑫的归来,丝毫不言语我们的当初。

    他熟练地点燃一支烟,这个举动于我而言是陌生的,他也学会觥筹交错,也学会吞云吐雾了,真的很难想象曾经在高中是乖学生的他,在西欧跑去厕所偷着抽烟后回来,他拿出一盒口香糖,嫌弃地说:“给你买的,呛死了!”

    我从包里掏出口香糖,吃了两粒,走了出来。

    他不是我熟悉的那个人了,真的,也许我错了,我还以为他和记忆中一样,其实人都是在变的。

    “出来干嘛呀?”西欧跟着我走了出来。

    “透透气,呛死了。”我可不和他客气。

    “哎,谁让你对他和对其他人都一样呢!”

    “都是同学,难道还要搞特殊?!”

    西欧嗤嗤地笑着,“人家对你不一样。”

    “都回国了,追你到这个城市了,怎么着?还晾着啊?”西欧拉了个椅子坐下,盯着我问。

    “其实说实话,我不大确定自己的内心,我也不清楚他的心意,有可能我们只是对从前的那种感觉念念不忘,现如今再见面发现一切都变了。”我犹犹豫豫地说。

    “你还不确定仝鑫对你的心意?他不会变的。”

    “你怎么知道?出国那么些年,彼此都不联系,你又不是他身上的寄生虫,怎么会知道他的想法?”

    西欧情绪有些波动,他欲言又止,攥了攥手,叹了一口气:“这件事他让我保密,但是我觉得现在应该告诉你。你妈妈生病住院的时候,你特别缺钱是吧,你和豆豆借钱了,后来我们都知道你困难,攒了攒生活费刚刚凑了五千。你知道后来我怎么突然间富有起来,多给你拿了两万块钱吗?仝鑫给的,不知道他从哪听到了这个消息,把钱打给我的。你也知道他家也就是工薪阶级,算个小康家庭但是出国的费用也够他父母承担的。他也不好意思再开口和父母要钱,他是得了奖学金把奖金打给我让我给你的。后来的两年他一直没回国,因为他都开始心疼起机票钱。仝鑫的原话,‘她有什么困难第一时间告诉我。’大四你生日时他回来了,是因为他也知道你不必去打工不必担心着学费,他这才没节省着飞机票钱!”

    “这还不够表示他对你的心意?!”西欧质问我。

    我有些发懵了。

    不善表达的他竟然是在背后默默地帮着我。

    最让我心结无法解开的就是在我最需要人帮忙的时候他不在,而事实上,他在默默地帮我。

    我颤抖地声音问西欧:“你说的都是真的?”

    “我还能骗你?其实他是放弃了国外的高薪职位回来的。他一直都是尖子生,大学也是,导师都为他的回国可惜,但是他依然回来了。这事仝鑫可没告诉我,我是被我认识的一个做交换生的同学告知的,我同学问我,怎么那么好的机会仝鑫放弃的那么洒脱?!你想想,如果他不是为了你,不是因为你,他回来干什么?!他来这个城市干什么?!”

    我大脑一片空白,乱了阵脚。

    仝鑫也是慌乱无措的,当他看到夏清涵对他和对待普通同学一般。帮她把饮料打开,她客气疏离地“谢谢”,笑得很坦然,仝鑫郁闷地点了烟,刚刚吸两口夏清涵就离席了。仝鑫烦躁地把烟掐灭,她高中时就厌恶烟味,他是知道的,这次是不是自己不经意的举动惹恼了她?!然而,当初自己开始吸烟是因为一人在外愁闷无解对她太过思念!是听说她家里出了事,而身在异国的他却束手无策,他烦躁地要撞墙,也是那次伸手接过了朋友递过来的第一支烟,呛得他自己边咳嗽边流眼泪。烟雾缭绕时,世界才没那么清晰,他迷离的眼中似乎能见到她的影子,所以他开始有了烟瘾。

    豆豆拉着仝鑫说:“她就是那种你走一步她会立在原地,你走两步,她可能会后退一步,你走五步,她再后退一步,你走十步,她走近一步,你再走一步,她朝你走一百步的人。”

    仝鑫心里想着,如果她不会主动靠近,那我便朝她所在的方向走。他起身去找夏清涵,却独见西欧一个人慌里慌张地进来。

    “那个,豆豆,哎呦还有仝鑫,你们俩谁去追清涵啊,她走了。”西欧焦急地问。

    豆豆拿着包就往外冲,“啊?清涵一个人走了?为什么呀?公司有事还是怎么?”

