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 夏清涵,你说话还算数吗(2)

    更新时间:2016-12-11 12:46:08本章字数:2094字

    我是被渴醒的,一觉醒来天已经大亮,我闭着眼翻身伸腿够床沿,伸了一次没够着,顺着自己意念靠边蠕动了一下,伸着腿踢床沿,思绪一瞬间惊醒,这不是我那张单人床,否则我早该滚到地上了。

    我在睁开眼前,深吸一口气,视觉和嗅觉同时苏醒,我处在一个陌生的环境。

    我像是吓傻了,一动不动,瞪着大眼睛骨碌碌地转。

    朝我所在的房门有脚步声,我赶紧闭上了眼睛。

    感觉到门被轻轻地打开一条缝,有人走了进来,站在我床头看了看,小声地说:“太能睡了,还不醒。”

    是两个水杯交换的声音,他咕咚咕咚地喝了先前水杯中的水,拿着走了出去,轻轻地关上了房门。

    我找准水杯的位置,拿起来喝光杯子里的温水,如大旱之后久逢甘霖,舔了舔自己湿润的嘴唇,心满意足后才骂自己:“夏清涵,你还好意思喝水!”

    如果此时会遁地术多好,那样我就不必脸红心跳地面对仝鑫,昨晚陪客户吃饭的事仝鑫知道,我和他说了,我替白姐挡酒的事我也知道,出来透风的时候遇见柯凡我也模糊地记得,然而其他的所有事都不清楚了。

    我怎么就被仝鑫接回家了呢?还是他的家。

    我决定不装死了,还是先坐起来再说。

    刚刚盘腿打坐了三分钟,仝鑫推门而入了。

    我们大眼瞪小眼四目相对,相比凌乱的我他显得整洁很多,干净的发型干净的脸,居家的服饰,一切都很美好,如果忽略我刚刚气急败坏地乱揉自己的头发,和,不仅有清早初醒的迷蒙还有醉酒后的疯乱。

    他率先开口:“那个,昨晚很闷,今早下雨了,你盖这夏凉被不冷吧?”

    “不冷。”我咬着后槽牙发出声音。

    他坐到了床边,端着空了的水杯,柔声地问:“把水喝了,还渴吗?我再去给你倒杯。”

    “不渴了,不,渴,了。”我慌乱地摆手。被子随着我手的松开滑到大腿上。

    他扫了我一眼,别过头去,“我给你找件衣服吧,你穿裙子会冷的。”

    他起身欲走向衣柜,我也弹跳而起,这种气氛如果我还不逃离会把我逼疯的,我拢了拢头发,“不必了,我得回家。”

    他站在地上,我站在床上,我俯视着他,有些盛气凌人的架势,实际上心虚地冒冷汗,仝鑫开口说:“还没吃早饭呢?”

    “不用麻烦了,不用麻烦了,我有急事,我现在就得走。”我慌张地解释。

    “好,我送你。”

    一路上我无语,我只是静静地搓着自己的手指,到了小区门口,我再忍不住诧异地看向他。

    “有什么疑问吗?”

    “你怎么知道我家在哪?”

    他沉默了。

    我的目光也许是太炙热,他不慌不忙地说:“我胡乱蒙的,这个小区对吗?”

    “嗯,对。”

    然后我又看着算命先生准确无误的把车开到我的楼前,蒙的太准了。

    我不敢看他,想要落荒而逃。

    车门还锁着,他没放开,我仍要待在车上。

    他停好了车,我等着他放行。

    数秒后的沉默,他闷闷地开口:“夏清涵,你说话还算数吗?”

    我脑子一片空白,我说了什么话了啊?

    “都说酒后吐真言,你说过的话还算数吗?”他重申了一遍。

    我喝断片了啊,我什么都不记得了。

    “合理的话应该算数,只是,我昨天说了什么?”我怯生生地问。 

    “蓦然回首的那个老板指着我问你,他是你男朋友,你说,是啊,这是我男朋友,还是,”他顿了顿,脸有些红,“你说还会是我的老公,一辈子的好老公。”

    所以今早我醒来后的对话像老夫老妻的感觉不奇怪了吧?

    酒壮怂人胆?清醒的我很怂还是醉酒的我太疯癫?

    丢人丢大发了,我怎么能干这种事?!我怎么能说这样的话?!上赶着去凑人家,这绝对是被下蛊了,昨天晚上的我不是真的我。

    我的脸烫到快能蒸熟鸡蛋,掌心也快被自己掐出血。

    “你觉得应该算数吗?”我目光直视前方,内心七上八下。

    “你说合理的话应该算数,难道不合理吗?”他直视着我,看得我火烧火燎的。

    “我没意见,但是毕竟是两个当事人呢。”

    这种尴尬且冷冻成冰的气氛他居然能笑出声。

    仝鑫勾起钥匙打开车门下车,转而到了我这边,拉开车门,将他拿在手里的外套搭在我肩上,“夏大小姐,请下车吧。”

    我晕头晕脑地下了车,莫名其妙。

    他跟着我往前走,我猛然站住:“你跟着我干嘛?”

    他言笑晏晏:“男朋友认认家门难道不应该吗?”

    稀里糊涂中,仝鑫就成了我男朋友了,我也成了他女朋友了。

    拿着钥匙开门时我的手都是抖抖地插不进锁孔,他附上我的手,接过钥匙:“我来吧。”

    我没理他,开了门推门而入,合租的姑娘正在大客厅里看电视,看到我进来后热情地招呼:“夏清涵,回来啦?哦?有客人?你男朋友吗?”

    我刚要解释,只觉的肩膀轻轻搭上一双手,从头顶传来柔和的嗓音,低沉又温柔,“你好,对,我是清涵的男朋友,仝鑫。”

    他这么快就进入角色,而我还处于羞赧中,赶紧逃离现场:“你继续看电视,我回屋换件衣服。”

    仝鑫随我回房间,他掌握了话语权,一顿问话,几人合租?男生女生?都是什么职业?房东怎么样?

    我心不在焉地回答着,他怎么变得这么话多。

    他淡淡地笑着,看着走神的我,“今天周六,你想干什么?”

    “我现在只想先换身衣服,你出去。”我傻愣愣地指着门口,让他走。

    五分钟后,我把房门打开一条缝,凑出去半个脑袋叫他:“进来吧。”

    他带着笑意看着我,“你今天没其他的事情吧?要不要去看电影?还是去哪里吃点饭?早饭都没吃呢。”

    我目光呆滞地望着一脸喜色的他:“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恋爱ing,我会做一个合格的男朋友的,还希望你能多多提点我。”他握着我的手,直视着我的眼睛认真地说。

    “好。”此时的我早没了伶牙俐齿,只能蹦出这些简单的字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