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六章 她在我这里怎么失态都不为过 (1)

    更新时间:2016-12-12 12:31:48本章字数:3050字

    豆豆的来电打破了此时的安宁,江豆豆同学要我如果有空去宿舍陪她住一晚,她宿舍里空荡荡的只剩下她一个人了,她说如果我不去陪她,她可能会一直饿到周日晚上舍友回来给她买饭。

    仝鑫看到夏清涵同学羞赧地一笑,和他柔声道:“要是不去陪豆豆,她会抱怨一辈子的,不能重色轻友啊。”

    仝鑫护送着夏清涵坐上了通往学校的公交车,是夏清涵执意不肯让他送她去学校的,可能他们需要短暂的适应这一角色的转变。

    仝鑫开着车回自己住处,透过车里面的镜子,他看到自己一直咧嘴笑着,打开车窗透进来的空气都是清新舒畅,等在红绿灯口,都觉得对红灯的等待时间一点都不漫长,不知不觉嘴里都哼起了歌。

    客厅的沙发上还是一团糟,有她昨晚弄的褶皱,房间的被子也是散乱地铺在床上,她光着脚出来找鞋后没返回房间再看一眼,也许她看一看也发现不了变化,但是仝鑫已经察觉出这房间变了,到处都是她的气息。

    仝鑫想起了忙乱的昨晚。

    晚饭前给清涵发信息,她说会和客户吃饭。他一直不放心,所以时刻关注着她的动态,直到从电话中听出她喝酒,他打车来接。

    刚刚说了是在“蓦然回首”,转眼间又听到她问“你知道我在哪吗?你怎么这么聪明?你怎么知道我在‘蓦然回首’?”,她喝酒后没带脑子,仝鑫又气又笑。然而三分钟后,仝鑫还在出租车上时,清涵又打来电话,电话里传来嘈杂的争吵声,“谁说我没男朋友?谁说没人照顾我?嘘嘘,我要打电话了,你不要说话,有人照顾我。”仝鑫听出清涵已经醉得神志不清了,很是担心,但是听到内容后又忍俊不禁,仝鑫不清楚照顾清涵的人是谁,朝着手机一遍遍地问:“清涵,清涵,你别动,哪都别去啊,我马上到。”

    清涵将手指放在唇上比划着“嘘”,然后冲着扶着她的柯凡故作小声地说:“接通了。”

    仝鑫在这头能听清对面所有的情况,他听到清涵刻意地装出的一种平静的语气:“是我,哦,你听出来了啊,哈哈,你在哪呢?有人嘲笑我说没人照顾我,哦,不是,我不是那个意思,嗯,你说让我不动,你能来接我吗?可我也不知道我在哪?你怎么知道我在哪?”

    夏清涵喋喋不休,语无伦次,胡言乱语,越说越不知道她在说什么,她一边说着还一边自我反驳,仝鑫在电话这边静静地听着,他突然觉得很幸福,突然间有了底气,她在需要人帮助的时候首先想到的是他。

    当仝鑫赶到时,清涵已经处于半昏睡状态了,被柯凡架着不知道要往哪去。

    仝鑫跑了几步拦住柯凡,眼睛里的怒火似乎对方是几辈子的仇人。

    仝鑫接着清涵,凑近她摇晃着她焦急地叫着:“清涵,涵涵,醒醒。”

    柯凡突然抱起清涵转了个身,脱离了仝鑫的触摸,醋意十足地问:“你是谁?!”

    仝鑫目光里带着杀气,“我带她回家。”说着伸手要夺夏清涵。

    “你凭什么要带她回家?”柯凡质问着仝鑫。

    “我叫仝鑫,夏清涵的男朋友,有资格吗?”

    “你就是仝鑫?你回国了?”柯凡听到这个名字神情一动,手一松,清涵被仝鑫抱过去。

    “你是柯凡吧?谢谢你,刚刚照顾涵涵。”

    两人一副剑拔弩张针锋相对的感觉。

    夏清涵似乎觉得不舒服,猛然间睁开了眼睛,分不清什么局势,挣扎着站在地上,仝鑫只好放下她,柯凡也伸手来扶。

    柯凡指着仝鑫问清涵:“清涵,你认识这个人吗?他是谁?”

    清涵咧着嘴傻笑:“你笨啊,他就是仝鑫啊,哎?你怎么来这了?”

    “我来接你,咱们回家。”仝鑫耐心地和清涵解释。

    “好,回家。”清涵喃喃自语。

    “涵涵,他说是你男朋友,你俩什么时候成的?他是你男朋友吗?”柯凡穷追不舍。

    “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男朋友就是会照顾我的。你会照顾我吗?”清涵放光的眼睛注视着仝鑫。

    “我会。”仝鑫坚定地回答。

    清涵得意的目光转向柯凡:“听见了吧,我是有人照顾的,我男朋友会照顾我的。我男朋友会很负责,我们要一辈子的……”

    清涵说话断断续续,一会儿没声了,全身都变得柔软无力,仝鑫抱起清涵,点头示意了一下神色难堪的柯凡,“涵涵亲口说的,我会照顾好她的,你不必担心。”

    仝鑫抱着清涵往外走时,柯凡突然从身后追来,仝鑫驻足:“你干什么?”