    仝鑫凛冽的目光看着西欧,西欧浑身发毛,“都是我多嘴,我说了我借给清涵应急的钱是仝鑫给的。”

    我坐在了出租车上,夜幕已经来临,我和出租车司机说了我大学的名字,想回去转转,不知道为什么,那里并不是一个梦开始的地方,却是一个让我心安的地方。

    我沉默地想着,司机透过后视镜看我,从前座抽出两张纸巾递给我,低声地安慰:“失恋了还是考试没考好呀小姑娘?怎么哭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要想着自己什么样的坎都能迈过去,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我轻轻地抹了下脸,哦,是流泪了,我笑中带泪,“哦,我没事。谢谢您,您说的对,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手机里收到了他的短信:我能陪陪你吗?

    爱说的司机看着我:“哎呦,破涕为笑,是男朋友找你和好了吗?刚刚把你惹哭了,咱晾晾他就原谅他吧,毛躁的小伙子们,一般都是惹了女孩生气自己却不知道原因,你下次提醒着他点,别让他犯错了。”

    我回复仝鑫:我在我学校门口等你。

    初夏的风是温柔的,这时候校园小路上的路灯也都亮起来了,来操场上跑步的,遛弯的,打球的男孩女孩多的是。三三两两的人坐在草地上聊天,也有打扑克的,有些小情侣一人戴着一个耳机分享着喜欢的音乐。

    仝鑫是一个人过来找我的,我带着他慢慢地沿着校园走,却不多言语,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理。

    只是偶尔他问一两句这个楼是干什么的,那是什么楼,上课在哪之类的问题,我也言简意赅地给他答复。

    走到学校长长的桥上时,两边有很多站在桥上看风景的情侣,仝鑫突兀地说:“往后有空的时候我要多来你学校转转,看看你学校的风景,了解一下你生活的环境。”

    他随着我的步伐,走得很慢,这些话出口说得很稳,很平静。

    “仝鑫。”

    “夏清涵。”他中断了我的话。

    我怔怔的望着他:“嗯?”

    “对不起。”

    仝鑫紧锁眉头,神情忧郁。

    他淡淡地继续说着:“心里已经和你说过无数遍这三个字,压在我心里这些年,真的挺沉重的。”

    我喃喃自语:“其实我想说谢谢你。”谢谢你不是让我孤军奋战,谢谢你的默默支持。

    “我也知道你对我有所顾忌,你也成熟了,考虑的多了,我不知道我的突然出现是不是扰乱你的生活了?你一直都那么受欢迎,我也知道你有自己的朋友圈,有些人对你也很好。其实如果真的比起来,我根本不算什么,凯哥的表弟很优秀啊,蓦然回首的老板也很好,”仝鑫的语气有所波动,他开始激动了。

    “我会一直在这个城市的,如果你有需要,我一定立即到达你身边,不会向在国外那样遥不可及。”

    这算表白吗?他还是一个暧昧的字都不说,说个我爱你我喜欢你,能怎么地了?!我心里苦笑,真是和高中时一个傻样!

    我反问他:“他们是很优秀,那你不优秀吗?”

    “从小到大很多人都说我优秀杰出,然而现在我发现自己的很多缺点,我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不会说话,心里想一大堆嘴上却说不出来,会紧张不自信,因为猜不透她的心思会变得焦虑。”他伸出了手,张给我看,汗涔涔的:“在千数人的报告厅里作报告也没这么紧张过。”

    这哥们太实在了,与他相比我还是略微狡猾,我没那么紧张,还是说因为他太过重视?!

    “我其实也没有那么自信,没那般明朗。”我低语道。

    他苦笑道,“你比我强,很多事情你有自信的资本。我最紧张不安的事,你可以有信心。”

    我微微笑着说:“仝鑫你变了。”

    “对于很多事的态度从来没变过。”他皱着眉说。

    他真的变了,高中的时候通常都是我惹恼了他后去哄他,今晚絮絮叨叨这一大堆是在哄我吗?

    “那我哪里变了?我可以改过来。”他在我面前又不自信了。

    “仝鑫,我想重新认识你,我也变了很多,你也可以重新认识我,你觉得呢?”

    他瞪着懵懂的大眼睛:“你的意思是?”

    我郁闷地要挠头,有些恼火地说:“没什么意思!”

    “时间没有后退键,如果你愿意重新开始,我希望我还能陪你。”他木木地说。

    换我一头雾水,我明白他这句话的意思,但是不明白他是不是用“重新开始”替换“重新认识”的概念了。

    也真是自作主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