    柯凡看也不看他:“这是她的手机,开门时看着她点,别撞了头。我去给你拦车。”

    仝鑫眼神中充满疑虑,柯凡漠然地解释:“即使你开车来的也别开车回去,她连坐都坐不稳了,你得在后排照顾着她。”

    仝鑫朝上颠了颠清涵,清冷地回复:“我知道,所以我没开车来。不过,还是要说声谢谢。”

    柯凡冷笑一声,“我这是为夏清涵做的,不关你的事。”

    仝鑫躺在了清涵刚刚睡过的枕头上,长呼一口气,喃喃自语:“情敌真多,还都那么强大。”

    枕头上发现了两三根长长的发丝,仝鑫拾起,一圈圈地卷在手指上,连同她这个人一圈圈缠进他的心里。

    昨晚把清涵带到了自己的住处,从出租车上下来时,被风吹地睁了睁眼睛,歪歪扭扭地由仝鑫扶着走上楼。

    一进门就倒在了沙发上。

    仝鑫手忙脚乱地为她倒水喝,她迷糊的表情,半睡半醒,喝了两口水后像梦游似地乱转。

    “你想干嘛?”仝鑫扶着她问。

    “我要上厕所。”清涵拉着长调才说。

    “好好好,我扶你去。”仝鑫架着清涵来到卫生间,帮她把马桶盖打开,递上纸,一脸茫然地傻站着。

    “这是男生厕所吗?我是女生啊,我要去女厕所。”清涵环顾着四周,反应迟钝地问。

    “这是女生厕所,你不要乱动了,这就是女生厕所。”仝鑫忙不迭地解释。

    “那你怎么不走?”清涵口齿不清地说。

    仝鑫一脸尴尬,“我……我走,你别摔着,你站稳了啊,我就在门口等你,好了就说。”

    仝鑫面红耳赤地等在卫生间门口,听着里面的动静。

    三分钟过去了,里面鸦雀无声,仝鑫担心地想着她是不是在卫生间睡着了,忽然里面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

    仝鑫敲门问:“好了没?”

    里面无人应答,只是又传来了奇怪的水声。

    仝鑫试探地打开门看了看,只见清涵正拨弄着淋浴,花洒正冲着裙子的下摆,已经被淋湿了。

    仝鑫冲了进来,赶紧关上淋浴。

    “你想干嘛呀?”

    “洗澡啊,洗漱干净才能睡觉。”

    仝鑫哭笑不得,他记得清涵是有轻微洁癖的,高中偶尔停水,她都会用矿泉水洗漱,没想到她醉成这个样子,还知道找淋浴。清涵现在神志不清,万一洗漱时在卫生间睡着了可怎么办?!

    拿着毛巾擦了擦清涵湿淋淋还在滴水的腿,赶紧扶着她来到沙发上,“你别动,我去给你弄水。”

    清涵嘴里喃喃自语:“不洗干净,我会睡不着的,临睡前,要洗漱的,否则太难受了。”

    仝鑫兑好温水,端着盆出来时,这个嚷嚷着“不洗干净,我会睡不着的”夏清涵,已经在沙发上进入梦乡了。

    仝鑫憋住笑,问熟睡中的夏清涵,“你不是说,不洗干净,会睡不着吗?你现在怎么睡得这么香?”

    仝鑫细细地端详着熟睡中的清涵,面庞红润,酒精的作用,弯弯的睫毛翘着,呼吸有些急促,一副玩累了的顽童睡相。

    仝鑫洗好热毛巾给她擦着脸,细心地擦着露着的脖子,手和胳膊。

    睡梦中的清涵也是舒适的吧,她一脸享受的翻身贴上沙发内侧,咂咂嘴继续睡着。

    仝鑫的脸突的红了,内心火烧火燎的感觉。

    刚刚清涵在玩花洒时,水弄湿了她的裙摆,本来她穿的是及膝的裙子,弄湿后水蔓延的裙摆已经让她的打底裤若隐若现。

    她是穿了安全裤的,湿漉漉的裙子贴着身子,大腿的风光已经外露无遗。

    仝鑫喉咙动了动,冲进卫生间用冷水洗了把脸,平复好心情,拿出吹风机。

    他把清涵挪成平躺的姿势,整理好裙子,给她脱了鞋,拿着毛巾顺着外露的腿,擦洗着。

    将她的脚泡在水盆里,轻柔地洗着,仝鑫嘴里嘀咕:你还染蔚蓝色指甲油,太闪眼了吧,这下舒服了吗?

    仝鑫帮她擦了脚放在沙发上,看着湿漉漉的裙子贴着大腿,一定很难受,稍有迟疑,还是拿来了几张纸垫在她的裙子下,插上吹风机,用热风慢慢的吹干。

    现在想起那一幕,脸红得都像番茄,仝鑫笑着把自己蒙到枕头上,想着昨晚看她时自己强烈的生理反应,羞愧中又夹杂着一丝喜悦,她是他的梦中人,一直都是。她是他触手可得之人,现在才是。